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市洗腦班仍然在犯罪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六日】(明慧網通訊員上海報導)上海長寧區法輪功學員顧海英於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二日被上海市公安局文保局和長寧高校派出所綁架,隨後劫持到浦東新區看守所,於四月二十九日被劫持到上海市洗腦班迫害。黃浦區法輪功學員周茂、施亞娟、施美君二月四日上午被綁架,非法拘留一個月後被劫持到上海市洗腦班迫害。

上海市洗腦班對外謊稱「法制教育學校」,打著法制的幌子,實則卻是犯罪的機構,是一個暴力的黑監獄,十幾年來不斷綁架、關押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二年下半年,由青浦區外青松公路7968號,搬到了奉賢浦星公路9900號二號樓,此處是上海市公安局機關會務培訓休養基地,洗腦班對外掛牌「751公安活動中心」,更加隱蔽起來,所謂的「校長」就是前上海勞教所所長蔣琦瓊。

洗腦班裏面坐班的人員不多,有些是被聘請的,有些是長期聘用的,有的是在社會上招聘的、有的是公安系統或司法系統轉過來的、有的是從公安系統或司法系統家屬中招聘的。當有法輪功學員被綁架進去,洗腦班才安排人員 (也就是所謂的老師)「上班」,兩個人輪班對法輪功學員強制洗腦,一個房間有三張床,中間是法輪功學員,靠裏是街道或居委的三陪(陪吃、陪睡、陪洗腦),靠門是洗腦班的人員。

法輪功學員被劫持進洗腦班以後,先與你聊天,了解你的思想、觀念,讓你填一張表格, 填了就承認是洗腦班的學員了,然後是洗腦開始,給你所謂的法制學習與法律學習,灌輸你要遵守法律法規,然後讓你學習民政法、告訴你甚麼是非法組織、 告訴你公安六條。只要你知道遵守法律法規是做公民所必須的,就有專洗腦的給你灌輸邪說了,他們是能轉化一個算一個。

在洗腦班,法輪功學員互相之間不能見面,不能出門,房間裏的窗也不能打開,玻璃上貼著窗紙,出氣口就只有二十公分寬與窗一樣高的窄的、用窗紗遮著的,外面看不見。每次洗腦過後說是要做「作業」,先是簡單的提問,讓你寫人生經過,隨你寫甚麼,他們不表態,但是希望你要多寫些,其實是要找你的弱點,好針對著洗腦。在所謂的學習法律的過程中,不斷的有所謂的老師(不是指定的洗腦人員)像車輪戰似的,找你談話,攪渾你大腦的法律知識,參插著攻擊大法的言論,觀察法輪功學員的反應,假如法輪功學員每次答話都答話很堅定,無論誰找談話都是思維清晰,堅定的維護大法,維護大法師父,那他們就會重點在法律問題上攻你,只要你有一點糊塗,你認可了法律,你就認可了對你的迫害,那時他們就會步步緊逼(表面還是和氣的),他們就會按照它們的計劃對你洗腦。

蔣綺瓊,女,住上海市嘉定區江橋鎮, 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七年任上海市女勞教所五大隊(「迫害法輪功的專管大隊」)副大隊長。由於迫害法輪功學員 賣力,二零零七年六月任上海市「610」,「上海反×教協會」成員,二零零八年任上海市「610」法制教育中心主任、上海市洗腦班校長。蔣綺瓊參與製作洗腦影片,近年來成立專門迫害法輪功的「小蔣工作室」,近日仍流竄各區及外地講談、騷擾。蔣綺瓊用種種卑鄙、狡辯、歪理邪悟的一套胡言亂語,強制性 逼迫學員洗腦,放棄信仰; 前幾年又辦了甚麼心理諮詢「心理測試」等新花招來矇蔽、欺騙。

洗腦班由市610直接操縱,蔣綺瓊任洗腦班校長後,繼續沿用之前一套邪惡的歪理邪說來迷惑法輪功學員,幾乎所有被關入洗腦班的法輪功學員所受到的各種迫害、手法都由蔣綺瓊親自參與制定。通過將謊言重複千遍萬遍,並通過恐嚇、威脅和全封閉式環境使人長期處於極大的精神壓力下,力圖使法輪功學員思維混亂,從而進行潛移默化的洗腦。法輪功學員整日都在批判、威脅中度日,在那種環境下,人沒有任何的人格和尊嚴,被迫在自由和信仰間作出自己的痛苦選擇。他們迫害了法輪功學員卻要法輪功學員感謝他們,他們劫持你,非法關押了你,卻聲稱是在幫助你,他們會舉一些事例。他們會說沒有你家人的同意,你是不會被送到法制學校來的。其實法輪功學員的家屬也是在威逼利誘下無可奈何同意的,因為他們會說原本要判幾年的,現在只要你們簽字同意去法制學校,就不用被判刑。家屬們長期在邪黨文化統治下,會感激他們沒有下狠手。有一些法輪功學員也會由此感激他們。

上海法制學校不隸屬教育系統、也不屬司法系統,雖打著法制的幌子,實則卻是非法的機構,擁有不需要任何法律文件即可拘禁任何人的權力,裏面的工作人員沒有執法者的身份卻有著超出執法者的權力,在光天化日之下借助「法制教育」的名義堂而皇之的劫持、關押、延期、洗腦、轉化當地法輪功學員及其在勞教所、監獄被非法關押期滿、仍未轉化的法輪功學員。

洗腦班頭目蔣綺瓊13918092785 18901896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