尋找師父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八日】我父親是個修煉人。共產黨來了搞了各種運動,我父親也受到了迫害,三天兩頭開批鬥會,非法判我父親四年牢獄之苦。從監獄出來後又繼續接著批鬥,精神上、肉體上受到很大的刺激和傷害,我們全家也受到了很大的傷害,一九六二年,我父親離開了人世間。父親臨終時告訴我們說:以後會有彌勒佛到人間傳法,你們要等待、尋找。

我於一九九八年四月初八得法,一九九七年就有人給我說過這個法,當時不敢接受,怕走錯,後來師父點化我哥,我們才出來尋找,找到了大法、找到了師父。當時我淚如泉湧:師父啊!我可找到您了。

修煉前後的變化

修煉之前,我體弱多病,如:心臟病、肺結核、胃潰瘍、胃下垂、坐骨神經、腦神經痛、鼻竇炎、霉喉氣。左右鄰居都認為我活不長,經多方醫治,也無效,錢也沒有了,我也覺得生命到了終止。在我絕望的時候,我真的接上了這萬古機緣,我有幸得到了這高德大法,修煉不久,我的病神奇般的好了,通過學法煉功後,我所有的病症都不翼而飛。我非常感謝大法、感謝師父慈悲救度之恩。我要精進再精進。

當然,我只有一年級的文化程度,認字不多,讀法時很慢,後來在自己的努力和同修們的幫助下,我很快就能通讀《轉法輪》了。從師父的大法書中,我明白要做個好人,更好的人。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做事先考慮別人。

我的兒媳婦很會罵人,不懂得做人的道理,不分老少滿口髒話,不但罵人,還把娘家人叫來打我們老倆口,經常找我們的麻煩。她這樣對待我,我都不在乎,因為我是個修煉人,我用大法「真、善、忍」的法理嚴格要求自己,有好吃的我都給他們送去,我還把幾十萬的房子給了他們,還不讓她們還帳,一次次,一點點感化了他們,二十多年不上門的兒子兒媳婦上門了,我們全家和睦了。

上北京證實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流氓集團開始下令大規模的非法逮捕和拘留法輪功學員,每天造假宣傳,栽贓陷害法輪功,侮辱我們的師父,於是我在二零零零年七月四日上京證實大法好,我為師父為大法討個公道。當天上午在天安門廣場我就被警察抓了,下午送到了一個看守所,在提審時他們逼我放棄修煉,問我是哪的我說是范谷陀,哪個鎮的我說不知道,我不識字。他說你這個老太太,沒文化你來幹啥?我說師父不是要文化而是要我這顆真誠的堅定的心。我又告訴他們,因為法輪功,又稱法輪大法,是由李洪志師父於一九九二年五月傳出的佛家上乘修煉大法,以「真善忍」為根本指導,法輪功教人向善,要求我們從做好人做起,按「真善忍」的要求提升道德標準。修煉法輪功不但能祛病健身,還能使人變得誠實、善良、寬容、平和。他們聽了點點頭說:是有道理。後來我報了真名,第三天把我送回了本地看守所,在本地看守所又被非法關了我一個月。

用純淨的心態給公安局、派出所、居委會的人講真相

從看守所回家後,公安局、派出所、居委會的人三天兩頭來我家騷擾,非法抄家、搜查,他們說:你煉其它功不行嗎?非得煉法輪功。我就給他們講真相,我說:法輪功真奧妙,祛病健身有奇效,對人類對社會有百利而無一害。他們就火冒三丈,逼我說出甚麼是奧妙,我說:摸不著,看不到,一伸手,病就好,這就是奧妙。他們氣得夠嗆,非把我重新送進看守所,他們還誣蔑法輪功是迷信。我說:我是一個堂堂正正的修煉人,遵紀守法的愛國公民,哪條法律明文規定信仰「真善忍」有罪?!師父還給了我一個好的身體,怎麼能是邪教呢?至於說迷信,我就把師父的法背給他們聽:「就迷信二字所言不是壞事,軍人不迷信於紀律就沒有戰鬥力;學生不迷信於學校、老師就得不到知識;孩子不迷信於自己的家長就無法教養;人們不迷信於自己的事業就無法幹好工作;人類沒有信仰就沒有道德的規範,那麼人心就會無善念,而被邪念所佔據。這時的人類就會道德急下,在邪念的作用下會人人為近敵。為了滿足私慾而無惡不做。」[1]

二零一零年十月十日,黑夜我去發資料,被惡人舉報,十一日關進了拘留所,國保大隊的人輪流提審我。有一次六一零的負責人提審時,他很粗暴,看樣子很可怕。他說:你修佛教多好,佛教是幾千年留下來的。我說:佛來度人都得轉生成人才能度了人。釋迦牟尼也是人,耶穌也是人,他們不都是佛轉成了人嗎?我們師父是法輪聖王轉生成人。他傳的是宇宙大法,佛家上層高德大法。他聽了說,他母親是修佛教的,他能聽懂我講的話。這時進來一國保大隊頭目,說:我叫你來轉化她,結果她把你轉化了。

城、鎮、鄉、村講真相

二零零一年到二零零五年,我和B同修一直配合,我們主要是大量的發傳單、小冊子還有真相光盤、不乾膠等。面對面講真相不多,在城市的大街小巷,汽車站、火車站、電話亭、電線桿、醫院裏、婦幼院多個大樓都去過。去農村有時打車、有時坐公交,C同修會騎摩托車,有時他帶著我們兩人,我們拿的資料都是一箱一箱,一包一包。有時黑夜走六、七個村,有時走四、五個村,路程有遠有近,三十、五十、一百里都有。記得有一年夏天的一個晚上,我和B同修去農村發資料,當時天是陰天,也很熱,大門口坐的都是人,沒法做,我說下點雨多好啊,大約五分鐘,天上下起了大雨點,也就是十幾分鐘吧,他們關門回家,我們順利發完資料,雨也停了。還有一次下農村,這個村比較發達,大街小巷都有路燈,人也不斷,我和B同修說這沒電多好啊,也就是五分鐘左右,燈全滅了,我們發完資料回家了。

二零零六年至今我家開了一朵小花,B同修年齡小,她學會了上網、下載、打印。我在配合她,而且我們家也是個學法小組。我們所做的一樁樁、一件件都是在慈悲偉大的師父的呵護下、保護下走過來的,師父早已為我們鋪好了路。

訴江大潮

從二零一五年五月份開始了訴江大潮,我們本地同修和家屬都積極踴躍寫控告狀,一次不行,兩次、三次都有。我就發了三次,第一次是七月二十五日,被扣在了省裏,第二封信是七月二十八日,被扣在北京安檢,第三封信,我告到人大辦公室,信訪辦辦公室。通過這次訴江,我覺得我提高了很多,心胸寬廣了,放下了好多常人之心,真還有點修煉如初的感覺。

雖然我很努力,但還有很多不足,離大法的要求還相差很遠,今後更要時時處處嚴格要求自己,兌現自己史前大願,救度更多的眾生。叩謝師父的慈悲苦度!謝謝同修,讓我們共同精進,圓滿隨師還。

註﹕
[1]李洪志師父經文:《精進要旨》〈何為迷信〉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