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前進監獄劉光輝的公開信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日】在北京市前進監獄9分監區,我認識了你。那時,我們叫你「劉隊」,後來聽說,你當「劉指」了,再後來又聽說,你成「劉中」了。從「劉隊」到「劉中」的這十幾年,你的人生一路走的可好嗎?如果我沒說錯,你早該當爸爸了。身為人父,是一種責任,也是一種享受。當孩子仰起小臉兒望著他(她)的爸爸,請你多看看那雙明亮的眼睛,因為,那雙眼睛能喚醒我們成年人兒時的善良與純真。

印象中,你是一個自信的人。一般而言,自信的人做事有主見,敢擔當,認準的事九頭牛也拉不回。然而,事物都有兩面性,自信,在現實生活中也有其兩面性:如果走正路,勇往直前,可以到達光輝的彼岸;如果走錯路,也是勇往直前,最後跌下的,卻是黑暗的萬丈深淵……

男怕入錯行,女怕嫁錯郎。現在,我可以用真誠之心告訴你:你上警校沒有錯,到前進監獄做獄警也沒有錯,但是,你追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學員這條路,真的走錯了,而且是錯的一塌糊塗。

你走上這條錯路,說來偶然,卻也必然。當初,江澤民操控媒體灌輸給你對法輪功的謊言,加上你本人對提職加薪領獎金的嚮往,再加上你站在錯誤基點閱讀法輪功原著產生的誤解,以及你自信的性格,外加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職場,使你置法輪功學員的勸善良言於不顧,時至今日,你一直是江澤民迫害命令的執行者。

然而,江澤民是個甚麼東西呢?《江澤民其人》已經說清楚了:出身漢奸;他本人是日本加俄國雙料漢奸;踩著「6﹒4」鮮血上台;一手發動迫害法輪功,身負萬千命案;弄權、貪腐、淫亂;出賣相當於40個台灣的巨額國土給俄羅斯。江澤民是打著燈籠也難找的小丑、人渣,是中華民族的千古罪人,也是把參與迫害法輪功的公檢法司人員推上「死亡崗」的總黑手。你這十幾年的職場生涯,不幸跟江氏綁在了一起,在我看來可真是倒了八輩子霉!跟著江老闆幹,得到了甚麼甜頭兒你知道,將要失去甚麼,你暫時還不知道。下面這幾位的下場,你是知道的:

●周永康,以迫害法輪功學員凶殘毒辣獲得江澤民信任,2007年被江澤民塞進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成為迫害法輪功的總操盤手。周永康惡報入獄,其妻賈曉燁,家族周濱、周元青,其前秘書和舊部李春城、郭永祥、李崇禧、李華林、蔣潔敏、冀文林、余剛等,「滿門被抄」。惡貫滿盈的周永康,在法庭上低下了他那罪惡的頭顱。上圖:面對審判,周永康說:「我服從法庭對我的判決,我不上訴。」

●徐才厚,軍委副主席,江澤民安插在軍隊裏的代理人,「江澤民軍中最愛」,江澤民迫害指令在軍隊的最大黑手,把軍隊醫院變成了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利的屠殺中心。2014年6月30日,徐被立案查處。現已遭惡報死亡。

●李東生,2013年12月20日,中共「610辦公室」(江澤民發動迫害前夕私設的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相當於文革時的「中央文革領導小組」)主任兼公安部副部長李東生落馬。李東生在央視任副台長時,靠製造「天安門自焚」偽案和向高官輸送美女主播而曲線高升。2009年10月至2013年12月任中共「610」總頭目,李東生是「610」大頭目中第一個遭報應的人。上圖為李東生。

●薄熙來,江澤民殘酷迫害法輪功的急先鋒,執行江澤民活摘器官命令的始作俑者。在江澤民指使下,與周永康、徐才厚等聯手,密謀政變奪權維持對法輪功的迫害。主政遼寧期間,利用監獄、勞教所等,構建活人器官庫,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取暴利。他與老婆谷開來是活摘法輪功學員人體器官販賣牟利的始作俑者。2013年9月22日,薄熙來獲罪無期。上圖為薄熙來法庭窘態。

「追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一條黑線串起以上四個巨奸大惡。他們的人生軌跡是如此一致:迅速東升,突然西落;晨時中南海,晚上秦城會;今天審別人,明天被人審;今天跟老江,明天替罪羊──這就是迫害法輪功集團成員自作自受的不二下場。劉中,照你今天這勁頭兒,不就是在步他們的後塵嗎?今天工作在「前進」,明天前進坐大牢──真不願看到你落到這步田地。

回頭再說江澤民。江澤民下達過甚麼密令呢──「(對法輪功)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不僅如此,他還親自下達了對法輪功學員的人體器官「活摘令」。「追查國際」調查員對薄熙來、李長春、白書忠等多位中共高官的電話採訪錄音,通過自由門登陸動態網,都可以在線播聽。如果你想驗證的話,對你來說並不困難。

對法輪功的迫害指令,追根溯源,都是出自江澤民,通過羅幹(後來是周永康)、610下達到公檢法司,下達到清河分局,再下達到前進監獄各分監區。這些年來,你所執行的迫害指令,就是江澤民這些沒有人味兒的「命令」的具體細化,還有你本人的個性發揮。瀏覽明慧網,上面記載著你做過的這些事兒:

「法輪功學員時紹平一直堅定信仰,拒絕‘轉化’。惡警曹利華、劉光輝使盡了招術整他,採用‘熬鷹’,面壁罰坐,連上廁所都要被押解著,甚至幾天不讓睡覺,還挑選暴力犯毆打辱罵他。特別是面壁罰坐,每天被強迫在小板凳上坐直不許動長達20個小時,1天、2天、1年、2年……」

'劉光輝到南京女子監獄傳授整人方法'
劉光輝到南京女子監獄傳授整人方法

「2009年2月15日,銀川監獄從北京請來了3個所謂的‘專家’,協同監獄惡警對在此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實施‘轉化’迫害。這3個‘專家’在銀川監獄期間,始終隱瞞自己的身份。近日獲悉,這3名惡警來自臭名昭著的北京前進監獄。其中一個叫劉光輝的,是在一次迫害法輪功學員狂妄至極時,說出自己姓名的。另外二人一個姓張,一個姓何。劉光輝以前是北京前進監獄九監區的一名小隊長,自中共迫害法輪功之後,北京前進監獄九分監區成了最早關押法輪功學員的分監區,也是北京市迫害法輪功的樣板,更成為惡警們‘立功’、升遷的地方。」上圖為劉光輝到南京女子監獄傳授整人方法。

「2016年7月13日,張鴻儒的母親,姐姐和外甥,到前進監獄再一次向三監區要求合法接見張鴻儒,三監區區長劉光輝(警號:1109423)陰邪的要求家屬說:要想見,必須得符合兩個條件,首先得污衊法輪功,張鴻儒家屬直接告訴劉:‘做不到’;並直接說:‘國家到現在沒有給法輪功定性,不能隨便說話。’劉光輝耍政治流氓式的說:‘這兩個條件做不到,就不能接見。’家屬說:‘哪條法律規定的?家屬接見之前得先被問對法輪功的態度?你拿出法律條文,如果拿不出,就說明你們是違法的,我們家屬就可以控告你們。’劉光輝叫來了旁邊清河分局的幾個110的警察,說舉報家屬的講話涉嫌宣傳法輪功。」

「目前天津茶澱前進監獄一監區、三監區仍然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第三監區監區長劉光輝非常邪惡,曾經將法輪功學員徐化全毆打致殘,指使3個人高馬大的刑事犯將其暴打一個多小時,導致徐化全的肋骨被打斷、牙被打掉、頭被打腫。至今,徐化全還被非法關押在那裏。劉光輝不僅折磨徐化全,對於其他的法輪功學員也是經常打罵、侮辱,採用電棍電、長時間罰站等手段折磨法輪功學員,並且給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幫兇減刑。」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你幹的這些事,也怕人知道吧?所以,你們把儲藏室弄成了小黑屋,把剛入監或拒絕「轉化」的學員隔離關押,在裏頭想怎麼整就怎麼整。別以為人看不見就完了,頭上三尺有神靈,神目如電,看的清清楚楚。下地獄第一件事就是過堂,閻王殿過堂憑甚麼?你們做的那些事斑斑在冊。善惡有報,這是天理。你別當成耳邊風。迫害法輪功遭到惡報的例子屢見不鮮。請看──

惡報案例:孟兆慶,甘肅省寧縣「610辦公室」主任,2011年12月23日上午11時,乘坐寧縣法院麵包警車在高速路上行駛時鑽入拖車前底部,油箱起火,引燃大車,火借風勢,瞬間吞噬兩輛車,孟兆慶當場死亡。

看見了吧?這就叫「時候一到,一定會報。」「610」是幹甚麼的?咱們都清楚,它是迫害法輪功公檢法司的總把子,對法輪功學員怎麼整,你們是不是都得聽它的?因此,它也是「死亡崗」的頭把交椅。你看這個孟兆慶死的慘不慘?這何止是當場死亡,簡直是人間蒸發。

像這種迫害法輪功遭惡報的太多太多了:任長霞在開封賣力迫害法輪功,車禍斃命;羅京在央視抹黑法輪功,嗚呼「癌」哉;央視陳虻是「自焚」偽案製片人,一溜煙兒追著羅京去了;2015年8月5日,海澱區610辦公室主任王建鐘肺癌死亡;延慶縣「610」辦公室主任劉連山,在辦洗腦班期間突發心臟病……

查了查惡人榜,上面有你。不是嚇唬人,上了惡人榜,閻王殿裏可就真是掛號兒了。別看今天膽挺壯,你舞刀弄棍那兩下子,閻王面前不好使。閻王一瞪眼,嚇的你肝顫。小鬼一上刑,疼的你腸斷。冤有頭,債有主,善惡有報一五一十你得還。刀山油鍋是輕的,死去活來可就由不得你了。不僅如此,至親骨肉,他們可能都得跟著你倒霉受牽連──

案例一,昌平區「610」副主任孫愛平,她曾對法輪功學員說:「你們來一個抓一個,抓一個判一個,直到把法輪功學員都送進監獄。」孫愛平遭報,患子宮癌,切除子宮。其女結婚多年,想要孩子卻長期不孕。

案例二,李承斌,石景山區政法委書記、綜治辦主任。李一再揚言:我就聽江××的!在他的指使下,石景山警察早在1999年4月,就開始對法輪功學員大打出手,調用大型警車騷擾煉功點,監視煉功人,向煉功人群噴水,充當江氏馬前卒,使石景山成為京城迫害的重災區。李於2001年4月突然猝死。

劉中,你在迫害法輪功的錯路上一意孤行,原因很多,「我是執行上級的命令」,這可能是你為自己開罪和逃避良心譴責的最大藉口。那意思是:這都是上邊讓幹的,這是我的工作。恐怕沒那麼簡單吧?咱們知道,迫害當初,江澤民就密令:「(對法輪功)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你看看他這幾句話,這是人能說出來的嗎?誰能說出這樣的話,只有惡魔,只有人渣。甭講甚麼大道理,執行這樣的命令者,雙手往下嘀嗒血,拍拍屁股就走人,哪有那麼便宜的事兒?國法不容,天理不容啊。

看看歷史,咱們也好有一比:納粹戰犯執行希特勒的命令,日本戰犯執行東條英機的命令,結果如何?全球緝拿,大獄收押,絞刑侍候。文革剛結束,北京公安局長劉傳新畏罪自殺,793名警察被拉到雲南秘密槍決,他們不都是執行毛的命令嗎?北京身邊人,同行昨天事,思思想想可不可怕? 下圖為二戰後被絞死的納粹女看守。

江澤民迫害法輪功血債滔天,江下台後,繼任者都不願替江背黑鍋,都在與江做切割。胡溫如此,習李更是如此。只因江澤民血債幫遍布黨政軍,所以迫害還在維持。我們看到,習近平上台後,與江切割的新策一個接一個:勞教制度解體;錯案終身追究制;公務員終身負責制;「有案必立,有訴必理」。習近平當局正與江澤民迫害集團展開生死大博弈,出現高官落馬潮:周永康、薄熙來、徐才厚、郭伯雄、李東生、王立軍、周本順、張越……,挑起「4﹒25」事件的發起地──天津市高官落馬多米諾,都是迫害法輪功遭惡報了。

這一出習江大博弈,別人可以看熱鬧,身為迫害鏈條一環的你劉中,就得看門道了!這不是大審判的序幕拉開了嗎?好戲大戲還在後頭呢,羅幹、曾慶紅、江澤民……一個都跑不了。大老虎打完了,就輪到中的了,中的打完了,就輪到小的了,老虎蒼蠅都得打。當對江澤民迫害集團大清算到來那一天,老虎蒼蠅一窩兒端。

時局越來越明朗化。國家《公務員法》第九章第五十四條規定「公務員執行明顯違法的決定或者命令的,應當依法承擔相應的責任。」迫害法輪功是板上釘釘的違法犯罪,執行這樣的命令,都必須對自己的行為負法律責任。看明白了吧,這條規定就是一條天衣無縫的大口袋,把參與迫害的人都給裝進去了。

去年5月開始,超過20萬法輪功學員與家屬,實名控告江澤民,亞太地區超過100萬民眾聯名舉報江澤民。中紀委正在追查江澤民家族貪污罪行,江澤民被繩之以法的日子不遠了。有人還僥倖上面層層撐腰呢,江氏集團土崩瓦解,樹倒猢猻散,誰給誰撐腰?人在做,天在看。迫害集團從上到下,誰幹了甚麼傷天害理缺德違法事兒,他都得自己買單。

'北京的訴江展板'
北京的訴江展板

你知道,中國司法機關對法輪功學員的「審判」,是依據《刑法》300條:「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眾所周知,信仰自由,天賦人權。法律常識,《憲法》跟《刑法》是老子跟兒子的關係。顯然,「300」條因與《憲法》第三十六條關於「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的規定相抵觸而無效。實質上,以「300」條給法輪功學員定罪,是對無效法律的公然錯用。因此,所有法輪功案件,都是冤假錯案。法輪功學員是無辜的,法輪功學員是冤枉的。

《刑法》300條,是江澤民操控人大制定的惡法,無論從立法原則,還是從司法實踐來看,都是站不住腳的。《刑法》300條之荒謬,違反《憲法》之昭彰,迫害無辜之深重,損害法律尊嚴之慘烈,陷司法人員執法犯法之窘境,已到了讓人無法容忍的程度。經過這些年的法律證偽與法庭交鋒,廢止《刑法》300條已經成為法律界的共識。

截至目前,律師已經為法輪功學員做了上千場無罪辯護。中國著名人權律師張讚寧教授,在法庭上仗義執言,憑借紮實的法律功底,細緻的法理分析,嚴密的邏輯思辨,高超的辯護技巧,傾倒整個法庭,法輪功學員被無罪釋放。

自信是人的一種品質,但自信不是一味固守,不要排斥「兼聽」,兼聽則明。真正的自信,是善於傾聽,理性分析,決斷取捨,修正自己,完善人格,從而昇華嶄新的人生境界。自信到極端就是固執,而固執對人是有害的。

撇開善惡不說,咱們只在法律層面上做一探討。給法輪功學員定罪,是依據刑法「300」條:「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身為司法,請你花點時間考證考證,法輪功學員破壞了哪條法律的實施?這個問題,律師已經千百次的向法官和公訴人當庭質問,對方都啞口無言。為甚麼?因為根本就沒有答案!換言之,作為構成犯罪四個要件之一的「犯罪客體」根本就不存在。果真如此的話,依據「300」條定罪,不就是「執法」犯法嗎?推而廣之,對法輪功學員的抓捕、庭審、關押、「轉化」是不是都是在「執法」犯法?

從另一方面看。刑法「300」因與《憲法》「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相悖,是無效法律,那麼,這個「300」條從立法過程到司法實踐,是不是都是在破壞《憲法》實施?誰在破壞《憲法》實施?執行這個「300」條的所有人,都是在破壞《憲法》實施,上頭是江澤民,下頭是各級「610」和層層公檢法司,其中包括你。當你再對法輪功學員逼迫「轉化」時,請你想起基於法律事實的這句話,你應該把自己跟「300」條對號入座:是你劉中在破壞《憲法》實施,是你在「執法」犯法。

我還記得,你對法輪功學員指出的「自焚」偽案的破綻不以為然,對劉春玲是被謀殺不以為然。揭示真相,有利於你轉變觀念。為了讓你以為然,我特意對自焚錄像的截圖進行了求證。可以肯定,畫面中飛向空中的那個條狀物,是滅火器的手把,而不是你曾經推測過的任何其它東西。致劉春玲死亡的不是手把本身,而是沒有出現在畫面中,但卻應該存在的滅火器。佐證這一事實的,是刊登在海外媒體上的重慶渝中區小什字片區 「610」工作人員(當時來北京擔負對法輪功學員的截訪任務)的描述──

「我在‘自焚事件’那天,吃完午飯後,就到天安門廣場習慣性的轉轉,快走到紀念碑的時候,看見石梯下放了好大一堆滅火器,就想:有事情要發生!我一邊走一邊看,不一會,就看見北邊起火了,我跟著幾位警察快速向北跑去。當我趕到時,正好看見一壯碩的軍警掄起一個手提滅火器,猛擊一全身被氣霧及煙塵所包圍的女子後腦,女子應聲倒地。由於擊打者用力過猛,滅火器手把脫落飛向空中。我當時一驚,這不是殺人嗎?現場的軍警誰也沒有過問這個彪形大漢,讓他揚長而去,我感到一陣脊柱發冷,心裏明白了八、九分。」

天安門廣場是中共的政治心臟,每一個空氣分子,都帶有強烈的政治氣味。劉春玲當場死亡,顯然不是一般意義上的謀殺,而是一場經過策劃的政治謀殺。其罪惡目的,旨在煽動民眾對法輪功的仇恨,為難以為繼的迫害鋪平道路。

開動全部國家機器,用刑事手段發動政治運動迫害信仰團體,是這場迫害法輪功運動的本質特徵。簡言之,迫害法輪功,實質上是一場政治運動。歷史表明,中共歷次政治運動的骨幹分子,到頭來幾乎都是自食惡果,成為中共替罪羊。文革一結束,「四人幫」入獄,槍斃警察。等迫害法輪功結束,大清算開始,文革793警察被槍斃的悲劇一定會成千上萬倍的重演。因為被江澤民拉上「江澤民號賊船」的人兒如汪洋大海,其中包括你劉光輝。

劉中,你對法輪功的錯誤成見,真的就那麼難以改變嗎?法輪功是修真善忍的。真善忍好不好?你別聽任何人怎麼說,你只要放下一切以往的成見,真正靜心思量思量,相信你會得出正確的結論,因為你的善良本性還在。

給江澤民打工,真是與魔共舞哇。你卻鬼迷心竅,名利障目,分不清好歹。還說甚麼「你們那一套我聽的多了」。是,這些年來法輪功學員們跟你說的夠多的了,但是,容你再聽法輪功學員勸善良言的日子卻不多了!你知道嗎?你在拿你的生命開玩笑。改變你對法輪功的錯誤成見是如此重要,這關乎你未來的生命存亡,甚至你家人的性命安危。在此,我也想把法輪功學員對你說過若干遍的法輪大法真相,再對你說上一回:

「法輪功是佛家上乘修煉大法,1992年5月,由創始人李洪志大師傳出。咱北京是舉辦法輪功學習班最多的城市。你該有印象吧,1999年中共迫害法輪功前,在公園、綠地、街頭巷尾,每天都可看到晨煉的法輪功學員,優美的動作,動聽的音樂,成為京城一道獨特風景。眼下,法輪功在大陸遭受迫害,但在大陸以外的任何地方,法輪功都是合法註冊、民眾歡迎、政府獎勵的修煉團體,就像當年在北京一樣。法輪功已傳遍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書籍翻譯成40種外國語言,獲得各種褒獎3000多項。人類需要真善忍,法輪功洪揚全世界!北京城懷念法輪功!」

法輪功學員,不僅是「真善忍」的倡導者,也是踐行者。當法輪功學員被抓後,面對說「不煉」就放人,說「煉」就判刑的抉擇,他們說「煉」,他們做到了真;面對警察的抓捕、關押與酷刑,甚至活摘器官,他們沒有怨恨,心裏想的是不要讓警察對大法犯罪而自絕生路,他們做到了善;面對十七年無辜的迫害與殺戮,他們只是和平理性講真相,而沒有一起報復事件,他們做到了忍。這是大法天威,這是信仰傳奇,這是道德豐碑,這是人間聖跡!看到這些,你就不動心嗎?上圖:法輪功學員依法和平上訪。

中共要滅誰,誰能挺三天?法輪功十七年泰然屹立,世界洪傳。喊出「我就不信共產黨戰勝不了法輪功」的江澤民,早已在習王反腐射程之內,扣動扳機,只待天時。而惡貫滿盈的中共也必將被江澤民從內部整垮。看到這些,你就不動心嗎?

以目前在你監區的張鴻儒為例。他的辯護律師講過這樣一段話:「我去年代理的北京法輪功學員張鴻儒的案子,開庭了,法庭上有人勸他:你看你四十幾歲了,已經判過十一年徒刑,還沒成家,七十多歲的老娘需要你照顧,如果你不煉了,就可以照顧你老娘。張鴻儒陳述說:人不能沒信仰,我特別崇尚范仲淹說的一句話:‘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為了信仰,我無怨無悔。當時我聽了很震撼,輪到我辯護時突然我就哽咽了,說不出話來,平靜幾分鐘我才回過神來。起初我對法輪功學員的理解還是很膚淺的,認為他們只是為了強身健體、救人,沒有體會到他們有那麼高的思想境界。而且,張鴻儒非常平和,言語中沒有憤怒,很平靜,沒有一絲抱怨。這個案子對我的觸動特別深。」劉中,張鴻儒就在你那裏,他胸膛一顆善心,外表一身儒氣,律師這番感慨真是發自肺腑啊!

張鴻儒供職北京盛華公司造價軟件產品事業部,從事軟件研發。他德才兼備,深得老闆器重。上次冤獄11年期間,愛將入獄,公司痛失大樑,老闆心急如焚,驅車到前進監獄探望,出於對鴻儒的情誼,老闆給鴻儒家人提供生活照顧,並說鴻儒一旦出獄,即可回公司上班。君子不食言,鴻儒出獄,老闆踐約。鴻儒感恩老闆,工作更加勤奮。

'張鴻儒'
張鴻儒

這次被非法抓捕前,張鴻儒正在參與價值幾十億的研發項目。鴻儒被抓,公司損失很大。但老闆對鴻儒沒有怨氣,對再陷困境的鴻儒家人再伸援手。劉光輝,相比這位古道熱腸的老闆先生,我們就不能讓自己多一點善良嗎?你怎能忍心把行動如此不便,歷經百里顛簸赴監探子的年屆八旬的老母拒之門外?甚至叫來110威脅她,真是不知道該怎麼說你了。

你這是明目張膽剝奪公民會見權。請別拿甚麼「獄規」說事兒了,因為這個問題性質已經超越了一切!從人上說,這是有沒有天良,講不講人倫,要不要人性;從政治與法律上說,這是講不講人權,違反現行《監獄法》;從社會公德上說,這是尊不尊重老人,守不守「老吾老以及人之老」的古訓;從家常理短上說,老太太都快八十了,這大老遠的多不容易,你讓人家進去能怎的?要我說,老媽來見親兒子,把老人攙進接見室才是本份呢。

也千萬別再用「不利於改造」說事兒了,大法修煉者都在按真善忍做好人,你要把張鴻儒用甚麼來改造?你的那一套能把他改造成甚麼?劉中,還記得你們自曝家底的那些話吧──「甚麼時候你們(法輪功學員)對大姑娘感興趣了,會張口罵人了,才算‘轉化’到位了。」你們這些話,不僅與我師父對我們要求的「俗世淨蓮惡不沾」、「打不還手,罵不還口」背道而馳,而且離孔夫子的「仁義禮智信」這些傳統價值也相去十萬八千里。你們應該顧影自憐,你們應該自慚形穢。

2001年,你從第三警校畢業,職場十五年,你腦袋裏有個詞被鍍了金,叫「改造」。下面,咱們來看看中共特色這個「改造」,到底是個甚麼東西。

中共以無神論、戰天鬥地、鬥爭哲學為基礎的歪理邪說,黨性扼殺人性的組織原則,釋放出巨大邪惡能量,給中華民族帶來災難性後果。中國就像個大監獄,鐵桶高壓,獨裁暴政,人權少,出國難,稅負高,福利低,監控監聽無處不在,特工線人多如牛毛,「文字獄」、「良心犯」、「敏感詞」世界第一。

前進監獄有張監、李監,中共就是中國這個大監獄的那個黨監。黨監改造中國幾十年,把中國改造成甚麼了?運動連番,血雨腥風,政治漆黑,官場糜爛,貪官遍地,娼妓臭街,貧富天壤,文化墮落,人性扭曲;迫害佛法、活摘器官……

黨監改造資本家,把民族產業的精英改造沒了;黨監改造地主,把農村一大批勤勞致富的農民改造慘了;黨監改造知識分子,耽誤至少兩代人;黨監改造知識青年,造成多少人間悲劇?黨監政改,不進反退;黨監企改,國資流失;黨監醫改,醫費猛漲;黨監教改,學費飆升;黨監改造山河,江河斷流,山岳失色,城市霧霾揮之不去;黨監改造農村生產關係搞人民公社,把億萬農民逼的立下生死契約分田單幹。周永康、薄熙來、徐才厚、郭伯雄、李東生、王立軍、周本順、張越這幫人,哪個不是六、七十歲的老頭子,中共把他們改造大半生,這些人是不是都被中共改造的夠可以?

黨監改造甚麼,甚麼準完蛋。前進監獄二進宮、三進宮,甚至十進宮不少見吧?這不是對「改造」的絕妙諷刺嗎?中共的監獄基本上就是個百色雜陳的大染缸,多少在押人員在裏頭被越「洗」越黑。原來不會的犯罪手段會了,原來不會說的流氓話會說了,原來不認識的「大哥」認識了,相約出去之後「大幹一場」……

中華傳統文化有多好,神都讚歎!單單一個漢字,就承載著豐富的文化內涵。中共改造漢字,把漢字的精華改沒了。舉例說,愛字,教人要真心真愛。對應到婚姻上,表現為忠貞不渝,抱柱守信,相濡以沫,相敬如賓。中共把它改造成了「愛」,真心被挖走了,對應到婚姻上,表現為真愛淹沒,亂愛泛起,杯水婚姻,朝合夕散。再如前進的進字,原來是進,一個走之兒一個佳,寓意越進越佳。中共改造為「進」,成了往井裏走的意思。事實上,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就是挖了一口直通地獄的大陷阱,明白人邊兒上繞,糊塗人往裏跳。

劉中,看看你自己吧,不也是被中共改造成了一根兒專打好人的棍子嗎?中共用無神論歪理邪說洗了你的腦,共產邪靈──《共產黨宣言》講的「共產主義幽靈」上了你的身。「改造」別人時,你自我感覺良好,還以為智杖在手,為別人指點迷津呢,其實,迷失「人之初,性本善」最要命的正是你自己。不僅是你,迫害集團所有人,就像是盲人夜半走薄冰,不定啥時候就「撲嗵嗵」了。

你知道,法輪功學員可不是個小數目,絕大多數都是像我這樣,沒有參加過師父辦的班。我師父的宇宙真理《轉法輪》,就是億萬學員高尚言行的活水源頭。你在「轉化」法輪功學員的時候,左一個大法不好,右一個大法不好,殊不知,法輪功學員的高德言行,正是源自於大法。是大法師父的佛恩妙法,滋潤善化弟子,才在億萬弟子心田盛開善良之花。你們置學員們的大善大忍於不睬,卻抓住學員們的一些弱點來對學員攻心,甚至攻擊大法,是不是有點太過份了?要知道,學員還在修煉中,肯定會有這樣那樣的不足,但他們會對照大法找自己、改自己。劉中,你接觸過的學員是不是這樣的人?這難道不說明法輪大法的正嗎?

劉中你想想吧:如果法輪大法不是正的,如果法輪功學員不是真正的真善忍的修煉人,他們會做到這些嗎?我本人也是被你洗腦迫害過的法輪功學員,「轉化」過程中對我的心靈傷害,「轉化」後對我修煉大法的耽誤,都是你無法想像的。可是,當我得知你還在稀裏糊塗抱著江澤民的大腿往地獄裏跑,我就加班加點給你寫這封信,字斟句酌的修改再修改,我不想圖你任何回報,只想把你從地獄拽回來──我在用心呼喊著你的名字,請你回頭轉身把手伸給我!

劉中,這一晃就是十多年,你的茶道又深了吧?推杯換盞間,龍井、毛尖你品的那麼準,為甚麼在面對善惡生死抉擇的關鍵時刻,你卻成了一條糊塗蟲?法輪功學員想把你救下來,你卻「吭哧」把他們咬一口。我真要問上你一句:到底是甚麼迷住了你的天性與良知!

大法慈悲,對你們網開一面,機會一給再給。今天這封信,就是給你的又一次明白真相的機緣。大法師父多次講法,都開示弟子要把你們當親人,鼓勵弟子跟你們講清真相;對你們的過錯,不記不恨,要弟子們有以德報怨的寬容,有熔化鐵石的慈悲。為的是把你們從謊言誤解中喚醒,為的是不讓你們給江澤民陪葬,為的是把江澤民套在你們脖子上的死扣兒解開,為的是搶在大難降臨前,把你們從危難中救起。請你能像大法和學員們珍惜你一樣珍惜你自己!

在信的結尾,我想跟你說說所謂「轉化率100%」。這個100%,是江澤民層層下達給你的壓力和誘餌,成為你長期以來的工作目標,給分監區帶來「榮譽」,給你帶來晉升、加薪和獎金。然而,從另一方面看,對法輪功的迫害從根本上說於法無據;你們對法輪功學員「轉化」過程中的強制手段,也都是違法的,反人權的,不人道的,是損德折壽的,是殃及子孫的,是見不得人的;洗腦逼迫學員放棄對法輪大法的佛法正信,更是罪大惡極的。

人,是要有信仰的。這是人生最可寶貴的追求,這是人最值得肅然敬仰的部份。劉中,你有麼?沒有信仰的你,的確很難理解正法正信的法輪功學員。你怎麼看法輪功,那是你的權利。但請你尊重一個事實:在億萬法輪功學員的心目中,大法是神聖無比的,其分量之重,勝過自己的生命。所謂「一日為師,終身為父」,所謂「欺師滅祖」,所謂「朝聞道,夕死可矣」,說的就是這層意思。譚守禮曾因你們逼迫轉化而以死抗議就是明證,你們卻以偏見來看待這種行為,卻不能善意理解學員們深入骨髓的那種痛!時紹平難道不知道躺在床上睡覺比一天二十小時筆直坐小凳子舒服嗎?為了心中的天堂,為了維護信仰,他義無反顧,無怨無悔!

師父與大法在法輪功學員心中是如此之重。那麼,你們逼迫學員「轉化」寫「三書」,你想沒想過他們是甚麼感受?想沒想過這是甚麼行為呢?打個比方吧,就像是有人逼你不認、辱罵自己的爹娘,宣布自己不是他們生養的,必須要當眾宣布(就是你們搞的「公開揭批」),還要簽字畫押,現場錄像。那麼,逼迫人罵爹娘的行為是甚麼行為呢?十幾年來,你和你的同事們,這種傷天害理的事幹了一樁又一樁。你們還要幹到甚麼時候才罷手?

人要正直的活著,要吃乾淨飯。這話你同意吧?劉中,你自己問問你自己,你吃的甚麼飯?十幾年來,你都在千方百計逼迫好人罵爹娘(法輪功學員的感受確是這樣),還把你的逼人術傳播四方,你幹的就是這個活兒,你吃的就是這碗飯。你的工資、獎金、晉級、「榮譽」、「轉化」經驗,都是幹這活掙來的。這話聽著不得勁兒,可確是你否認不了的事實。

劉中,請你別光把幹這活掙來的錢塞給父母、妻子就完事,也別只告訴他們你的「轉化率」100%就打住,請你同時把你錢的來路、你「轉化」法輪功學員的手段告訴他們。

最動人的是細節,從江澤民迫害殺人密令講起,背給你的父母妻子聽聽,話題漸入你們的小黑屋,講講「小板凳」,講怎樣把人像動物一樣「熬鷹」,講講被「熬鷹」的法輪功學員是如何睏的不行了,「咕咚」摔在水泥地上,把打盹的包夾嚇一跳;講講沒想到徐化全的肋骨和門牙是如何不堪猛擊;講講不讓法輪功學員上廁與「轉化率」的對應關係;講講徐承早、李寶樹為甚麼豎著進來橫著出去;講講電棍秘傳使用技巧;講講你們專門挑選暴力犯毆打學員與黑社會雇兇殺人的本質區別;講講監獄體檢與活摘器官的內在聯繫;捎帶講講活摘、打毒針、送瘋人院、把女法輪功學員投入男監……這些成人「慎入」、少兒不宜的話題;特別對你的父母講講你怎樣搬出「獄規」堅決把鴻儒老母擋在門外;最後,再以各地請你去傳授「轉化」經驗收尾。只須實話實說,不用添油加醋,保證不是評書,勝似評書。當你把這些講給父母、妻子之後,你看看父母會不會吼你,妻子會不會「休」你。老家的鄉里鄉親們有一天要知道了這些事兒,看你回家咋抬頭?

劉中,你真的想在迫害法輪功的這條錯路上,一條瞎道走到黑嗎?俗話說,撞了南牆才回頭。其實,對迫害法輪功的人來說,這個南牆根本就不存在,你要是一條黑道滑下去,直接就進地獄門。說白了吧,十七年來法輪功學員鋪天蓋地發真相,義無反顧講真相,就是在樹一道頂天立地的防護牆,好搶在大劫難到來前,把天良尚存的寶貴生命眷佑在佛光普照的新宇裏。

請記住:每參與一次迫害,都是在把自己的性命跟江澤民「死亡崗」綁牢;而每一次對法輪功學員的善行,都是在跟江澤民「死亡崗」掰開。

我的師父說過:「強制改變不了人心」。這是千真萬確的真理。告訴你吧,你們那個強制高壓弄出的100%,不過是可恥、可笑的假相。你應該耳聞,當初被你們強制「轉化」的法輪功學員,絕大多數都通過明慧網嚴正聲明,從新修煉大法,加倍努力做著法輪功學員該做的事。就是被你們強制「轉化」後糊塗了十多年的法輪功學員,回來後很快明白上了你們的當,現在依然是堂堂正正的法輪功學員。網上有篇文章,說的是你如何用心理學之矛,攻克了法輪功學員俞平的心理學之盾而使其「轉化」,這也許是你當年的得意之筆吧?而今,俞平移居海外,依然堅修大法。高壓洗腦下,一時糊塗,說明不了甚麼。在法輪大法的佛法真相面前,你的那些東西甚麼都不是。監獄就是監獄,如果你今天到海外找俞平自由交談,你未必是俞平的對手。

劉中,放棄你心中對100%的迷夢吧!那真不是甚麼好玩藝兒。這個100%,對江澤民和你上司來說,是100%的功勞;而對惡人榜來說,正好是100%的罪證。今天是100%嶄新的鈔票,明天就是100%冰冷的手銬。面對即將到來的大審判,這個100%就是鐵定的被告席入場券。

善心滔滔天河水,一羽飛鴻落茶澱。
千言萬語出肺腑,要留光輝在人間!

劉中,最後再叮囑你幾句話:佛法慈悲,但威嚴同在。生死陰陽界,善惡分兩邊。常言道:機不可失,時不再來。往後人生怎麼走,這個劉中飯碗怎麼端,你可要三思而善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