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清真相的修煉體悟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七日】師父在《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中又提到講清真相的問題,我悟到,講真相不紮實,沒有真正達到救人的目地,已經成為一個普遍的現象了。

我在與同修接觸的過程中,發現的確如此,很多同修講真相不夠紮實,不夠用心,不管是面對面講真相,還是用電話講真相,部份同修是講完三退之後,對方同意三退了,然後就簡單的說幾句,比如要求對方「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呀,能夠保平安」或者「對身體有好處」等等。然後就跟這個人結束了講真相,去尋找下一個講真相的目標了。但是卻沒有深入講法輪大法到底好在哪裏?為甚麼不能仇恨法輪功?為甚麼大法弟子要告訴眾生真相?那些電視上、報紙上關於法輪功的宣傳為甚麼是造謠等等基本真相並沒有講清,導致聽真相的人不少,真正徹底明白的卻沒有那麼多,一些人雖然三退了,卻仍然沒有真正得救。

我們知道,在短短幾年中,中共各個媒體、報紙、雜誌等等一共發了三十多萬篇各種污衊法輪功的文章,開足馬力全力造謠,除非人們把耳朵堵上,把眼睛擋住,正常生活的人,都被灌進了無數的謊言,這些毒素如果我們不認認真真的幫助眾生清除,怎麼能夠救眾生呢?

那麼如何講清真相,法中要求我們要講哪些內容,必須講哪些內容才能真正的讓眾生得救,我們先看看法中是怎麼要求的:

「對這個迫害我們是不承認的,在講清真相中我們是要告訴世人的,為甚麼迫害法輪功、法輪功是甚麼、其惡黨又是甚麼。不管是誰迫害了大法弟子,都要把它揭露出來,肅清散布在世人頭腦中的流毒。」[1]

「法輪功的高深法理常人理解不了,也不能講高了,要想正面介紹大法真相的資料,就是講最淺白的道理,法輪功是甚麼,最淺白的講法輪功的做人道理與功效。不管你們講多少年真相,這都是最根本、永遠都要講的。因為有很多人對法輪功的不了解還是從最基本上不認識,所以這是將來永遠都要講的。」[2]

「這就是為甚麼大法弟子要講真相,目地是解除邪惡的謊言,看清共產黨的真面目,清除人對神佛犯下的罪惡,從而救度世人。」[3]

看了以上師父的講法,我們就明白了,要講以下內容:法輪功是甚麼,為甚麼迫害法輪功,惡黨是甚麼,法輪功講的做人道理與基本功效,解除邪惡的謊言,比如電視上說自焚、圍攻中南海、不讓人吃藥、斂財、地球爆炸等等造謠。這幾個方面是法中要求必須講的內容,這一年中,我在實踐中也是這樣按照師父的要求做的,我發現,這幾個方面真相一旦講到,眾生對法輪功的態度一百八十度轉彎,由反對、敵視改為認可,並且會對我們表示感謝。

這一年中,主要是打電話講真相,我是這樣做的,雖然講明白一個需要花費些時間,比如打電話,基本上得十分鐘左右才能講透,但是明白了就是真的得救了,那些明白真相的人直接就說「我明白法輪功是怎麼回事了」,並表示感謝。有的人剛開始對大法還持一種不認可的態度,聽明白真相之後,趕快說「我可不仇恨法輪功,我這人不幹那種壞事。」有人說:「我這人挺善良的,我從來沒有幹過破壞法輪功的壞事。」

常人也不希望自己與邪惡為伍,現在常人都認為自己是朵花兒,哪兒都好,都珍惜自己的名聲。常人明白真相之後,主動會與邪惡劃清界限的,認為自己是個善良的人,不會是那種幹傷天害理之事的邪惡之徒。同時明白的一面都對佛法有敬畏,都害怕迫害佛法而遭殃。

我們不用刻意去恭維他們,簡單一兩句祝福是可以的,他們一旦明白真相,自己就會主動選擇未來的,自己就會與邪惡劃清界限的。我一般在講完真相之後,都會問對方一句,「你明白法輪功是怎麼回事了嗎?」對方如果明確回答「現在明白了」,那我就知道這個真相基本講清了。有的常人聽我講真相的時候,聽的很入神,還跟著補充呢,比如講「天安門自焚」,我說哪有警察帶著滅火器巡邏的?有個常人說「對啊,又不是消防員。」還有個常人說「是呀,誰背著滅火器蹓跶?」我一般講一會問問他們,「還在聽嗎?」有緣人就說「聽著呢!」有個人聽我分析電視上的造謠鏡頭,聽到江澤民搞斷章取義、移花接木的時候,覺的挺有意思的,同時還露出非常吃驚的樣子。

一些同修講真相沒有分清主次,沒有把基本真相作為重點講,卻把得福報、保祐人、讓人病好這些方面重點講了,導致一些人還是對大法存有誤解,所以沒有真正得救。比如常見的是有人在表態三退之後,同修對大法的基本真相幾句帶過,或者乾脆不提,直接要求對方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要求對方記住這九字吉言,說可以得福報,比如讓孩子成績好,生意人財源滾滾,官場上的人升官發財,病人常念身體好,這方面說說倒是可以的,但應該讓人明白真相了之後,簡單提一下就可以了,恭維話說多了,給人感覺神神叨叨的,不太舒服,也給人感覺並不太理智。

我曾經聽一個同修給別人講真相,因為恭維話說的過多,甚麼得福報呀,你有福呀,你一看就是有福氣呀之類的話說的過多,而基本真相沒有怎麼提,聽真相的人被突然而來祝福的話語弄的莫名其妙的,離開後,說了一句「神神叨叨的」。看來沒有按照法的要求做,效果並不太好。

我打電話時的講話方法,在實踐中,我發現也適合於面對面講真相,基本上開始是講保平安,勸三退,這方面就不多說了,因為同修們都做的非常好。在對方同意三退,或者對方不同意三退但願意繼續聽,或者對方甚麼也沒有入過,我就直接把話題轉到講基本真相這方面來。我主要談一談講基本真相的情況。

我打電話是這樣說的:「你有沒有聽說過法輪功,法輪功是好的,天安門自焚是假的,電視上全都是造謠,你知道嗎?」對方可能說不知道法輪功,聽說過法輪功,聽說過謊言等等情況,反正只要他願意聽,我就繼續往下講:

「為甚麼跟你說這個呢,不是叫你學煉法輪功,那看緣份的,是因為法輪功是佛法,我們一旦敵視佛法,仇視佛法會給自己帶來災難的,所以這是我要跟你講清真相的原因。」實踐中,我發現說這句話很重要,因為現在常人真的是被黨文化搞昏頭了,人人見面有戒心,你告訴他甚麼好事,他都要想,是不是有甚麼圈套呀,我可別被搞到甚麼組織裏去呀!因為有很多的眾生在不明白真相時,直接說,我可不參加甚麼組織呀?你難道想讓我參加你們的組織嗎?你是不是想讓我也學呀?但是一旦我們提到法輪功是佛法,很多人就不會再說甚麼了。因為常人雖然受無神論教育,但是還是知道佛法是救苦救難的,明白的那一面知道對佛法的敬畏。經常遇到常人問我,你為甚麼要告訴我這些事情呢?你為甚麼要讓我平安呢?意思是說天下哪有這種好事,沒有免費的午餐!我直接說,法輪功是佛法呀,學佛法的人不能見死不救,我得告訴你這件事情,選擇甚麼看你自己。對方也就不再說甚麼了。也打消了眾生的疑惑。師父法中也講過:「無意改變你的信仰」[4]嘛。

接下來,我繼續講,我說:「法輪功是佛法,兩個基本功效,一是讓人做好人,二是祛病健身身體好。那為甚麼江澤民不讓人煉呢?因為江澤民講假惡鬥嘛,他是中國最大的貪官,他除了會貪外,沒有甚麼能耐,妒嫉心卻特別強,法輪功在九九年七月以前,因為卓越的祛病健身功效,和教導人按真善忍提高心性,做好人,通過人傳人心傳心,讓上億人獲得身心健康。江澤民妒嫉成性,容忍不了,所以他要反對法輪功,為了給鎮壓製造藉口,他就給法輪功造了很多謠言。比如天安門自焚,知道不知道?那是假的,是江澤民團伙雇人幹的。那幾個人說自己是煉法輪功的,把身上澆汽油點上火,當時警察就拿出滅火器把這些人身上火撲滅了。你說哪有警察背著滅火器巡邏,又不是消防員。當時如果警察要去取滅火器,最快得十分鐘時間,等警察取完滅火器跑回來,這幾個人都燒成灰了,你說那是不是造假?」聽的常人很多當時就說:「是呀,這是假的。」

接下來就講四二五,只要對方還有興趣聽,我就繼續講清電視上散播的「不讓人吃藥」等謊言。有常人聽到這裏,非常吃驚的發出「噢」的聲音,那意思是想不到電視上竟然敢光天化日的造假,常人明白真相之後,也非常震驚。

接下來,我又繼續說清「斂財」也是假的,以及宣傳「地球末日」、說「地球爆炸」也是假的,我們師父說過,「但是我今天可以明確的告訴大家:這個劫難已經不存在了。」[5]江澤民讓人把那個「不」字摳掉,就變成了,「這個劫難已經存在了。」我記得有常人當時就驚嘆一聲「哦」,那意思是想不到自己被騙了。

實際上,我體會到,很多有緣人是不會嫌我們講真相時間長的,因為我們按照法的要求做,講透細節是為了救他們,是沒有問題的。反而,很多人都聽得入神了。有的眾生一種恍然大悟的感覺。

這幾個方面一旦講透,我會繼續追問常人「明白法輪功是怎麼回事了嗎?還有沒有甚麼不明白的地方?咱們不能仇恨佛法呀,連想法都不能有!」明白真相的常人絕大多數當時就表態,都說「我明白了」,有的還說「我這人從來沒有仇恨過煉法輪功的人,我不幹那種壞事」,有的說「我才不相信電視上那些呢!」有的說「我記住法輪功是好的,放心吧」,明白真相的人很多當時就表示感謝,還有的人表示想看法輪功的書籍等等。

其實明白真相的常人自己就是個活傳媒,自己就會到處去跟親朋好友說的。一次學法中,我看到師父講到「你們以一個當十個、當百個」[6],我當時一下聯想到,明白真相的常人會主動的把真相傳播,雖然我們一次可能只講明白了一個人,但這一個人會告訴很多人的。而如果真相不講透,常人根本不明白法輪功是怎麼回事,以為電視上說的是真的,你讓常人如何去當活傳媒?常人也沒有辦法兌現自己的要洪法、把大法人傳人的誓約。我們如果做不好,會直接影響到常人兌現誓約的問題。

把真相講清楚之後,咱們不用再那麼費力的告訴他如何如何得福報了,因為他內心已經對法輪功表示認同了,自己就發自內心的去告訴別人真相,這樣做的本身就是給他積福份,應該有的福報自然有。同時因為誰也不希望受騙呀,被惡黨當猴子耍了,那常人明白真相之後,也是非常氣憤的,對大法弟子的態度當時就變了。

我在講真相中,有時也碰到那些完全明白真相的人,真的是對大法弟子態度都不一樣,他會很和氣的告訴你他已經三退了,他已經明白真相了,還會很有禮貌的表示感謝之後再掛斷電話。而半明白不明白的人,卻不是這種態度,一些人對法輪功還是表示了排斥,其實就是我們的真相沒有講到位。

但是這樣一做吧,就是感覺講真相的速度變的很慢,平均十分鐘左右能夠講明白一個,我通過打電話講真相,一個多小時下來,也就一、兩個明白的,最多時候也就三個,但是三退的數量會稍微多一點點。但是日積月累也能夠有一些眾生明白了。如果上午法學的好,下午講真相效果很好。有一次,我在家裏連續背了幾講法,正念也發了,下午四點多講真相,感覺真的很容易,才半個小時,就有兩個人完全聽明白真相,兩個人就一共聽了二十多分鐘時間,對法輪功的態度基本上全轉了過來。可是這種情況很少,我一般背一講多法就不背了,就跑去幹別的去了,下午講真相很少達到那麼好的狀態。如果上午沒有好好學法,或者沒有學法、發正念,下午講真相的時候,連一個完全聽明白真相的人都沒有,接二連三盡是掛電話的,還有罵的。

我再舉兩個例子,前兩天我跟一個甲同修出門,甲當時碰到兩個熟人,其中一人有重病,同修上去就勸三退,同修講的很好,三退很順利,兩個常人當時就同意三退了,然後同修就開始給護身符,意思準備讓常人記住法輪大法好,並說些祝福的話。然後就準備結束這次講真相了,跟兩個常人客氣話別了。我發現同修基本真相沒有怎麼講,於是上去補充,問那兩個常人,「對了,還想跟你說一個事,知道法輪功嗎?知道天安門自焚是假的嗎?」常人當時問我一句「天安門自焚是假的嗎?不知道呀!」我當時就把基本真相跟常人講了一遍,常人聽完了真相,明白了電視上造假,表示說「我們不可能仇恨法輪功的」。通過這件事情,同修也跟我說,原來得這麼講基本真相呀,我一直都沒有講這麼細,法輪功基本真相沒有講透,我們又交流了一些認識,同修甲勸三退這些年做的很好,但是基本真相講的不到位,後來她很快就改過來了。

第三天,我們又碰面了,同修甲告訴我:「我現在開始講基本真相了。」告訴我她昨天碰到了個身體有點病的女的,勸三退,那人說她已經三退了,問她了不了解法輪功是怎麼回事,那人說自己並不清楚。後來同修跟她慢慢講,那人提出了很多疑問,同修逐個解答,雖然花費了一些時間,但最後效果很好,結束時,那人表態說「我現在真明白法輪功是怎麼回事了。」同修說,我現在心裏有數了,像這樣的才是真正得救了。

同修還說了一件事,同修去出租車上跟司機講真相,因為講的很透,基本真相講明白了,出租車司機非常愉快的接受了所有的真相資料。出租車上當時還坐著另外一個常人,那個人也靜靜的聽著,也跟著明白了法輪功是怎麼回事。同修因為當時是重點對著司機講的,所以沒有注意旁邊的那個常人。可能沒有給那個常人資料之類的,結果那個人先到目地地,快下車了,這時這個常人就突然變的焦急,著急的向同修繼續問詢,可能是想要真相資料之類的事情,這種表現讓同修有點吃驚。看來明白真相的眾生對真相是非常渴望的。

當然講真相中是很靈活的,我們只能用心做這件事情,有的眾生沒有耐心聽,或者不想聽,或者沒有時間聽,匆匆忙忙的時候,也不可能把基本真相講透,可能也就只有三言兩語帶過。我還發現一件事,真相資料、標語、真相幣、不乾膠、語音這些方面也很重要,如果眾生經常看到這些真相材料,對法輪功多少有一點了解的,比較願意聽我們講真相,願意給我們機會。而那些真相資料、標語、不乾膠、真相幣很少見的地方與城市,或者根本見不到的城市與地區,一提法輪功,很多人當時就翻臉了,根本不給我們繼續講的機會。那些人認為,法輪功根本就不存在了,因為完全被取締了。如果沒有同修前期一遍一遍的鋪墊,各種真相資料一遍又一遍的發,那要想一次給人們講透,實在太難了,因為很多人根本就不聽。

我講真相中明白一件事,一切都是師父在做,我們要有足夠的正念才行。但是我做的並不好,主要是沒有長時間堅持,有懶惰的原因。講真相中我還明白一個道理,講真相不能圖數量,要認認真真做才能救人,但是得全力做。比如我今天打了五十個電話,雖然一個退的都沒有,但每一通電話都是正念十足的,那這五十個電話我都在救度眾生,只是沒有體現在表面人這一面上。因為這些眾生可能機緣沒有到,可能中毒太深,我打出去的功一次只能消他們一部份業力,幫助他們改變一部份對大法不好的觀念。下次有機會接著講,接著救,有可能是我救,有可能其他同修去救他。而如果我今天打了五十個電話,但是我卻是帶這很重的人心在做,雖然我做了,可能運氣好也碰到一個願意三退的人,但是這卻不是我的威德,只能算是人做人事,因為我沒有調動師父給我的功,我甚麼也沒有幫助眾生消下去,我今天仍然是在違背誓約,師父講的看過程而不看結果。

以上個人體會,與同修交流,不足之處,請同修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在明慧網十週年法會上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講真相的根本目地〉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慈悲〉
[5]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大法義解》〈在北京法輪大法輔導員會議上的建議 〉
[6]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三》〈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