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客房部班長:善待大法好事多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七日】我於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功。自修煉以來,我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遇事替別人著想,使我不但自身受益,就連我身邊的同事小麗,也受益匪淺。

小麗和我在東北某地一賓館工作,她是客房部班長,我在前台收款。通過我講真相以及看到我的為人處世,小麗從不了解法輪功到了解,再到認同、支持法輪功,為法輪功說公道話。因此,她好事不斷,福報連連。

我們是服務行業,每天面對南來北往的客人,無論領導讓我幹甚麼工作我都任勞任怨。出於對我的信任,每屆領導都讓我收款。當時,有些客人住宿不用開收據。如果不開收據,那筆錢在賬面上就顯不出來,那錢就可以歸為己有。因為我修煉了法輪功,我知道那樣做是不道德的,我沒有那樣做。是凡遇上這樣的顧客,我依然把收據照常開好,然後把客人不要的收據聯撕掉。

法輪大法遭到迫害後,我想用我的行動證實法輪大法是正法,讓周圍的人看看大法弟子都是甚麼樣的人。我就開始把客人不要的收據都攢起來,僅一個半月的時間,我就攢了五千五百多元。這對工薪階層的人來說,可是個不小的數目。這些同事小麗都看在眼裏。小麗經常對我說:「以後我下崗做買賣,我就和你做,你就給我管錢,我姐妹我都信不著,我就信著你了。你們煉法輪功的,人品太好了。」小麗和我接觸時間長了,她也在逐漸地發生著變化。

一次小麗上街,在地攤那買了一雙襪子,當時她把找回來的零錢揣在兜裏就回家了。到家一看,發現多找給她五元錢。她想擺地攤的人多不容易呀,一雙襪子才賺幾個錢,多找給我五元錢,她這一天就白幹了。於是小麗就趕緊返回去,可是那個人卻不在,她一連去了三趟,才碰到那個人。那個人聽說小麗為五元錢找了她三趟,就說:「你是煉法輪功的吧?」小麗說:「我不是,可我身邊有個煉法輪功的,她告訴我遇事要替別人著想。」

一九九九年七月,法輪大法遭迫害。我決定上北京為大法鳴冤。當時北京的環境恐怖極了,警察便衣到處都是,信訪辦根本不接待上訪人員,只要是上訪的都被抓走,然後非法拘留,我也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小麗知道後非常難過。當我從拘留所回來後,她抱著我哭著說:「你咋那麼傻,國家都已經決定不讓煉了,你還上北京上訪,那不是拿雞蛋碰石頭嗎?」我說:「因為我是學法輪功的,我才知道法輪功是被冤枉的,法輪功不像他們說的那樣,你也知道我以前身體很不好,煉法輪功以後甚麼病都沒了。再說我在單位是啥樣人,你也知道。就拿你來說吧,咱倆是好朋友,我困難時你幫助過我,現在你有難了,我在一邊袖手旁觀,那我是甚麼人呢?你還能認我這個朋友嗎?」她說:「倒也是那麼回事,但你這代價也太大啦。」從此以後,我經常給小麗講法輪功真相,講法輪功教人按真、善、忍做人的道理,她逐漸的了解了法輪功,也很認同法輪功講的做人道理,並多次在暗中幫助我。

那時喉舌媒體對法輪功造謠的謊言鋪天蓋地,為了向世人講清法輪功被誣陷的事實真相,我們就向人們發放真相資料。那時我們地區的資料都是大法弟子冒著危險從外地運來的。每次資料送到我這,小麗都裝作沒看見,並默許我抽時間把資料送出去。一次,同修把資料送來後,我正在想怎麼把資料送出去,這時小麗急忙走到我跟前,小聲說:「這幾天有人監視你,你目標太大,你別動,你告訴我把資料送給誰,我幫你送出去。」我就告訴小麗把資料送到一個她認識的大法弟子那裏。那時我深為小麗的善舉所感動,我噙著淚在心裏說:小麗,你的善行一定會給你帶來福報的。不久,沒有任何人際關係的小麗被提升為客房部副經理。

還有一次,政法委的人打電話要我們單位配合他們,把我弄到洗腦班去。小麗問:「為啥送到洗腦班?」政法委的人說:「她煉法輪功。」小麗說:「她在單位不煉,在家煉我們管不著。」政法委的人又說:「如果不把她送到洗腦班,單位必須交五千元錢押金。」我們單位也沒理睬。過了幾天。政法委的人到我們單位大吃了一頓,吃完打個白條就走人。我們單位清賬時,由小麗帶人到政法委去要錢。政法委的人說:「我們不欠你們錢,你們還欠我們錢呢。」小麗問:「我們欠你們啥錢?」政法委的人說:「你們單位誰誰誰煉法輪功,欠我們押金錢還沒給呢。」小麗說:「她煉法輪功是個人行為,和我們單位沒關係。」政法委的人說:「她歸你們單位管。」小麗說:「我們單位歸政府管,你找政府要去。」就這樣,小麗在她的職權內,用她的良知,既保護了她身邊的大法弟子,又抵制了不法人員借迫害法輪功對單位的敲詐勒索。

天安門自焚偽案出台後,小麗一度信以為真,對自焚的人很不理解。我對她說:「天安門自焚是假的,是編導出來的。」她聽了很氣憤地說:「不可能,電視台怎能造假?」我就給她說了幾個疑點:1、劉思影氣管割開能唱歌;2、燒傷病人不隔離;3、記者怎麼趕到的那麼及時;4、天安門前的攝象頭是固定的,可那個攝像鏡頭卻是移動的,並且是跟蹤拍攝的;5、警察巡邏怎麼能帶那麼多的滅火器,這不是事先準備好的是甚麼?小麗聽後沉默了好久,然後說:「太可怕了,一個代表政府的中央電視台能這麼幹,太可怕了。」我說:「因為你太善良了,有些人就是利用百姓的善良欺騙著善良的百姓。他們就是用這種卑鄙的手段給法輪功造謠,誣陷法輪功的。你說用這種方法能讓人心服嗎?我又不傻,假如法輪功真象他們說的那樣,不用他們說,我自己就不煉了。」從此,小麗更加認同法輪大法,並在公開場合多次為法輪功說公道話。

我們單位是縣政府賓館。二零零四年,單位改革,職工一律下崗。小麗在和接管單位清點物品時,有很多縣領導在場,她指著一摞臉盆對接管單位負責人說:「看,這唯一剩下的一摞臉盆,是我們單位煉法輪功的誰誰誰的,別人都拿家去了,只有她的留在那裏。」在場的人都不做聲。小麗不但從心裏明白了法輪功是甚麼,還能處處維護法輪功,從而使她以及家庭,得到了更多的福報。

一次,小麗在用熱水瓶倒水時,不料熱水瓶突然爆炸,一暖瓶滾燙的開水全部燙在她的腳上。當時她急忙脫下襪子,一看皮都粘在襪子上了,被襪子帶下來了。可到了中午,小麗的腳卻完好如初了,一點沒有燙過的樣子。小麗高興地連連說:「太神奇了!太神奇了!」

一次,小麗家的居民樓裏一連好幾家都被盜,只有她家的沒被盜。她上班後第一時間就告訴我這件事情,並說,自從和我在一起,啥事都順利。

小麗和她丈夫是工薪家庭,有一個可愛的兒子。為了培養孩子,她讓兒子從小就學畫畫。畫畫可是個費錢的事,要買畫筆、畫紙,還要交高額的學費。小麗為了培養孩子,省吃儉用,給孩子攢錢學畫畫。為這事她丈夫經常跟她吵架,說她不知天高地厚,也不看看自己啥家庭。但小麗為了孩子,還是忍氣吞聲地堅持著。為了讓孩子學畫畫,小麗有時還背著丈夫借錢。幾年下來,家裏不但一點積蓄也沒有,還有外債。

可是孩子很爭氣,高考時以優異的成績考上了美術學院。一家人都挺高興。可高興之餘又為學費犯了愁,小麗想,就是借錢也要讓孩子把學業完成。就這樣小麗東挪西借,給孩子交上第一學期的學費。入學沒幾天,好消息傳來,因小麗的兒子成績優秀,人品又好,被學校聘為可以賺工資的小老師,就是上學期間有工資了,這樣她兒子不僅為自己解決了上學期間的一切費用,還能節省下一些錢填補家裏。小麗高興地對我說:「自從我相信法輪大法,盡是好事,好像啥事都有人幫助。」我說:「這是你相信大法、善待大法,天賜你的洪福。」小麗說:「可見你告訴我的──善待大法一念,天賜幸福平安,這句話一點不差。」

我們單位改制後,所有職工都下了崗,可小麗在原單位職工只返聘二人的情況下,被新的接管單位返聘回去了。真是好事連連。小麗發自心底對我說:「我這是沾了你的光,沾了法輪功的光了。」我說:「這是因為你善良,是你自己選擇了善待大法。不管是誰善待大法,都會得到福報的。」

小麗的好事還有很多很多,願更多的父老鄉親也能像小麗一樣善待大法,福報連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