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著於時間和常人的形勢是危險的「漏」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五日】這段時間發正念無力,感覺有一種睏和讓我迷糊的物質,而且平時內心中有一種莫名其妙的壓力、焦慮和恐懼感排除不了,學法時好幾次無意的一翻開《轉法輪》,第一眼總是看到「危險」兩個字。我知道這是在提醒我,但又感覺這段時間自己好像也沒甚麼大的執著和人心表現啊,搞不清危險出在哪個方面。

直到昨晚,在夢中,我拿著一個非常骯髒的枕頭,在夢中我都覺得很髒,但我知道一直用它枕著頭在睡覺……

早上起來煉功時,夢中的情景還非常清晰的在腦海中,我想,這是不是在提醒我:我思想中在想骯髒的東西呢,枕頭和頭有關係嘛。我開始向內找,這時我這些天的一些思想和行為一下反映出來,原來這段時間我非常關注美國新當選總統川普的事情,上動態網時只要是關於川普的消息,我就必看,而且一看很久、很興奮。思想中對川普有一種「好感」,有一種「欣賞」,覺的川普團隊中有很多人是認同大法、支持大法的,內心盼望更多理解和支持大法的官員在川普政府中擔任要職,希望他們能對結束這場迫害起到很大的作用……

而且昨天下午,我思想中竟冒出,看來這場迫害不久就要結束了,結束了以後,中國新的政府是不是應該邀請我們這些大法弟子在各個政府部門中任職呢,我們有能力、有才華、又正直不阿嘛,想入非非了好一陣,後來也意識到不對,簡單排斥了一下,但沒重視。

這時我一下認識到了自己對常人形勢的執著,對常人的依賴,對政治感興趣的人心,還有對時間的執著。我發現自己不但有這些心,還很嚴重了。

就在我真心的向內找到這些執著人心時,我發現從頭部開始,各種讓我不清醒的物質從上到下慢慢被解體,像霧一樣飄散在周圍的空氣中,我一下感到清醒、踏實。壓力焦慮和恐懼感消失了,那種發自內心的愉悅感又回來了。我知道自己找對了。

五套功法煉完功後,我躺了一小會兒,又做了一個夢,在夢中,有個人告訴我說,液化氣漏了,我就聞到空氣中瀰漫著很濃很臭的液化氣味道,而且馬上在一個屋子裏看到一個液化氣罐,確實在漏氣,液化氣罐的頭上面一個像閥門似的圓柱形東西是歪的,沒堵住罐口,氣就從那漏出來的,更可怕的是,漏氣的地方竟冒著兩寸高的火苗。在夢中,我想起明慧網上有一篇文章中說液化氣罐爆炸後把一個人炸爛,腿飛出去大概一百五十米遠。我感到液化氣罐馬上就要爆炸了,太危險了,我焦急的大喊:液化氣罐要爆炸了,怎麼沒有人來管啊?!屋裏有人但沒有人理我。

夢中,我四下看了看,天啊,幸好門窗都是大開著的,不然早就爆炸了,這時,我只好自己去解決這個問題了,不知怎麼的,我手裏一下有了一把平口螺絲刀,我把螺絲刀對準罐口上像閥門似的圓柱形東西,上面有個絲口,我用螺絲刀把這個圓柱形東西調正,輕輕的推進了液化氣罐罐口,火苗熄滅了,漏氣堵住了,危險解除了……。

我醒來後,覺的提醒太明顯了,真切的感到我們修煉中的「漏」是那麼的危險和可怕。今天看到明慧上恰好有一篇交流文章:《放下對2017的執著》,我很有同感。

看來,對二零一七年執著的還不是個別現象。十七年來,我們在這方面的教訓已經不少了,一次又一次的執著時間,給我們救度眾生造成了多大的障礙,有多少世人因此再也聽不進我們講的,有多少眾生因此被毀掉,而且給我們自己的修煉也造成了多大的魔難和阻礙啊!

我們再不能執著時間了,想一想,正法結束是誰說了算?我認識到,是師父根據大法弟子修煉到位的狀態,眾生得救的數量在定,所有的一切根據正法救度眾生的需要也在變化。甚麼時候結束,除了師父,宇宙中的一切神、生命都不能知道,也不可能知道,誰肯定的說哪一個時間會結束,那能算數嗎?大法弟子信師信法才是根本。

世間的形勢變化隨著師父的正法進程在向前推進,師父的意志就是真正的天意,誰也阻擋不了,邪惡一定會被清除,正法一定能成功,所有的生命就在這過程中表現著自己,從而被正法選擇留下或是淘汰。我們可以在講真相中把真實的形勢講給眾生,讓他們清醒,做出正確的選擇。我們知道時間的緊迫,只能把它作為精進和救眾生的動力,但我們不能在其中執著啊。

我們大法弟子在這個過程只有修好自己和助師救度眾生的份,以純淨的心走正正法修煉之路,才能使更多眾生得救。相反,如果我們很多同修再一次執著時間造成大的波動,那只會給邪惡干擾和毀眾生找到藉口,很可能把那些好的應該被救度的生命推向被邪惡利用和毀掉的位置,給師父的正法造成干擾,給眾生造成損失,也讓我們執著的事情適得其反。那我們就是有罪過的,這不是小事。

師父告訴我們:「有漏、有人心、有執著都無法走好以後的路。」[1]我覺的我們執著於時間和常人的形勢是危險的、是大漏。不去掉這些漏和執著我們怎能走向圓滿呢?即便正法就這麼結束了,我們帶著這麼多不好的東西,自己的結局是甚麼呢?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致歐洲法會的賀詞》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