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修 路再窄也能走過來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四日】走到今天,我經歷過的關難包括來自家庭親人的魔難、來自工作環境的魔難、身體的被迫害、同修間的矛盾、隔閡以及自己頑固的人心執著等等,有的直到現在我還沒完全突破,有時我也覺的修煉好苦,但無論怎樣,我始終相信:只要以法為師,只要真修,路再窄我也一定能走過來。

自從結束非法勞教,經過否定舊勢力安排,我又重新回到原單位工作,至今已十二年,雖然不是在原來的崗位,但平穩的走到今天。

我所在的學校十二年裏校長、書記已換了幾任,我除了平時跟教職工打交道時利用各種機會智慧的講真相外,還利用要求恢復上課的資格跟學校領導和教育局講真相,每換一任我就重新申請。有時從校領導層開始申請,包括校長、副校長、書記,再到教育局、區六一零,有時只是在學校內部申請,這種方式加起來差不多有五次吧。有的教師說:你再申請,共產黨也不會同意你上課的。我心裏清楚我並不求結果,只是為了多接觸人多講真相而已。

雖然現在我還是在職員崗位,但經過長期的堅持,我在學校的環境越來越寬鬆。不忙的時候我在辦公室可以不受干擾的看書學法,學校每星期的升血旗儀式,我已好幾年就不參加了,全校教職工約有百分之七十已三退。

修煉中我也不是一帆風順的,一次在本校由於跟一個學生講真相後,給了他《轉法輪》拿去看,結果我被學生的家長誣告,區六一零、派出所、教育局一行六、七人到校想迫害我,由於我不配合回答他們的問題,只講真相,約一個多小時解體了他們想迫害我的目地。

還有一次由於有執著,我被迫害到洗腦班,由於裏面講真相的機會並不多,我不配合洗腦班的規定,絕食到第六天正念走了出來,回來後我正常上班,學校也沒額外為難我。

還有一段時間我因長期懈怠,區六一零脅迫教育局在我校搞「邪教」展板,直接污衊師父、污衊大法,聽說先在我校搞,隨後還要在其它學校巡迴毒害眾生。剛開始我找學校書記講真相並讓他撤下展板,他說是上面要搞的,口頭答應撤但並不做,後我在明慧網曝光了其它區包括本區教育局的電話,沒有直接曝光本校,邪惡展板還是存在。經過幾天的思考,我放下怕心、保護自我的心,又一次在明慧網曝光此事並直接點了本校的名字,同時附上區六一零人員的電話、本學校相關領導的電話、教育局的電話,這次明慧網刊登後第二天學校立即撤走了所有展板。

每次被干擾後,我都會反思自己是為甚麼被鑽空子,找到有漏洞、有執著的地方,吸取教訓,再精進,逐漸的更加成熟。

二零一五年開始了訴江大潮,我也於二零一五年六月參與訴江,並很快收到了回執。二個月後的一天,六一零國保人員到我工作的學校,先找了校長、書記了解我的情況,後找到我讓我跟他們到派出所談,我心裏清楚他們肯定是為訴江而來。我說有甚麼事就在辦公室裏說,他們說學校裏不方便。我心想自己堂堂正正的,就上了他們的車跟著去了派出所,到了派出所他們把我帶到一個房間,我一看是審訊的地方,裏面還有一張犯人坐的特殊椅子。我說,我不是罪犯,我不坐這個椅子。他們聽我這樣說,馬上把他們的椅子移過來讓我坐,後來又來了一人,語氣蠻橫的說我訴江是「濫訴」,還說你的法律條款寫的還蠻詳細,是從哪下的,別人的版本怎麼都跟你一樣等話。我告訴他們現在實行「有案必立,有訴必理」,我當然可以告。後來一個國保開電腦要做筆錄,可電腦怎麼也開不了機,我說,你們問的問題我只回答兩個,第一:我寄過告江澤民的控告狀。第二:裏面的內容都是真實的,不是污衊,其它的問題我都不回答。之後進來的人走了,剩下倆個國保的人守著我,我跟這倆人講真相時,他們態度並不邪,但都不怎麼想聽真相,他們說聊點其它的,別說這個(指真相),其中一個自一九九九年開始迫害法輪功後一直在做這個事,我告訴他們要善待法輪功學員,為了自己的未來要多了解真相。不說話的時間,我就默默的發正念。到了下午其中一個人接了一個電話,並問我寄了幾次控告狀,我告訴了他,他又對著電話說了一遍,快下班時他又接了一個電話,後來就說你可以走了。

回家之後,才知道上午國保找我的同時,還有一批人去了我家裏查看我的電腦,並搜查我房間,當時我父母在家,好在我平時家裏的環境維護的比較好,時常跟他們講真相,寫控告狀時我也猶豫過到底該不該告訴父母,後我決定還是要跟他們講,因為我相信他們明白後會成為我的堅強後盾。突發此事雖讓他們也受了驚,但他們還是較理智的面對一幫警察,當這幫人查看我的電腦因密碼打不開要拿走電腦時,父母問甚麼時候還,這幫人隨口說下午還,當天下午母親還去社區要電腦。那時她還不知我被限制在派出所。

第二天我正常上班,後我又用此事找書記、校長講我為甚麼控告江澤民、我在派出所的經歷及家裏被騷擾情況,並告訴他們是警察在違法,我在維護法律。

之後我還去社區利用要求歸還電腦跟社區警察講真相,其中一個女警曾在母親去要電腦時說有密碼不能還,我當著這個女警說:電腦是我的私人物品,每個人都有隱私,我把隱私放在加密盤裏很正常,他們說既然沒有甚麼就把密碼說出來,查看一下就還給你,我說電腦裏都是合法的東西,裏面沒有甚麼我也不會告訴你們密碼,你們所做的都是違法的。他們說電腦已拿到市國保去了,說那裏有先進的儀器可以解開密碼。我發一念,讓邪惡永遠解不開密碼。

後來有一同修知道此事說,他兒子是專門搞電腦的,說解開密碼是幾分鐘的事,我看著她說,我說打不開,你說可以解開,你這不是要我承認迫害嗎,她聽了馬上說:是是,打不開。後來傳來消息說我電腦的密碼太複雜了,打不開。

修煉中我越來越深刻的意識到,保證每天的靜心學法、晨煉、發正念和時時向內找修心性是很重要的。修煉是一環扣一環的,在講真相這件事上,我只是做了應該做的一點點,如:平時我還注意收集教育局和自己所在社區人員的信息,一直堅持寄真相信,讓同修配合打真相電話等,做的還遠遠不夠,但這也足以讓我有這樣一個穩定的環境。當我在網上看到有同修因訴江被單位人員加重迫害時,我更加堅信只有聽師父的話,按照師父說的做,才能走正走穩修煉的路。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