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近幾年出國的同修交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二月二十三日】除夕那天看到明慧網關於對大陸不提供神韻光盤的通知後我心裏很痛苦,因為不提供神韻鏡像了,必須趕快安裝看神韻直播的插件,安裝好插件正好趕上直播開始,網絡封鎖很嚴,也是斷斷續續的看了神韻直播。

初一同修因為除夕晚上沒有接收到神韻直播,就到我家裏來看神韻(也是最後一場重播)。我這裏還是有條件上網觀看神韻直播的。沒有條件的同修可怎麼辦?全國整個大陸民眾看不到神韻怎麼辦?

學法時看著師父的《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時,我忍不住淚水直淌。對同修違背師父的話,往國外傳遞神韻光盤和鏡像的做法很不理解,又因為自己也是修煉中的人,感到很無奈,整個新年都很堵心,很悲痛。只默默的做平時忙的沒有時間做的事情,一邊修著打印機一邊落淚,一邊裝著系統一邊落淚……這件事也許又是對我們每個修煉人的考驗!

看了同修《三言兩語:與近幾年出國的同修交流》深有同感。同修把我想要表達的話都說了,除了同修在文中談到的情況外,還有巨大的大法資金的損失問題。我們這裏同修每年新神韻下來之後都是面對面向世人發放神韻光盤,一直發到又一年新神韻下來,又接著向世人發放新的神韻光盤,這幾年都是這樣踏踏實實做的很好。因為每次神韻製作出來都是商家放假時,為了使新神韻儘快傳到世人手裏,救度世人,我們都是提前做準備,每年都可以說是萬事俱備,只等神韻……這麼一來整個大陸經濟損失該有多大呀!那些往國外帶神韻光盤或鏡像的同修想過嗎?你能擔當得起嗎?

在大陸,多年來確實有一部份同修害怕被迫害,不敢做證實法的事情。

有些經濟條件很好的今天去這裏旅遊,明天去那裏旅遊,把錢都用在各種旅遊和觀光上了,從來也不考慮同修做資料的資金是怎麼來的。

有些人對證實法的三件事不敢做,師父不讓做的事屢屢做,你要說他不是修煉人他還不高興,怎麼辦呢?

有很多同修被迫害的雖然沒有經濟來源,生活很艱苦,但是也不忘大法弟子的使命,沒有條件去國外,默默的做著證實法的三件事。

有些有經濟來源的也是忙於工作還要做三件事,沒有時間去國外旅遊。

我身邊有個同修有國外的親朋做擔保讓她去,在國外可以直接參加法會,聆聽師父講法;還可以直接觀看神韻現場演出,這多誘人啊!這對在國內忙於做資料、忙於向世人講真相救世人的同修來說是很羨慕的,但是考慮到本地技術人員奇缺,如果為了自己往國外跑,自己所擔負的各資料點怎麼辦?同修遇到技術方面問題怎麼辦?面對這些,這個同修沒有動心,依然默默的為各個資料點、各個需要幫助的同修提供技術服務。

明慧編輯部每年對大陸發放神韻光盤時都強調過的事情,師父講法也多次講過這個事情,那些往國外帶神韻光盤的同修為甚麼還要這麼幹呢?

在這裏還要提請一下海外同修注意:對到國外的同修也要用法來衡量,不能用常人的情衡量,(大陸這麼需要人,為甚麼他(她)要往國外跑呢?他在國內的修為如何?你了解嗎?)也要注意對從大陸去國外的同修修口,不符合法的話不說,不傳小道消息。

我認識一個同修,去國外參加了兩次法會(一次美國,一次加拿大),她自己回國後就被邪惡綁架判了幾年刑,出獄後她講到師父的家人如何如何,這些都是海外同修給她介紹或講的。我覺得海外同修也不應該傳這些,這都是用常人的情或好奇心來對待師父及家人的。不是修煉人所為。可是就有一部份同修很崇拜她傳的、講的那些東西,山東也有地方請她去傳、去講,協調人也安排她給同修演講,認為她很精進。

可是在獄中她卻向獄中受難的同修講述她在國外參加法會時看到的情況是:她坐的離講台很近,……,整個法會她害怕的直哆嗦,從頭害怕到尾,學員交流切磋的甚麼,師父講了甚麼她都不知道。對在魔難中,在魔窟裏受難的同修講這些起到的都是反面作用。出獄後,同修建議她應該聲明獄中所說作廢,她還是認為她是好心讓獄中同修幫她解疑惑呢。

這件事不是說同修修的好與不好,因為都在修煉中,甚麼樣的事情都可能會遇到,如果是從法上交流怎麼都不會偏,偏偏在師父家人的身上打主意傳些小道消息,顯示自己知道的多,讓她也起了歡喜心,不就害了同修嗎?所以個人認為海外的同修也要注意修口。

個人看法不一定對,不對之處請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