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會後學員談體會:救人緊迫 責任重大(圖)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七日】(明慧記者德祥美國紐約報導)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五日,紐約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在紐約市布碌倫區的巴克萊中心(Barclays Center)體育館隆重召開,近萬名來自世界各地的法輪功學員前來參加。李洪志師父親臨會場講法。

圖1:李洪志師父為眾弟子講法兩個半小時。
圖1:李洪志師父為眾弟子講法兩個半小時。

法會結束後,與會的法輪功學員非常激動,除了感受到師父宏大的慈悲之外,還感受到修煉的嚴肅,救人時間的緊迫,並體會到師父的焦急,更加明確大法弟子的責任重大。來自德國的楊女士和謝女士就是其中的兩位,她們倆你一言我一語地談了她們參加法會的體悟。

師父為我們、為眾生著急

圖:來自德國的楊女士(左)和謝女士(右)
圖2:來自德國的楊女士(左)和謝女士(右)

楊女士已經修煉超過十八年,幾乎每年都來美國參加法會。她說:這次聆聽師父講法感覺到「師父對我們棒喝了,師父著急呀,那麼多人不能得救,師父也說世上所有的人,每一個常人都跟師父簽過約。這是大法弟子的責任哪,不去做、不去救不行,還讓我們把那些老同修、離隊的和掉隊的再找回來。」

「這些事情其實以前也都知道,師父在其他講法裏也都講過,但是自己也不重視。」她還說。

時刻以修煉人的角度思考

二零零一年開始修煉的謝女士說,聆聽師父的講法,對自己最觸動的是,「師父說到一點,一到具體做事的時候,人心馬上就上來,這就給我一個警醒,在做甚麼事情時,是以一個修煉人的角度去想,還是以自己的觀念、經驗或感受去思考,後者就會變成一個常人,那就不行了。」

楊女士也表示:「每天學好法、煉好功、發好正念,對於修煉人來講是最基本的,再去講真相,沒有那個基礎真是不行,自己有時也能感覺到,有時不在那個狀態上,硬去做也不行。」

對於楊女士來說印象特別深的是,「師父又強調黨文化的問題。有些大陸法輪功學員的舉止不要說是西方學員,連我們都看不下去,那種行為方式真的是不行。」

「這點現在也讓我更加明瞭了。」謝女士表示,她從幾年前開始主持一個文化協會的項目,「幾年前我就知道,可以通過傳統文化來救人,但是怎麼樣讓它發揮作用,在法上理解的不深。師父這裏就說的很明朗,中共就是通過破壞傳統文化不讓人得法。師父以前提到過兩個地球和兩億年,今天我才明白,兩億年就是為了現在今天,我說,天哪,兩億年的鋪墊被中共幾十年就毀到這個程度。」

另外謝女士也提到法輪功學員跟家人講真相的問題,「而且我現在特別有體會,跟家裏人講真相時,像(發言中)有位學員提到的,而且師父也講過的,你講出的話,不是跟常人講道理,那是不行的,得真的是要修煉,有法的力量在那兒,在修煉上提高了,你才能救了他。不是說把他說服了,說服了只是人的辦法。」

「我們帶了九歲跟十二歲的兩個孩子,很奇怪座位不連在一起,離的老遠,開始我還很擔心她們是否能坐得住,我看她們到最後才出去。師父有句話說坐在這兒的就是有緣的,沒有緣就進不來。也是提醒我,在家裏我是媽媽,真的有沒有把她們當成小大法弟子,她們也要救人的,怎麼樣去救人,這也是我的一個責任,要帶好她們。別看她們現在是小孩子,其實他們也是有很大責任的。」

大法弟子肩負救人的責任重大

圖3:來自加拿大的法輪功學員毛鳳英女士表示,聽師父的講法,最觸動自己的是,當得知:修不好自己罪極大,因為會毀掉無量眾生。
圖3:來自加拿大的法輪功學員毛鳳英女士表示,聽師父的講法,最觸動自己的是:不完成使命罪極大,因為會毀掉無量眾生。

來自加拿大的法輪功學員毛鳳英女士表示聽了師父講法後,讓自己更加明白了作為一位大法弟子的重大責任。因為救人的時間非常緊,大法弟子肩負救人的責任非常重大。不但要修好自己,還要救無量無計的眾生。而且當聽到大法弟子不去救人,不去完成使命罪極大,因為會毀掉無量的眾生時,讓我非常觸動,認識到擺在面前的任務很艱鉅,必須要抓緊時間修好自己,才能救了人。

她說:師父一再給我們延長時間,我們就盡力做好,走過的路雖然有很多遺憾,在最後的路上抓緊一切時間,就算跑也來不及也要繼續跑。師父的慈悲無法用語言來表達,師父為我們和眾生承擔了一切,我們沒有理由不做好。所以相信今天能聽到師父講法每一個學員都明白自己到人世間來的目地。

一九九六年得法修煉的毛女士說:「修煉前自己儘管是國內大醫院的醫務人員,在醫療的科學領域,好藥好醫院都用完了,最後給我判了死刑:肝硬化和腎功能衰竭活不到一年了。修煉法輪大法後,準確的說一個星期,折磨我十八年的病痊癒了。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我跟隨師父走到今天,最後的路不走好行嗎?!所以我要爭分奪秒的抓緊時間給世人講真相,被中共謊言欺騙的很多世人都還在迷中,把很多人被推到了危險的邊緣,所以我要盡我所能去給他們講清真相。我們有很多可以直接救人的渠道:電話組,網路組,景點真相組,希望更多的同修都能參與。

要對得起大法弟子的稱號就要抓緊救人

圖4:來自加拿大的沈瑩和查俊青母女倆都表示,唯有做好師父要做的,才能對得起自己,對得起師父。
圖4:來自加拿大的沈瑩和查俊青母女倆都表示,唯有做好師父要做的,才能對得起自己,對得起師父。

來自加拿大的沈瑩和查俊青母女倆都是一九九四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她們表示聽完師父講法,都感覺到時間的緊迫。要對得起大法弟子的稱號,就要抓緊救人。

母親沈瑩說:「不只是表面的做事,而是要發自內心的真正救人,師父今天的講法一直都是在強調我們一定要修好自己,才能救得了人。今天的這個主題太明瞭了──你是大法弟子就是要救人。」

女兒查俊青說:「我進會場的時候還感覺有很多疑問想問師父,師父講完法後(現場我也沒問問題),我感覺師父甚麼都給我講白了,真的覺得是天機盡洩。我的心境好像一下就明瞭了,沒甚麼好想的了,就按師父的要求去做:修好自己,救更多人。」

修煉前,這母女倆都是百病纏身,母親沈瑩說:「甚麼病‘時髦’我們就有甚麼病,我有心臟遺傳病、類風濕、關節炎、偏頭痛、頸椎痛……」

女兒查俊青:「我二歲得肝炎,後來變成慢性,五歲得腎炎,也變成慢性。從小吃藥長大。修煉後,母女倆無病一身輕。感恩之情無法報答,唯有做好師父要做的,才能對得起自己,對得起師父。」

要救人就要很用心

提起是否有以前做的不足的、將來要如何改進的地方,「那太多了。」楊女士感慨道:「師父說負責人要把整個地區大家都協調起來。我就想我也是這樣,很簡單的一些事情如信息日的活動,我就看著事情不大,我就做了,養成了習慣,腦子裏沒有那個意識,把大家協調起來。有的時候真的要面對協調我就嫌麻煩,就想這倆人怎麼回事兒,就這點事兒,誰也放不下自己,我也就不協調了。但是現在就不行了,師父講法了,這就是責任,要想救人,必須要協調起來。」

謝女士接著說:「而且師父已經把那條路告訴我們了,不是說協調人你有這個能力,他就看你的心。你有沒有要帶同修往修煉上走、去救人的心,你有這個心,神就給你智慧,說的很白了,不用擔心沒有這個能力。我就在心頭放下一塊大石頭似的,比如交響樂團找人、鋼琴大賽呀,對我來講真是一頭霧水,其實就是要把有這種能力的人找出來,我就是要把這個事情告訴大家,把這件事在法上怎麼認識的跟大家溝通,有這顆心神就會幫我,都不用擔心自己沒有這個能力,這讓我鬆了一口氣,我說好我還能做,師父。」

「要救人真的是要很用心,真的得把這個人救了,得有這個念。」楊女士也很感慨:「不是說要貪多,有的時候信息日的活動,人流量比較大,或是路上隨便碰到人,時間比較倉促,或自己不在狀態上的時候,就對自己要求也不那麼嚴格,這都不行。你看今天師父講到韓國的事還舉了幾個例子,人一旦做了那樣的決定,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將面對著甚麼。但對我們來講,其實我們是有這個責任的。」

最後謝女士說:「今天上午發言的都是北美的學員,師父臨走的時候表示,他希望每次法會結束之後可以聽到我們的做得更好的消息。我就有這麼一念,哎,明年應該多聽點歐洲的好消息才對,這不一定是我要說甚麼,而是我有責任要去推動這個事,我能夠明白到底是為甚麼歐洲這邊要加把勁兒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