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憑著感覺修煉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七日】我想跟同修談談:不要忽視我們平時遇到的很多小小的、看起來很偶然或很自然、好像干擾作用也不大的那種干擾或魔難,不要憑著感覺修煉,人的感覺真的甚麼也不是!舉例說明。就以「睏」這種干擾狀態舉例。

例一。我第一遍看《轉法輪》是在九九年初。因為事先同修提醒看《轉法輪》第一遍時要一口氣看完,我雖然覺的奇怪,但還是認認真真照做了。我關在房間裏,用了一天時間,真的一口氣看完。其間遇到一種很奇怪的現象:就是我總是周期性的出現一會睡意濃濃一會又清醒無比的狀態,總是交替出現,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但我感覺這種困很不正常。因此整個看書過程中,我的意志都一直與這個奇怪而濃烈的睏意對抗著,在竭力保持清醒中看完了整部《轉法輪》。後來我修煉一段時間後,回頭悟道:當時那個過程,我雖然只是一直在竭力抵制睏意,其它甚麼感覺也沒有,但實質上,師父一定替我清理了很多阻礙我得法的觀念!我另外空間一定發生了很多實質的變化!這是肯定的。

例二。大約九九年下半年至二零零零年上半年間,有一天我正坐在床上學法時,突然感覺一陣突如其來的濃烈睏意。我當時覺的很不正常,馬上集中意志與注意力,與這個濃烈的睏意對抗!瞬間,我就察覺到了,大約在離我右邊腦部半米遠的空中,有一團足球大的敗物正懸浮在那裏,我還能瞬間感到它的特徵:它是陰冷的、好像瀝青狀。它正竭力的移動過來想與我的腦部重合,而我在竭力排斥它的過程中它就不能完全靠近我。我發現,它離我越近,它就控制我越多,我就感到越迷糊越睏。當我用盡全力抑制住睏的感覺終於清醒時,那個東西就被消掉了。

例三。大約二零零二年的某天,我正在學法時,突然感覺發睏。我努力抑制住睏意,繼續學,但還是感到了一陣一陣的睏意恍惚,突然,一瞬間我看到挨著書本的上方空氣中,浮動出一層數量不少、小如芝麻大小的灰黑色粒子!這肯定是邪惡敗物!我當時想。我繼續與睏意對抗,竭力保持清醒。這個過程過了好一會,突然,在一個瞬間,我感到大腦中間松果體位置有一滴涼水樣的東西滴落下來、消失不見了!瞬間,我就達到了一種極清醒、極清淨的狀態。而且這種清淨狀態還在向更高層次演化,於是,在幾秒鐘之間,我經歷了三層不同層次的清淨狀態,一層比一層更清淨,到達體驗到第三層清淨狀態時,我感到我的心已經無法承受那種清淨了,因為那種清淨的成度讓我生出了一種震驚和害怕的感覺。於是,那種清淨狀態的演化就到此為止了。

綜上所述,我想說的是:我的修煉體驗中,表現為同一種感受的干擾或魔難現象,未必就是同一種邪惡因素造成的,甚至有些干擾看起來是那麼自然,就像這種我們時間晚了學法時有些發睏一樣,人的觀念常常會以為這是正常的,該睡覺了,所以睏了,其實對於修煉人來說,根本不是那麼回事!任何干擾學法、發正念質量的魔難,背後一定百分百是邪惡因素在起作用!所以,我們在做師父所說的三件事中,任何一件事中出現的不管甚麼形式表現或程度大小的魔難干擾都不要忽略,要抓住它,查找它的根源,找到並清除背後那個邪惡因素,是人心勾來的就清除人心,隨時將一件件通常以偶然小事出現的邪惡清零,這種狀態就不容易縱容邪惡,以至堆積成大難。

我們很容易忽略各種小小的干擾或小小的魔難,其實我覺的,對於修煉人來說,不管哪種小小的魔難,如果總是長期存在自身的話,那麼無形中它起的作用就是大魔難。為甚麼這麼說呢?大家想一想,鯨吞式的魔難,就如修煉人突然被抓被判刑坐牢一樣,大家都能警醒識別;但是蠶食式鯨吞呢?也就是把這個過程拉的很長,一點一點的吃掉對方,就像溫水煮蛙,對方還挺舒服的,一直到死,都沒想到死的原因。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