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身邊的「神話故事」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九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在一企業單位理髮。我曾經和眾多的中國人一樣,在共產邪黨的無神論思想的灌輸下,不相信有神佛的存在,直到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以後,親身感受到了佛法的神奇、殊勝,改變了我多年以來的無神論觀念。下面我就說說我修煉大法以後、親身經歷的幾件神奇事。

一、初得法,多年頑症全消除

在我修煉法輪大法之前,由於身體不好,保健身體就成了我生活中的大事,一九九六年,經人介紹練了一種祛病健身的功法,身體並沒有明顯好轉,還是經常胸悶氣短、頭暈腦脹、背痛、肩腿、全身乏力等,其它的辦法也沒有解決根本問題。

曾有兩名法輪功學員到我那裏去理髮,多次向我介紹法輪功如何好,我也沒往心裏去。我想都是氣功,還不一樣嗎?何況自己為學氣功也花了不少的錢,練哪個都一樣。可又感覺人家誠心誠意,還免費教功,礙於面子不好意思拒絕,就說那我就先看看書吧,就這樣,我讀了法輪功的主要著作《轉法輪》。讀後才知道,法輪功與我以前練習的功法完全不一樣,這是一門叫人修煉的功法。《轉法輪》書裏講到了人為甚麼會有病,為甚麼要重德向善做好人,煉功為甚麼不長功等等,還講到了按照書裏面的要求去做就是修煉,修煉可以改變人的命運等等,許多我以前從沒有接觸到的知識,我的心豁然開朗,像黑暗中見到了光明,從此,我決定學煉法輪功。

去學動作的那天早晨,起床前,我做了個夢,夢見介紹我學法輪功的那位同修與我在一個床上,早晨一同起床要去煉功,剛要起身,我就感到心臟在劇烈跳動,心慌得不行,我便對她說:「我經常心慌,以前住院的時候,醫生說我心律不齊。」那位同修用手擋在我的胸前,手背對著我的胸口,手心朝外,我倆一同閉上眼睛,似乎在感受甚麼。

突然我發現從遙遠的天邊飛來一團白白的、亮亮的東西「呼」一下進入我胸口,緊接著又飛來一團進入胸口,我還在意念中把他從胸口移到小腹部位。然後又聽到外面一聲霹雷,雷聲清脆,驚天動地,我倆似乎都被驚醒。睜開眼,我說:「剛才打了一個雷。」她卻說:「不是打雷,是給你下上法輪了。」這時我就醒了,原來是一個夢,卻清晰可見,至今仍歷歷在目。

我趕快起床,一看快五點了,煉功點四點煉功,來到了煉功點,已有好多人在煉功,見到那位同修,我把剛才的夢告訴了她,她高興的說:「你就煉吧,你的緣已接上了,就好好的煉吧。」我便跟她學起了動作。

第二天不到四點,我就醒了,感覺頭腦清醒,沒有睏的感覺。而在此之前,為了鍛煉身體,每天五點勉強起床,出去鍛煉,卻常常是頭腦發脹,全身發板,胸悶得需要深呼吸才行。從此以後,我就像換了一個人,頭痛、頸椎痛、關節炎、胸悶、心慌氣短、十多年的慢性胃炎、婦科病等一系列疾病消失了。原來一身毛病,長期吃藥醫治無效,而今一踏進修煉的門就好了,誰有這本事能這麼快把病拿掉?也只有具有大神通的神佛才有。

二、初次體驗「消業」,身感脫胎換骨

得法後,我感到很興奮,一身的輕鬆,興奮的都忘記了以前長期纏繞我的一身疾病。我知道書中說修煉人要消業,也聽那些得法早的老學員說他們在修煉過程中,過一段時間就會出現身體不舒服的感覺,像得病一樣,有時感覺以前的老毛病又犯了,但是,不需要吃藥醫治,就好了。而我煉了一個多月,卻沒有那樣的感覺,老是感覺一身輕,我就問一些老學員,是不是老師不管我?他們笑著對我說:「不是,是每個人的狀態不同,業力也不同。」

直到兩個多月後,有天晚上,十一點半鐘,我突然肚子痛得不行,緊接著就跑衛生間,拉稀像水一樣,剛從衛生間回來又往回跑,連續折騰了五六次,天亮後,全身不舒服,頭痛欲裂、發燒、頸椎痛、腰痛,小腹部就像火燒一樣灼痛,全身的骨頭都在痛。正好那天下雨挺大,我也沒開店門,我知道這是在消業,一點也沒害怕,晚上半夜突然醒來,睜開眼感受一下,全身不舒服的感覺一點也沒有了,全都煙消雲散了,開燈看鐘,正好十一點半。

第二天,走在上班的路上,感覺身體輕飄飄的,真是脫胎換骨。

三、得法兩年,喜得愛女

二十八歲結婚後,我曾四次懷孕,四次失敗,每年一次,每次懷孕兩個月後,就自然死胎,後兩次都是經過專家醫治保胎,也無效,就不得不去做人流,我身心受到很大傷害,最後就不敢要孩子了。

因為我得法後,親身體驗了大法美好,神聖,因此,我就經常對工作環境接觸到的人講大法的美好,有不相信大法的人在背地裏議論我說:「她師父那麼好,為甚麼不賜給她一個孩子?」這話傳到我耳中,我感到一種莫大的侮辱,刺痛了我的心,同時也驚醒了我,我這不是破壞大法嗎?都修煉了還不敢要孩子,這不是在信師信上打折扣了嗎?悟到後,我便把心放下,順其自然吧。

一九九九年十月份的一天,天快亮的時候,我做了個夢,夢中我和丈夫還沒起床,忽然,我看見師父從外面飄進我家,師父滿面笑容,我一看師父來了,萬分驚喜,趕緊起身,在我床邊的桌子上有兩個雞蛋,師父拿起了這兩個雞蛋,意思要吃這兩個雞蛋。師父並沒有說話,可我感應到了師父的意思,我急忙說:「師父,您先別吃,這是生的,等我做熟了您再吃,」我快速到盛雞蛋的地方,兩隻手同時抓了三個雞蛋,打開火,把雞蛋打到鍋裏,用油炒,可是還沒炒熟,轉頭看師父的時候,師父卻不見了。我醒來後,天亮了,我還沉浸在夢境的喜悅中,就在那個月,我有了身孕。

懷孕兩個月左右,又出現了以前的症狀:腰痛、小腹痛、見紅,當時真是腦袋「嗡」的一下,瞬間我想到了師父和大法,想到自己是煉功人,心又穩下來。而在以前,每當發現見紅,到醫院一檢查,就是早已停止發育,沒有心血管搏動了,可這次我沒有到醫院檢查,憑著對師父和大法的堅信,在堅定與「不安」的鬥爭中度過了整個妊娠期。如果沒有大法,我真的會垮下去。

從懷孕後,差不多每隔一段時間,我就做一個關於孩子的夢:第一次夢見一個長頭髮,細高挑,大約十三、四歲模樣的小女孩,從空中飄到我家中,夢中感覺是從天上來的,清純可愛。第二次夢見的也是女孩,就要小一些,後來就一次比一次小,到最後一次,也就是孩子快出生的時候,夢中的孩子就像初生的嬰兒一樣小。

我預產期前三週半的一天大半夜破了羊水,沒來及準備尿布甚麼的,匆忙中抓起一條舊床單,就去了醫院。二零零零年七月的一天(皇曆六月初三),孩子降世了,神奇的是:出生後的孩子竟跟夢中的情景一模一樣,就連剛出生包孩子的布都是一模一樣的,就是那條撕開的舊床單。孩子聰明可愛,全家人皆大歡喜,在師父與大法的呵護下,孩子一天一天長大,現在都上初中了。

四、高壓下迷途,堅信大法一念,魔難瞬間散

二零零二年六月二日,我被邪黨劫持到洗腦班,強行洗腦「轉化」,在那高壓的環境下,特別是在那些歪理邪說的誘惑下,我迷惑了,違心的寫下了「三書」。痛心啊!自己雖然有些迷惑,但知道那是違背自己心願的。

當洗腦班快結束時,自己每天心情特別沉重,胸口堵得難受,吃不下飯,回家後還是不願吃飯,胸口整天像堵了塊大石頭一樣的難受,而且還出現尿痛,尿血,奇癢的症狀,家庭環境也不好了,丈夫看得很緊,不讓學法、不讓煉功。丈夫讓我看醫生,從得法那天起我就徹底告別醫藥,我想:我視為生命的大法都放棄了,還要這個身體幹甚麼,在我的心目中,放棄大法就等於放棄生命。

師父沒有放棄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就在我自暴自棄、痛心疾首、精神沉淪之際,一個強烈的疑問打入我腦中:難道就這樣放棄了嗎?那天晚上,我靜靜坐在床上陷於沉思,我回憶起自己得法的經歷,從得法那天起,自己親身經歷了大法的超常、神奇,一樁樁、一件件事例像放電影一樣在腦海顯現。我漸漸理順了思路,清醒了,心中即刻產生了堅定的一念:我還懷疑甚麼?猶豫甚麼?大法是正的!師父是正的!從現在開始,我還是要堅定站在大法的一邊,永不放棄!任何佛,任何魔,任何生命都別想動搖我堅定大法的心。此念一出,瞬間我感覺胸口堵了那麼長時間的「大石頭」「唰」的下去了,煙消雲散,也不尿痛、尿血了,身體又輕鬆了。

邪黨對大法弟子的迫害,直接造成了對大法弟子的精神和身體的傷害,也直接迫害了世人,特別是受邪黨的謊言矇蔽,不明真相,直接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人,我七月初回家,八月初,我單位送我去洗腦班的那個書記,就查出了白血病,進了醫院,家人也跟著承受了痛苦,單位花了巨資才保住了命,至今沒再上班。轉年同時參與綁架我去洗腦班的保衛科長(現已明真相)被重物砸傷,鎖骨斷了,肋骨斷了,一條腿斷了三節,承受了巨大的痛苦。

五、車撞人飛,信師信法,完好無損

二零零三年十月八日晚上七點三十分左右,我到一親友家往回返的路上,過馬路前,我左右看,確定很遠都不見有車了,便開始斜穿馬路,突然「轟」的一聲,我感到整個人從身後被猛擊一下,後頭被一大大的、硬硬的東西,狠狠的砸了一下,然後我就甚麼也不知道了,失去了意識。

這時一個焦躁的聲音傳於我耳朵:「傷了傷了,撞頭了」。聽到這聲音,我就像從夢中醒來似的,一下子反應過來:出車禍了。但是我馬上意識到:我是煉功人,不會有事的。法中告訴:真正修煉的人都有師父的法身保護。我也想到了師父在書中講的那些事例。這時一男一女兩個人來拉我,那女的(司機)聲音顫抖的對我說:「快起來上車坐坐,拉你到醫院去看看。」我被拉了起來,右腳上的鞋被甩出大約二十多米遠,好不容易才找到。

我意識中就記的後頭被砸的很厲害,因此,我有意搖了搖頭,感覺也不暈,用手摸摸也沒有包,按按也不痛,我心裏非常踏實,知道沒事,一點也沒害怕,而那司機卻很緊張,還在不停的重複那句話:「快上車坐坐,拉你去醫院看看。」

看著她那緊張的樣子,我笑著安穩她:「不要緊的,我沒事,你不用害怕。」她還是不放心,還是說讓我到醫院去看看,我對她說:「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有師父法身保護,不會有事的。你放心吧,修煉法輪功的人都是好人,不會訛你一分錢的,你記住『法輪大法好』會有好運的。」司機似乎有點笑容,當我轉身看她的車的時候,我也吃了一驚,只見那輛紅色夏利的擋風玻璃被撞開了花,我笑著對司機說:「不好意思,把你的玻璃撞破了。」司機仍滿臉的歉意,最後我說:「我沒事,我走了。」我就轉身往家走,當時我覺著在場那麼多圍觀人都驚呆了,靜悄悄的。我邊走邊想,也許後邊人會說:這人是傻子。我心裏想:傻就傻吧,我願做這樣的傻子,因為我心裏明白著呢。

六、念不正,引毒上身;正念起,紅疹無蹤跡

二零零五年夏天,我搬進了新家,雖然已裝修完三個多月,整天開著窗戶,但中間客廳,特別是沙發那兒,還能聞到裝修材料的氣味。

孩子從幼兒園一回家,就在沙發那擺弄東西玩,而我總是擔心那兒有氣味對孩子不利,就把孩子拉到通風的地方玩,可是,下次孩子還是在那地方玩,我就一次一次的把孩子拉出來,並告訴她那地方有味兒,不在那玩。可是,孩子就像沒記性一樣,下次還是我行我素,最後我把孩子拉出來,大聲的告訴她;「那地方有毒,不能在那玩!」我似乎有點急。

有一天,我的臀部長了兩個大紅疹,很癢,我也沒在意,以為被蚊子叮了,可是第二天,紅疹便增多了,大腿、腰腹部,都長遍了。我意識到不是蚊蟲叮咬,便在意念中清除,可是不起作用,到了第三天,面積更大了,上延伸到了脖子、手背,下到小腿都長滿了,有時頭皮都一陣陣的發緊,發冷,那個癢啊!有一個癢,用手去撓,便會全身都癢起來,就得不停地撓。

上班的時候,一好友看到我的脖子、手背及身上的狀況,驚得張大了嘴巴,睜大了眼睛,極力勸我到醫院去看看,說過敏也很可怕,外面皮膚長丘疹,裏面內臟都長,嚴重了都有生命危險。我笑著告訴她:你放心吧,我沒事會好的。回到家換衣服,孩子看到我滿身的紅疹,用手捂著眼睛,大聲喊;「哎呀!大花媽媽呀!」丈夫也說:「快到醫院看看吧,是不是得甚麼病?」我堅定的說:「我就不信戰勝不了它。」

我加強正念清除,可是有些迷惑,難道真的是新房過敏嗎?我知道我鄰居搬進新房過敏,身上長疹,沒辦法又搬進舊房,難道我也是這種情況?可是我是煉功人,家裏兩個不煉功人都不過敏,我為甚麼會這樣呢?我有點迷惑,找不到根本原因,只是發正念。

到了第四天,清晨一醒來,我感覺不對勁,下地一照鏡子,哇!整個臉全成了紅花花,眼睛瞇成了一條縫,都睜不大了,嘴唇都快成豬嘴了,連耳朵都變得老厚,頭皮也感覺老厚,這還咋出門啊!算了,今天就不出門了,正好《明慧週刊》下來,還沒看,今天就停業在家看週刊吧。

正好那期週刊有篇同修的交流文章,談到了在黑窩裏有的同修被邪黨用藥摧殘的事,同修從法上交流了修煉人正念足、信師信法就百毒不侵的法理。同修的文章一下點醒了我,對照自己,自己這一身亂子,不正是心不正引來的嗎?整天怕有毒,就把毒招來了,這就是心不正招來的麻煩。明白了,心裏也輕鬆了,信心就更足了,思想昇華了,身體隨之發生變化。第二天早晨起來,全身的紅花花消失得無蹤無跡,就像根本沒發生過一樣!回到工作崗位,好友又來看我,我說好了,她不信,掀起衣服看肚皮,連點痕跡都沒有,也感到神奇。

七、明白大法真相得到師父護佑

(一)幼兒腿遭車碾,安然無恙

二零零六年皇曆二月上旬的一天傍晚,孩子從幼兒園放學回來後,和幼兒園一小朋友在外面玩,我正忙著給人理髮,突然和孩子一起玩耍的小男孩急匆匆跑過來告訴我,孩子被車壓了,這突發的事情讓我一驚,當時感覺心都跳到嗓子眼了,頭感覺老大。但是瞬間想到了自己是煉功人,有師父管,怕甚麼?我的心立時穩了下來,我放下手中活,走出去。

聽到孩子在「哇哇」大哭,許多人七嘴八舌在議論著。其中一個人在嚷:「我那麼喊讓你停車,你聽不見,你還倒。」我走過去,看見一個五十多歲的人(司機)用手提著孩子的兩臂,孩子在哭,我接過孩子,眾人都說:「快找車拉孩子到醫院拍個片看看。」我相信不會有事,就對孩子說:「你看伯伯們都怕把你壓壞了,你勇敢點,把腿一甩,走給伯伯們看看。」

因通過我的經歷,我都告訴孩子有師父在保護我們,因此孩子也相信師父和大法。此刻孩子聽到我的話後,就踮著腳走了幾步,我看沒事,眾人也都驚奇的說:「看樣沒事。」我就領著孩子急忙往回走(還有一位顧客的頭髮理了一半在等著)。我回頭一看,那位司機還在後面跟著,表情很尷尬,司機是位老實憨厚的人,我就對他說:「孩子沒事你忙去吧。」司機走了,我把孩子領回屋裏,繼續理髮。

幾位鄰居都進來了,不放心的說:「能行嗎?不用去醫院看看啊?」我說沒事,不用看,其中一位大哥很不滿意我的做法,他很善良,此刻卻在訓斥我:「你偏要理這個髮嗎?能不能趕快帶孩子去醫院看看?」我笑著說:「大哥沒事,你放心吧!」我也沒好意思當眾說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其中一位鄰居說:「我看看孩子的腿甚麼樣,壓哪條腿了?」她把孩子腿扒到膝蓋以上處,看到孩子大腿外側有一道道被車壓的印跡。

丈夫回來後,把孩子領回家,我繼續忙我的活,直到八點半多,我送走了最後一位顧客,我忙著掃地準備回家,這時候又有人進來,我抬頭一看是那位司機夫婦,原來司機回家把發生的事告訴了妻子,妻子也很擔心,特意過來探望,因一直有人在等著理髮,在門外等候多時了,還提著一箱奶,那位大嫂歉意的說:「該領孩子去醫院看看,無論花多少錢,我花。」我笑笑說:「你儘管放心,一分錢不用花。」我告訴他們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一人煉功全家受益」[1],孩子沒事。

原來事情是這樣的:這位司機大哥是拉沙賣的,賣不完的沙就拉到我理髮店東南面一塊空地處,那天司機正在那倒車,也沒注意後面有小孩,就把孩子給撞倒了,他還不知道,還繼續往後倒,就壓到孩子的腳了。這時有個過路人老遠看見了,大聲喊:「快停車!壓孩子了!」可是由於那天風大,司機又在駕駛室內,根本聽不見路人的叫喊聲,還繼續往後倒,直到過路人跑到跟前,拍著車窗才停下來,因拉不出孩子,又把車往前開了開,才把孩子拉了出來,是師尊又救了孩子!

(二)誠信大法,腰傷神奇消失

二零零八年秋季的一天,娘家八十五歲的老母親不小心摔倒,仰面朝天,腰部正好磕在門檻上,傷著腰了,痛的動不了。那時農村正是摘蘋果的時候,哥嫂忙不過來,我就把老母親接到我家來伺候。為了照顧母親方便,我和母親睡在一個床上,我晚上學法就讀出聲來,讓她也聽,我學法煉功她都看得見,聽得見。我給她戴上了真相護身符,叫她誠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她很接受,但由於年歲已高,記性不好,轉眼就忘,我就經常提醒她。

一天我做了個夢,夢見哥嫂在老家為母親準備後事,夢中母親躺在正室已準備好的木板上等死。突然,母親想起我每天早晨都給師父上香,又爬起來說:「等我給師父磕個頭再走。」說完便跪在師父法像前磕頭,磕完頭又爬到木板上等著死。可是剛爬上木板還沒等躺下,就好了,死不了了。這個夢我沒講給老人聽,怕她多疑,直到母親來我家的第十一天,姐姐來看望母親,我才把這個夢當著母親的面講給姐姐聽。

當送走了姐姐,一天傍晚回家時,見母親從衛生間走了出來,連拐棍都沒用,母親高興的告訴我:「今天我好了,腰輕鬆不痛了。」我高興得讓她坐在床上,我掀起她的衣服,按壓她的腰部,問她痛不痛,她說不痛。而在此之前,幫她貼膏藥都痛得直叫,今天卻一下子好了。大法真是神奇啊!

(三)明白大法真相得福報

我一姪女結婚後懷孕兩個多月發現異常,到醫院檢查為胚胎發育異常,做了人流,大約過了不到一年的時間,又懷孕了。一次在超市碰到她,發現她面色乾黃,精神很不好,我詢問情況,得知她剛懷孕一個月又出現異常,剛剛到醫院檢查回來,結果跟上次一樣。我也替她痛心,便有幫她的念頭,心想只有大法能幫她,因當時人多沒與她講大法真相。

第二天,我帶上《九評》等真相資料和真相護身符去了她家,我給她講大法真相,講了為甚麼三退(退黨,團,隊)保平安,她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我告訴她:「從現在開始,你就要不去顧慮你的胎兒,你只想『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這幾個字,心有多誠就有多靈,就會出現奇蹟。」我送她護身符,她接受了。

兩天後,她去醫院檢查,胎兒一切正常。現在孩子已六週歲了,聰明、健康、活潑,令人喜愛。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