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聽師尊講法 明悟救人緊迫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七日】(明慧記者站紐約採訪報導)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五日,近萬名來自五十三個國家的法輪大法學員在紐約巴克萊中心(Barclays Center)體育館,舉行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十三位法輪功學員在會上分享了他們在救人的過程中的修煉體會。法輪大法創始人李洪志先生蒞臨會場,講法與答疑兩個多小時。

圖1:法會現場
圖1:法會現場

這次是歷年來在紐約舉辦的、與會人數最多、最盛大的法會。法會結束後,來自各國的大法學員感受到自己的正念更足,更清楚認識到自己救人的責任重大。

德國學員:自己醒悟過來非常重要

來自德國的Eva-Marie 表示,今年法會的交流,談到很多修煉中如何提高心性的例子,心性提高了,身邊的人、事、物就都跟著改變,「這些例子讓我充滿希望,給我帶來啟示,告訴我救度眾生的關鍵是甚麼。」

Eva-Marie並談到:從師父的講法中她悟到,弟子自己醒悟過來是多麼的重要。 「大法弟子沒有任何理由不去完成我們的使命,沒有理由不做好。那麼多生命在等待著我們。」

「法會讓人震撼,讓我感到非常緊迫。從這裏走出去,我覺得全身充滿了力量和希望。」她感到開完法會後,自己的腦子是從未有過的清醒。她說:「我覺得現在我正念更足了,我能更清醒的看到,哪些是舊勢力安排的,並否定這個安排。最重要的是向內找,還有對師父的信。現在,我心裏的慈悲更多了。(我悟到)如果心裏有法,不斷證實法,那麼師父就時時在我身邊。我還明白了,如果按照大法修,那麼很多事情不要想太多,就是去做,因為師父安排了一切。」

她還談到了自己在來開法會前後的心態變化:「在開法會的前一天,我還有很多怕心,例如怕學員之間的矛盾,怕這些矛盾會使自己受到傷害。這種怕心都變成自然了,無法察覺,自己也知道要向內找,但只停留在表面上。現在,我對自己說:這種怕心,這種慌亂,都不屬於我。我和有些學員以前有些不愉快,現在見面都互相坦誠的笑臉相見。不管是多麼的艱難,也要相信法。有些事情總是有反覆,多年來不斷出現,現在我有種感覺,這種東西已經從根上消除了。我感受不到任何情,我只是感受到了寧靜和法的力量,還有師父對弟子的信任。」

她最後感恩地說:「這可能就是我為甚麼今天一整天這麼清醒的原因。師父也把一些不好的東西幫我拿下去了。現在,我真的能對和我有矛盾的同修說聲‘謝謝’了。」

英國學員:聆聽師父講法 自己心胸變廣了

圖2:來自倫敦的澤克(Zek)說,這次聽師父講法,感到自己心胸變寬廣了。
圖2:來自倫敦的澤克(Zek)說,這次聽師父講法,感到自己心胸變寬廣了。

澤克(Zek)是住在倫敦的捷克籍學員,修煉十八年了,幾乎每年都來紐約參加法會。他表示這次是讓他最受益的法會,所有的同修交流都讓他深受鼓舞。他說:「我在聽法會時不斷的在想,‘還有甚麼師父沒給我們?師父給了我一切。’」

他說:「師父告訴我們,還有機會救度更多眾生,還有機會提高修煉,從而去實現我們的使命、兌現我們的誓約。」他意識到已經錯失了很多救度眾生的機會,「但我不想陷於後悔,我應該趕快爬起來向前走,我們有師父的慈悲呵護。」

澤克原來對有黨文化的學員很生氣,這次聽師父講法,感到自己心胸變寬廣了,他說:「我現在對被黨文化毒害的人感到悲傷,為他們感到可惜和難過,我希望自己不再和有黨文化的人生氣了,我下決心善待他們。師父說他們一定能從黨文化中走出來,我相信師父。」

澤克(Zek)還表示對自己的責任感更清楚了,決心不辜負師父的慈悲安排,他說:「師父根據我們每個學員各自的情況安排了各自能夠修煉圓滿兌現誓約的路,我一定會珍惜。」

拉脫維亞學員:站在救度眾生的基點上認識自己的責任

圖3:來自拉脫維亞勞瑞斯(Lauris)說,聽完師父的講法,「我特別感到緊迫」。
圖3:來自拉脫維亞勞瑞斯(Lauris)說,聽完師父的講法,「我特別感到緊迫」。

勞瑞斯(Lauris)來自拉脫維亞,二零零九年開始修煉,今年是他第二次參加紐約法會,他說:聽完師父的講法,「我特別感到緊迫,師父告訴我們生命的意義,不只是大法弟子,世上的每一個生命都是為法而來,和大法簽約的,這讓我很受震撼。」

他接著說:「我們每個大法弟子都要對自己的修煉負責,而責任感應該基於對法的認識、站在救度眾生的基點上去認識和主動承擔自己的責任,走好自己的修煉道路。我們不能在人的觀念裏考慮大法弟子的歷史使命。」

他最後說:「時間不等人,我們要緊跟正法進程,去圓容大法所要的,真正的助師正法。」

英國華人學員:要在實修和多救眾生上做得更好

來自英國的吳女士,修煉大法十多年了,這次是第七次參加紐約法會。法會結束後,她說,聽師父講法時,內心很受觸動,眼裏含著淚花,更感受到作為大法弟子「實修自己」和「更多救度眾生」的重要性,決心要做得更好。

她並說,聽同修的交流自己很受啟發:在救人的路上,無論遇到甚麼難處,都要堅持下去,必須努力修好自己,放棄人心;否則舊勢力會找空子把學員往下拉。而當同修之間有衝突時,要在法上交流;同時「要向內找,找到了還要修,而且要堅持,執著要一層層地去,一個個地去」。

澳洲學員:找回掉隊的學員

圖4:露西(Lucy Zhao)博士感慨的表示:師尊講法讓我很震撼。明白我們救人的責任重大,作為協調人的責任也是重大。
圖4:露西(Lucy Zhao)博士感慨的表示:師尊講法讓我很震撼。明白我們救人的責任重大,作為協調人的責任也是重大。

來自澳洲悉尼的露西(Lucy Zhao)博士是當地佛學會的協調人,法會結束後,她感慨地表示:今天聆聽師尊講法,很受震撼。

「我更明白我們救人的責任重大,作為協調人的責任也是很重大的。」她說:「師尊讓我們把那些掉隊的學員找回來,要喚醒他們,讓他們別落下。師父還告訴我們,沒有做好救人的事情是天大的犯罪。而我們是眾生的希望、是師父的希望。師父把救度眾生的希望都寄託在我們身上,那我們沒有做好,這個責任太重大了,是一個生命承擔不起的。今天感覺師父很擔心、很著急,因為剩下的時間不多了,而我們大法弟子沒救到該救的人。」

露西並說,同修的交流給予她啟發,特別是法會中那位做協調的學員的發言,「使我更明確協調人的責任重大,一定要做好,不要讓師父操心。要帶給師父更多好消息。」

圖5:澳洲法輪功學員安(Ann Zhong)表示聽完師尊講法,感覺很沉重。
圖5:澳洲法輪功學員安(Ann Zhong)表示聽完師尊講法,感覺很沉重。

澳洲法輪功學員安(Ann Zhong)表示,聆聽師尊講法,感覺很沉重。她體悟到:作為大法弟子來講完不成自己的誓約,其實是一種極大的犯罪,同時自己修煉路上也沒有辦法走到了盡頭。所以作為一個生命來講,師父說我們是眾生得救的希望,也是師父的希望。我自己理解這希望包涵著很深厚的涵義。

她明白了:「作為一個修煉人,如何去兌現自己的使命,能夠在修煉中,實實在在的實修自己,修的無一漏,這是我應該面對的最急迫和最嚴肅的課題。」

安還談到:「今天有一位同修的發言特別表現在她修煉過程中實實在在的知道甚麼是向內找。如果一個修煉人在修煉過程中還不能明白向內找的話,不能靜心學法,領悟法理,把面對的事情都當作修煉的話,我感覺是對修煉的一種很膚淺的理解,達不到圓滿和昇華。這也是我今後要更加努力的方向。」

以色列學員:聆聽師父講法 感覺被推著走

來自以色列的塔姆茨(Tamuz)說:「師父的講話讓我看到自己很多執著。我覺得被推著往前走,我從內心裏想更加精進,更加努力。我想,我感受到了這種能量。」

他接著說:「從學員交流稿中我學到了很多。比如那個在新唐人電視台工作的台灣同修,她如何對待批評,當她被派去做不同的事情的時候,她是如何放下自己的觀念去配合的。另外一個有關新唐人工作的發言稿說道,這個學員覺得自己比她的上級更有編輯寫作經驗,她知道的更多,所以產生出了嫉妒心和爭鬥心。在我的修煉中,這些問題也都存在。」

現在他更明白了:「從一個大法弟子的角度看問題,誰對誰錯不重要,重要的是修煉。另外,師父在《洪吟二》〈師徒恩〉中寫道:‘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現在,我對這兩句話有了更大的信心。我會這樣去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