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妹妹的經歷看修煉的嚴肅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三日】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妹妹出現腦血栓的症狀住院了。我聽到這個消息,馬上趕到醫院看望。一見到她我感到很驚訝,不敢相信眼前的這一切,昔日那麼精進的老大法弟子,怎麼一下沒了正念了呢?話得從頭說起。

從表面上看,妹妹很精進的,家是學法點,夫妻倆和上大學的女兒都是修煉人。九九年七二零後,最先去北京證實大法,被當地派出所劫持回來關押迫害,在沒寫任何保證的情況下,正念走出。反迫害和救度眾生做的也很好,在當地起了很大的正面作用。

在邪惡紅色恐怖環境中,妹方圓百里走遍角角落落,將真相資料送到家家戶戶,時常一宿半宿的發資料,有幾次和同修發真相資料,走散迷路,越走越遠,第二天早上,才坐公車返回。她丈夫,在冬天發資料,由於山村路遠,寒風凜冽,走到半路就不想去了,轉念一想,眾生苦盼得救,自己還有肩負的使命,正念出來,決定繼續走下去!求師父加持,頃刻之間,一陣熱流湧出,渾身上下暖乎乎,感覺到此刻師父慈悲的加持,感恩的心無法表達,順利的把上百份真相資料發到了每家每戶。

二零零四年的某一天,他們夫妻倆又去發真相資料,妹妹為了掩護另一個同修,被當地不明真相的惡人抓住不放,被六一零和國安大隊關押並勞教三年,在呼和浩特市勞教所受到非人的酷刑折磨,九死一生,回到家後又馬不停蹄的走入到救度眾生中。

自從當地開展打電話救度眾生,妹妹就持之以恆的打電話救人,她這樣一做,帶出了不少沒走出來的同修也跟著她學會了打電話救眾生。經妹打電話三退的就有好幾千人。即使出現半邊身子不好使,她依然都每天堅持出去打電話。

有一天身邊同修看她手不好使,問她怎麼啦?她說沒事,堅持了十多天,發現嘴也歪了,吃東西往外掉。她兒子在外地聽說此事,非得讓她上醫院,各種不好的信息都往她的腦子裏打,她想起了弟媳(未修煉大法)也是半邊身體不好使,嘴斜眼歪,在醫院治療三天就好了,她想我要不好這多給大法抹黑,於是產生動搖,想借醫生之手治好病,而不是百分之百信師信法,正念過關。

在醫院有同修去看望她,和她切磋交流,問她:你怎麼沒徹底否定舊勢力安排,這不是假相嗎?你覺的進醫院不是給大法抹黑嗎?還不快歸正自己,放下執著,正念過關。妹同修一聽醒悟了,這是上舊勢力的當了,夫妻倆一商量就出院了。第三天,兒子聽說她出院了,打電話說:你們這樣固執,往後出現一切不好的後果你們自己負責,為你們的事我開車把一個老太太撞了。他們一聽又害怕了,放不下對情的執著,又去住院了。這一回去,一關沒過,一關又來,到醫院經主治醫生一檢查,又檢查出糖尿病來了,而且非常嚴重,必須打胰島素,腦血栓加糖尿病,更不好治。

轉眼之間,妹在醫院治了一個療程,下一步就得去康復中心繼續治療,這回面臨的又是一個選擇,是繼續治療還是信師信法回家學法煉功,夫妻倆一商量正念出來了,不治了,回家修煉大法去。

回到家後,同修和他們一起學法,幫妹妹歸正一思一念,找出各種執著心。迫害開始,修煉的弦繃的很緊,現在環境寬鬆了,就容易使修煉人放鬆自己,不向內找,做事心、利益心、怨恨心都出來了。

就說利益心吧,家鄉要拆遷,常人都在蓋房子,這樣拆遷時好多得點錢,她也產生了這個想法,讓丈夫張羅蓋房子。丈夫不蓋她就怨恨丈夫,和丈夫吵架。同修被手機定位連累丈夫,她也憤憤不平,滿腦子都是人念。花錢把丈夫贖出來,還怨恨同修不敢去幫她。這些人心讓舊勢力鑽了空子,找到了迫害她的藉口。

修煉是嚴肅的,修好自己,救度眾生兩者不可缺一。師父講:「心性多高功多高」[1],越到最後對每個人的考驗越嚴肅,認識到百分之百信師信法,真正做到是個過程,等正念強了,一切迎刃而解,妹也能自理了,也能出來蹓跶了,逐漸的向好的方面發展。

修煉是嚴肅的,如果我們遇到任何事情或魔難,都應該無條件向內找找自己,一定是自己有不符合法的地方,或掩藏起的甚麼執著,找出修去,才能好轉,才能做個無漏的正覺。

個人體悟,不當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