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說:「不讓煉可不行!」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六日】我今年八十六歲了,修煉法輪功也有二十年。我說說我修煉中的神奇故事。

在我六十五歲那年,我的身體就徹底垮了,不但腰疼、腿疼,還得了嚴重的心臟病。醫生叮囑我兒女:「千萬別給你媽翻身,她一點都不能動,她身邊不能離人了。你們要有個思想準備……」兒女們偷偷的落淚。

因為我娘家姥姥、媽媽,還有姐姐,都是五、六十歲時就去世了。醫生的話等於是給我判了死刑。女兒悄悄的把我的裝老衣裳都準備好了。也許冥冥中我有神佛保祐吧,慢慢的我又活過來了,就是身體很虛弱,眼睛也看不清東西了。

九六年春天,兒子給我拿回來一本書《轉法輪》,告訴我:「現在很多人都在煉法輪功,聽說祛病效果很好,你也和他們煉煉試試。」我雖然不知道法輪功是甚麼,但聽了名字,心裏就舒服。

我沒上過學,只上了幾天掃盲班,認不了幾個字,就讓老伴給我念《轉法輪》,我越聽越愛聽,句句說到我心裏。

我開始找煉功點學功。如果知道哪裏放老師的教功錄像或講法錄像,不管多遠我都會去。漸漸的我身上有勁了,也就是個把月吧,我的身體就全好了,天天樂樂呵呵的,甚麼活都能幹了。

被醫生判了死刑的我,煉了法輪功,現在八十多歲,身板硬硬朗朗的,還在院子裏種了一塊菜地,我紉針都不用戴眼鏡了。沒上過學的我,現在大法的四十多部經書,我都能通讀了。

看到這兒,你是否覺得法輪功很神奇呀!下面我再說兩件更神奇的事吧。

一、兩次被摩托車撞 安然無恙

九六年秋天,我六十六歲。一天我騎車去辦事,一個小伙子騎摩托車把我給撞倒了。小伙子嚇壞了,趕緊把我扶起來。我想起師父讓我們做好人,不給人家找麻煩,就趕緊說:「我沒事!」可是,再想騎車,卻騎不了了。

小伙子要送我上醫院,我不去,小伙子便把我送回了家。到了家門口,我沒讓小伙子進門。一來我不想讓老伴知道了為我擔心。再者怕兒女們知道了責怪小伙子,就讓他走了。

回到家,我為了不讓老伴看出來,我該幹甚麼還幹甚麼,晚上照常去了煉功點。我被摩托車撞時,正好讓鄰居老太太看見了。傍黑兒,見我從她門上過,就問:「你不是被摩托車撞了嗎?」我說:「沒事,不咋地!」就聽她在我身後向周圍的人大聲說:「你們也趕緊煉法輪功吧,你看她,讓摩托車撞了,都百咋不咋(方言:沒事)。」

第二天,那個撞了我的小伙子領著家人來看我。兒子知道事情的經過後,對小伙子說:「算你小子有福,撞了我媽這樣的大好人,不訛你。也虧我媽煉了法輪功,不然還不讓你小子給撞壞了!」大夥都笑了。

還有一次,是快過年了,家家都在忙著掃房,我去買掃房的東西,騎著車子,一拐彎,就甚麼都不知道了。忽然聽到人聲嘈雜,嚷著「上醫院吧!」我趕緊睜開眼睛,原來我又被摩托車撞了。

女婿的同事看見了,認出是我,趕緊給女婿打電話。女兒、女婿、兒子全來了。我掙扎著說:「沒事,不用去醫院。」兒女們不幹,和肇事者一起把我送進了醫院。

經檢查,我頭上有一個饅頭大的包,腰部有瘀血,醫生懷疑還有內傷,要求住院觀察。我堅決不同意住院。兒女們沒辦法,只好拿了一大堆藥回去。

回到家,我堅持學法煉功。我兒女們都見證過大法的神奇,也不逼我。第二天,那個包就消下去了,自始至終我並不怎麼疼,我知道是師父在保護著我,替我承受了。

二、兒子說:「誰不煉,我媽也得煉!」

自打我修煉大法以後,二十多年來,身體棒棒的,沒病就不用吃藥了,倒也消過幾次病業,而且還吐過三塊黑血塊子。按常人的遺傳學,我姥姥、媽媽、姐姐都是得癌症去世的,我明白,我修煉了法輪大法,我身上的病灶是師父給我清理出來了,發生在我身上的一切不是病。我不但不膽小,還增加了我信師信法的信心。

特別在我八十歲的那年,我有幾天不想吃東西,開始幾天還能吃片西瓜、喝一點水,後來連水都喝不了,看見西瓜就噁心。我獨居(老伴前幾年去世了),怕兒女們擔心,也覺得自己是修煉人,這不是病,就沒告訴他們。

第七天頭上,一大早,兒子有事到我院裏,見我還沒起來。兒子知道我平時早起來煉功,覺得納悶,於是便進屋看我,一眼看到外屋便盆裏尿的血,就驚叫起來。我趕緊迎出去,他一見我的樣子,就更急了:「媽,你走路都打晃了,怎麼也不說一聲?這次怎麼著也得去醫院檢查檢查。」沒等我說話,又說:「星期一就去保定。」說完就急著安排去了(因為孫子是保定醫院的醫生)。

我有點不知所措,這才想起來求師父。我來到師父的法像前:「師父啊,我知道我這不是病,可是兒子不修煉,要送我上醫院,到了醫院,我也沒法和醫生解釋啊,說了他也不懂啊。我不想去醫院。師父您幫幫我吧。」

過了不大會兒,兒子又回來了,對我說:「明天小麗(孫子媳婦)的同學要來考試,想來咱家住一天。要不咱星期二再去醫院,你還抗得住吧?」我說:「沒事,抗得住!」我心裏偷著樂,師父在幫我呢。頓時感到身體輕鬆了許多,知道師父把不好的東西給拿掉了,我想吃點東西了。

等到星期二一大早,兒子來接我去醫院時,我已經甚麼事都沒有了。看著眼前面帶微笑、身體利利索索的老媽,兒子愣了會兒,問:「媽,你好了?」我笑著點點頭。兒子高興的點著頭說:「誰不煉,我媽也得煉,不讓煉可不行!」

結語

常言說,大恩不言謝。我沒甚麼可回報師父的,只能用我的親身經歷,來告訴世人:法輪大法是佛法,是最正的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