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醫科大學退休女教授討要退休金被綁架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一日】(明慧網通訊員四川報導)二零一六年十月九日下午,西南醫科大學(原瀘州醫學院)退休副教授唐旭珍女士到醫學院討要退休金,學校保衛科通知瀘州市江陽區北城派出所警察,幾個警察推的推,拉的拉,野蠻地將這位近八十歲的老太太綁架,強行從手指上刺血蓋手印,折騰到晚上八點鐘才放回家。

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三日,唐旭珍女士因告訴人們法輪功真相,被四川省瀘州市江陽區國保非法抓捕,而後被江陽區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半。唐旭珍從冤獄回來已經三年多了,醫學院一直扣押她的退休金,每月給一張領取退休金的明細條子,條子上呈現,應領的全部金額為「暫扣」。這張領條實際是一張扣押退休金的憑條。退休金全部扣發,實際金額唐旭珍一分錢都得不到。

二零一五年置換醫療卡,人人都有,唐旭珍卻沒有。經辦人說人事科吩咐,登記造冊不造她的名字。唐旭珍多次到學校找相關部門解決這些問題,並多次提醒他們,國家四個部委二零零而年頒發的58號文件有明文規定,不能扣發退休人員的養老金。而他們總是以「法輪功×教是國家定了的」為藉口來搪塞,或荒唐的說「錢給你存起來的,只要寫個保證不煉法輪功了,錢就給你」。

二零一六年十月九日下午,唐旭珍再次到學校的老校區去討要退休金,並給相關部門帶去《公安部關於認定和取締邪教組織若干問題的通知》(公通字[2000]39號),希望他們明白:國家憲法、法律沒有定為法輪功是某教,公安部定的邪教十四種沒有法輪功,所謂法輪功「國家定性」的說法是虛有的,迫害法輪功是江澤民的個人意志。醫學院對法輪功學員的經濟迫害是在執行江澤民的邪惡政策,與當局執政者正努力實施的「依法治國」的重大國策相悖。

唐旭珍到了保衛科,保衛科姓李的女幹部見到唐旭珍後敷衍兩句就走出了辦公室。不一會兒,北城派出所的好幾個警察湧了進來,對唐旭珍氣勢洶洶,按的按頭,抓的抓胳膊,強行從唐旭珍身上取下挎包,把包裏的真相資料搜出來放在李某的辦公桌上拍照。保衛科李某說,不是我舉報的,是你在來的路上一路給人「宣傳」,別人舉報你的。唐旭珍說,我從家裏出來一車就坐到了學校,路上沒有耽誤,誰舉報我?

警察架著唐旭珍胳膊,幾個人推推拉拉,將唐旭珍綁架上車。到了北城派出所,警察審問、拍照。唐旭珍見這些警察年紀輕輕的,被利用來參與迫害,事到如今還不明真相,感到很痛心,很惋惜,就滿懷慈悲的給他們講真相。唐旭珍說,法輪大法已經傳遍了全世界。現在全球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都有人修煉法輪功,許許多多的國家首腦都敬重我們師父,敬重大法,法輪大法和師父在國際上獲得褒獎三千多項。醫學院執行江澤民「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迫害政策,六年來一直扣押我的退休金。警察是保護人民生命財產安全的,你們怎麼不保護我呢?

唐旭珍還告訴他們要善待法輪功,善惡有報真實不虛。她說:「江陽區檢察院肖桂林任檢察長期間賣力迫害法輪功,執意要對我誣判,我被秘密判刑三年半。二零一零年二月八號,眼看就要過年了,我這個七十多歲老人硬是被劫持到了勞改監獄去服刑。」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一日,肖桂林遭天懲惡報,與情婦去墊江途中發生車禍,他當場死亡,死時才四十三歲。

唐旭珍到自己的工作單位去講道理,講真相,討要屬於自己的退休金合理合法,北城派出所警察卻用「經人舉報當場抓獲」來進行構陷。唐旭珍拒絕在他們構陷的材料上簽字、蓋手印。她說:「我今天簽了字就害了你們,就把你們推到江澤民一夥去了,對你們不好。」

警察們強行從唐旭珍手指上刺出血來蓋手印,折騰到晚上八點鐘才放唐旭珍回家。

唐旭珍於九六年不幸患鼻咽癌,儘管她身處醫療技術領先的大醫院,可發達的現代高科技診療手段卻無法治癒她的絕症。就在這生死關頭,她幸遇法輪大法。學法煉功沒幾天,從大便內排出很多烏黑色血(約400─500ml),此後,鼻咽癌消失的無影無蹤。唐旭珍是一位具有一定現代醫學水平和掌握一定現代醫學技能的副教授,從親身的體驗中她認識到,法輪大法高深莫測,威力無窮,祛病健身具有遠遠超出現代醫學科技的奇效。她不斷的學法修煉,不久,身上的多種頑疾也不翼而飛了。

唐旭珍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神奇與美好,所以,不管中共江澤民團伙怎麼迫害,她自身遭到多麼嚴重的迫害,她始終堅持告訴人們法輪功真相,傳播大法的福音。她被非法關押10次,三進洗腦班,非法勞教兩年,非法判刑三年半。長期被囚禁,遭到生活上的虐待,精神上的高壓,被吊銬酷刑的折磨等等,年邁的身心備受摧殘。迫害十七年,有六年沒在家中過年;在家期間,長期被跟蹤、監視;兒女被貶到遠離市區的鄉鎮工作,女婿提幹受阻,其家人、家庭遭受的傷害難以言訴……

瀘州醫學院,即現在的西南醫科大學,是瀘州地區唯一的一所級別最高的學府,知識份子最集中的地方,也是中共操控最嚴密的地方。中共歷次整人的政治運動醫學院都表現突出,致使許多醫學專家、學者、技術骨幹慘遭迫害。中共江澤民迫害法輪功,西南醫科大學在瀘州「610」(專門為江澤民實施迫害的犯罪組織)的脅迫下,再次參與到中共迫害好人的運動中。醫學院在校園內多次掛出誣蔑法輪功、詆毀法輪功創始人的謊言展板,毒害全校上萬名師生員工。

二零零一年四月,唐旭珍被非法勞教三年,關押在玉皇觀拘留所「所外執行」。在拘留所裏面被迫做奴工,每月自己還得出500元生活費。吃臭醃菜,臭不可聞,還有蛆蟲,無法下咽。幾個月後,從拘留所劫持到洗腦班;在洗腦班非法拘禁迫害十天,剛回到家不幾天,醫學院副書記陳文玉命保衛處李連捷打緊急報告,調遣國保「610」(專門為江澤民實施迫害的犯罪組織)又把她關進了玉皇觀拘留所,一關又是幾個月。醫學院副書記、保衛處把唐旭珍置於非法囚禁中,他們還造謠說,「放她回家過年她都不願意。」

至今醫學院還在繼續追隨江澤民的迫害,沒有醒悟,沒有悔改。唐旭珍去討要退休金,保衛科李某人揚言說,共產黨的錢不能拿給反對共產黨的人用,勞改犯不能享受退休金;唐旭珍到新校區找醫學院書記,好不容易碰到書記在辦公室,可他就是不開門,拒不接待;唐旭珍找到副書記,他就用「法輪功是×教國家定了的」來搪塞、迴避。此後命門衛不准唐旭珍到辦公室去,唐旭珍去了就被擋在門衛。

二零一六年九月,唐旭珍到新校區討要退休金,給新校區的保衛處,人事處相關人員講真相,他們不聽,還叫來幾個門衛動手攆,甚至還叫來特警驅趕,以後唐旭珍再去找他們,給他們送去公安部文件,也被擋在了門衛那兒。

唐旭珍的退休金是她幾十年為社會辛勤付出所創造的價值所得,是不容侵犯的個人的財產,醫學院有甚麼權利扣押她的退休金呢?唐旭珍被非法判刑在監獄期間,退休金普調單位不給她調,現在她的退休金比同級的人少了一級;二零一六年退休金普調,其他人每月增加的錢都到了帳上,增補十個月的資金也到了賬上。因為現在領退休金不用條子了,用單位發給的銀行卡存取。唐旭珍沒有銀行卡,領不到自己的退休金,也不知道給她上調沒有。

一個為醫療事業奉獻了畢生精力的老教授,屬於自己的醫療卡沒有,銀行卡沒有。學校高層領導、科室幹部,都承認唐旭珍是受人敬重的好人,工作技能、工作態度是一流的,可是他們卻睜著眼睛迫害好人。

醫學院某書記、保衛處張某對唐旭珍說,你的退休金給你存起來的,你寫了「不煉法輪功」的保證就給你。這些拿國家俸祿的公務員,難道就不知道,斷絕經濟來逼迫人放棄信仰,是在破壞憲法,是剝奪公民信仰自由的違法行為嗎?他們就不想想,這些隨心所欲的違法行為能不被追究嗎?

醫學院保衛科李某說,對待唐旭珍的問題是與江陽區(610)研究處理的。二零零六年一月一日施行的《公務員法》,第九章第五十四條規定:「公務員執行明顯違法的決定或者命令的,應當依法承擔相應的責任。」 西南醫科大學聽命於中共「610」(專門為江澤民實施迫害的犯罪資組織)的邪惡指令跟著江澤民走,以違法手段迫害自己的職工,迫害一個好人,置國家法律、政策於不顧,對今後要承擔的甚麼後果全然不顧。等到江澤民被繩之以法的那天,因參與迫害助紂為虐被算作江澤民犯罪集團的一員,那多可悲啊。唐旭珍一次次到醫學院討要退休金,就是希望他們聽真相,能醒悟過來,及時糾正錯誤,停止迫害,留下未來。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