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自以為是的心

走好修煉的路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三月四日】第七百三十七期《明慧週刊》刊登了明慧編輯部關於銷毀神韻晚會文件和光盤的通知,看了這個通知,我感到非常震驚和難過。特別是通知中指出的一些同修不顧師父的要求,不聽明慧編輯部的通知,以自我為中心,膨脹的自以為是的心干擾了師父。

我看到不僅僅是在對神韻晚會存在以上現象,在修煉中表現出這種自以為是的心也有很多種。比如我地某縣同修在數年前,在營救同修中否定舊勢力強加的迫害,在師父加持下、同修們配合成功的營救出遭非法關押的同修。這本來是一件好事,但是此後,同修一再強調這一層法理有多高,很多同修隨聲附和,還有的拉著一群人去聽該同修談體會,回來後還在同修中宣揚,造成一遇到甚麼問題就像喊口號一樣說「否定它」,具體怎麼否定就沒有內容了。

師父告訴我們:「如果你把大法擺到次要位置上去了,把你的神通擺到重要位置上去了,或者開了悟的人認為你自己的這個認識那個認識是對的,甚至於把你自己認為了不起了,超過大法了,我說你已經就開始往下掉了,就危險了,就越來越不行了。那個時候你可就真是麻煩事了,白修,弄不好就掉下去,白修了。」[1]

雖然同修談自己所悟的時候初衷是好的,並沒有炫耀自己、突出自己的心,但是隨和的人多了、聽的人多了、讚揚的人多了,難免不被顯示心、歡喜心帶動產生自以為是,認為自己所悟是絕對的。

還有一種現象就是,遭長期非法關押的同修,在脫離魔難回到家中,不反思自己被迫害的真正原因,向內找自身的執著,而是回家後重點談自己如何在關押期間正念正行,聽的同修也把他們當成凱旋的英雄,說他們狀態如何好等等。同修啊,想想師父為我們承擔了多少?!我們被非法關押,同修們為了營救我們又費了多少周折?營救我們花費了多少大法資源?怎麼還能自以為是的談自己如何如何呢?這裏沒有指責的意思,只是提醒我們都把自己當大法弟子,保持清醒理智,正確對待。

關於敬師。先說一個常人的例子。我在一次聽課時,一位碩士學位的講師對一個學術名詞發音不正確,面對我們的疑問,講師說我的教授是某地人,發音帶有本地方音,出於對教授的尊敬,我們幾位跟隨教授學習的都這樣發音。一個常人中的教授都能得到學生如此的尊敬,我們怎麼能不聽傳於我們宇宙大法的師尊的話呢?講出來都讓人痛心的落淚。

還有同修在交流此次明慧網通知內容時說,這是好事,神韻要來大陸了,並且有人隨和到時候要把票讓給常人云雲。師父是講過神韻一定會在大陸演出,但是我們在這件事情上做好沒有?是否符合了法的要求?這是我們必須清醒的。

自以為是的心是向內找的障礙,是一顆非常不好的心。經過十幾年的迫害,外部環境越來越寬鬆了,千金一刻,對修煉人的要求不是小了,而是更加嚴肅。寫出此文意在提醒同修,不僅在明慧編輯部通知要求的事情上保持清醒,還要靜下心來找自己的不足,做的更好,更好的配合師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