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讓黨文化擋住我們回家的路──修去狡猾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四日】

一、狡猾,保護自己,八面玲瓏,左右逢源,老於世故,相互恭維,害人不淺。

《解體黨文化》一書中說:「共產黨是人類歷史的異類,其指導思想有違人的本性,不可能從任何正統文化中自然推演出來。黨文化的形成,是中共長期灌輸的結果。這種灌輸是強制的、全面的、徹底的、高強度的、不間斷的,又是狡猾的、偽善的、隱蔽的、不斷變形的,以暴力為依托、以利益為誘餌的,利用一切可能的工具,在一切可能的場合,用一切可行的方法。」

狡猾,這種黨文化思維,會使人變得複雜,不易察覺,但是卻普遍存在,危害加大。二零一三年,我去過一個地區。我記得一下火車,一群黑手就把我給圍上了,江蛤蟆領著大批爛鬼蝦兵蟹將,盤踞在上空。那裏的協調人被通緝,很多的同修手機被監控,當時情況很是危急。師父給我一口大鍋,讓我先炸邪惡,後炸狡猾,師父又給我一把剪刀剪斷了邪惡監控。在這裏想說明一下,那裏的同修沒有真正實修,多數都在法中混事,強烈的向外看,與法的要求差距太大了,有的甚至連功柱都沒有,是狡猾阻擋著他們同化法,是人心干擾著救度眾生。希望那裏的同修快點提高上來,多向內找。可參考明慧交流文章《圓滿的分數線》

同修D就是那裏安裝新唐人衛星接收器的項目負責人,遇事就繞啊繞的保護自己,不敢表達真實的自己,善於掩蓋,經常說了半個多小時,才算進入正題。弄虛作假,就是不符合真。表面做的冠冕堂皇,時常不守心性大發雷霆,一說就炸,一次竟然因為一件小事大打出手,把在大學讀書的女兒打的眼睛流血,自己不克制情緒,殊不知這樣做不但元嬰往下化,功柱也折斷了,當然層次也在掉。最近已被非法批捕,全家被綁架,女兒也寫了東西,留下了污點。

N在同修中很有威望,崇拜者眾多,同修切磋說的冠冕堂皇,如何在監獄中反迫害,如何沒有怕心。可是一次他說漏了,原來他從來不出去救人,甚至連真相幣都不敢花,就是躲在家裏做些神韻光盤,他們在一起從不談怎樣救人效果好,大多都是談家長裏短、時事政治、層次、悟高層次法理、哪年結束等等,顯示自己,可是大家都公認其修的好。訴江後崇拜他的有七、八人都被先後綁架,然後寫三書出來,有的已經流離失所。明慧網《與「狡猾」的對話》這篇文章,希望大家看看。

二、正視狡猾,解體黨文化

師父說:「大家切切實實的在修煉上下下功夫,別流於表面,不要人心那麼多。在師父的眼裏,你們的一思一念哪,你們的一個舉動啊,我都能看出你是一個甚麼樣的心。我是最不喜歡那個只會說、不去做的,我也不喜歡那些狡猾的。我喜歡那些純樸的、腳踏實地的。也希望大家在這麼多年的修煉中,從正的方面增長智慧,不要在處世上、為人上收穫太多。」[1]

很多同修,一件事對救度眾生有利、對同修提高有利,不敢講,而是怕同修不高興,怕得罪人,維護自己可憐的面子,維護名,維護的是哥倆好姐倆好的人的情,說話做事口不對心,言不由衷,看見同修有漏也不指出,而是表面相互奉承,背後詆毀。不但沒符合真,也是對同修的不負責任,有的同修看見同修有漏,怕得罪人,也不敢說,後來同修突然去世了,那麼我們修煉人的善又表現在那裏?

比干在摘星樓強諫紂王三日,紂王說:「憑借甚麼這麼大膽?」比干說:「我憑著善良和仁義。」明代第一諫臣楊繼勝說過:「鐵肩擔道義,辣手著文章。」古往今來,多少仁人志士,如:岳飛、文天祥、屈原,在動盪的危亂年代,在壓力面前,敢於把自己置身於風口浪尖上,任何環境中,氣節不可變,志向不可變,信心不可變,遵從真理大道,堅持自己的信仰和人格操守,矢志不渝!這才是華夏子孫最珍貴的風骨和脊梁!

曾幾何時?我們這些根基好,來源層次高,使命重大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變得這麼虛偽圓滑、膽小怕事、自私懦弱、隨波逐流了呢?真金不怕爐火煉,梅花香自苦寒來。我們不光要煉就鐵肩,而是方方面面都要達到法的標準,也就是百煉金剛。

狡猾會使自己變得冷漠、麻木和複雜,遇到矛盾和自身的執著,不敢正視與面對,而是逃避、掩蓋,導致同修間隔不斷;狡猾是隱藏很深的黨文化,是邪黨的明哲保身,說話繞,不直奔主題,浪費著時間,目地是保護自己不受傷害,都是為私的。和心理學的從眾效應有關,不會獨立思考,人云亦云,在認識、行為上,和大多數人保持一致;狡猾是見風使舵,久了會扭曲人性,心理陰暗,人前一套,人後一套,對誰都懷有戒心、沒了自我,不坦蕩,生怕得罪人,處處小心翼翼,唯唯諾諾;狡猾是邪黨的宮廷權術,攻心狡詐,耍心眼,越來越不符合法,不符合真也不符合善,不但干擾了救度眾生,自身也會麻煩干擾不斷,殊不知已離道甚遠。神最看不起這種人。

這種黨文化還會讓人強烈的向外看,向內找也是浮於表面。神傳文化能夠幫助人們對這種人性弱點進行反省修正,沒有真正對自我道德良知的反思和拷問,也就是不敢正視自身存在的問題,我們就清除不了頭腦中的黨文化。

生活在邪黨的高壓強權下,常年灌輸邪黨的那一套,遇事就陷入黨文化變異的思維模式。作為修煉人,應該多聽傳統文化、《九評》、《解體黨文化》清除頭腦中殘存的黨文化毒素,為自己的思想牢籠開鎖,為自己的修煉負責,為救度眾生負責。樂觀開朗,健康向上,思想簡單而純淨,才是一個真修弟子所為。

清代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中記載這樣一則故事:一位看似愚笨的富翁,不見其有何作為,但錢財多的怎麼花也花不完。妒嫉他的人想加害他,最後他卻總能遇難呈祥,化險為夷。世人看不透因果,還是一位道士一語道破天機:他上一世是個淳樸敦厚的農夫,從不與人計較,也從不患得患失,待人平等,心中無愛無憎,無偏無私;有人欺侮他,他也不與人爭執;有人欺騙他,他也不心生巧詐;有人惡言誹謗他,他也不怨恨遷怒於人;有人捏造罪狀故意陷害他,他也不圖報復,一生平庸,老死於茅舍;是上一世的善根猶在,秉性猶存,神明才給他福祿善報啊!

簡單、無為、率直、無欺,不計得失,無怨無恨,沒有任何人心牽掛,「不修道已在道中」[2]!

只有我們走好走正修煉路,師父在正法中才會麻煩少阻力小,反之舊勢力會干擾阻礙正法。我們方方面面都達到法的標準,就算遇到危險,也會遇難呈祥化險為夷的。所以師父總是諄諄告誡弟子要走好修煉路,別叫邪惡鑽空子,師父多麼期盼弟子們都快點成熟起來啊!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卷二)》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