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人真正明白真相得救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六月三日】師父在《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中明示:「你們的景點呀,不是以退黨、退隊,以「三退」本身作為目地的,你們記住了,是以講真相救人為目地的!(熱烈鼓掌)你覺的那個人有救了,那才行。你覺的那個人只是跟你應付,那你就等於被他騙了一樣嘛。當然了,他首先同意退呢,這已經是一步。進一步跟他講真相,要他真能知道,那就行了。」

有一位同修講,去美髮店燙髮時,給美髮師做了三退,半年後再次燙髮時,美髮師已經不記的她了,這次同修在三個小時燙髮的時間裏,給美髮師講了大法的真相。美髮師說:「原來三退是這麼回事呀!那我退!」然後說,以前有個老太太給我退了,那時我也不明白是怎麼回事,今天明白了。同修問,就一個老太太給你退過?沒有其他人給你講過嗎?美髮師肯定的說沒有!同修心裏也肯定了美髮師說的那個老太太就是她自己。

幾天前,聽一同修說,她們學法小組的同修拿來一份三退名單,上面有一百多個名字,讓她上網發送,由於重複的化名太多,退黨網站發來信函,質疑此三退名單的真實性。此同修回憶起,有同修曾經交流過如何三退,多數人這麼說:「你入過黨嗎?入過團嗎?入過少先隊嗎?我幫你退了吧!記住我給你起的假名。」還有的同修直接就給人家的孩子起個假名,如大虎、二虎、三虎,也算給退了,然後囑咐對方說,回家告訴你家孩子說:幫他們三退了。

我地區就有長年以這種形式做三退的同修,如果對方真心同意三退,那也是一步,真正得救還得明白真相。有兩位以這種形式做三退的同修被舊勢力以病業的形式拖走了肉身。

這裏強調一下,在做三退的時候,不要把自己置於很慘的位置。有一老年同修在做三退時總要說 「我這是腦袋別在褲腰沿兒上給你講這些」,意思是說,給你們做三退是件掉腦袋的事,結果這位同修如今真的在腦袋上出了問題,表現的病業形式是腦出血、主意識不清、生活不能自理。

講清真相,讓人真正明白真相得救,才是師父所要的。

個人體會,有不妥的地方,請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