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財換不來功德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日】在中共無神論的灌輸和毒害下,在這個物慾橫流的現實社會中,人的自私、慾望、貪婪在我們面前一幕幕的上演著,甚至一不留神陷入其中。小偷為錢財謀財害命;邪黨官員為錢財貪腐無度;手足為錢財大打出手;朋友為錢財相互欺騙;親戚為錢財騙你傳銷……最終都是在無知中糟蹋自己的靈魂,在不斷造業中毀掉自己。

修煉人恰恰相反,我們看淡世間的名和利,在修煉中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不斷提高心性,師父就會給我們開啟智慧,使我們明白來世的夙願是助師正法、救度眾生。有同修卻偏離了這個航線,走捷徑,把錢看成了是萬能的鑰匙。把用錢捐給資料點作為交換條件,來彌補自己修煉中存在的不足,甚至有同修把家人給的錢偷偷捐到資料點作為給家人彌補過錯或是建立點威德的機會。

我們當地資料點基本上都存在這個現象。最近幾年,往資料點捐錢的特別多,由上百到上千再到上萬的,點上的同修一再解釋錢已經夠用,別再拿了。可同修以種種藉口、種種方式非得把這錢放在點上不可。有通過各種方式轉交的,有直接面對面給的,不接錢是不罷休的,這錢你必須得要,這錢是我家人給我的,而家人並不是想把這錢捐給點上,是想給其本人花費的呀。可同修卻說我得把這錢交到點上,說給家人積點德,甚至有的要下跪,說你不要這錢我心裏不得勁。

技術同修一再跟捐錢的同修交流,甚至寫條子給那些不能見面的同修,請他們不要拿錢給資料點,但還是不能解決根本問題,給資料點上的同修造成很大的壓力。這裏涉及的同修有退休的、有打工的(收入並不穩定)、有上班的等等,技術同修一再解釋,錢已經有好幾萬了,別再拿了,可他們認為先在點上放著,弄得技術同修很為難。拿錢的不少,做事的卻不多,出去講真相的不拿資料,所以錢也基本上就是個數字了。但這裏面不包括那些從七二零之後一直默默的用純淨心態資助資料點的同修。

我們當地有兩位退休幹部,一直病業不斷,嚴重了住院緩解,拿錢卻很爽快,基本上不做證實大法的事。還經常跟同修說他們為大法已經盡力了,為甚麼還這樣?同修和他們交流了這麼多年,還是不能解開他們的心結,因為他們只學《轉法輪》,不學師父的各地講法。

七二零中共邪黨利用媒體宣傳工具鋪天蓋地污衊大法和師父,大法弟子沒有說話的地方,所以我們只能利用自建的資料點來做些真相資料向被毒害的世人講真相,邪黨最怕的是資料點。資料點作為媒體的一個端口、橋樑,是每一個大法弟子都應該共同維護的。

我地一技術相當好的同修,前些年供應著多人的資料發放,非常忙。有同修看在眼裏,心想技術同修怎麼生活呀,乾脆連生活費也給他。一人這樣想,兩人這樣想,剛返上來的這樣想,甚至連帶修不修的也這樣想。開始技術同修對錢的問題上也很謹慎,漸漸的,拿錢的同修們助長了技術同修的慾望,技術同修不再計較錢的來源和用途,反正自己也沒有收入,做大法事也是工作呀,自己給自己一個合理的緣由。由於感激同修拿錢,自己也拼命的做資料,包攬了所有技術上的一切,卻忽略了學法煉功。有些同修苦於不能直接接觸資料點的同修,拿資料不方便而離開了單線聯繫的資料點去了該同修那裏。該同修家也因此成了菜市場似的,而單線聯繫的資料點同修那裏基本沒有多少活,他們在學好法的過程中走了自做自發的修煉之路。

二零零九年,那位技術好的同修被判了幾年刑,回來後對同修說自己因為錢的原因沒有走正才被迫害的,很懊悔,回來後雖然沒有放棄修煉,但也一直走不出來。教訓深刻呀!

在大陸這種邪惡迫害的環境下,暴露的同修比較多,有的出來後怕心重,不敢建立資料點,就依附著其他做資料的同修。有的技術同修為了做三件事,就找個閒時間比較多的工作,能夠維持生活就可以,但是想保證資料點的正常運行是得有條件的同修資助,資助是有限的,師父告訴我們:「不存錢,不存物。」[1]在這個特殊的環境下能夠有保證資料點正常運行的資金就可以了。

在此建議,大陸技術同修們在能保證自己生活的前提下多學法,做好大法的工作,時間不多了,不要給自己的修煉留下遺憾!建議拿錢的同修們,要以點上的需求為原則,不要給技術同修增加麻煩,更不要用為私的心給自己的修煉道路留下污點!

最後敬錄師父在《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中的一段法和同修共勉:「每一次考驗中的人心,每一次魔難的正念不足,修煉人的每一個執著心,都會被它們抓住,它們都會把它當作把你拉下來的、把你從修煉的大法弟子隊伍中搞下來的把柄。所以我們在修煉的這條路上,一路走過來是經過很多魔難,是經過很多危險的。」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長春輔導員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