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肝患者:法輪大法救了我的命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四日】我今年四十八歲,是二零零五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我從小受我外婆的影響,很相信神佛,小時候經常夢見天上的房子、樓台亭閣、仙女等,還夢見自己在天上飛。每當作這樣的夢時,回憶起夢中的情景,真的願意永遠停留在夢中。

小的時候我出現過幾次危險,但都冥冥之中好像總有人保護我。第一次是我爬到樹上摘棗子,從棗子樹上摔下,昏死幾個小時才醒來,但哪兒都沒有傷著;第二次是我到河裏洗澡差點被淹死,但在危險關頭我一下從水裏冒了出來,一定有神佛保護我,不然我肯定被淹死了;還有一次是我篩豆子石,被拉石頭的拖拉機從腳背壓過,但腳只有點紅,神奇的沒受傷,我相信如果沒神佛保護我,我的腳肯定被壓碎。我現在知道,我能從危險的生死關頭活下來,就是為了要得法。

我的外婆信神,經常給我們兄弟姊妹講神話故事,還教育我們兄弟姊妹要行善積德,這讓我們兄弟姊妹養成了與人為善的性格,我看到窮點的人總想施捨。但我的脾氣很暴躁,丈夫也是個脾氣很怪的人,我和前夫的婚姻就因為我們互相都不能忍讓,走向結束。

離婚後,我於二零零五年底與現在的丈夫組合了一個家庭。我很幸運,我遇到了一個心地善良的丈夫,告別了過去那種痛苦的生活。可是婚後幾個月,我得了肝炎,肚脹、發嘔、一身發黃,經醫院診斷是乙肝。住院十九天,出院後在家吃中藥。夫家的人都看不起我,婆婆說我、罵我。想想我當時的處境,我和丈夫只是個組闔家庭,我又沒有為這個家庭生個一男半女,沒有一點貢獻,我一個離過婚的女人,才走入這個家庭,就突然得了這種要命的病,我是甚麼心情?我呆在屋裏都不願出來。還好,我的丈夫很善良,沒有嫌棄我,這讓我稍微有了一點安慰。

我的大姐早在一九九六年就開始修煉法輪功了。那時大姐叫我學我沒學。迫害開始後,我更不敢煉了,就這樣錯過了最初得法的機緣。

我患乙肝後,大姐和兄弟都來勸我學法輪功,媽媽也來勸我,說有一個和我得了一樣病的人學了法輪功都煉好了,這時為了治病,我同意煉。我開始看《轉法輪》,但邊看書邊吃藥。儘管我悟性很差,師父還是管我了。有一天,師父給我淨化身體,我拉了很多黑水,足足拉了一晚上,之後整個人一下子輕鬆了,就這樣我的病一天天好了。

大約二十多天後,廣漢醫院有省上的專家來針對乙肝人群進行複查。查了之後,叫我第二天拿報告。我當時很害怕,以為自己得了癌症了。第二天一大早我趕去拿報告,看見病房坐滿了乙肝患者。我叫專家把報告給我,專家看了我一眼,罵我:「神經病!」我不知他為甚麼這樣罵我,他接著說:「你根本沒病。」他認為我是來搗亂的。我一聽,頓時淚流滿面,太激動了,任何語言無法表達我當時的心情,我知道我得救了!我走出醫院,在大街上流著淚向著天空說:師父啊,謝謝您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我要堅修大法!」

我曾親眼看見得我這種病的人已經死了好幾個了。誰也體會不到我這種生命重生的喜悅──無法用語言表達的這種生命得救的喜悅,真是從地獄到天堂的感覺,一秒鐘前還是對生命的絕望,一秒鐘後就是生命的重生。

我修大法後,身體一天比一天好,大法也給我家帶來了很大的福份,買了房,又買了車。現在我的丈夫、女兒和女婿很支持我學大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