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生死關的體會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八日】我是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修煉二十年,經歷過許多魔難,一次次闖過病業關、生死關。我的生命是師父給我延續來的,如果沒有師父的看護,我的生命早就結束了。是慈悲的師父一次次給了我新的生命,讓我在魔難中見證了師父的偉大、法的偉大。下面我把我闖病業生死關過程中體悟到的一些關鍵點和同修交流,共同提高、共同昇華。

在二十年修煉路中,我多次遇到過生死關、病業關。在師父的看護下,我一關一關的都過去了。在過關的過程中,我體悟最深的,有四點:

一、放下生死

師父說:「如果一個修煉的人真能夠放下生死,那生死就永遠的遠離了你。」[1]

二零零二年九月,在當時的環境的束縛下,我放鬆了學法煉功,被舊勢力鑽了空子,結果我的肺癌全部發作,全身腫痛,類風濕關節炎也發作了。前夫帶我到醫院看病,醫生說這是肺癌晚期,左邊的肺全爛掉了,右邊的肺上邊全爛了,只有下面一點好的。最多活三天就會死。院長說最多活三個月。

當時是夏末的九月份,雖然天很熱,但我要穿棉衣,要穿護袖。關節炎痛的不得了,肺癌是全身都痛。高燒、低燒,低燒、高燒,醫院說痛的受不了你就吃止痛片。是藥三分毒,修煉人知道這是怎麼回事,所以我說我甚麼藥都不會吃的。

我跟我丈夫說,只有師父能救我。你要是害怕你就搬出去,我丈夫到外面租房子住去了。當時家裏只有我一個人,沒有人幫我,也沒有同修交流幫我發正念,就這樣一個人在師父的看護下闖過來的。因為家裏一個親人都沒有,我沒有吃的,就喝了三天的自來水;晚上疼的睡不著覺,就學法、煉功。

我跟師父說,是我沒做好,死我不怕,只要不影響大法,不要破壞大法就行。因為我是當地第一個得法的,影響比較大。

二、發願跟師父回家

第二點我感覺也很重要,就是過生死關時要想到發願跟師父回家。

當時在過關時,我對師父說:師父,我一定要跟您回家,我不想留在這個世上,這個世界沒有任何我留戀的地方。我不怕死,我發願一定跟師父回家。我不怕死,可是我是來助師正法的,我還沒兌現來時的誓約,眾生還沒得救,我不能死。

我們的修煉路上沒有偶然的因素,如果不走師父安排的路,就一定會走舊勢力安排的路。在這個關鍵時刻,不要被舊勢力帶動,不能被舊勢力拖走自己的肉身。這一點非常重要的。我當時悟到,要跟師父走。不能走舊勢力安排的路,要否定。如果肉身沒有了,怎麼能跟師父回家呢?

三、百分之百信師信法

師父說:「有些人修煉他覺的難很大,其實並不大。你越覺的它大的時候,它就變的越高大,你就越小。你要不在意,不把它放在心上,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不管它!一放下的時候,你發現難就變小了,你就變大了,你一步就過去了,那個難變的甚麼也不是了,保證是這樣的。」[2]

當時師父的這段法的內涵打到我的腦子裏,從法中知道,師父已經把我們從地獄除名了,地獄也不敢要你,閻王也不敢收你,「朝聞道、 夕可死」,死都不怕,就可以挺過來的。

師父說:「邪惡在打他的時候,他也忘了自己是大法弟子了,也沒有想到,我求救師父幫助。有的求救師父的時候也帶著強烈的怕心。很多當被打的很痛的時候嘴裏卻在喊:「媽呀!媽呀!」」[3]

我問過很多同修,很多人挨打時的一念都是叫:「媽呀!」

在過關的關鍵時刻必須要百分之百的信師信法。有一次警察抓我時,我發正念,他的頭痛的不得了。他用腳踢我時,結果轉回到他自己身上了。我用正念制止了邪惡,關鍵時我悟到師父講過的法理。師父的法打在我腦子裏,我就會用正念制止邪惡,奇蹟就出現了。

我一直的想法是:師父怎麼說,我就怎麼去做。我平時都是默默的把自己的工資全部拿去洪法,「七二零」之前也是,把自己的工資都拿去洪法,書、資料都是我自己買來的。也許師父就是看到我真修的這顆心吧,所以我死不了,師父在旁邊看著我呢。

過病業關、生死關時,更是考驗一個人是不是信師信法。如果能做到百分之百的信師信法,那甚麼關、難都能過的去。

四、多學法,在法中歸正自己

師父說:「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4]

過生死關、病業關時一定要多學法。當時過病業生死關時,兒子上大學去了,就我一人在家。於是我拿《轉法輪》,公開在辦公室裏看,上午讀三講,下午讀四講,晚上接著讀,不斷的學法。於是,有一天晚上煉功「隨機下走」[5]的時候,脈全打通了,血在血管裏像流水一樣流動。然後就這樣煉了半個月全好了,所有的病狀竟然沒了,全身的腫也消了。那一次盤腿盤了四十分鐘。

師父說:「作為學員,腦子裝進去的都是大法,那麼此人一定是真正的修煉者。所以在學法的問題上要有一個清醒的認識,多看書、多讀書,是真正提高的關鍵。再說清楚點,只要看大法你就在變,只要看大法你就在提高,大法的無邊內涵加上輔助手段煉功,就會使你們圓滿。」[6]

《轉法輪》、《洪吟》、《洪吟二》、《精進要旨》我基本都能背下來。關鍵時候師父的法就打到我的腦子裏來。做好了,關一下也就過去了。

我親身經歷的太多了,大法的神跡一路伴隨著我。很多只能自己意識到,自己知道大法的美好,師父怎麼救了我的過程,但是我表達不出來。我就是通讀大法,到了關鍵的時候,師父的法就打到我腦子裏面,就是要多學法、背法。

結語

在跟同修交流時,經常聽到有老年同修,或者過病業關的同修,沒過好這一關。上週就聽到一個同修沒過好關就走了,非常可惜。我知道他是沒放下生死,放下生死這一關就能過了。在救人、與邪惡搶人的關鍵時刻,每失去一個大法弟子就是巨大的損失,聽到這樣的情況我非常替同修遺憾。

寫這個文章我沒有抱著任何目地、顯示心,就是想與過關的同修切磋,要想想我們自己誤在哪裏了,我們心裏知道後,要在法中歸正自己,在法中提高自己。尤其有許多老年同修,我們的生命是師父延續來的,如果沒按法的要求做,沒做好時就會遇到生命危險。遇到病業關時,要想到自己哪裏沒做好,在法中歸正自己,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抱定一定跟師父回家的堅定信念,我們就能闖過這些關、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北美巡迴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5] 李洪志師父著作:《長春輔導員法會講法》
[6]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溶於法中〉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