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掩蓋 發好正念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三十日】發正念是師父叫我們做好的三件事之一。大法學會在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七日發表的通知《加強發正念》中說:「建議所有大法弟子加強發正念。切實做到在四個整點發出純淨、強大的正念,清理自己、解體舊勢力能夠利用的最後的因素,包括黑手、爛鬼和共產邪靈。在正法最後階段儘快提高自己、救度更多的眾生。」

長期以來,我發正念存在嚴重問題,經常倒掌,學法有犯睏、走神的現象。當同修給我指出時,我會用各種藉口來掩蓋:年齡大了,容易迷糊;或早晨晨煉了,沒休息好;今天跑的太累了,沒休息。更不好的是,當有的同修提出我倒掌時,我心裏嘀咕,你剛倒完掌,還說我,心裏不服氣。師父用同修的嘴來點我,我一次又一次錯過了提高的機會,我應該向內找。發正念就是使用神通,發正念倒掌怎麼施展神通,怎麼去滅邪降妖呢?清除不了邪惡,怎麼救眾生呢?

終於有一天我冷靜的思考,同修說我發正念倒掌,我遮遮掩掩騙自己,多少執著藏在心裏。年齡大了,是常人的說法,我是大法弟子,走的是返本歸真的路,是成神的路,越走越年輕,是我的觀念不對。觀念擋住我精進的路。自己不讓同修說是黨文化的那種強勢和修煉上的自我,覺的自己修的好。這是一種最骯髒的、惡劣與狂妄的想法。遮掩自我的表現是在維護名,怕丟面子,而遮掩自我和維護名都是來自私。私是舊宇宙的屬性,必須連根拔起。

由於自己的私心掩蓋滋養著睏魔,睏魔就搗亂。師父說:「甚麼是佛?如來是踏著真理如意而來的這麼一個世人的稱呼,而真正的佛他是宇宙的保衛者,他將為宇宙中的一切正的因素負責。」[1]清除邪惡,是我的使命、責任,睏魔不是我,我不要它,要清除睏魔。師父還說:「其實一切不符合大法與大法弟子正念的都是舊勢力參與造成的,包括自身不正的一切因素,這就是為甚麼我把發正念作為大法弟子的三件大事之一來做。發正念一個是對外、一個是對內,不正的誰也跑不了,只是我們對發正念的態度不同、表現不同。」[2]我必須聽師父的話,否定舊勢力的安排,發好正念。

我基本每天和一學法小組從早晨六點半到七點半發正念一小時,我睜著眼看著自己的手,不允許手倒掌。有時倒掌,同修暗示我,我心裏說:謝謝。

十二月十二日從上午九點開始,我同項目組同修一起發正念,鎖定目標是本地政法委邪黨書記和中院法官,因被迫害同修的家屬要去這兩個地方講真相。而這兩個地方相隔距離很遠,我想中午給孫子做飯恐怕是趕不上了。我想起師父講的法:「來自大法弟子外部的壓力是考驗、是精進的機會」[3]。我接受考驗,安心發正念,把同修的事當作自己的事。我眼睛看著手,鎖定目標,中間休息五分鐘,十一點結束。將近二個小時,我的頭腦很清醒,這一次發正念的質量非常好,被能量包容著,手都不願拿下來。中午回家給孫子做飯也沒耽誤。這次我體會到:只要按照法的要求做,師父安排的非常好,甚麼也落不下。

最近師父發表了幾篇新經文,叫我們修好自己。我要在修心上下功夫,不斷的向內找。師父鼓勵我,一天我睡午覺,夢中我在天上飛,輕飄飄的非常美妙的飛起來了。我看到有很多樹,飛著飛著,我想,我怎麼飛起來,我就站那了。我身體往前傾,腳跟抬起,就又飄起來,後來覺的身子沉了就醒了。我悟到做到向內找,師父把我身體不好的物質拿掉了。我無法用語言表達師父的慈悲,弟子只有做好三件事,才能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導航》〈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關於副元神一文引起的波動》
[3] 李洪志師父經文:《致歐洲法會的賀詞》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