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六一零」人員的懺悔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五月八日】往事不堪回首!我曾經就是臭名昭著的 「六一零」人員,一九九九年以後在大陸某城市「六一零」辦公室做過辦事員,當時主要的工作任務就是夥同警察迫害法輪功學員。

我是個受黨文化洗腦很深的人,遇事很少用自己的大腦思考問題,黨叫幹啥就幹啥,服從組織分配不打折扣。剛開始被分配到「六一零」辦公室時,不知道為甚麼叫「六一零」,不知道「六一零」是非法組織,受邪黨蠱惑、矇蔽,把法輪功看作「邪教」,工作賣力,積極參與了對法輪功的所謂「教育轉化」,其實就是強制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那時,不明真相的我還覺的挺光榮呢,以為自己工作有業績。後來才知道,當年的所謂的工作業績就是自己犯下的錯誤,不,不,不是錯誤,而是罪過,它銘刻在心,將成為我終身的遺憾。

隨著時間的流逝,我參與迫害的法輪功學員的姓名已經忘記,但當時情景卻歷歷在目。

一九九九年七月以後,我所在「六一零」組織對轄區內的所有法輪功學員進行監控,一位老年法輪功學員為了避免騷擾,繼續修煉,就拋棄了優裕的城市生活,離家出走了。為了完成轉化指標,我們一直追查她到了一個偏僻的小山村。幾經周折,在一間茅草房我們找到了她,她告訴我們,過去她體弱多病,就是因為煉功,身體才變得健康。但我們恐嚇她,威脅她,讓她把法輪功書交出來,不許她修煉。由於不能正常修煉法輪功,她的身體很快就變壞了,心臟病復發,尿血,兩條腿腫得像大象的腿一樣粗,最後我看到,她被家裏人送進醫院搶救。

我們「六一零」除了對法輪功學員的身體造成了傷害,還卑鄙的斷了他們的生活來源。有一對老年夫婦,開了一個很不錯的飯店,就因為他們是法輪功學員,我們就帶上警察去騷擾他們,警車經常在飯館門口出現,最後飯店無法正常營業,他們一家人生活沒有了著落。那兩位老年夫婦無可奈何的表情,讓我至今難以忘懷。

還有一位法輪功弟子,由於我們的追查,不得不離家出走。我們想方設法,最後就到小學校去找她孫女,想通過孩子了解其奶奶的去向,結果弄得學校上上下下、老師同學都知道其奶奶是修煉法輪功的,孩子受到大家的歧視、冷落、諷刺,小小的年紀,在同學面前抬不起頭來,身心受到極大傷害……

一位女青年,由於不放棄修煉,被我們綁架押上警車,在去拘留所的路上,她還是苦口婆心的勸說我和民警:法輪功好,不要污衊大法。她父親坐在旁邊,無奈的看著即將被送進拘留所、可能會被勞教或判刑的女兒……那痛苦表情我至今都記得!

當時我也常想,共產黨搞了這麼多運動,哪次打壓,人都服服帖帖的,法輪功學員為甚麼就這麼堅定?他們拋家捨業,有的甚至妻離子散家破人亡卻不改初衷,到底為了甚麼?

我的一個朋友一九九六年就煉法輪功,我確實看到她煉功前後精神和身體的變化,身體好了,人也更善了。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後,我多次勸她放棄法輪功,說政府不讓煉,就應該聽政府的,但她不聽勸,後來還是因為散發宣傳材料,她被判刑多年。出獄後,我經常去她家,勸她,改修佛教也行啊。她不急不惱,給我講了「天安門自焚真相」,及所謂的法輪功「一千四百例自殺、自殘」的真相。

通過理性分析,我漸漸認識到自己被邪黨的宣傳給欺騙了,法輪功根本不是電視上說的那樣,真正被洗腦的是我們這些可憐的「六一零」成員!

有次去她家,她正在看老師的講法錄像,她讓我也坐下來聽聽,一看講法錄像,才知道法輪功哪裏是「邪教」,是高德大法!後來我學習了《轉法輪》,從頭到尾,字裏行間,都是讓人做好人、修煉、返本歸真,我感受到了法輪大法的美好和神聖,終於明白了法輪功學員為甚麼那麼堅定:這麼好的佛法真理,怎麼能放棄?

我常常想,經常想,可以說無時無刻都在想:如果世界上的人都能認同大法,能用「真善忍」指導自己,人與人之間關係就會變得多麼和睦,社會將變得多麼和諧!

現在我已經修煉法輪功了。一年一度的五月十三日又快到了,李洪志師父的生日又快到了,我衷心的祝師父生日快樂,感謝師父的無量慈悲。同時我也為自己能夠走進大法修煉而感到慶幸與驕傲。沒有師父的浩蕩洪恩,曾經作為「六一零」成員的我,在迫害中造下的無邊罪業如何償還啊,是師父救了我!

不堪回首的往事,經常讓我有著一種深深的負罪感,撕心裂肺的痛折磨著我,我要向我曾經迫害過的法輪功學員深深的躹上一躬,道上千萬聲「對不起」。我知道,即使這樣也無法洗去我的罪過,無法彌補給他們心靈肉體上的傷害,我知道只有把痛悔當作我修煉中的勇氣和力量,才是唯一的出路,別無選擇。再一次感謝師父的慈悲苦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