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流而上的清流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六日】在當今物慾橫流、世風日下的社會環境中侵蝕,若能做到道德高尚的好人,那可著實要有超強的「免疫力」才能行。在法輪大法修煉者中,這樣的好人比比皆是、數不勝數。這群修煉人如同不隨波逐流、不同流合污的清流,逆流而上。

這股清流的動力來自哪裏?這個群體的人們身體內和思想中的超強「免疫力」和昇華的動力是怎樣煉就的呢?以下介紹一些我十七年的轉變,以一葉看一樹再看一森林,這或許對你尋找以上答案會有些借鑑、參考。

我是一九八九年入黨並上中共中央黨校的,在這之前連續幾年都是青年突擊手,在這之後是連續多年的先進個人,但是我心裏知道:自己只是表面上工作較好、為人隨和;內在的道德修養和綜合素質充其量算中等,因為我內心經常冒出私心、貪慾、爭鬥、邪念等多種壞想法,在言行上很少表現出來,所以不太為外人所知。

我過去受儒家學說影響較大,也想按照君子之道做個能夠「正心、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德才兼備之士。所以自我感覺道德標準和自律能力比多數人要高。可是面對現代社會多種變異觀念的灌輸和形形色色學說的沖刷,我的頭腦裏似乎甚麼都懂一點,又甚麼都不太信。有時能認真努力的幹好工作,有時利用工作便利佔點公家便宜或撈點回扣提成。有時文質彬彬、真誠善良,有時粗俗下流、虛偽狡詐,加上官場風氣的迅速敗壞,「三公消費」(公款吃喝、公車私用、公費旅遊)習以為常了,「吃、拿、卡、要」見怪不怪了,為了名利色氣去勾心鬥角、爾虞我詐都覺得理所應當。誰對我好我就對誰好,誰對我不好我也對誰不好。不知不覺間私心、貪慾急劇膨脹而不自知。

一九九八年五月,我父親開始修煉法輪功,才一週,即輕鬆戒掉了約四十年歷史的抽煙、酗酒這兩個頑固陋習,體質健康了、心情愉快了,每天都過的充實、快樂。我母親在父親帶動下也開始修煉法輪功,從此折磨母親多年的頸椎病、高血壓、咽炎、鼻炎、肩周炎很快不治而癒。

我受父母影響於一九九八年底走入修煉,變得更加真誠善良、寬容忍讓,更加身心強健、愉快充實。在職業道德、社會公德、家庭美德等方面都明顯提高。例如:過敏性鼻炎和肩周炎不治而癒、很快戒掉了喝酒、說髒話、發脾氣、佔公家便宜、患得患失、怨天尤人等毛病。

由於前妻早逝(一九九五年突發腦血瘤病故,年僅二十八歲),對我精神打擊很大,經常有悲觀、消沉、抑鬱、煩躁等不良心理,明知不對卻無力掙脫。當我看了《轉法輪》李洪志師父著作時,不由自主的感嘆:「真好!真對!」過去多年苦苦尋找、百思不得其解的疑惑終於找到了答案。關於人類、生命、時空、宇宙的各種特性和規律,修煉的真法、科學的本質、各種危機的解決方法等等。

明白了各種苦難的深層原因和人生的目地、意義,我的各種不良心理很快消散了。工作、生活、待人接物等都積極樂觀;與人交往先考慮他人、遇到矛盾先找自己,儘量按照法輪大法中「真、善、忍」法理要求自己做更好的人。

隨著我學法、修煉時,多次的茅塞頓開、震撼、驚喜,我的人生觀、世界觀、價值觀很快發生轉變,真覺得做好人並不難、也不苦,而且還很輕鬆、很快樂!美妙又幸福的感覺常常使我有事沒事常樂呵呵的。

前幾年,我正處經濟比較困難時期,卻撿到過三次錢、物(四萬五千元現金和兩部高級手機),周圍沒有一人知道。我想起師父說:「我們這一法門就是直指人心,在個人的利益上,在人與人之間的矛盾當中,能不能把這些問題看淡看輕,這是關鍵問題。」[1]當時我就找到失主,歸還了錢、物。在我修煉之前,不僅做不到拾金不昧,還總瞅機會想多撈外財呢。

師父說:「作為一個人,能夠順應宇宙真、善、忍這個特性,那才是個好人;背離這個特性而行的人,那是真正的壞人。在單位裏,在社會上,有的人可能說你壞,你可不一定真壞;有的人說你好,你並不一定真好。作為一個修煉者,同化於這個特性,你就是一個得道者,就這麼簡單的理。」[1]

對照師父的法,我隨即又發現:做好人不難,可是要做比好人更好的人太難了,因為這就要按照大法的要求做到不被常人心帶動,要無私無我、先他後我,要同化真、善、忍宇宙特性,這才是最難能可貴的!

特別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來,江澤民嫉妒、變態之心癲狂至極,發動整個國家機器,用盡各種邪惡手段對利國利民的法輪大法造謠誹謗,對按真、善、忍做好人的大法弟子殘酷迫害。紅色恐怖籠罩全國,彌天大謊傳遍世界。無數善良民眾在謊言欺騙下被洗了腦,面臨著被淘汰的危險。大法弟子們不怕強權、暴政,和平理性的反迫害、講真相,要喚醒民眾,不給即將滅亡的中共做陪葬。

十六年風雨魔難中,我為了堅持修煉、並講真相,被非法拘留、抄家、罰款,被非法判刑九年,我都無怨無悔、以苦為樂,以真、善、忍為標準要求自己,謹記師父教導:「難行能行;難忍能忍。」[2]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法解 》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