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學員:用大法歸正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七月十五日】我是一名醫生,修煉法輪大法兩年多了,在此我想說聲:法輪大法好!並向師父表達弟子的感恩之情,謝謝師父淨化了弟子的身心。

我在修煉前身體不好,睡眠很差,半夜兩三點鐘睡不著覺,早上起床全身酸軟乏力,就像經過高強度的體力勞動,修煉後我沾著枕頭沒兩分鐘就睡著了,醒來後也沒有那種特別疲憊的感覺;我不到十歲開始經常胃痛,所以平時很注意飲食,沒有特殊情況,從不吃冷飯、喝涼水,夏天也不敢吃冰的。

修煉以後只要能填飽肚子、能解渴,我甚麼都能夠吃。我以前皮膚不好,依賴護膚品,開銷也比較大;修煉後,皮膚慢慢好起來了。我親身感受到了大法祛病健身的奇佳效果。

我從小就跟著家人信神佛,知道人不能做壞事,壞事做多了會下地獄,但隨著年齡的增長,看多了世間的爾虞我詐,我學會了保護自己,這顆心還特別強。自從修煉法輪功後,我漸漸放下私心,學著做一個道德高尚的好人,一步步走在返本歸真的路上。

讀大學時,每到考試都舞弊成風。雖然我知道不對,但面對考試的壓力和獎學金的誘惑,我還是控制不住自己,常以別人作弊我不作弊會吃虧為理由,使自己逃過良心的譴責。就這樣挨了兩年,直到我學了法輪大法,看了《轉法輪》這本書,我才真正明白人為甚麼不能做壞事,為甚麼要行善,從那以後我再也沒做過弊。這事讓我身邊知道我修煉的同學很佩服。

工作後,因為我好說話,同事都願意找我幫忙代班(夜班的前幾個小時),我也經常無條件幫忙。一次,我給同事W代班,他在知道我沒吃晚飯的情況下,八點多才回來接班。快到單位門口時,他給我打了個電話,問我吃飯沒有。我當時心裏想:我給你代班,不能走開,當然沒有吃飯啦。都快到門口了才給我打電話,那給我帶飯也來不及呀,心裏有點生氣,但轉念一想,自己是修煉人怎麼能怨別人,把別人往壞處想呢,興許他有甚麼事情耽誤了吧。很快,他到了,我平靜的說:來啦,那我回去啦,然後心平氣和的離開了。

前段時間,同事W因和另一位同事X相處的不愉快而遷怒於我,我感覺很委屈,心想平日裏我待你那麼好,你值夜班有事,我都會無條件幫,你就這樣回報我。那兩天,W對我的態度時常在我的腦海裏浮現,壓也壓不住,讓我心裏很難受。直到第三天早上,我突然想到:我為甚麼這麼難過?也許是我自己有問題。我開始找自己,發現了很多不好的心:為自己無辜被遷怒感到委屈的心,怨恨W待我不好的心,覺得自己付出應該得到回報的求回報的心,還有以自我為中心認為誰都應該對自己好的心。當我發現這些不好的心之後,嚇了一跳,我用大法的法理歸正自己,無條件為別人好,心裏就舒坦多了。當天下午,W專門問我:這兩天有沒有甚麼想法?我說:沒甚麼想法,每個人都會有不高興的時候,都是可以理解的,我是煉功人不會放在心上的。W驚訝的說:可以啊,你一個小孩,還能有這樣的想法。

去年,我在讀研究生,因我依法起訴了江澤民,被戶口所在地的「六一零」、國保人員騷擾,他們給學校施壓,用開除學籍威脅我和我的家人,逼我放棄修煉。學校和醫院領導曾多次找我談話,逼我放棄信仰。每次談話我都理性、平和的給他們講述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以及我在修煉中的受益情況,他們聽後很震驚,表示真心想幫我,希望我能暫時低頭。他們讓我表面上假裝放棄,平時照常修煉,說不干涉我私下修煉。但我是修煉人,不能說假話,不管他們如何逼我,我始終用很肯定的語氣告訴他們:我不可能放棄修煉法輪大法。他們好幾次都說被我的堅定震撼到了。尤其是某科長,在最後一次和我握手道別時,他感歎道:你真的讓我太震撼了!你太堅定了!然而,我還是沒有做好,沒能講清真相,使得自己被非法退學(沒有退學手續),也讓參與其中的人犯了罪。

在修煉兩年多的路上,我有時候做得好,有時候勉強可以,有時候做得很差,我知道自己還有差距。我一定要努力修煉,同化真、善、忍,把法輪大法的美好展現給世人,讓更多的世人能夠明白法輪大法是正法,從而正念對待大法,擁有美好的未來。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