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仁心的好官和勸諫父親的孝子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七月二日】東漢時,有個崔家,因為祖上有德,子子孫孫當官。

(一)仁善之心 福及後代

崔家的祖上──崔篆在王莽當政時,被任命為建新大尹的官職。崔篆所到的縣,獄中關滿了人。崔篆垂淚說:「唉!刑罰不合乎王法,乃陷人於牢獄。這些人有何罪,而至於此?」於是,公平地審理,釋放了二千多人。

小吏叩頭勸說:「朝廷剛剛開始新的政權,州裏的大官嚴峻苛刻。寬宥囚犯、為他們申冤,誠然是仁者之心。然而您獨自做君子,將來會有後悔的時候啊。」崔篆說:「如用殺掉一個(我這樣的)大官的代價,能贖出二千人的生命,是我所願。」於是,稱病離任。

崔篆有仁心,他的孫子崔骃、曾孫子崔瑗、曾曾孫子崔寔都當了官。

(二)勸諫父親的孝子

崔家的後代──崔烈(崔寔的堂兄),在漢靈帝時,打開鴻都門,張榜賣官。崔烈的聲譽降低,時間久了心裏不安,問他的兒子──崔鈞:「我居於三公的高位,人們對我的議論是怎樣的?」崔鈞說:「大人您年輕時有英名,歷任地方官,外面的議論沒有說您不應當位列三公的;而現今您登上了這個官位,天下的人失望了。」崔烈問:「為甚麼?」崔鈞說:「議論的人嫌您有銅錢的臭味。」崔烈憤怒,舉起杖擊打崔鈞。崔鈞當時擔任「虎賁中郎將」的官職,穿著「武弁」的官服,佩戴著「鹖尾」(十分榮耀、威武),卻狼狽地逃走。

崔烈罵道:「死小子,父親打你,你卻逃走,這是孝嗎?」崔鈞說:「舜帝侍奉他的父親,他的父親用小杖打他,他就承受;他的父親用大杖打他,他就逃走、避開,不是不孝啊。」崔烈慚愧,停止了錯誤的行為。因為崔烈尚有羞恥之心,懂得不安和慚愧,所以,後來當上了太尉。

古代人的孝,是像舜帝那樣,在父親向兒子行暴時暫時逃開,避免使父親犯下打死兒子的罪過;在父親停止行暴時回到父親身邊伺候父親,這才是真的孝道。勸諫父親不要貪污,避免父親背上罵名,是真正為父親好。而古人有羞恥之心,就像崔烈這樣的人,用舜帝的高德對比自己的劣行,馬上就發現自己錯了。古代有一個比較高的道德標準,衡量著人。所以,人能發現自己的錯誤。同時,古代有言論自由,官員有輿論的約束,沾染銅臭氣的官員會受到輿論的譴責。

而在中共社會,無神論突破了人們的道德底線,因此,中共的貪官沒有道德標準,幹了甚麼不感到慚愧,也沒有百姓的監督。所以,不解決無神論,要解決中共社會的貪官問題是不可能的。唯有拋棄中共,中華傳統的價值觀和道德標準才能從新出現在中華大地上,貪污等社會問題才能解決。

(《後漢書 卷五十二 崔骃列傳第四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