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旬老人救人忙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七日】我今年八十多歲了,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老弟子,跟隨師父修煉十八年了,摔倒了再爬起來,跌跌撞撞的熬過了多少的關和難。尤其是過病業關時苦不堪言,師父也為我這不爭氣的弟子承受著太多太多,是師父把我從地獄裏撈出洗淨,給了我全新的生命,真是師恩浩蕩,師恩難報啊!回憶起來,淚流滿面。

我時刻不忘記自己是個大法弟子,克服各種困難,每日拄著拐棍上街講真相,無論春夏秋冬、還是風雨交加的日子,我都在外面講真相、發資料、勸三退,堅持以自己最大的能力外出救人,將我家附近的兩條街的上學的孩子,幾乎全勸退了隊。成人如入過黨團組織的也退了一部份。街上老百姓基本都熟悉我。

我心中牢記師父要求的三件事,嚴格要求自己,有時下半夜起來發完正念,打完坐,背法直至天亮,接著發正念、煉動功,上午外出回來抓緊學法,中午一般不捨得睡覺,白日最少每日學法三、四小時,夜間擠出兩個多小時學法煉功,有時通宵不眠。

有時外出回來感到很疲憊,覺得自己是老了,當看到一張張三退名單時,感到今天沒有白過,很充實,很欣慰,很神聖,這時精神煥發也不覺自己老了,疲憊的感覺一掃而光。有時候也會情緒波動,但都能堅持向內找自己,修正不足。

下面講幾個我在講真相、發資料、勸三退中的小故事:

五十多個孩子退隊

一天我吃過早飯後,上街講真相。遇到了一隊騎自行車,戴紅領巾的孩子。我正在想著這五十多個孩子應該怎麼救他們。當我走到一個大酒店前面時,這隊騎車的孩子過來了,騎到我跟前時,突然前面第一個孩子倒下了,接著後面的孩子一個一個全都倒下了,好像是專門要到我跟前聽真相的。

我指著一個孩子胸前的紅領巾說:「這紅領巾是猩紅的血染成的,當天災、人禍、地震、海嘯、大瘟疫來時戴紅領巾的孩子全都會被淘汰了。孩子們,你只要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才能有幸福,三退了才能保平安。趕快來報名吧,放學回家時不要再戴紅領巾了。」

這些孩子從地上爬起來,扶起自行車,邊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邊跑過來圍著我報名退隊。就這樣,五十多個小生命得救了。這都是師父安排好了的。

回到家中,我捧著水果去師父的法像前敬貢時,看到師父在向我微笑。

老家三十多口人得救了

二零一五年前過大年時,我小兒子與媳婦要回山東老家為父親上墳,想把我帶上去老家看看。我犯了躊躇,自己年紀大了,幾年沒出過遠門了,這能不能行啊?但當我想到,老家一個村都沒有大法弟子,老家人幾十口沒有人去救他們。我站在師父法像前說:「我一定跟兒子回老家,去救這一家人的生命。」師父向我微笑。

我跟兒子回老家了,家裏人全在等候改遷。我就利用此機會講了真相。大姪兒是村委邪黨書記,帶領全家人做了「三退」。就這樣,老家三十多口人得救了。我感到很欣慰。

我的天目有時能看到東西。比如每天晨煉時,我都看到那些護法神日日夜夜的巍然站立著,一動不動,那麼神威。

過世老幹部要三退

二零一四年春天的一天,我看到單位去世幾年的老幹部到我家來了,他站在我家客廳飯桌旁邊,大約有五分鐘,我看著他,他也沒講甚麼,就走了。當時我沒悟到他的來意。到了秋天,是一個小雨的天氣,我站在門口看路好不好走,結果在大約兩米遠的地方,看見他向我招手,帶著很期望的眼神,然後就走了。這次我悟到:他要找我「三退」。

次日上午,我拄著拐棍去他家中。走了大約二里路,找到他家妻子。我簡單給她講了真相,說明來意,並描述她老伴穿的甚麼衣服,戴甚麼帽子,穿的甚麼鞋子,他找我的意思是甚麼?說明後,他妻子說:你講的一點都不錯,老頭走時,我就這樣打扮他的。她說:為了保平安,你趕快把那個邪黨給他退了吧。我回家後,給他做了三退。從此他再也沒來找我。

師父的看護

本地公安局分管迫害的女頭目,被人稱為笑面虎,曾參加過周永康親自布置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會議,是迫害大法弟子的幹將,她表面偽善,一臉笑,心裏歹毒。幾年來,因她上報後被抓,被判刑,被勞教,被拘留本地區的大法弟子接近三十人。

二零一三年元旦前,我給她送了一封勸善信。她當時就讓司機把車開過來,親自押我回家,說要認認我家的門。我明白她再回來就不一樣了。我沒有害怕,做好了她殺回馬槍的準備。

果然不出所料,元旦後第四天上午,她給我市裏的大兒子打了電話,說:「你媽到處寫勸善信,處處去發材料,不看她年紀大早就抓她了。現在通知你們,我們現在要上你家去了,看情況再定。」大兒子立即打電話告訴本地的小兒子,小兒子氣呼呼的給我打電話說:「你在家待著,公安局要來人找你了。」

十點三十分左右,她帶著國保大隊長來了,敲開門坐在沙發上,還笑瞇瞇讓我也坐下,她一邊雙手緊握住我的雙手同我說話,一邊示意國保大隊長進內屋亂抄亂翻,把所有的大廚小櫃都翻了,也沒找到甚麼東西。她問這問那,我說我剛搬來不久,沒看到甚麼材料。她問我:「你給我的信,是你親自寫的嗎?江澤民怎麼不好?你叫我別跟他的路線走,才能有個美好未來。」我回答她:江澤民不好老百姓都知道,都罵他。你不跟他路線走是對的。她問:「你對你的兒女也這麼說嗎?」我說:是,也這樣講。她問:你與煉法輪功的人來往嗎?我說我只是煉功健身,不認識誰。她問這功能健身嗎?我說我多種疾病都好了,確實好。於是這兩個人交換個眼色,站起來走了。在師父的呵護下,邪惡的目地沒有達到。

師父的鼓勵

我有一個朋友,是個醫生,她丈夫是部隊的參謀,因家庭出身是地主,費了大勁,才入了邪黨。老倆口現在都退休在家。他們一大家子人,四個邪黨黨員,五個共青團員,其餘全是少先隊員。

我一連三趟到她家給他們一家講真相。她家離我家約十幾里路,前兩次我是打出租車去,最後一次是搭公共汽車去,走了很遠的路,終於將他們一家子黨、團、隊員全都勸退了。

這天我回到家時筋疲力盡,坐下喝口水,休息一會打算學法。當我走到桌前書架時,看到一個金燦燦的小嬰孩兒站在桌頭下面金色的蓮花盤裏,金黃色的頭髮是卷著的。我悟到,看到這個嬰孩是師父在鼓勵我,疲憊的感覺一下子就消失了。

我要跟隨師父一修到底,嚴格要求自己。不斷的向內找,盡最大的努力去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精進、再精進,圓滿隨師父回家。有不對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