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生命是學大法延續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七日】我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輪功之前走入大法修煉的。一天,我無意間在家附近的廣場上看到許多人整齊的站成一排排的在煉功,我走過去問煉的是甚麼功,告訴我是法輪功。我一聽法輪功三個字,馬上就說我要學,我問多少錢?同修說義務教功不要錢。當時我就學上了,還請了《轉法輪》和《大圓滿法》兩本書。同修告訴我,每天早上五點在廣場煉動功。

第二天凌晨四點五十五,有人叫我快起床、快起床,我穿上衣服就往廣場跑,到那兒正好五點。

一、修大法真幸福

修煉前,我身體很不好,有肝病、高血壓、頭痛病、心臟病,心臟裏面像有大鼓敲一樣咚咚的,一點聲音都刺激的我很難受,我經常走走路就頭暈眼花,不得不扶牆蹲在地上。我二十九歲那年生女兒,在床上躺了三年半,藥也吃不了,吃了就吐,疾病折磨的我差點死掉,生活過得很艱辛。

煉功後我全身的疾病都好了,六十多歲的我又能騎自行車了,騎的還很快。原來我有一個毛病,天一黑就莫名其妙的害怕,必須開燈才行。修煉後我也敢走夜路了。我知道法輪功祛病健身的神奇效果,就介紹姐姐也煉,姐姐煉功後也是全身輕鬆,連戴了多年的眼鏡都摘掉了,我還給父親寄了一本《轉法輪》,父親只是看了看書,二十年的瘙癢症好了,他激動的告訴我這個消息,我聽到後更是感歎大法的神奇。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我去了位於中南海附近的國務院信訪辦,那天去了很多同修,官方報導是一萬多,我居住地的派出所所長當天在那裏執勤,據他估計人數應該有七、八萬。他說那天上面通知有鬧事的,要他們去維護治安,到現場一看,多數都是老頭、老太太,手裏也沒拿武器、也沒拿石頭,都拿著書看。他就覺得很奇怪。這是後來他來我家時告訴我的,我給他講師父怎麼教我們做好人,他聽了說太好了,我送他一本書,他說好,回去看看。

四二五那天,我無意間抬頭看到太陽和平時不一樣,它變得很大,一點也不刺眼,太陽裏面五顏六色漂亮極了。太陽旁邊有一個大法輪像風車一樣旋轉,感覺太陽裏、大法輪上、周圍的雲彩上都有神,雖然看不見他們,但強烈的感覺到神就在天上,他們在注視著歷史的這一刻,我一直在看,怎麼也看不夠。有開了天目的小弟子說,很多大法弟子身上都有法輪在轉,這一切真是太神奇了!

二、親身見證大法的神奇

其實修煉以來,我遇到的神奇的事簡直太多了,下面我就舉幾個這方面的例子。

煉功初期,我脖子上忽然長了一圈又密又細的米粒狀的疹子,奇癢難耐。小外孫看見我的脖子說:姥姥好害怕呀。我也實在癢的難受,就塗了各種藥、甚至用熱水燙,但都不管用。上學法點學法,老弟子叫我不要再塗藥,說忍兩天,多學法煉功,一定會好的,我照著做,果然,兩天後一切恢復正常。

沒幾天,我右腿膝窩處長了雞蛋大小的瘤子挺疼,兒子說去醫院按摩按摩,我沒守住心性就同意了,按摩六次也沒好。兒子又送我到北大醫院做了各種檢查,醫生看完檢查結果說:甚麼事也沒有。我悟到是師父在點我呢,可兒子急了和醫生吵起來:沒事我媽會疼?醫生只好開出許多藥。我把藥方撕了,和兒子說:回家。到家我就煉功,不再在意它,每天學法煉功,瘤子不知不覺間就沒了。

沒多久,我咳嗽的很厲害,半個多月也沒好。兒子要送我去醫院,我堅決不去,也不吃藥,我知道這是在消業。可孩子不理解,一天夜裏看我不停的咳嗽,非給我手裏塞了兩片藥叫我吃,我讓他去倒水,把藥藏了起來,他把水遞到我手上,我假裝喝藥,說來也神了,喝完水我馬上就不咳了。兒子立刻說:媽你就不相信科學,你瞧吃了藥立馬好了,早吃不就早好了嘛,省得受這麼多罪。我一笑,給他看藏在手裏的藥。兒子連說太神奇了。我知道是師父在考驗我呢。

一次,我照顧生病的朋友,在幫她擦洗爐台時,不小心刮傷右手手腕,掀起了兩公分寬的皮,皮被搓到大拇指指甲處。血淋淋的肉裸露著很是嚇人。但我一點也不害怕,傷成這樣我也不感覺疼,用左手把皮一點點的擼下來、擼平了,接著幹活根本沒當回事,收拾完了我進屋,告訴朋友剛才發生的事,給她看我的手,可她一點也沒看出來我哪裏受傷,原來我的手腕處的皮膚竟然長上了,她連連稱奇。

一次我在廚房炸豆腐乾,突然滾燙的油濺到我右邊臉上,臉熱辣辣的但不疼,我馬上關火,回房間看了兩個小時《轉法輪》,兒子給我買來燙傷藥,我也不擦。晚上我照鏡子,只見右臉上幾十個大大小小的黑斑挺恐怖,我沒放心上。第二天親家媽來看我說:臉兩年才能好,我心想不會的。幾天後,燙傷處開始起皮,輕輕一揭就能撕下來,第五天我的臉就全好了,而且一點疤也沒留。親家媽知道後說這功太神了,請了一本《轉法輪》拿回家看去了。

還有一年夏天,我光著腳穿涼鞋,一個暖水瓶倒了,開水澆在我腳上,我一點也不覺得燙,還感到涼絲絲的,腳也沒有燙傷。 類似這樣神奇的事還有很多了,一樁樁、一件件都是我親身經歷的。

三、救人小故事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發動全國的專制機器鎮壓法輪功,毒害世人,我深感自己肩上的擔子很重,我和同修們在邪惡的中心──北京,不顧自身安危,每天上街發傳單、真相期刊、光盤、貼不乾膠,給被矇蔽的民眾講清真相。下面我講幾個救人的小故事。

一次在公園裏,我給一個坐在輪椅裏的半身不遂的男士講真相,讓他記住九個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嗯嗯答應著。這時他老婆過來了,我又給她講,送她一個護身符,因為我身上的資料發完了,我和她約好第二天給她。第二天,她果然來了,說丈夫一路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人精神點了。我對她說:全家都念更好,讓她回去好好看看真相期刊和光盤。後來的一天,又碰見她,她一口一個大姐的叫我,高興地說丈夫好多了,以前連一字都不能寫的人,現在能看書、能走路了。 我說:你要感謝就感謝我的師父,是我師父救了你丈夫。

一次坐公交車,一個小伙子給我讓座,我謝謝他並送他一張光盤,我也給了座位後面戴墨鏡的小伙子一張。他看了看說這個光盤不能發,發這個犯罪。我說:犯甚麼罪,你不要就還給我,我給別人。他拿出公安局的證件給我看,但我一點也不害怕,跟他說:你不看就送給別人看吧。他見我很正,毫不慌張,就改口說:我要先看看。一會兒他要下車了,再三叮囑我注意安全。

還有一次,我給路邊停的小汽車上發真相期刊,突然從我身後冒出一個警察,我鎮定的說:朋友送你一個,回去好好看,對你有好處。他接過來說謝謝。

一天在街上,遇見一個一米八幾的小伙子,我送他一張光盤,他看了看問我還有嗎?我就從包裏拿了一本真相期刊遞給他,他問我包裏還有甚麼?一邊說:你知道我是幹甚麼的嗎?一邊動手翻我的包,掏出一本明慧期刊,我立刻搶了過來說:這本明慧我還沒看呢,不能給你。他問我是哪裏人?我說北京人。他不信,因為我說話有外地口音,他不停的問我是哪裏人?還想搶我的小挎包,其實我後背還背了一個大包,裏面裝了幾十張光盤和真相期刊,他竟然沒看見(後來我悟到是師父沒讓他發現)只是搶我前面的小包,我求師父救我、定住他,果然他不動了,我順利走脫。

一次,我正在發資料,不明真相的人叫來警察,警察要給我拍照,我笑著說:我還沒在這照過像,這風景挺美的,照吧。上了警車我就給他們講真相。當天晚上我就回家了。

我先後七次被抓進派出所,每次都能在派出所裏面勸退幾名警察或保安。其中有一次,我和其他六個同修在公園裏被綁架,我們相互配合,一共在派出所、看守所裏勸退了三十二名警察、保安。

我深深的知道,如果身邊沒有師父的看護,我走不到今天。是師父給了我智慧,加持著我的正念,使我能在邪惡面前正氣十足的講真相、證實大法。

四、我的生命是學大法延續來的

我們學大法的人都知道,法輪大法是性命雙修的功法,能延長壽命。我今年八十三歲了,這幾年發生的幾件事讓我深切的感受到我的生命是學大法延續來的。

一次孩子們做好了晚飯,我一看都是海鮮,就吃了點螃蟹和蝦。吃完後小外孫說奶奶敢吃活的了,(原來孩子們買來的海鮮都是活的)我一聽馬上就感覺肚子涼涼的不舒服,我又想吐、又想上廁所,並且突然間天旋地轉,好像馬上人就要摔倒,我心裏一遍一遍的求師父救我,和誰也沒說,咬著牙慢慢的走回裏屋,躺在床上,馬上就睡著了,睡了一個小時,醒來後就好了,像甚麼事都沒發生一樣。

還有一次,孩子們想打麻將,因為三缺一,就勸我參加,我說師父不讓玩,這是賭博。孩子說:你還在常人中,又是在自己家裏陪我們玩,玩完了贏的錢退回去或者買菜,不算賭博。我一聽好像也對,就和孩子們玩上了。正打著,突然就不行了,身體直往下出溜,嚇得他們趕緊扶我回屋躺下,他們走後,我馬上就好了,我悟到師父不讓我玩。

師父法中有一句「但是有一個標準,超出你的天定、原來的生命進程,以後延續來的生命,完全是給你煉功用的,你稍微思想一出偏差,就會帶來生命危險,因為你的生命進程早就過去了。」[1]我明白了師父不是讓我來享受人的生活的,是讓我修煉、救度眾生的,所以我有時間就學法,凌晨三點半的煉功從不間斷,平日裏注意修一思一念,每天上公園講真相救人。

自修煉以來,到哪兒我的包裏都裝著大法書,無論坐飛機、火車,大法書從不離身。一天孩子問我:我這一生中甚麼最重要?我脫口而出:大法!孩子愣了,沒想到我會這麼回答,有些不高興地說:那我們呢?我說:沒有大法重要,你們次要。

我真是把大法看的比我的命還重要,無比的珍視。我看到有的同修把《轉法輪》隨便的放在地上,很是心疼。我覺得對大法書一定要有一顆尊敬的心。因為書中記載著宇宙大法,而我們的一切都是從大法中來。

千言萬語也表達不盡我對師尊的感恩之心,唯有精進再精進,努力做好三件事,報答師恩!

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