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法輪功 尿毒症痊癒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七日】我叫美珍,今年五十二歲,在家排行老大,自小身體健康,性格開朗,在家族親朋中很受寵愛。我以為這種平淡而快樂的生活會一直延續下去,直到一九九六年,我的人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讓從小得寵的我猝不及防,頓時墜入人生的谷底。

一九九六年,一向身體健康的我忽然得了腎炎,到處求醫問藥,也不見好轉。媽媽得知一位患有類風濕關節炎的朋友康復了,就問她是怎樣治好的,朋友說,她甚麼藥都沒吃,是煉法輪功煉好的。媽媽一聽連忙告訴我,將信將疑的我礙於情面,跟著大家一起煉功,沒想到時間不長,我真的康復了。我至今仍然清晰的記得師父幫我清理身體的情景,那時煉功場旁邊有個廁所,煉功時,我不停的往廁所跑,去了好多趟,排出了好多,在那之後,腎炎的症狀完全消失了。看到我身體在這麼的短時間內神奇的康復,媽媽也走進了大法修煉的行列。

那時的我,只知道煉功能夠強身健體,雖說看了大法書,但還沒有真正明白大法的法理。然而,得法的機緣是如此的珍貴,在大法中受益的我居然沒有領悟到大法的無邊法理,不知道修心,在常人中仍然如常的生活著。到了一九九八年,腎病的症狀又回到我的身上,且發展成尿毒症,在醫院住了整整四個月,只能靠透析維持生命。每週透析二次,花費了十幾萬元,我的病卻一天比一天惡化,醫生說我只能活幾個月了,家裏的錢也被我用光了。身體的痛苦加上巨大的經濟壓力,讓我生不如死,每天都掙扎在痛苦與恐懼之中,求生無門,全家人陷入了深深的絕望。

弟弟從外地趕回來,看到我的病狀也嚇了一跳,聽醫生說回天無術,弟弟也是痛苦萬分。一天,媽媽看《轉法輪》時,弟弟看見了,就問是甚麼書,媽媽讓弟弟也看看,弟弟看完一遍後,就把《轉法輪》放在枕邊睡覺了,沒想到睡夢中的弟弟看見枕邊的《轉法輪》金光閃閃,書中發出光芒,金光四射,清晰可見。醒來後,弟弟跑到醫院,堅定地對我說:「姐姐,你這個病任何醫院都治不好,只有李大師才能救你,你回家吧,煉法輪功!」可能是我得法的機緣真的到了,病床上奄奄一息的我竟堅定的堅持回家,醫生聽說連忙幫我辦手續,他們覺得我根本治不好,還不如早回家。

回到家以後,虛弱得像紙片一樣的我,堅定地一心修煉、學法、煉功。一個星期後,我居然能夠下地了,像正常人一樣。這些增強了我修煉的信心,劫後餘生的我,也更加珍惜這修煉的機緣,日益精進,一個月後,我居然騎著自行車到處跑。醫院裏的人覺得真是不可思議,回到單位上班,一個領導拍著我的肩膀說:「沒想到我還能在單位遇見你。」因為我當時的病況,要說我能康復,誰也不信,但我真正修煉大法後,每天堅持學法、煉功,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奇蹟真的就這樣發生了。

歷經魔難的我能夠死裏逃生,我明白這一切都是師父的慈悲。真正得法後,我不僅起死回生,還明白了人來到世上的最終目地是返本歸真,但要想返本歸真,只有時時處處按真善忍要求自己,修心向善做好人,遇到矛盾找自己,真心的為別人好,才能使生命層次越來越高。因為明白了大法的法理,在單位裏或其它環境中,我都時時反省自己。單位的同事看到我得法後,不僅身體康復了,整個人都發生了徹底的改變,大家覺得法輪功確實了不起。單位的領導、同事都非常信任我,他們說倉庫的鑰匙只有交給我才最放心,因為修煉法輪功的人不會做壞事。

見證了《轉法輪》的奇蹟,又看到我奇蹟般地快速康復,弟弟也堅定地走進了大法修煉。但是在中共迫害大法後,在一次外地講真相時,弟弟失蹤了,失蹤的第三天,家裏才接到通知,一家人四處尋找,至今杳無音訊。弟弟是個優秀的大學畢業生,修煉後更是按真善忍要求自己,無論學校、單位還是親朋,都知道弟弟是個讓人信賴的好青年,也為弟弟的失蹤無比的惋惜。

法輪大法是正法,教人修心向善做好人,對社會有百利而無一害,我們每個修煉人都有深切的體會。弟弟被迫害,我們覺得肩上的擔子更加重了,我們一定要好好修煉,引導人們了解真相,讓這個社會變得更加美好,使無辜被迫害的事不再發生。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