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上門騷擾的社區人員證實法輪大法好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六日】(明慧網通訊員四川報導)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上、中旬,四川瀘州市江陽區泰安鎮街道辦、鳳凰社區、白招牌社區等,對法輪功學員控告江澤民的合法行為,上門騷擾或電話騷擾;泰安鎮街道辦還把訴江作為誣告來清查。被騷擾的法輪功學員堂堂正正的證實大法好,並告訴對方:控告是自己的權利。江澤民迫害法輪功事實清楚、證據確鑿,當然要告。

合法控告被當作「誣告」清查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中旬,瀘州市江陽區泰安鎮的二名街道辦人員在楊院子村村支書楊明珍的帶領下,到一位法輪功學員家裏,進門就問,還在煉法輪功沒有?這位法輪功學員肯定地回答:煉!怎麼不煉呢?我以前好幾種病醫院都醫不好,是修煉法輪功才好了的。從那以後,一、二十年我再沒吃過藥。

來人問,你參加法輪功甚麼活動沒有?告了誰沒有?簽了名沒有?法輪功學員回答:你談的是控告江澤民吧?我在我的控告書上簽了的我的真實姓名,真實地址。

來人拿出一張紙來,說你參加了這個活動就在這上面簽個字。法輪功學員一看,這紙張上有個標題,大約是:法輪功有無誣告行動。法輪功學員於是就對來人說,這個字我不得給你簽,我們不是誣告。我們修煉「真善忍」,發自內心的去做一個好人,不是在效仿中共人造的假英雄人物。學習所謂「英雄人物」是一時的,我們向善的心是永遠都不會變的。江澤民迫害我們這些做好人的人,迫害死了那麼多的法輪功學員,我當然要起訴他,要告他。

該法輪功學員還說:以前江澤民把持司法,想怎麼整我們就怎麼整,我們有冤無處伸。現在國家當權者實施「有案必立,有訴必理」的司法新政,給了我們的機會,也給了全中國人民的一個機會。我是按照國家法律、政策正式控告他的,怎麼是誣告呢?

街道辦人員自知理虧,語無倫次地說,沒有誣告就算了。今後也不要誣告。你還簽不簽字呢?法輪功學員說,我本來就沒有誣告,肯定不會簽這個字。我今天明確地告訴你,我有膽子控告江澤民,就有膽子承擔這個責任。下次,你再來過問訴江的事,首先要把最高人民檢察院,最高人民法院的委託書拿來。如果是瀘州市誰叫你來的,首先要把他的身份證原件或複印件拿來,把他所在單位的職務證件拿來,否則免談。要不,泄漏了控告信息,遭到江澤民餘孽的打擊報復,我找誰呢?

街道辦人員告辭,該法輪功學員客氣相送。他們無奈地說,現在是共產黨的天下,注意點。法輪功學員說,誰的天下也不是萬萬年。中共貪腐、暴力治國,人不治天治。

家屬都說,法輪功就是好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四日下午,村支書楊明珍又帶著泰安鎮街道辦的人到了另一名法輪功學員家中,問及這家的法輪功學員:有人找你填表、簽字沒得?轉彎抹角的追查訴江的事。法輪功學員便直截了當地告訴他們:你們是來問我訴江的事嗎?他迫害我,我當然要告他。控告是公民的權利,現任當權者推行「依法治國」的政策還公民的權利,我有權控告他。

這位法輪功學員是一名七十多歲的老年婦女,以前一身病,有些病醫院都檢查不出病因來。身體不好,沒有勞動力,看病吃藥都要錢,貧困的生活雪上加霜。她脾氣暴躁,嘴不饒人,寸利不讓。曾為一點小利與鄰居、親友大打出手,家庭內也鬧得不可開交。那時,真不知道人該怎麼活著,生命的出路在哪裏?修煉法輪功後,她幾十年的頑疾消失了,道德水平提高了,善良的本性出來了,性格大變。從此溫和、寬容待人,家庭矛盾化解了,鄰居、親朋也重歸於好。

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後,她進京上訪為大法說公道話,被非法關押,還被罰款三萬。二零零一年一月,地方610(專門為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犯罪組織)、派出所、鎮政府、村委會幹部、民兵,大隊人馬闖到她家罰款,見她家太窮,連一台彩電都沒有,詐不出錢來,就強行拍賣了她家辛辛苦苦養大的兩頭肥豬,抓走了七、八隻雞。眼看就要過年了,家逢大難遭搶劫,豬被賣了連一滴油都沒得到。她丈夫氣得大哭,連死的心都有了。

江澤民迫害法輪功,法輪功學員的家庭、家人經常受到騷擾,長期在擔驚受怕中煎熬。訴江大潮興起,二十萬法輪功學員控告江澤民,法輪功學員的家屬們總算舒了一口氣。

這天,街道辦人員來追查訴江,該法輪功學員的丈夫挺身而出,告訴來人:我妻子十幾歲就嫁到我家,幾十年來吃藥不斷。煉了法輪功後身體好了,吃得,跑的,幹活幹的。我認為法輪功就是好。這個功法真正好。我妻子是個好人,卻遭到迫害,僅因為上訪就弄她去關了一年零六個月。

街道辦人員一聽該法輪功學員都七十多歲了,感到非常驚訝。農村老人辛勤勞作,艱苦一生,到了七十多歲誰不蒼老憔悴?可眼前這位七十多歲的修煉法輪功的老人無病一身輕,精神矍鑠,看起來比實際年齡還年輕。法輪大法的好處眼見為實,可街道辦的人卻違心地說,法輪功有甚麼好?非得要煉法輪功嗎?並幾次催促法輪功學員在他們的誣告追查單上簽名。

該法輪功學員告訴他們,法律規定:公民有信仰自由。今天你們不要來壓我,這個字我是不會給你們簽的。你們既然來了,就請記住「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

審判迫害元凶,結束迫害是歷史的必然,誰能阻擋的了呢?許多法輪功學員的家屬、子女都真名實姓的參與了控告江澤民。一位法輪功學員的孩子因參與了訴江,被電話騷擾。對方在電話中突如其來的問:你簽字沒有?這孩子毫不猶豫的回答:簽了。法輪功就是好。我媽煉了法輪功甚麼病都沒有。我都想煉,只是我現在還沒有煉。

訴江不該你們管

還有一位法輪功學員接到社區書記的電話,就主動上門到社區去講真相證實大法。她告訴接待她的社區主任:「兩天前我摔了一跤,當晚煉功第二天就好了,就可到處行走了,當然也就不用吃藥了。」她還把傷痕拿給社區幹部看。

談到訴江的問題,該法輪功學員就告訴社區幹部說,訴江的事情不該你們過問。不管立案沒立案都不該你們管,那是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管的事,你們管就違法了。社區幹部說,我們也沒辦法。上面甚麼事情都壓到社區來。

一位八十多歲的老太太接到社區幹部打來的電話追問訴江的事,對方說,政府三申五令不准煉法輪功,你都是機關的老幹部、老黨員了,你現在還在煉沒有?你想沒想過不煉了呢?這位的政府機關退休的老太太坦坦蕩蕩的告訴對方:這個功法好得很。我以前七、八種病,瀘州市的大小醫院都住遍了,好不了;其它氣功練了好幾種也好不了。我第一次到禮堂去聽法輪功的講法錄音,當晚我就睡了一個好覺,折磨了我二十多年的神經衰弱當天就好了。後來我甚麼病都沒有了。法輪功是佛家上乘功法,這麼好的功法,得之不易,我怎麼會丟下不煉呢?

街道、社區幹部才是這場迫害的受害者

最近一位法輪功學員接到本鄉鎮自稱是鎮政府的某人打來的電話,被告知:法輪功你不要煉了,「轉化書」給你寫好了,趕快回來簽個字吧。政府人員替人寫「轉化書」,強迫他人背棄信仰,這不是笑話嗎?信仰「真善忍」,修煉法輪功,是公民信仰自由的合法權利,以行政權力來剝奪他人的合法權利,這不是在違法嗎?

這些政府、街道、社區的基層幹部們,不管是插手、干擾訴江案件的辦理,還是強迫他人「轉化」,都是公開在違法。訴江的歷史大潮已經到來,迫害即將結束,而他們還在被中共江氏餘孽的黑惡勢力驅使著繼續維持迫害。他們才是這場迫害的真正受害者,深受其害。儘管他們參與迫害是被迫的,無可奈何的,但是畢竟對這場迫害起到了推波助流的作用,也造成自己違法的事實,這終將是要承擔責任的。只有多多了解真相,擺脫操控,抵制迫害,徹底與江澤民切割了斷,才能走向光明,留下未來。


相關文章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