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母親遭冤獄 六歲女兒不識媽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六月十七日】(明慧網通訊員上海報導)法輪功學員張懿女士被誣判四年半,目前被非法關押在上海少管所。張懿女兒生病,小孩吵著要見媽媽。家人反覆交涉,才好不容易得到了會見權利,於六月十四日見到了張懿。哪知張懿六歲的女兒竟然已經認不出媽媽了,說眼前這個不是媽媽,都不肯叫她。

張懿的家人看到張懿瘦了有三十多斤,看到原本漂亮健康的張懿被折磨得消瘦憔悴,說話都有氣無力的,張懿父母心痛萬分,泣不成聲。張懿早年離異,前夫對孩子沒有盡過一天撫養義務,女兒如今沒有父母照看,在幼兒園還要遭受老師的歧視,精神受到極大創傷,經常半夜裏從睡夢中哭叫著「媽媽」驚醒。

二零一三年四月至五月,張懿被關監房整一個月,不讓洗澡、不讓休息。獄警安排的包夾犯人唐正會、邱映雪對她又抓頭髮又打臉,張懿臉上眼睛上被打出瘀傷。惡警張嵐(主管隊長)、徐春豔(監區長)、吳麗花(指導員)授意包夾犯折磨她,說只要不出人命就行。張懿被強制坐小板凳、罰站、不讓睡覺等。

今年三十五歲的張懿,是二零零七年一月開始修煉法輪功的新學員。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日,張懿在楊浦區的路上跟人講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散發真相光盤和傳單時,被楊浦派出所綁架,並被非法勞教一年,在青浦的上海女子勞教所遭受迫害。那時她的女兒才剛滿一歲。當時楊浦派出所非法抄家,搶走的打印機、電腦等私人物品至今都未歸還。

二零一零年二月,張懿被綁架、非法關押過一整天,沒有任何理由,沒有任何法律程序,當時幾個男警察在眾目睽睽之下,將只穿著睡衣、拖鞋的她強行抬著拖出去,當時小區裏的居民都是見證人。參與迫害的人有子長居委會顧書記、街道「六一零」徐德芳、片警王惠中等人,並且惡人還揚言為了跟蹤張懿,花費了兩萬元。

二零一二年二月一日傍晚,家住上海普陀區甘泉路的張懿下班回家,剛到家門口,就被等候在黑色轎車裏的長寧區惡警野蠻綁架。鄰居只聽到樓下有呼喊「救 命」的聲音,還沒反應過來是甚麼事情,接著就來了二十多名聲稱是長寧警察的人上門要抄家,都是便衣、只有一個是身著警服的片警,沒有任何合法的手續,就吵嚷著威逼住在隔壁的張懿家人開門要抄家,家人以女兒不在場不同意。

僵持之下,惡人竟拿來了大力鉗威脅要撬門。此時大家才知道剛才樓下淒厲的呼喊「救命」的原來是張懿,眾多圍觀的人們真正見識到了中共邪黨的警匪真面目。

接著是如同土匪洗劫一樣的抄家:電腦、手機、現鈔……,搶走張懿家的私人財物裝得滿滿的幾大包。惡人還得意洋洋地揚言這次是「立功」了。並且惡人還以東西太多來不及登記為藉口,脅迫張懿的家人在空白的抄家清單上簽字。

長寧國保的惡人為了獲取迫害張懿的所謂「證據」,還去幼兒園找張懿的女兒,妄圖威脅誘騙孩童來構陷張懿,可謂無所不用其極。 幼兒園的園長看到這個陣勢非常害怕,逼迫張懿的父母要將孩子轉學。

張懿被綁架的第二天,朋友胡鐘天去看望她,沒想到張懿前一天已經被長寧國保綁架,當胡鐘天離開張家時,被去張懿家的長寧區國保警察綁架,警察上來就要搶奪胡的包,遭胡抵制,警察竟將胡按倒在地,死命地掐胡的手,致使胡鐘天的手鮮血淋漓。施暴便衣隨後叫來警車,將胡鐘天銬走。

事後,張懿的家人因為對公安的野蠻違法行為不滿,就去上海市公安局投訴:關於長寧區國保警察不拿手續妄圖撬門、以及把上門做客的女兒同伴野蠻綁架的事情。市公安局推給長寧檢察院處理此事,張懿父親只能再去長寧檢察院,到了檢察院,負責接待的女人態度非常蠻橫,對老人說:「只看結果,最後沒有撬門,就不要說 了。」普陀分局姓姚的國保還為網上登載文章的事情,找張懿的父親刺探。

為維護女兒的合法權利,張懿的父母聘請了北京正義律師,律師見當事人 是法定的權利,任何人都無權剝奪的。可是律師要求見人卻屢遭長寧國保阻撓。迫害張懿為首者是長寧區國保的魏理光、王玨、李小鈞、楊國金,說張懿的案子已經提交檢察院了。律師正式介入後足足等了三個星期,往返北京兩次,經過一次次的據理力爭才總算見到了張懿。

得知十一月二日至八日,張懿被長寧看守所惡警上銬達一週,並且十一月七日到八日看守所兩名女惡警顧思義與陶雯雯還伙同一名男警,和兩個惡犯人一起,五個人一起動手,把張懿捆綁在床上長達三十一小時。張懿的父親想找長寧看守所所長投訴女兒受到的虐待,可是所謂的駐所檢察官卻搪塞推諉。

張懿與其好友胡鐘天女士被非法關押十個月之後,長寧區法院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四日非法開庭,家人幾乎不敢認張懿了,經過十個多月的精神摧殘與肉體折磨,張懿看上去體重瘦了不下十斤,臉色蒼白、面頰消瘦、面容疲倦。在庭上,張懿、胡鐘天不斷的在陳述事實真相,並且她們也對在座的各位:審判長楊惠新、審判員周偉敏、陪審員戴玉清、公訴人朱麗群、代理檢察員劉曉、書記員朱蔡英等,講明真相、勸善,苦口婆心地奉勸他們不要再迫害大法弟子。兩位正義律師為張懿、胡鐘天作了無罪辯護,闡述修煉法輪功合法,不能根據中央領導人的意志作為執行法律的依據,審判長楊惠新頻頻打斷,說是「與本案無關」,只要是他無言以對或無法自圓其說的問題,他一概以「與本案無關」來搪塞。

長寧區法院不顧事實真相,顛倒黑白的誣判張懿四年半、胡鐘天三年半。從二零一三年四月八日被送往上海少管所後,就不讓家人會見。張懿家人經過反覆交涉,才好不容易得到了原本法律規定應該有的會見權利,於六月十四日見到了張懿,而且接見前家人還被威脅不能說這個、不能說那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