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正不阿 清廉愛民(3)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六日】(接上文

薦賢舉能

在西京便「遂以文章名冠天下」的歐陽修,儘管時而遭貶,卻仍受到全國各地文人學士的推崇,被稱為北宋時期文壇的領袖。其詩文在當時就被稱為「極品」,受到廣泛讚譽,登門拜訪、向其寫信求教的莘莘學子絡繹不絕。

他愛才惜才,向朝廷推薦賢才無數。他看到蘇軾的文章讚歎不已,寫信給當時名望頗高的梅堯臣說:「蘇軾的文章實在是好,老夫當避路,讓他出一頭地。可喜!可喜!」蘇軾得到歐陽修等文壇名流的指點,文章越來越好,後來果然出人頭地。有人對歐陽修說:「蘇軾才學極富,若公識拔此人,只怕十年之後,天下人只知蘇軾而不知有公。」歐陽修一笑了之,以坦蕩的胸懷、由衷希望別人進步、成長、超過自己的曠達心境,提拔蘇洵、蘇軾、蘇轍、曾鞏等人,後來幾人都成為「唐宋八大家」之一,使北宋文壇出現了人才輩出的繁榮景象。

呂溱考中狀元,歐陽修曾上書舉薦,不久呂溱遭貶謫,歐陽修致書有「世路多虞,方嘆風波之惡;歲寒已甚,始知松柏之心」語,可見對其愛護、相知之深,呂溱後來任龍圖閣直學士。歐陽修還向朝廷舉薦包拯,建議「進擢」,說是「置之左右,必有裨補」;舉薦司馬光,稱其「德性淳正、學術通明」,但「忠國大節,隱而未彰」,希望朝廷重用。

他的門生曾鞏日後回憶說,歐公愛養人才,對於寒門子弟尤為關切,提拔鼓勵,如沐春風般的教誨,自己非常感謝恩師的寬廣胸懷。曾鞏師承歐陽修,主張「文以明道」,後官至中書舍人。焦千之從學於歐陽修,其家境貧寒,歐陽修助以米糧;科舉失利,他予以寬慰。他不僅看重焦千之的才學,更看重他的人品,寫詩讚曰「焦子皎潔寒泉冰」,又稱「焦生獨立士,勢利不可恐。誰言一身窮,自待九鼎重。」焦千之後為大理寺丞,辦案公正,兩袖清風,受到民眾稱頌。

至和年間,宋仁宗將歐陽修調到秘書省太史局與宋祁同修《新唐書》。書成後,按慣例書前只署史局內官位最高者一人的名字。當時歐陽修比宋祁的官位高,因此,御史決定《新唐書》只署歐陽修一人的姓名,但歐陽修卻說:「宋公於《列傳》亦功深者,為日且久,豈可掩而奪其功乎?」宋祁知道後很受感動,說:「此事從所未聞也!」歐陽修謙讓、不爭名貪功、能納百川的胸懷,贏得了後人的尊敬。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