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李洪志,五月十五日紐約布魯克林)
 
  大家好!(眾弟子熱烈鼓掌:師父好!)
  大家辛苦了!(眾弟子:師父辛苦了!)
  大法弟子救度眾生,這是前所未有的事,做起來當然辛苦。任何事情都有一個參照。歷史上人們都在講救度眾生,可是誰真的救度眾生了?只是鋪墊了對神的認識和修煉的文化,誰也沒有救度眾生,只是留下了一個文化,建立了宗教,形成了一個社會性的那麼一個組織形式。而真正的救度眾生是等待著今天大法弟子來做的,真做了沒有參照的,從來沒有過,所以大法弟子碰到的各種各樣的問題,包括這場魔難,也是前所未有的,邪惡的程度也是前所未有的。大家知道的邪惡被暴露出來了,其實比那個更殘酷的還有。不管怎麼樣吧,大法弟子在這場前所未有的被迫害與救度眾生中走過來了,目前已經接近尾聲了。也就是說這件事情,不管怎麼樣,快走到最後了。
  大法是早就有的,誰也破壞不了的。迫害的只是修煉者、大法徒和來在世上得法的那些眾生。雖然那些眾生沒有修煉,其實也在被迫害中。他們來的目地是為了得法,是為了得救,他們的得救將成就他們原有的那些天國世界和原來的他們那些眾生。聽信迫害者的謊言或推波助流就會使他們得法不了,這不是一場迫害、會毀滅眾生、毀滅他和他們代表的生命嗎?全人類都在被迫害中。大法弟子是這場迫害的主要目標,是因為他們是大法弟子,他們承擔著去救度其他人。那用舊勢力的話講,中國那個地方集中了很多高層生命,甚至於更高層生命,都到那裏得法。那麼那個地方就像道家講的那個煉丹爐一樣,那個火必須燒的猛、燒的旺。真的是在烈火的考驗下能走過來,在這個嚴酷的迫害中你還能堅持下來,你就是個修煉者,天上就承認你,你就能圓滿。走不下來的怎麼辦?它就這個目地,冶煉,那就是去其糟粕,煉出真金。就是這個過程,看上去是無序的,實際上是非常有序的。它的亂正是具體在表現上火燒的猛烈,那是非常有序的,針對不同的人心起著不同的作用,不同的人心反映著不同的狀態。所以我說不管怎麼樣,舊勢力的參與、搗亂,和大法弟子整個所做的事情都推進到最後了。
  天上的形勢和地上的形勢是一樣的。大家看到了,嚴酷所謂考驗大法弟子也好,包括對眾生的這個考驗也好,那最後不就是圓滿嗎?那考驗人能不能圓滿,那不就是看這個邪惡的程度嗎?這把火燒的猛烈程度嗎?這把火已經快滅了。那邪惡利用的壞人都在被抓、被清理,等到都抓起來的時候,大家想想,那考驗大法弟子的這事情不就完了嗎?行和不行的已經分出來了嗎?那這件事就結束了。宇宙正法也結束了。就是這麼回事。
  下一步呢,還有法正人間的事情。昨天有個學員提問關於其他一些沒得法的人的問題,我說那是將來法正人間的事情。作為大法弟子來講只是在正法時期做這件事情,那麼在這個時期的大法弟子那就是有重大責任的。甚麼責任?大家知道,我講過宇宙有多龐大,生命有多麼多?無量無際,無量無計。顯微鏡下看到的這個分子,通過熒屏放大之後看到的,那和宇宙的星體分布是一樣的,那分子結構放大之後看上去就是天。可是那分子也不是最小的粒子,在它下邊還有原子,放大之後看,粒子存在方式也和天上的星星一樣,也是那層的天。原子也不是最小的,在它下邊還有更微觀、更微觀、更微觀、更微觀的粒子。層層粒子就是層層天,粒子越細膩它的威力越大。學物理的人講說越細膩、粒子越微觀放射性越大,力量越大,能量越大。是,那個粒子看上去和星球一樣,那上面有甚麼?地球上人們知道有人在,其它星球上有沒有生物在,也只是研究和人類同等空間中的表面,認為可能有的有、有的沒有,可是多數不存活在表面空間,很多生命存在於另外形式的空間中,你就看不到它。人的科學是很有限的。所有的星球都有生命,都有生命的社會形態,甚至於還有很多繁華的世界,那有多少生命?我講的是那個粒子放大之後也跟星球一樣,有多少生命?那再追查下去,層層粒子構成層層天,這巨大宇宙有多大?有多少生命?而粒子和粒子之間看不見的微觀粒子組成的那個空間的整個面都是地,那有多大?有多少層這樣的層面?它非常複雜。層層都是這樣,連神都查不清、數不過來到底有多少生命,對人講都是神,就多到這種成度。
  大法弟子是有助師救眾生責任下世的神,承擔著救度下界眾生的責任。你覺的我個人修不好沒有關係,像歷史上的修煉方式一樣,因此有的人不太精進,帶修不修的。可是你想到了嗎?你來到這個世間的時候曾經和我簽過約,你發誓要救度那些眾生,你才能成為大法弟子,你才能做這件事情,可是你沒有兌現。你沒有完全兌現,你承擔的背後的那個分配給你的那些無量眾生、龐大的生命群,你都救度不了,那是甚麼?!那是簡簡單單的一個不精進修煉的問題嗎?那是極大極大的犯罪!罪大無比!你說你到時候一喊師父,說我沒修好啊師父,這事就完了嗎?誰能放過你呢?那些舊勢力放過你嗎?多重大的事情啊?!
  可是有些人哪,就是那麼不精進,人心那麼強,碰到甚麼事情就是用人心去衡量,甚至有的從來不站在法上想想自己是大法弟子、想想自己的責任重大,都不把救度眾生擺在第一位去思考問題,總是用人心去想問題。你喜歡不喜歡,你心裏頭憤憤不平,你想怎麼樣怎麼樣,那怎麼能行呢?!神會像你這樣嗎?如果救度眾生都像你這樣,怎麼救度眾生啊?你喜歡的你救,你不喜歡的你不救,那能救度眾生嗎?
  人世間今天的這種繁榮是歷史上從來沒有的。第一方面是為了讓那些個眾生,在這個繁華的、帶動人各種各樣執著的這種情況下,不叫你得法。就這樣式的,都在吸引你的執著心,看你還能不能得法。你在這種情況下還能得法,那就承認你。你得不了法是你自己不行。第二方面,本來宇宙就應該毀滅的,那些生命本來就應該淘汰了,就應該是這樣的,你能走出來天上才承認。那誰能走出來呀?能啊!不是有大法、宇宙大法在傳了嗎?別人得,你為甚麼不能得?!別人能修的好,你為甚麼修不好?!這不就是個人問題嗎?天上認為這是公平的。本來就是應該毀滅的,你要救他們,那就是這樣。他為甚麼能得救,哪有那麼輕鬆的?就是這麼嚴肅。可是在這樣的環境下,這麼熱鬧的世界中,加上嚴酷的迫害,誰還願意修煉哪?修煉中最大的障礙是人心,人有多少常人心、執著心,甚至於不精進的大法弟子,有的都被帶進去了。自己發的誓願,當初得法的那種激動的心情都沒了。迫害,是誰在迫害呀?不是人嗎?歷史上很多神的信徒不是都經歷過嗎?你要得的是甚麼?不是在神的路上圓滿嗎?迫害怎麼能動搖了走在神路上的人呢?那不是你的人心被觸動了、名利情被帶動了,因此而造成的嗎?
  大家想想,不管怎麼迫害,不管這場迫害有多麼嚴重,它能是偶然的嗎?從古到今,這個宇宙,這一切,別說人類,整個宇宙都是按照事先安排好的規律在走。人類更是那樣。人類的五千年是一個劫數,五千年文明是一個劇本。我告訴大家,真的是一個劇本。每過大約五千年左右人類歷史就結束、人類就毀掉,毀掉的原因是成住壞滅是宇宙的規律。到那一步的時候,就是甚麼都不行了,人道德不行了,物質也不行了,就毀掉了;道德品質不行了就一定毀掉,留下的那部份好的,作為像人種一樣,再從新發展起來;把那個劇本收回來,從新修改,在這五千年的演義中,哪個部份不滿意就修改、修改、修改。所以很多神、世上的聖者、修道人不是講過這話嗎?說人類是重複的、人類的歷史是重複的。在修煉界這話是經常講的、經常聽到的,就是這麼回事。
  這個地球是一億年的歷史。有人說,怎麼會是一億年呢?科學家發現說二十幾億年、四十幾億年。造地球啊,不是無中生有的,是從宇宙各處拿的東西,也就是集中各種宇宙的殘渣碎塊。有用的、地球上需要的,就拿過來,可是那個東西原來就有了,組合成地球。你怎麼測定吧?你一測定它,它是以前的那個時間。人就是人,他總是侷限在人的那種想法中。這個地球的真正年齡就是一億年,不能超過一億年。超過一億年,它的資源就全部不行了。
  在這一億年中,這個時間也不短。大家想想,這一億年有多少五千年哪?有多少個五千年的文明存在過?這劇本修改了多少次?人類的災難重複了多少次?昨天在神韻會上我跟他們講,我說不是開玩笑啊,現在有神韻藝術團,那個時候有沒有神韻哪?反正有中國古典舞,但是演中國、演古典舞的不一定是東方人。因為中國那個地方也不總是中國人演哪,有的不同族裔的人都演過,當過中國人,當過那個時期的中國,中心之國。上一個時期就是白種人在演,最後這一次是黃種人來演。
  我經常講人類就像一部戲一樣,但是最後人能不能得救,正法中能不能救了眾生,這是未知的,這個劇本中沒有的。人類文化、思維、行為這一切都是為了最後那個懸念,到底最後能留下多少生命,這是沒有安排的。奠定了這麼長時間,兩個地球,兩億年的歷史,安排了這件事情。作為大法弟子來講,你們沒有任何理由不去完成自己的使命。當你坐在這裏的時候,你被稱作是大法弟子的時候,不管你精進不精進、是新老學員,你就有這個責任。如果沒有緣,你今天絕對坐不到這。
  那有的人說這裏還有不少特務呢。是!我非常清楚,就是那個特務也是以這種形式讓他來聽法的!也是神安排的!不看人的工作,大法洪傳不看人的工作,不針對團體,只針對人心!不管你做啥,思想是你自己的,人心是你自己的,未來的選擇是你自己的。都給眾生機會。甚麼叫慈悲?甚麼叫救度眾生?那在末法時期有人就要幹特務這事的,救不救?他這世是特務,上一世那是很了不起的人哪,以前的生命是很偉大的神哪!大法項目你覺的他不對勁,不讓他做具體的就是了,修煉還是讓修的。你讓他直接去講真相啊、去做其它的好了。項目上的事情,具體安排的事情你不讓他做就可以了。
  有些事情啊,你們自己就是不能夠理智的去想。針對你們要做的事情也是用人心爭來爭去的,你從來都沒有想過你是大法弟子!你承擔的責任有多大!你從來不是按照你在救度眾生這樣一個基礎上思考問題,總是用人心去想!一到具體問題的時候人心就上來!一到具體事情的時候人心就返上來!你說大法這哪是開玩笑的事情?真的不能夠正確對待的時候,真的就出問題。那還不只是小問題,你的生命和你的生命的永遠都會被舊勢力結束。
  不只是大法弟子來這個世上和師父簽了約,所有來到這個世上的人、生命、從天上下來的神,都和我有約。宇宙太大,生命太多,地球太小,容不了太多生命,被挑選的生命他們都曾經發誓是要助我正法、救度眾生才能生到地球上,只是我事先在歷史上安排了大法弟子具體來做這件事情。可是針對於洪法、人傳人,對他們每個人都是有責任的。這個是常人的事情了。
  關鍵是大法弟子得做好你們該做的事情,甚至於你修煉都不精進,你也不怎麼修煉,帶修不修的,大法救人項目中人心帶著你的執著,心裏頭總是憤憤不平的。你有甚麼不平的?!你不知道你來幹甚麼來的嗎?!你不知道你的責任有多重大嗎?!你不知道有無數的眾生等著你救,那是你的責任!那是你的願!大家在一起做救人的事是機會、是開創救人條件,還不利用好,你不做大法弟子必須做好的事情你將犯多大罪你知道嗎?!
  大法弟子啊,有很多人在講真相的時候,說就盼著別人能得法、走進來。心是好的,但是往往你講真相中,講中共邪黨的邪惡也好啊,大法弟子是正的、是好的也好,這個人都能接受,但是你讓他修煉就不行了。為甚麼呢?當然藉口都是以我還要去賺錢啊,我還要養家啊,我還有這個事那個事。他就是走不進來。表現上是不想修煉,你知道那是神不讓他進來嗎?神叫他以各種各樣的藉口,操縱他各種各樣的人心迴避修煉,因為他不配來當大法弟子,因為這些大法弟子是歷史上就定下來的。有早得法的有晚得法的,這個沒有關係,他是大法弟子。可有的人就是進不來,是因為他不配承擔這偉大的使命。
  就像神韻藝術團,想招一個技術高的,可是他不修煉。強把他弄到這也得以各種藉口離開。有的人不修煉,想在這,神也得把他弄走。舊勢力也不讓他在這,因為覺的他不配在這。神韻是在救度眾生,是大法弟子做的事,因為神韻畢竟是一個技術性要求比較高的藝術團體,說如果一個有技術又能夠修煉,就真的能夠走進來,最後能行了,就讓他留下來,不行就不讓進來。那即使進來了,他明白那面答應的事情沒做,也得讓他走。因為這是個修煉的團體,這是個救人的團體,不只是人在樂池裏邊,人在舞台上,神也在那。說一個常人,滿身業力的常人不修煉在這,怎麼能行呢?它實際上是這麼回事。就是說,大法弟子這個團體,不是誰都能進的來的。大家知道,神在幫助做,神韻的演員技術技巧在台上、台下都會出現奇蹟的。樂團傳出去的聲音,人們看到的視覺效果,是經過神加持的,誰也比不了的。人們看到、聽到的是超越人類的。當然了,一個人技術條件越好效果就越好。
  作為大法弟子的其它項目也是這樣。沒有人才,在社會上找人才,找來找去,最後還是不行,還得靠你們自己。既然你們是大法弟子,就該是你們做的,你們為甚麼依靠常人哪?為甚麼不想辦法自己解決、培養人才?都想打快拳,是吧?急功近利。這種思想是邪黨灌輸的黨文化。做甚麼事情就把它做好。做的過程中看的是你的人心,而不是看你成功的本身。你做的過程中就把人救了!你做的過程中是你修煉提高的過程,同時就在起著救度眾生的作用!不是說你把那件事情做成了才能起到救度眾生的作用。
  還有一個情況,各行各業學員都有,有人習慣把著重點就放在細小的問題上。這個煉功的動作呀,怎麼走的速度呀,或者說動作差一點,心裏頭老是過不去。大家在座的,來當人之前有佛家、道家、各種各樣神的都有。告訴你們,師父的這套東西,是圓滿你回到你原來位置用的,你原來有你原來的東西。我沒有太細強調你的標準成度,像一個模子刻出來的一樣,我沒有這樣講。動作上大體上對了,就起作用了。把心放開,不要往這些細小的事上用心,也不要用各種各樣的人心去看問題。有人在學法中也是學甚麼、甚麼時間學、學法學多長時間哪,學法中看這個不看那個啊。大法弟子有時間你就學法,因為你是修煉的人,你不學法幹啥?剩下的時間能夠救更多的人才好!
  集體學法是我給大家留下來的,集體煉功是我給大家留下來的,除了迫害極其嚴重的情況下,中國大陸之外其它地區都得這樣做。沒有理由不做,它關係到未來人得法修煉的問題,所以呢,集體煉功學法是不能沒有的。學法以《轉法輪》為主。說如果時間多,你就學學其他的講法,這是沒有關係的,要以《轉法輪》為主。要實在時間少、學不了其他的,你自己找時間去看其他方面的我講的法。就這麼簡單的一件事情,沒有刻意的要求你甚麼,沒有死板板的規定你甚麼,你非得要死板板的規定甚麼!
  可是有一點,雖然不這麼要求,你必須得把你當作修煉人!你自己主動去學法!你不學法你怎麼能做這件事情啊?你說我能。憑著人的狡猾的思想、機智去做,你保證做不來的,為甚麼?你在常人中做生意、工作上的事可能都行,就這個事不行,因為你講出的話沒有能量,不在法上。你要救他,你講出的話消不了業、去不了他的執著,你怎麼能救他?!你要想救他,你就得自己是個修煉人,你講出的話是有能量的,能消除他的偏見、執著,能起到這樣的作用,能抑制住他當時思想中不好的那些個搗亂的東西,你才能把他救了,包括各種環境講真相,是不是這樣?也有人想,我是老學員,一段時間沒學法不會有問題。有問題,再老也不行,因為修好的那部份已經隔開了,先天推到位的功得加上你在法中的正念才會起作用,不學法、離開法就指揮不動,因為那是法的力量。
  那些人心、怕心怎麼能調動功呢?離開大法的人功就掉下去、甚麼都沒有了。我一直在講,我說修煉哪,你離開了大法,你就不是修煉了。你離開了大法,你所做的一切,那就不是大法弟子在做,只是常人做了一件好事而已,不會圓滿,只會積功德。積功德不長功,那就在人這吧。大法弟子,你的眾生你也不救了,無量的眾生等著你救呢,你也救不了了,有時會和常人一樣不注意。你覺的簡簡單單的事,你覺的你的一舉一動、想法都很自然,都很簡單,這沒甚麼呀?這有甚麼呀?甚麼叫沒甚麼?!你的責任重大!怎麼是沒甚麼?!你就在常人中做一個好人、你不修煉,你都是犯極大的罪!因為你不救你該救的眾生!!你對史前你簽的約你不兌現!!不是這樣的問題嗎?!我以前講法從來沒有用這個口氣跟你們講過。師父心裏著急,快到最後了。有些人不著急。怎麼辦?!那些個你們互相之間被你們用人心排擠出去的學員,當然也是沒做好了,憤憤不平的走了的,你不把他找回來你也是犯罪。你以為那像常人的事,過去就過去了?那麼簡單?
  這個宇宙生命多的無可計數,而且他們都伸過一隻眼睛來,像一條線一樣,前邊是眼珠,無量宇宙中生命都伸過一隻眼睛,注視著每一個大法弟子!層層都有!而且那個層層眼睛裏還有眼睛!更微觀,低層的神也不知道,更微觀的眼睛裏還有更更微觀伸來的眼睛,擠滿了地球,周圍沒有空隙,都在注視著人這的一切。你的一舉一動,你的一思一念,他們都在觀察著,因為你將決定著他們生命的未來!他們不著急嗎!你覺的我無所謂呀,做好做壞就那樣。不是無所謂呀,你知道你的責任有多重大嗎?甚麼叫大法弟子?是隨便叫的嗎?這是個最偉大神聖的稱號!
  當然了,有很多大法弟子做的還是很好,雖然說多多少少的摔過一些跤。沒有關係,師父看見了,有的難是人承受不了的,那都不算,跌倒了再爬起來才最了不起的,從新做好!只要你能夠一直清醒的走過來,一直在修,一直做大法弟子該做的,就了不起,師父就承認你!希望大家振作起來,趕快做,而且要做好。把這話傳給中國大陸的大法弟子。不要陷在人心當中、小事當中、爭論不休當中。形勢也在不斷的變化著,不要那麼多的人心。
  我聽說有些地方啊,已經出來煉功了,有的學員講真相到派出所講,到公安局講,到政府樓裏講,甚至於做的很好。有些地區邪惡真的是不敢再那麼嚴重的迫害大法弟子。這個形勢在變,邪惡也越來越少,不管怎麼樣,就包括那些迫害者,有的也都等著你們救度呢。當然有的犯的罪太大了,可能你講真相他聽不進去。不是他聽不進去,是神不讓他再聽了。但是不管怎麼樣吧,大法弟子沒有選擇,你們面對的眾生都得救度。
  我一出生的時候,很多的神就跟著下來了。從那之後年年都有,神就一直在往下下。等到我傳法的時候,那個神來的就像雪花一樣下來。就那麼多。我一算這個年齡啊,從我傳法到現在,二十五歲左右這些年輕人,真的還有很多人沒有得救,都是神來的,他們下到地上來,散布在全世界各地,有的當人當不了,沒有那麼多人身,那就當動物,當植物,為甚麼當今社會對這個動植物保護的要求那麼高,這些年,都是有原因的,是神在安排,在帶動,沒人看的清楚這些事情,但是都不簡單。
  人世是個迷,一下來就迷住,以前的一切就會忘記。很多人都知道,現在全世界,不管政府、科學家,反正很多人都知道,人類已經走到最後了,就說不上哪天人類就結束了,這他們都清楚。人類的資源不行了,地球在急劇的毀壞著,首先要不行的就是水。有的人還想過悠閒的、悠哉的生活,還想過幸福生活呢,我說的是常人了。但是不管怎麼樣吧,人就是人啦,他不管多高層次來的,到了人這,他就入了迷中了,就不讓他記起原來的事情。怎麼辦?就得你們去救度他們。得從正理上、法上去講,從為甚麼被迫害上講,讓人升起正念來,神才承認這是救人。你用奇蹟來顯示,會勾起人對能力的更強執著,人會為得能力來修煉而不是為生命的得救而修煉,那是不承認的。那不是救度,人看見了,再壞的生命他都要修煉了。創世主自己顯一下多好,用你們顯現幹啥?
  有人就一直在想啊,那個耶穌降臨的時候,那神要來的時候,那是不是在天空就顯出來啦?哇,神大顯,光明大顯。我告訴你,那一定是魔來啦。生命有了罪了,成住壞滅中要解體了,才到迷中來求救的。必須在迷中升起正念來,他才能得救。光明大顯,神來了,大家想想,再壞的人他也修煉了,那天上的神還用到人這來轉生幹啥呀?那創世主直接就站那告訴「你們都變好吧」,把標準給他們,就行了,一句話,還用上人這來幹啥?是不是這個道理?是一切都不符合標準了,對宇宙生命來講,是因為生命犯了罪了,得到這個迷中來,讓你受苦;在這個苦難當中,你還知道修煉,你還能升起正念來,神認為,這才了不起,才允許他修煉,才允許他得救,是這個道理吧?
  還真的跑進來一些個神哪,跑進三界中來。他們在天上看見他們天國下世的那個他們世界的王、他那個宇宙的主神,在人世中做的很不好,急的不行,大法傳了還執迷不悟在幹壞事,他們知道已經不能得救了,有的乾脆就跑進來了,想叫醒那個人。三界是不讓進的,進來也出不去,進來之後就和人一樣。有的還長著翅膀呢,飛來飛去的,漸漸的,他就不靈了,也飛不動了,最後就死在人這。真跑來那麼幾個。還有其它的一些形式,只要進來就出不去,就得變成像人一樣。死在這。人這塊是不能夠在正法時間破迷的,因為叫人看到了等於是犯罪一樣,來破人的迷來了,所以那是不允許的。當然還是被人看到了,有很多人已經看到這個景象,少數人啦。
  不管怎麼樣吧,師父也是從法理上給你們講,我也不能夠給你們大顯光明。當然有的看到甚麼了你就看到了,那是看到人表面以外的情況了,那是你的能力造成的,不在表面不算破迷。那是應該你看到的。完全在人表面顯出來了迷就破了。但是有一點你們知道,師父講的東西是前所未有的,沒人能講的出來的。不只是這個宇宙層層生命的一切在我的記憶當中,人類的未來、人類的過去,甚麼都在我這,我甚麼都知道,但是不能夠給你們表現。其實也表現了一點,你們聽說師父在教唱歌了吧。(鼓掌)他們搞舞蹈知道,舞蹈的專家也沒有我懂的,因為史前那個舞蹈就是我做的。(熱烈鼓掌)當然還不只這幾樣,他們說師父一下子會這麼多,唉,實在是有些人不爭氣,史前發了願要來做這件事情,他不來了,沒人幹了,師父自己幹。
  不管怎麼樣吧,作為大法弟子來講,我就是想告訴大家,你們得知道你們的責任有多重大,可不是兒戲的。這件事情已經到最後了,我都急的不行,你們卻沒當回事,可是,最後連哭都來不及啊。世間的一切都是有目地安排的,引起人的執著,不讓你得救的東西太多了,你不把自己當修煉人也隨著去?!你是眾生的希望,你是那一方生命的希望!
  這場迫害實在是太邪惡了,舊勢力安排的東西實在是太邪惡了,我兩億年奠定的東西全被它們毀了,被它們搞成這個樣子。我本來是善解一切的,但是呢,已經這樣了,那也只能是這樣,將計就計。別人能做好的,你為甚麼不能做好?!這也是啊。如果沒有甚麼情況,那就應該做好的。
  從大陸出來不少學員,你的身份,你的甚麼都不能使大會負責的大法弟子確認,每年都有很多大陸來的,所以他們很擔心,說會不會出問題。最後我說,大陸學員那麼遠,來一次也不容易,還是叫他們進來吧,(鼓掌)不怕混進一些個其他人來。誰聽到都是緣份,本來你就是來得法的。當不了大法弟子,你也抱著一個正念,準備著做好,為你代表的生命負責吧。
  好,剩下的時間我給大家解答點問題。(熱烈鼓掌)寫條子,交到大會。
  拿來吧。

弟子:近幾年從中國大陸到海外來的很多學員,他們多數在大陸時都沒怎麼走出來,還說師父安排讓他們在海外輕鬆的環境中證實法。來到海外後,他們語言不通,不了解海外社會,不懂西方文明,加上長期受黨文化的影響,給不同項目造成了問題甚至於干擾。加上一些地區的人沒有原則的用人……。
師父:覺的國外的老學員不配合,用大陸出來的學員聽話比較順手。你的工作能力也太差了!
  從中國大陸出來的學員,不是批評你們,多數是在國內沒做好的,在國外也沒太做好。甚至有的人在大陸養成那個怕心哪,跑到國外來還不敢見學員,貓到偏僻的州裏去,不知道幹啥。再有就是,長期黨文化影響的這個東西確實嚴重,思維方式、人的行為與這個世界上的人格格不入。
  你們可能覺的這很自然哪。不是那樣的,中共邪黨為甚麼破壞中國的文化呢?因為這個文化經過這麼長時間的奠定,目地是最後能使人得法!舊勢力看著得法太容易了,它就給打亂了,破壞了,毀掉了這個文化。歷次中國的運動啊,看上去是整反對邪黨的人,其實打掉的都是中國文化精英!「文化大革命」再把文物焚毀,五千年的輝煌,到處是文物,地上撿塊磚頭都有幾千年歷史,每家的房子、磚瓦家具都是幾百年以上的古物,全部被邪黨毀了。建立一套鬥爭的東西,人與人鬥爭的這麼一套東西,一套最不文明、最流氓的東西。可是這個東西在中國大陸社會上人們都這麼生活,就習以為常了,覺的大家都這樣。年輕人甚至覺的人就應該是這樣的,黨文化中再長起來的一代覺的那個社會沒甚麼呀。
  可是到了國外來,你看人都是長的差不多,一個腦袋,有四肢,可是不一樣啊。在中共邪黨沒來之前,包括中國人在內,全世界人的普世理念是一模一樣的!儘管膚色形像有差異,舉止動態有差異,心裏的文明底線和對好壞的分辨,那是一模一樣的,沒有任何差別的,是一個神管的!可是現在哪,中國人到哪裏去,哪裏都煩。我聽說,到瑞士去旅遊,瑞士人受不了了,專門給中國人開一個專列火車。
  大法弟子也得注意。我聽說發資料時,到那好的高級社區裏去,一看那草坪挺好的,打坐吧,(眾笑)坐那打坐。你這樣當地人他哪能受的了啊?在這個社會,人的理念不一樣,這都沒見過。聽說還有其它不文明舉動。我建議啊,到了國外的,你們趕快的多學學西方人、或者是在美國呆時間長的華人,問問他們人與人之間怎麼處事。多問問他們你不明白的,趕快把思想扭轉過來,不然你在這個地方甚麼都做不了,做了起反作用,就等於是破壞一樣。迫害初期大法弟子人數不多,在國際社會上,硬把這個形勢給扭轉過來了。你來了,你在起負面作用。趕快扭轉過來!大法弟子,做甚麼都是極端的,那可不行。
  中共邪黨那個社會做甚麼都是極端的!這個社會做甚麼都是留有餘地的,該怎麼樣就是怎麼樣的,你可能受不了。你得受的了,你得那樣去做。中國大陸真的是這樣,甚麼都極端,連開個餐館都叫「皇中皇」、「王中王」、「天中天」。(眾笑)(師父笑)我就說,要想在國際社會做好救人的事,這個理念趕快扭轉過來。

弟子:最近一兩年有很多各地學員在山上附近買房,其中很多人沒有按規定登記,也沒有按規定站「九評點」。那個地區離紐約很遠,沒有甚麼講真相項目,交通也不方便,一些不會英文、不會開車的學員在那裏甚麼也做不了。
師父:是這樣,你得有美國正式身份的。到那去買房,你在這美國社會上一定時間了,也不影響其它項目,你也會開車。你說大陸來的,你一頭紮到那去幹啥呀?山也不讓你上,也別找師父,師父是不管這些事務上的事的,他們有專門管理的。出來還不做好該做的事。

弟子:有些地區的負責人或項目協調人很少與學員溝通,甚至不溝通,有的不聽取其他人的意見、建議,自己覺的不聽話的就換掉。
師父:我告訴你們,你和誰沒配合好,作為負責人,項目負責人,你都是在修煉上有漏,你都得補。你補不了就是有漏,你圓滿中就是問題。你不相信?我一直在強調讓你們互相配合。作為一個負責人,你怎麼那麼沒能力呀?你老排斥別人,耐心的說服就那麼費勁嗎?這本身不是修煉嗎?專挑容易的那是修煉嗎?跟人家心平氣和去講道理,和學員相處就那麼難嗎?你能力小,很多事情做不好,你還想顯示顯示、表現表現,何必呢?神看的不是你的表面,看的是你這個人用心!也不看你的能力,就看你用的心到不到。你的心在不在法上。你在法上,神就幫著你配合。你的心不在法上,你的心在做事上,誰聽話用誰,不聽話就不用誰,聽話的將來也會不聽話,因為你這關沒過,誰不聽話都得叫你弄走,你就沒人弄了,你也沒的修了,最後就剩你自己。怎麼就那麼沒能力?大法弟子啊,我過去都講,我說,你們在天上都是王,那本事哪去啦?人家說你這高層來的,總得帶點那個因素啊,有點那個智慧啊,那本事哪去啦?

弟子:意大利弟子推廣神韻,修煉跟不上,沒形成整體。
師父:這個意大利呢,應該說還是不錯的。但是我覺的,大法的事也好,神韻的事也好,包括大法的其它一些事情啊,不是少數人做的。如果你這個地區就一個人,神會幫你把它做成。如果這個地區有其他人而不動手,那神絕對不允許的,所以你必須得去叫大家都去做。負責人是協調人,把他們協調好,調動好,叫大家都去做,這才是負責人!你說我是負責人,我就要自己做,不是你說你是做這個事的負責人,不是這概念哪。我一直在這麼講,我是叫負責人把這個地區的人帶好。不要怕他們出問題,一時可能沒有經驗,時間長了,做做他們就有了經驗了。關鍵是要經常帶他們學法,叫他們認識責任重大,他們慢慢的就會做好了。

弟子:因病業去世的學員墓碑上寫與大法相關的字句,是否合適?海外、大陸都有。還有把大法書放到棺材裏的。
師父:站在大法弟子角度看,玷污大法的事就不能做。在大法弟子的心目中大法是神聖的,放到死人的棺材裏伴著腐爛的屍體怎麼能行呢?修好的真體已經走了,這只是肉身而已。如果玷污大法你就等於是給那個死者定了一個最大的罪放在那,你自己也在犯罪。甚麼事要站在大法角度上考慮,那才是助師。

弟子:景點勸「三退」,如果遇到這樣的情況,問他是不是黨員,他說不是。「入過少先隊嗎?」他點頭。給他取個名字退隊,告訴他一定要記住自己的三退名字,他說「嗯」,或者說「謝謝」,或者說「知道了」。請問,這樣算退了嗎?
師父:我覺的呢,你們的景點呀,不是以退黨、退隊,以「三退」本身作為目地的,你們記住了,是以講真相救人為目地的!(熱烈鼓掌)你覺的那個人有救了,那才行。你覺的那個人只是跟你應付,那你就等於被他騙了一樣嘛。當然了,他首先同意退呢,這已經是一步。進一步跟他講真相,要他真能知道,那就行了。

弟子:加拿大學員辦的媒體長期從學員家屬那裏借用資金,運作項目,數目巨大。去年師父在美國西部講法後,有學員質疑是否屬於集資,負責人說,他們是借,不是集資,並把質疑的聲音當成魔難。
師父:是啊,大法弟子的項目,大法弟子做甚麼事情啊,基礎上都應該是神聖的,最起碼走的是正路能救人,才是大法弟子的項目。你的基礎就是在欺騙,雖然你的動機是為了講真相,做大法項目,是好事,可是你的出發點是不對的,這能行嗎?這就是路開始就沒走正。
  你們知道中共邪黨為甚麼一開始就讓它從流氓起家嗎?就是告訴人,它的基礎就是錯的,它的基礎就是邪的,長不了。
  有些事情啊,你們真得去仔細想想。做甚麼事情找我時這麼講,回頭上學員那弄去。拿錢那麼講,回頭政府給錢。然後還也行,還不了,又變成另一套說辭,然後最後再怎麼樣呢,可能還有說的。如果真的是參與者你們想組織起來做甚麼項目,自己拿錢,那個是兩回事。

弟子:「大衛戰紅魔」獲獎,使數萬人看到了中國發生的活摘罪行。媒體製作較高質量的作品資金需要量大,但是向政府申請資金中,有部份在作品完成後才發放。我們按照市場價格,在有明確借款條例信息、償還細則與保證的情況下,向少數有條件的學員和支持我們的常人借款,但有些學員認為我們集資。
師父:這個事情呢,我也念了,剛才那個我也念了,這兩個好像是兩方面的意見。就在這個場合,我講了大法弟子的責任之後,你們再去想想這些問題。如果是對的,你們就做,我不反對;如果是不對的,就糾正。

弟子:請問師父,山上有一些做法,比如,不吃西蘭花,牛奶要煮熟,是否需要效仿?
師父:誰說的?(眾笑)這個小道消息傳的可真是甚麼心都能反映出來。山上從來都沒有做這個規定,也沒有這樣說呀。

弟子:可否請師父說說,現在做二十四個歷史人物的用意?
師父:這些事情我覺的還是有意義的。為甚麼呢,大家知道,中共邪黨破壞的就是中國的傳統文化,我們把它找回來恢復它,清洗黨文化,不是在恢復傳統文化嗎?它實際是起著這樣的作用,所以我覺的這件事情是好事。

弟子:大陸剛出來的學員在中國城沒呆幾天就被各媒體拉進媒體裏了,而在講真相勸三退的景點只有一兩個學員,那些真相點被迫終止。
師父:各個項目缺人,到處找人、拉人,也不管這個學員怎麼樣、行不行、對這個社會了不了解,就拉進去了,最後發現滿身黨文化,滿身黨文化養成的不良習慣,大陸上人與人之間的那個不良毛病,滿身都是。我說的對不對?全都是這樣,你們最後跑我這抱怨。

弟子:我們香港的邪惡環境還是沒正過來,是因為我們從上到下沒有形成整體……
師父:香港的情況不是香港學員自己沒修好,香港學員做的很了不起,你在虎口裏呀!(眾弟子鼓掌)它的形勢隨著整個中國形勢在變,會變的。還沒整到那呢,整到那就變了。(鼓掌)很快呀。(熱烈鼓掌)

弟子:師父零二年時說,迫害不會超過十年。明慧網上有兩種悟法,一種是,這是師父不讓在巨大壓力下的弟子陷入絕望,另一種是,師父把時間推後了。
師父:當時安排的就是十年。正法十年,法正人間十年,二十年。師父系統的做了這件事情,安排了這件事情。舊勢力插進來之後全給毀了,我是可以在那十年中結束。我說停就停,但是會出現一個問題,甚麼問題呀?舊勢力也看到了,所以它就把大批的學員在承受不了的情況下給迫害的掉隊了,也使很多應該得救的生命得救不了了,這是它們幹的。那你說師父結束還是不結束它?我要說結束就結束,剩下的宇宙自然就炸掉了。舊勢力的目地是用它們的辦法把天體最後的生命正法中都做完了才放手,不讓你在那個時間把它做完。那結束還是不結束呢?不能結束,因為那麼多大法弟子掉隊了,那麼多生命沒有了,那麼多眾生不能救度,宇宙將變的很小,而且還殘缺不全的。結不結束呢?所以我一直在講,就是將計就計。
  但是呢,從現在的形勢看,和我做的這個情況看,按照現在的狀態看,它們安排的這套東西也沒日子了,是不是?大家都在喊把江魔頭抓起來,只要一抓起來,這件事情就結束,就這麼快。(鼓掌)現在是快了,現在是真的快了,但是會留下很多遺憾。
  大法弟子不要老是執著時間,不去完成自己應該做的事情。我拖著這個時間,也就是給你們、叫你們趕快去做的!

弟子:南京大法弟子問《明慧週刊》能否作為真相資料發放,還是只能學員內部看?
師父:《明慧週刊》,我也沒太注意這個事,如果是大法弟子內部交流文章,那就是內部看,如果是講真相救人用的就發放。昨天有人問我,說大法弟子的心得體會能不能上常人網,我說不能,常人接受不了,起負作用。那是修煉人自己的東西,常人看不懂,而且還會覺的玄。為甚麼會這樣呢?我一直講,就是修煉很短的一段時間,大法弟子和常人就有距離了,你認識問題和常人是不一樣的了,絕對是不一樣的!這個差異是你一點一點提升上來的,你自己沒有感覺,可是對於常人來講,聽你講話,他已經覺的你跟他不一樣了。真的是這樣!為甚麼人一修煉了,你回家講話,你家裏人都覺的你怎麼變了呢?是不是經常有這種事?是不一樣的!所以你把你那個修煉的體會放到網上,你叫他怎麼去認識啊?常人理解不了就會負面認識的。是吧?如果是講真相的資料,那可以針對常人。

弟子:原來電視台一些有能力的,特別是技術專才,被排擠在外。師父說要把他們找回來,我們非常想在最後時刻貢獻力量。
師父:你想回電視台就自己去找,我說的是掉隊的大法弟子要找回來,怎麼離開的怎麼回去。你要做的好,電視台一定高興。

弟子:目前大陸一些人權律師對學員辦的媒體的新聞報導有疑義,認為新的領導上任後對大法弟子的迫害有增無減,可是我們的媒體報導怎麼……。
師父:不多念,這個意思大家聽明白了。對現政權不褒不貶,這是原則。因為他們沒有迫害法輪功,他們的意願也不想迫害法輪功。眾生都是被救度的對像,為甚麼要對他們怎麼樣哪?所以是不褒不貶的。相反的,他們卻在抓這些迫害大法弟子的貪官。沒有理由對他們進行反面的報導。大法弟子是在救人,不是搞政治。
  再有哪,如果他們把那些「六一零」的頭子、那些壞人都抓起來,你們用甚麼態度去報導?肯定是讚揚嘛,這是沒有問題的。其實大家知道,現在政權沒有完全把權力操控到手之前,有些事是馬上做不了的。那些迫害法輪功的都是江魔頭的人,當然還在迫害法輪功,在國外看的很清楚。
  在這個時候,大家得清醒,你們得理智,不要被邪惡攪和、渾水摸魚攪亂。大法弟子辦的媒體是以這個方式去做的。即使報導中國那個地方出現的一些不好的事情,我告訴他們,也要說清楚那是中共邪黨的因素造成的,也是前政權那些邪惡的人幹的、留下的後患。你們媒體報導這些事情的時候,必須得加上這樣的話、這樣的意思,不要攻擊現政權。雖然是中共邪黨政權,但是救度是針對個人的。
  中共邪黨我們是絕對不承認它,絕對不接受它。(眾弟子鼓掌)它就是為迫害法輪功準備的,當然不承認它!揭露中共邪黨,這是以後一段時間也要做的事,還不止是現在,迫害結束都不放過它。它在意識形態中害人非常深,不把這些東西清除掉是不行的。

弟子:韓國大法弟子向師尊問好。一些大陸來韓國的大法弟子,因難民申請受阻,長年來都沒有合法的身份。陸陸續續已有十幾位被遣返大陸。有的被抓到保護所,也面臨被遣返的問題。這種現象是學員自身修煉存在的問題,還是因為韓國地理位置和中共邪黨太近,舊勢力加重迫害所致?
師父:大法弟子是個偉大的稱號,眾神、天上所有的生命都很羨慕,人看不清,神是看的清的。人這塊做甚麼事是神在管,是不是?我們所有大法弟子在碰到這樣問題的時候,就得想一想,為甚麼別人就沒有被遣返?一定是有漏,一定是沒做好,才被舊勢力抓住把柄、才遣返你的,一定是這樣。
  當然了,也可能有一些個別的,國內事沒做完的,或沒做,應該救的沒救。也有這樣的。但是哪,多數既然出來了遣返的,那就從自己這找吧。自己做不好,帶動著整個佛學會,大家都為你操心。

弟子:媒體中有學員問,每週一次時間集體學法,若沒有甚麼想交流的,能否大量學法?現在經常是一學完法,立刻就走一大批人,有些上台交流的現象就更……
師父:我想哪,這些具體事還是你們自己具體安排,就別問師父了,每個地方情況也不一樣。如果有時間哪,你們就交流。如果沒有時間,有些人很忙,說馬上就得去,本來也沒有時間,擠出點時間來為了保證學法,學完法就走了。甚麼情況都有,師父不能夠一概而論。這些具體情況你們得自己去解決。那當然有些人就是把學法當作是應付事,完了就走了,也沒當回事,這樣的也有。

弟子:今年又有一些弟子病業離世,包括修煉二十年的老弟子。
師父:這麼說吧,師父在講法中講過,大法弟子圓滿也可以白日飛升,是不是?舊勢力說了,「把我們都消滅沒了都不會承認你現時期讓你的弟子白日飛升的。」我給它消滅沒了,它們都不會承認的。為甚麼哪?它說你有一個大法弟子白日飛升,這個世界的迷就被破了──原來是真的啊!全人類都來學法輪功。
  你們知道甚麼是白日飛升嗎?天樂響起,宇宙中大放光明,神用神車、天上的儀仗隊下來把人接走。(眾弟子鼓掌)舊勢力它不幹。而師父當初安排是在人類走向最後、大法弟子也圓滿了,是沒有破迷問題的,是要全部善解,就能夠這樣做。甚麼叫全部善解?這個宇宙不行了,不行了是大家都不行了才毀滅的,是吧?他跟你有恩怨,他跟他也有恩怨。算了,誰的恩怨也別要了,欠的賬真有還不了的師父替還。大家統統的,誰也別要誰的賬,誰也別欠誰的了。這是不是最好的?可是舊勢力給我破壞了。給我破壞掉了,它說你說的那個我們不會,我們會的就這個。你不會你就別參與啊,它要參與。它參與的目地是說這牽扯到它們宇宙眾生,為了保障正法成功,我們幫你。結果就變成了這麼個幫法。這個細話就不說了。
  如果大法弟子這個地方不死人,這是奇蹟吧?大法弟子這地方不會死人的,大家想想這是甚麼狀態?誰都來學大法了,這迷已經破了,法輪功這不死人吶!這是人類的最大保護傘了,都來學。所以舊勢力它不幹,它要讓你這個人群像常人、正常人的狀態一樣,讓你老,讓你有病業表現。
  我說的常人可不會相信,師父心裏的素質、內在的一切機制,全都是最年輕的。(眾弟子鼓掌)它們為了讓我不破這個迷,把表面給我毀壞的很厲害,因為真體和人表面是被舊勢力隔開的。我以前就講了,它把我也隔開了。它為甚麼有能力隔開我哪?我已經講過這個道理了。宇宙正法往前推進是有時間的,它在時間差中,全宇宙都壓到人這。地球這是中心嘛。全宇宙的生命都伸進一隻腳來隔開表面與神體,你把這些東西都處理完了,是不是正法也結束了,你不是說這一揮手就沒了,這一揮手是有時間的。它是有時間,都處理完了,也恢復了,可是哪,等你把這些全都處理完了的時候,宇宙正法就完了,因為全宇宙都伸進一隻腳來。
  有人可能不相信,說那裝不下呀。不是你那概念,人的粒子,人體是很大的,很多神是細小粒子構成的,可是威力極大,他們卻小的很。釋迦牟尼不是講「其小無內」嗎?他可以變的很大,他可以變的很小。宇宙有無量眾生,多的無邊無計,壓扁了它,可能像一張紙一樣薄,裏面是無量無計的世界。這概念好像很難理解,是不是?人們說分子和原子之間的距離有多大?和我們坐著宇宙飛船飛到其它星球上的概念是一樣的,被壓縮了天體裏的一切時空物體都同時縮小了而時間距離沒有變。所以這宇宙正法已經是超越一切時間在做了,速度非常快了,是按照宇宙的最大時間之外做的。這已經非常快了。
  人的一生是短暫的。幾十年就要把這整個宇宙做完,這不可思議的速度。我說了,你們大法弟子嘛,我以前已經跟你們講過了,我說現在的一年只是過去的一分鐘,整個時間都被推快了,可是哪,這一年雖然時間被擠壓了,裏邊的相應的物體,一切,甚麼都被擠壓了,所以你沒有任何感覺。有的時候覺的人體能力跟不上,就感覺一天好像沒幹啥就黑了,有這感覺。

弟子:在推廣神韻,向政府部門講真相過程中,應該注意自身形像,而一些老年同修不修邊幅,形像很不好,這樣做合適嗎?
師父:是啊,我講了,神韻是針對主流社會做的。大家知道,甚麼是主流社會呀?就是社會的精英那一部份,中產階級和中產階級以上的這一部份人。這一部份人是有文化的、有教養、素質高的,是一個社會的文明的中堅。針對這部份人,那就不能夠像學生在一起,像藍領階層,比較隨便一些,甚麼都可以說,行為粗魯一點也沒關係。主流社會就不行了,就得得體一些,講話要注意分寸,舉止要注意文明。其實這話也都是說給中國大陸學員啦,要多學。

弟子:美國的媒體同修說,師父要求面對面學法,於是幾個月前開始在週末用一整天學《轉法輪》九講。
師父:不要走極端。我讓你面對面學法也沒讓你一整天學呀。你有時間做救人項目。師父留下的集體學法,你們要安排好時間,學完了還得去做別的事情啊。你光學法也不行啊。

弟子:在網絡講真相中,把師父的話當自己的話講,是否屬於盜法?
師父:師父的原話呢,你不能這麼說完了就說完了。你要是和同修之間講,說師父這麼說的。你要和常人講真相,你可以用從法中得到的智慧,用你的話去說。總得有一個區別,是吧?

弟子:有些台灣民眾誤解我們在景點的做法是在搞政治。
師父:中共邪黨在背後幹的。砧板上的一塊肉,任人宰割,不吱聲,這就不是搞政治了,這就是中共邪黨的理念。你要反抗就是搞政治。跟常人解釋啦。是好人的話,你就跟他解釋解釋。有目地的,你就不用理他。

弟子:俄羅斯學員提問,親愛的師父,《轉法輪》在俄羅斯被禁止出版,使我們俄羅斯目前救人形勢變的複雜。
師父:昨天有人講到宗教的問題,我說其它宗教本身不要去觸動它。為甚麼呢?因為那是留在法正人間的時候做的。有些極端、感情很深的那些個宗教徒,不能理智的聽真相,因為人的感情已經代替理智了。怎麼辦哪?要想救他,得給他真正的顯出真相來,叫他看,他才能承認。宇宙正法,現在不行,法正人間的時候可以這麼做,因為他們修的沒那麼高,很多事不牽扯宇宙的問題了。

弟子:一些同修夫妻離婚後再和其他同修結婚,有的離婚了又在一起。弟子不明白,作為修煉人,這樣做合法嗎?
師父:為情離婚再婚,作為一個修煉的人,給大法弟子稱號抹黑,舊勢力能放過你嗎?男女之間結婚是神定的,包括人類的存在形式,人類的生活方式。不結婚在一起,當然從法律上講不合法,從修煉人角度上講,那是不符合修煉人標準。

弟子:尊敬的師父,我們的項目有一些關鍵的工作需要完成,我們相信自己有這樣的技術和經驗,但是我們經理不喜歡我們的方法,並在找一些其他同修或常人來做這件事情。我並不執著於誰來做,但是我擔心這個項目幾年都沒有進展而跟不上正法形勢。
師父:是啊,有些具體事情,說不通就多講講,實在不行去問問佛學會負責人到底應不應該。項目負責人也有心胸小能力很小的,就是不能夠把大家攏在一起。雖然這個團體看上去好像是人心都不一樣,可是哪,你們學學師父,神韻也是那麼大一堆人,想法也是不同的,灌到我耳朵裏各種各樣的東西那多了去了,我不是把他們帶的很好嗎?(弟子鼓掌)

弟子:剪接煉功音樂是否違反版權?
師父:如果是為了救人,你做就做了。如果不是為了救人,或者是做一些意義不大的事情,就儘量別做。師父對大法弟子來講,對你們來講,沒有甚麼版權不版權的說法,但是哪,你們要站在修煉人的那個角度上自覺的去維護法。不過常人的音樂不要隨便用,有業力,有版權,救人不行。

弟子:有兩個有爭議的問題。一個是我們勸三退,有的同修說只要退了就行,不要再多講。
師父:就像我剛才講的,三退不是目地,講真相救人是目地。

弟子:第二個是我們發正念口訣之前想的內容大家理解不同,有的說……
師父:甚麼東西都有人在那裏攪和,我就奇怪這一點。實際上是人心執著造成的,有的人思想養成的不好習慣的東西在起作用。你自己找一找!發正念不是很明確說的嗎?
  一個是清理自己不好的東西,都包括了,你自己思想裏不好的東西都包括了,太多了,有多少不好的生命鑽到人身體範圍內的空間裏,很多不好的東西都會鑽進去!人體它是開放的,用大倍顯微鏡放大之後,你會看到粒子和粒子之間那個空隙,像沙子一樣是有間隙的,再放大,像宇宙星球和星球之間的那個距離,微觀、更微觀的物體都能穿越的,那一層生命隨便穿越的。其實呢,道家講人體是個小宇宙,你對你人體發正念,清理這些不好的東西,那是個小事嗎?
  再一個就是,不好的東西多了去了,一般情況不用指定甚麼發,除非有特別情況,才有針對性想要解體不好的一切,就行了。為甚麼哪,因為大法是有標準的,打出去能力是真善忍構成的,他知道甚麼不符合、甚麼符合!對外面清理外在環境,清理外在宇宙和內在宇宙是一樣的。

弟子:掉隊的老學員不知道自己掉隊,不讓人說,又不懂正法修煉,怎麼辦?
師父:不修煉怎麼辦,修煉唄,讓他想辦法修煉。讓師父給你出個甚麼絕招?(師父笑)你碰到的問題那就是你修煉要解決的問題。

弟子:請問今年神韻演出,有很多來自大陸的同修到台灣看,許多讓票的情況,是否合適?
師父:你是讓我表揚表揚台灣學員。是好事。(眾弟子鼓掌)

弟子:五十三個國家和地區的近萬名大法弟子向偉大的師父問好。
師父:謝謝大家。(熱烈鼓掌)

師父:這個明慧網拿來的,說大陸學員的問題。

弟子:我們是大陸的協調人。我們少數幾個同修的問題是,二零一五年新經文提到集體學法的問題後,我們原來每週一次的協調人學法交流就改為學後期各地講法……
師父:這個學法問題就是這樣,以學《轉法輪》為主。有時間了你就多學,《轉法輪》學完了再學其他的。有時間可以學其他講法。沒有時間哪,還是以《轉法輪》為主,自己找時間去學其他各地區我講的。沒有特殊規定甚麼,不要用人心扭曲了師父的講話。

弟子:大陸年輕大法弟子現在玩手機的很多,在網上看微信、視頻,尤其是小動物視頻,特別愛看,我們提醒也不聽,真是很著急。
師父:我剛才講了,這個世界上的甚麼東西都在吸引你,都不讓你得法。不光你們,這個世界上所有的家長、政府都知道這個情況,誰都無能為力!不止是人得法的問題,把人帶動的工作也幹不好了、學習也學不進去,大量的時間用來在電腦、電玩上,勾引著你去看去玩那些東西。已經不是人的狀態了。從古到今人都沒有這個狀態。這是外星人的技術,魔在利用它,勾引你,讓你放棄你所有的東西,投入進去。浪費你的生命,你還捨不得放下!從做人的角度上看你都不對勁了,何況是修煉。

弟子:從二零一五年五月開始起訴大魔頭,到現在最高檢察院沒給大法弟子冒著生死遞交的起訴狀立案,我們可不可以把被迫害嚴重同修的訴江狀向當地民眾公開?
師父:你這個做法,如果對救人有用的話,你可以去做。不要抱著一種報復心理,跟人鬥的心理,千萬不要。你的正念要足,神就會幫你。你的正念不對勁,就做不來甚麼。

弟子:迫害以來,我們大陸同修都在默默做真相光盤和大法真相小冊子,多樣式的真相資料,救人。現在有同修從明慧網下載一些訴江和大法洪傳展板,自己製作「法輪大法好」或訴江等真相條幅。有的地區在原有真相資料基礎上往外貼條幅,當地的邪惡很害怕。……大陸弟子是不是應該重視此項目?
師父:(師父笑)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情你就去做。能夠震懾邪惡,清除邪惡,能夠啟迪世人,你就去做,都沒有問題,其實他們這些真相條幅確實起了作用。

弟子:現在有的同修在證實法上,很是知道時間緊迫,積極精進救人。而有的同修呆在家庭、事業及單位工作裏,也有的陷在名利情裏不能自拔,有的連修煉都忘了。
師父:這個師父剛才已經講過了,就是這個情況,我們周邊的同修得點醒他們。

弟子:赤峰大法弟子問師父,我們地區有個開天目的人,師父沒講法前都能說出師父講法的部份內容。一些同修認為他了不起,開始捧他、敬他,甚至於把他的照片和師父的照片放在一起。
師父:有執著這些事的人,就有這樣的亂法的出現。這些年出現了多少這種東西,這些年迫害多嚴重都離不開這些事情,為甚麼呢?不就是因為學員中有人有這些執著心嘛,有執著,喜歡這一套嘛。就是這個心,要把它挖出來,暴露出來,叫人看,所以舊勢力才叫這些人跳出來。
  到現在還有這些執著心。哪個地區有這樣的人,哪個地區就出現這樣的事。實際上是那些有這方面執著的學員自己招來的!這些麻煩是自己招來的。如果你沒這個心,壞人就不會出現,舊勢力就不安排這個事,這明擺著嘛,你沒有這個心,它安排這個事幹啥?它不等於多此一舉,還被我抓住把柄收拾它了。

弟子:修煉到最後了,可弟子仍然沒有修出為他的境界,越來越發現一切思維利己的根源。
師父:發現了就了不起,你能知道就了不起。作為一個常人他根本不思考這些問題,有人根本就察覺不到。作為修煉的人才能看到這些東西。看到了,就儘量做好,這是第一步,就儘量做。當然其它方面可能修的很好,這方面暴露出來了,那咱們就針對它多注意,多往這方面用用心,把它修掉。

弟子:弟子發現,這麼多年來,竟然一直沒有擺正自己與師父、與法的關係,也沒有擺正與同修的關係。非常慚愧,卻又不知如何突破。
師父:其實你意識到了。能夠看到這些是不對的,你不已經在進步了嗎?就儘量按對的做,多學法,自然就做好了,漸漸的養成習慣那就好。

弟子:弟子在日本為訴江徵集簽名時,由於語言、時間的限制,很多時候並不能完全讓對方明白真相。有時弟子剛說了徵簽,對方就要簽字。還有些外國人不懂英文,弟子講完後,對方也要簽字。
師父:很多人是很善良,不像現在黨文化毒害下的中國人心計那麼多。你要叫中國大陸人做甚麼那就不一樣了,可是在國際社會裏不會這樣,很多善良人他覺的你是對的,他就會這樣做了。但是我想,這種徵簽還是儘量叫人家明白我們在做甚麼。有人是憑著直覺在做的,他直覺其實是人明白一面帶動做的了。

弟子:向明慧網索取大法書籍電子書的學員很多,不理解為甚麼不提供電子書。
師父:這個電腦,在未來的社會裏是不存在的,在過去的社會裏也沒存在過。是近代出現的,是這時候出現的。將來也不會有,因為它毀壞了人類的行為、思想,甚麼都變了。過去大家知道,不管一個地區怎麼敗壞,可是哪,離這地區很遠的,就涉及不到。現在的電腦、電視,一條消息,全世界每個角落都看到了,你發上去一個不好的東西,全世界每個角落都看到了。全人類都被它敗壞了。人覺的這個技術很方便,可是帶來的卻是毀滅。過去神安排傳統的生活方式,甚麼都是最良性循環的。
  其實哪,人對美好啊、舒適啊等等那種滿足感,在任何一個社會基礎上都是一樣的。在古代社會,人有一匹好馬,騎上啊,再配個好鞍子,坐上覺的很顯耀、很滿足,叫眾人看我這匹馬多漂亮,多好的馬!大家一看,哇,這個馬真好。別人說好,自己很滿足。現在開一個寶馬車,我這寶馬車,啊,是賽車型的,我這個系列是五系列,挺漂亮。那個表現出來的心情,那個滿足感,是一樣的。這種滿足感在哪個生活狀態中都是一樣的,可是生活狀態本身的攀比是無止境的,把人類狀態推向哪一步都不會滿足,都還要向更高去追求。可是離開神的安排就是危險的,慾望是無底洞!卻會把人帶向不是人的狀態。
  古代的社會是真正的人的社會,其實是非常美好的。咱們神韻演出你們看見了,展現的是歷史、傳統文化,現在的人看了,人人都覺的非常美好。現在把人搞成這樣一個狀態,人的執著、慾望並沒有改變,是一樣的,可是相反呢,人類的道德卻無法收拾了,社會出現的巨大的解決不了的問題,卻沒辦法再收拾了。神、宇宙,是有法在的,對人是有準則的;超出這個準則就要面臨被神毀滅的,神就要把變異的人類毀滅了,這是一定的。我剛才講人的歷史就是按照劇本在演,發生多次毀滅。人不是在考古中發現了嗎?幾萬年前原來是有汽車的,原來是有機械的,原來過去是有飛機的,而且飛機的式樣都和今天的式樣差不多一樣。人類就是一茬一茬的,你道德不行了、偏離了劇本就毀掉。人覺的那樣挺好,神覺的不好。

弟子:師父曾講,九九年「七二零」以前的弟子都給推到位了。有些沒有珍惜個人修煉的,自以為不配此殊榮。跟過來的,有些人卻鬆了一口氣。
師父:其實哪,我給每個學員都推到位了,是真實的,當時大家都感受到了,也有一部份看到了。為甚麼呢?不給你推到位,你沒有那個能量去承擔助師中所要承擔的,你是抵不住邪惡的。給你推到位的目地是,全世界大法弟子都這樣做了,是能夠救度很高層次上來的人;正念足時你說話的力量能壓住他,你講出的話帶有更高層次的真理在裏面;更高層,師父當年給你推到位的功就會起作用。你雖然這個話講出來是人的話,可是超出人的層面後都變成了層層層層的話。不推到那個位置你講出的話就救不了眾生。都推到了心性還不到位也調動不了功。
  可是當你在面對不同情況的時候,功德心性都在走向圓滿的時候,你得把你的心性實實在在的提高上去,才行。在修煉中,還有許多許多執著須要去掉,所以你兌現承諾中、在面對這場迫害中,你能夠把那些不好的東西去掉,在艱苦的環境下你還能去講真相、做大法弟子做的事情,那個功才能不掉,功德心性都會上來。你不去做了,或者不想做好,那功就開始往下掉。你又做好了,它又提上來一點,你做不好了,它又下去了一些。你們的修煉就是在修心性。
  有些大法弟子離開了大法弟子隊伍的時候,再回來,你不要把他當作老學員,千萬的!因為他那個時候絕對跟常人一模一樣,以前學過的法他根本就不記得了,大法弟子應該是甚麼狀態他全都不知道的。你可千萬不要把他當作老學員,一定要當作新學員對待,他才能走過來。不然的話你把他當老學員,又把他弄出去了,他受不了、接受不了的。他完全是新學員。

弟子:《洪吟三》、《洪吟四》裏有許多師父發表的歌詞。我能否以微信的方式發給親朋好友?
師父:給親朋好友沒問題,你最好不要用常人的那個網。
  說到這我告訴大家,有人偷拍的神韻節目、飛天大學的舞蹈課放到網上。你們知道我為甚麼不把神韻這些光盤在社會上發、不放到網上去嗎?這個社會已經亂了,那個網已經是甚麼不好的東西都攪在那裏,簡直是像魔鬼一樣,在周轉著,甚麼東西進去都攪在裏邊、混在裏邊擾亂社會、人心、道德、傳統,改變著人的生活狀態,魚龍混雜。我不想把這神聖的東西放在那個魔窟裏。誰幹的,把他都拿下來。當然,不包括神韻廣告和神韻與飛天大學有目地放的東西。將來拿出來展現才是最好的。

弟子:我是來自德國的弟子。我有兩個問題。第一,神韻在南韓沒能上演,應該通過神韻得救的眾生是不是就不能夠得救?
師父:有些事是大法弟子能做的,有些事不是大法弟子能做的。因為人的意願是第一位的,得他們想得救,你們才能救。他不知道,可以講真相,然後看人想怎麼樣,是這樣的。但是哪,大家知道啊,歷史的教訓很多。
  遠的不說,我們說近的。神韻藝術團在希臘發生了這樣的事情,神韻到了不准進劇場、不讓演出,從政府到劇場都是這個決定,公然毀約。轉過年來希臘的全民經濟垮掉了。這是真的吧?去年神韻去厄瓜多爾演出,它不讓演出,甚至物資運出都搗亂,差一點影響下一站的演出,非常邪惡。雖然是中共邪黨在背後搗亂,可是那個決定都是政府做的。轉過年來,大家今年看到了吧,全國地震,整個國家快毀掉了,死了多少人!你們知道還有一些,是不是?為甚麼會這樣呢?
  你們知道嗎?神認為人類是早就不行了應該毀滅的,人類原本是走不過一九九九年的,是因為大法要救眾生,把人類的時間延續下來了。也就是說,人類留下來的目地是為了看人類能不能得救,把應該得救的那部份救下來。舊勢力也是這樣的,手段是用它們那一套辦法,可是也是這個目地的,雖然不能使更多人得救。師父不會安排去毀滅誰,可是舊勢力安排的東西是這樣。你不想得救了,福份就撤掉,就不是被救的地區了。撤掉了就甚麼都會發生,天塌地陷的都可能會出現。經濟完了,從此甚麼都可能會出現。就是這樣定的。
  我不是說聳人聽聞的事情,可是為甚麼這麼巧呢?所有阻擋去救人的地方都出事了,就等於是說我們不讓你救,那這個事可不簡單了。人留下來可是為了得救的,你不讓救了是不是?那不讓救了就不算你了,是不是這個意思啊?還有一些地區吧,我也不說了,都發生了這樣的事情。

弟子:迫害仍然殘酷進行,大陸百分之八十以上眾生仍未得救。然而,很多大法弟子開始忙於個人生活安逸,放鬆了精進。
師父:是這樣。我剛才講的就是這個問題,已經很嚴重。如果真的不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那可不行的,因為你是大法弟子,你這個生命是大法成就的。

弟子:我是德國大法弟子。有些西人學員對大紀元的一些報導不理解,比如讚揚中國現領導人做的一些事情。
師父:如果讚揚他把貪官壞人抓起來,這應該沒問題的。其它做法,常人的事情你不要去隨便讚揚,也不要隨便去管。

弟子:個別西人學員由此對大紀元的真實性產生懷疑。
師父:就像我剛才講的,我們是來救人的,不是搞政治鬥爭的。對中國那些領導人也好,其他人也一樣,一概都打,不行的,我們是來救人的。沒有迫害法輪功的,相反的,把勞教所給取消了,勞教所是啥地方?專門迫害大法弟子。把「六一零」的頭子都給抓起來了,當然是以腐敗份子抓的,不管以甚麼方式做的都是好事,不是為法輪功做的。那舊勢力說,以法輪功名義做,那這事不就完了嗎?就停止了嗎?停止不就結束了嗎?是。以這個方式做,既能夠敲醒人,又能讓人感覺迫害法輪功這是報應,又能夠對大法弟子講真相有利,人做了於大法有利的事情、做了對救人有利的事情。不能夠去攻擊沒迫害大法弟子的人。(眾鼓掌)

弟子:四年以來泰文網站缺乏更新,包括新的《論語》還沒有放到網上,但是泰國學員翻譯新經文很及時。有關方面是否能夠重視並更好的協調?
師父:是。大法弟子做的事情要注意,要做就像樣的去做啊。

弟子:最近一段時間有某台灣學員來泰國,建議泰國學員講真相時應該講創世主。
師父:又亂來了。講真相的事情沒有變!

弟子:我在德國得法,來到土耳其。土耳其當地學法之後不交流,說自己悟,感覺沒有成為一個整體。在德國,大家敞開交流。
師父:是,看到問題就跟他們及時講。大法弟子不管全世界在哪裏,都應該是一個整體,大家互相之間要交流交流。師父要求大家怎麼做的就怎麼做,法上要求的怎麼樣你們就怎麼樣,是這樣。不要自己單獨的搞另外的樣子啊。

弟子:台灣網絡講真相的學員人數越來越少,可是使用網絡的中國人口卻越來越多,近七億人,應該如何突破?
師父:是,做項目還是台灣學員資源很大,大家做好吧,應該做的更好一點。我告訴大家,在這場迫害中,台灣大法弟子起了非常好的作用,非常好的作用。(眾熱烈鼓掌)兩岸華人面臨的形勢對比就很說明問題了。

弟子:大法弟子中有普遍現象,學法用來對照別人、對照社會,而不是對照自己。
師父:修煉是修自己。有的人就是老是向外看,你這不符合法了,他那不符合法了。看到人家不對的時候,善意的跟他講講:這個事是不是應該這樣啊,我們是修煉人哪,我想他能夠接受。但是哪,你不要老是你這不行啊,看到不對的時候先想自己,是為甚麼叫你看到,是不是你自己有問題了,修的是自己。看到不對的哪,你說不了就和負責人去說,告訴負責人。修煉自己是第一位的。別人都修好了,你幫著別人都修好了,你自己還沒修好,有甚麼用啊?

弟子:大法弟子助師正法和舊勢力參與正法,很多同修不知道兩者有甚麼根本區別。
師父:剛才我講了,就這區別:師父要善解,它們要來老一套。這場迫害也是舊勢力安排的,就這麼回事。

弟子:最近在大陸網群裏講真相,有些群眾希望我們在群裏播放師父教功錄像,並提供免費文件下載。
師父:不行。誰也不能把我的講法放在網上。誰放了,誰拿下去!你在犯罪,你在玷污大法!甚麼大法的東西都不能私自往那網上放。我剛才講了,是魔鬼亂世往裏攪人的漩渦,那是要把全人類攪進去、要毀掉人類的!

弟子: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要煉法輪功的世人越來越多,而學員中教功動作不準確……
師父:教功動作完全不準確的,你們就要注意注意。一般的,大體上差不多就可以了。

弟子:請師父多講講注意手機使用安全問題。
師父:這沒啥講的。你帶著個竊聽器。不光是間諜、政府,任何人隨意的都可以監聽你,非常簡單。就這麼回事,關機和不關機是一回事。我在這講,你知道中共邪黨那也在聽呢。

弟子:我得法講真相這幾年過程中發現一個問題,就是總能看到大紀元和新唐人網站上出現抨擊和侮辱中國大陸客的文章。
師父:應該善意的報導,指出為甚麼國際社會不認同。
  被邪黨破壞了傳統的中國大陸人出來在外邊造成壞的影響真的是很不好呀。我看到網上一個照片,在倫敦的巴寶莉高級連鎖店門口,街道也很乾淨,中國一個旅遊的女人,把著小孩在店門口拉屎。中國人到處講話大聲喧嘩、大聲喊叫,人們在大陸習慣了,國際社會接受不了,這得改啊。可是大陸人的形像,確實給世界造成了這樣的印象,國外的中國人都覺的很丟人、很丟臉。可是你知道嗎?中共邪黨卻不去把這些告訴中國人、不教人正的東西,有目地的就叫世人看到中國人這樣,它就是要毀掉你的形像、破壞你的尊嚴,人們自己也很難察覺。我想,可能出來機會多了,慢慢的就會覺的這個社會不一樣了,慢慢也會注意起來了,也就會好了。養成的習慣真的很難去,教人鬥的黨文化使人的性格都變了。一下就爆發出來才痛快的性格,中共邪黨教的這些東西,不改真的不行。

弟子:不少大陸弟子每天看新唐人節目,見面還交流節目內容,說是了解形勢和動態。我認為大法弟子有條件的應該多上明慧網看,新唐人主要是給常人看的,對嗎?
師父:是。社會形勢,了解社會形勢,看新唐人沒問題。大法弟子的交流,我想,那還是大法弟子修煉交流的這些網站要多看看好。是有些人對明慧不太重視。老學員沒有時間,新學員我覺的經常看看明慧,真的對他們實在太有幫助了!上邊的交流文章啊、了解大法的事情啊,就上那去看,最全面了。

弟子:有學員參加所謂「金融互助平台」,每天利息是百分之一,實際上是騙人勾當。他們不斷的參與……
師父:甚麼事情都是在勾引人。這個社會就在勾引人!勾引人目地不止是不讓你得法,是要毀了人類社會。目前全社會人都不對勁了,甚麼都運轉不起來。現在很多大公司已經對電腦玩具頭疼的很厲害了,很多學校已經頭疼的很厲害了。人這樣下去會變成甚麼樣子?但誰也沒有辦法。作為修煉人,你得明白,得自覺、自律,想著這應該是你們要去掉的,而且要幫著常人、還要救常人的,你還陷在裏邊,怎麼辦呢?那東西真能控制人哪,很多例子。

  就講這麼多吧。因為組織大會的大法弟子他們看時間也不短了,所以條子也不給我遞了,(眾笑)遞上來的我也講完了,就講這麼多。(全場起立鼓掌不息)大法弟子啊,師父雖然說的重了點,也是叫你們振作起來,因為你們是人類的希望啊!宇宙眾生的希望!你們也是師父的希望啊!
  不止是大法弟子,現在的人類,現在這茬人類,都會看到下一步。在不久的將來,一切都會有個鑑別。人類走到這一步了,各個政府都沒有辦法。我就覺的他們在想一個問題。在想甚麼呢?叫人安安靜靜的、平平穩穩的走過最後一步就算完了。我想他們就這個想法,他們也沒有能力去解決。
  現在科學的發現、對宇宙的認識簡直是驚天動地。相反哪,人類現代思想行為帶動著,看不到這些,不關心這些。人類社會已經很危險了。不是聳人聽聞,師父過去不講這些。大法弟子得知道緊迫感,你們得對的起自己的稱號,你們得想到自己曾經簽過約了。不止是你們大法弟子,所有來到地上的人都簽了約了。在另外空間裏看,簡直是天翻地覆的變化,可是人這塊,人好像還在沉睡中。
  叫醒他們,是你的責任。救度他們,是你們的責任。神韻在起這個作用,大法弟子的項目都在起這個作用。沒有參與項目的,每個大法弟子必須得去做、儘量的找時間去投入救人這件事情,做好自己該做的,同時找時間修煉好自己。
  你不能離開法,離開法你就是常人。即使做大法的事情也是人在做,也不是大法弟子在做,所以你必須得修煉。只有修煉,你才能有這個能力,有這個能量能夠解決那些問題。講真相不止從道理上說清。你們知道嗎?常人和常人之間講道理的時候,很多時候也不是真的從理上說清的,是他講出那個東西打過去了,把對方的想法給壓住了,對方才聽了他的,才信了他說的。有很多人會看到這個東西。和常人講真相的時候,你的能量會解體那些偏見,會使那些不好的東西、他頭腦裏不好的東西解體掉,本身不就是救度嗎?你要不修煉你哪有這個能力呀?對待修煉問題,有人說他是我的朋友,我一說就行了,結果一說根本就不行。小事、人的事行,這關係到生命本質的事情,用人的辦法是不行的,所以在大法弟子自身提高上得努一把力了。
  你們是人類的希望。你們必須得做好。你們必須得承擔你們的責任。你們必須得去救度眾生,才能圓滿你們自己、才能使這件事情不落空!就講這麼多吧,謝謝大家。(全場長時間鼓掌,師父接受獻花後又回到講壇)
  每一次法會以後,我都想聽到看到你們法會以後做的更好的消息。(全場熱烈鼓掌)



簡體字A4版:  PDF文件
簡體字Letter版:PDF文件
正體字A4版:  PDF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