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除誹謗宣傳展板的一些方法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七日】邪黨迫害大法到今天,媒體上已經基本上不提了,但是邪惡宣傳欄卻依然經常看到,可能這也是在世間直接表現的僅有的幾種迫害形式之一了,因此其破壞力不容低估。本文就我地遇到的一些情況和處理辦法以及結合同修交流文章來切磋一些經驗和看法。

個人覺的清除邪惡宣傳有時比發資料還要迫切,這是必須首先要除掉的,因為不先清除掉的話會直接影響救人的效果。打一個很形像的比喻:邪惡展板就像鬼子的炮樓,虎視眈眈的監視著世人,人們時刻生活在它的陰影之下,不知不覺的就會感到害怕,因為中共幾十年的專制統治,其殘暴血腥已經在人們心中打下了深深的烙印和傷痛,它存在著一個邪惡的場,人們看到它談論它就會不斷的重複和刷新恐懼感,強化這個場,使人們噤若寒蟬如芒在背。邪板上確實是有邪靈存在的,

據某同修說有一次把裝油漆的雞蛋砸上去竟然不破反而彈回很遠,只得親自動手清理掉。

邪惡宣傳主要有兩種形式:噴字標語和展板(布)。我地區發現幾乎每個村莊和社區街道都有,大都位於主要人流通道上,造成的影響很壞,形式都差不多,看落款都是本縣「六一零」統一定製的。

我還遇到過這樣邪惡有這麼一種隱蔽的做法,需要注意,猛的一看,畫面上說的都是批判「全能神」,卻在宣傳欄的右角上誣蔑法輪功。這種以真邪教為幌子,移花接木暗渡陳倉的手法也是相當迷惑世人的,當然也要清除了。

還有一種情況同修存在一定爭議,就是有的宣傳標語寫的是:「崇尚科學反對邪教」。有的同修說這樣的沒有提到法輪功,不需要清除。我覺的這種認識是錯誤的,因為中共媒體鋪天蓋地的邪惡宣傳一直持續了好多年,把大法醜化歪曲,摻雜著批判真邪教攪為一潭,混淆視聽迷惑了很多世人,後來雖然迫害形式轉為暗地裏,但是一提到邪教人們自然就聯想到法輪功,已經形成條件反射了,這是中共慣用的狡猾欺騙手段,歷次運動中都使用過此伎倆屢屢得手,我們大法弟子切不可被其輕易迷惑,自欺欺人,而耽誤了除惡救人的大事。

分散在農村的同修要主動的留心,及時把信息反饋給協調人。最近一段時間,我地同修集中清理邪惡宣傳欄,專門派人下鄉尋找,記錄在本子上,方位街道重要特徵等信息也要記錄,以便別的同修能夠直奔目標不耽誤時間。有的村莊不知道叫甚麼名字,可以攜帶地圖或安裝高德地圖的智能手機,根據定位坐標就能很容易確定村的名字了,最後分頭進行清除。這樣雖然尋找跨越區域大耗時多,但是集中高效沒有遺漏,是很值得的。靠近主要公路的邪惡展板要儘量優先清除,不要讓它們再毒害世人。

如果正念正行,白天晚上都可以去清理,為了安全避免不必要的麻煩,可以戴頭盔或面罩。

清除邪惡展板

有的邪惡展板是廣告布做的,材質很結實,有的膠水塗的密實與牆體貼為一體,用刀很難割開,有個技巧:用手摸一摸,哪個地方沒有貼實或鼓泡,就從這裏下手,筆紙刀尖斜著插入,劃一道口子,就可以用手撕開了,撕裂的聲音很大,有的需要很大的勁才能撕開,此時需用刀子擴大切口。割除後儘量清理乾淨,能夠帶走的儘量帶走不要扔在現場,以免引起惡人的注意和跟蹤。能不在現場處理的就不要在現場處理,可以快速摺疊拿離現場再做銷毀,縮短行動時間。

當然在周邊環境不太安全的情況下可以做快速處理,其破壞效果有時能起到警示惡人的作用。

有的展板邪惡破費民資竟然用的是陶瓷的,很堅硬,只能用噴漆或錘子砸的辦法了,我想能不能用裝硫酸的玻璃瓶甩上去腐蝕以破壞它的整體觀瞻性,不過沒有試驗過,在此僅提供一個思路。

有的展板貼的比較高,個子矮的同修不好撕,可以準備一個帶銳尖的鐵鉤子,一把就能扯下一塊來,或準備一個小梯子。有的同修用油漆滾子快速刷漆覆蓋,效率高效果也很好。明慧文章上同修也介紹過一個方法:純淨水瓶子蓋上鑽孔,裝上油漆(摻和汽油或稀料),用力一噴,高處的遠處的不便靠近的就能處理了。在個別實在難以夠到的地方,可以考慮用裝油漆的玻璃瓶扔過去,摔碎後也能清理,但要注意不要給正常環境造成破壞。

有的是櫥窗式的,前面是玻璃,能不能砸碎?同修還有爭議(個人認為可以,司馬光砸缸)。後面是鐵皮焊死的沒有間隙,很難弄,我們用螺紋鋼一端打磨成一個尖頭另一端打成一個有斜度的平頭(俗稱撬棍),用尖頭猛插進去,再撬開,再用鐵鉗拽開鐵皮,伸手進去拉出展板銷毀。這是城區碰到的一種比較麻煩的形式。

清理完後,有條件的可以貼上:天滅中共真邪教、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全球控告江澤民等不乾膠,鎮邪滅亂效果會更好。在正邪的對比之下,邪惡的表現是那麼的蒼白無力。

清除邪惡標語

一開始我們用自噴漆但是發現其壓力很小,噴不遠,一桶只能蓋幾個字就沒有氣了,很費勁很急人。後來我們用不同顏色的油漆塗抹過,顯得很凌亂很扎眼。現在所謂新農村的牆面底色一般是黃色的塗料漆刷的,因此對於牆上的邪惡標語,用黃色漆塗抹比較好,覆蓋後甚麼也沒有,不影響美觀,也不易引起人的反感。我們把黃漆調稀攪勻和滾子放到一個塑料袋裏隨身帶著,幾滾子就蓋住了,很方便。

城鎮社區監控多不好處理的地方,可以等到下雨天晚上(或霧天),穿著雨披或打著雨傘,效果都比較好。不具備這些條件的就要靠正念和智慧去做了。師父說:「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1]。我們做的是正事,內心要坦然鎮定。

另據觀察,在城鎮社區的道路廣場,有的社區晚上十點後會熄燈(不定),掌握其規律,有利於安全做事。

傍晚時分,在天剛黑照明燈還沒有亮的短暫時間段,天色半明半暗,多數在家做飯,只有少數村民尚在外活動,此時既不引人注意又看不太清楚人的面目,但是這段時間很短,根據季節不同只有半個多小時到一個小時。

有一次清除惡板,碰到一個人問你幹甚麼?我說江澤民就要被抓了,這些東西不掛了,他又問:你是哪裏的人?我答:上面派下來的人。天黑後不注意看一般人看不清楚你在幹甚麼,也不會聯想到你是法輪功學員。

邪惡展板清除後,有的還會原地恢復,因此最好連其框架一併拆除為好,有的會改換地方,這就需要同修們不要放鬆意識,不斷的清除,直至除盡。

以上僅供大陸同修參考,請根據各地情況理智智慧的做,只要正念強,師父與正神都會幫忙。

感想

本文都是我們本地同修具體清除邪惡宣傳欄過程中的經驗總結。正法中無小事,每一個小智慧可能都會帶來意想不到的效果,作用都是巨大的。

記得有一次,位於一條主要公路邊的一個邪惡展板,同修去割,回來說跟牆一樣硬,根本割不動,我說我來試試,廣告布膠水抹的很嚴密,與牆體貼的很緊,我找到了中間抹膠水不到的地方有鼓泡鬆軟的地方,用刀尖用力插進去,一下子就揭開了,順利銷毀了,這是師父看到弟子的正念而給的智慧和鼓勵。為此,我地還買了一輛摩托車,下鄉尋找邪惡展板更便利了,目前已經清理了一部份,但是還沒有完全處理完,以前大家都沒有注意邪惡展板這個事情,後來通過交流都認識到了其危害性和緊迫性,都當成一件重要事情來做,也不斷有同修反饋處理了一些。

希望本文能夠對更多大陸同修有所啟發和幫助。如有不當之處或有更好方法,請同修指正補充共同提高,以便更好的救度世人。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