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向陽父親呼籲天津法院停止破壞司法公正(圖)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七日】(明慧網通訊員天津報導)周向陽、李珊珊夫婦九月十三日在天津東麗區法院被非法開庭,進入旁聽的家屬被限制在四人,周向陽的父親未能進入庭審現場。庭審後,周向陽的父親寫了一份公開信投遞給天津東麗區法院院長蔣亞輝等,反映開庭當天的種種不正常現象。

周向陽、李珊珊的兩位母親
周向陽、李珊珊的兩位母親

周向陽和李珊珊的兩位媽媽也找到主審的法官等人,將周向陽的親筆信函和公開信等材料一併交給他們,希望他們能夠秉持公正,釋放無罪的周向陽和李珊珊夫婦。

周向陽在寫給母親王紹平女士的信中,告知母親他目前的身體狀況,令母親十分焦慮,她把兒子的信交給法官張亞玲看,張亞玲說:沒事啊,在庭上說話那麼大聲音。王紹平女士說,只有那個時候才讓他說話,那當然就抓緊趕快說,以後周向陽有甚麼情況還是找你,因為是你判的他。張亞玲不說話了。

據悉由於長期的酷刑迫害,周向陽的身體狀況在惡化:經常性頭痛,牙床爛掉一部份,牙齒掉一顆,鬆動七顆,個別牙齒爛掉一部份,心臟偶爾疼痛,膽結石,右腎結石,肩周損傷,膝關節鬆軟,偶爾呼吸困難,胃部有時疼痛。

下面是周向陽父親的公開信---《是不是工作本身就在破壞司法公正?》

周向陽父親
周向陽父親

是不是工作本身就在破壞司法公正?

天津東麗法院院長:

我叫周振才,是九月十三日被東麗法院開庭審理的周向陽的父親。開庭那天看門的警察不讓我進去旁聽,說名額夠了,我想就此事反映一下情況。

當時有兩位警察把我帶到一個小屋,不讓我動。當我問到:你們想軟禁我?後來他們走了,顯然他們底氣不足,也不想對我做甚麼,為甚麼還這樣幹?那只能是領導交代的讓限制人數。所以我要向院長提個問題:這樣做合法嗎?

在向陽案中有很多違法的問題,我們以前控告過法官張亞玲和公訴人代號菊,並不是我們個人對他們有甚麼仇恨或想置他們於何種境地,我們是覺的在對法輪功的司法程序中這些執法人員都是在參與犯罪,可是他們在無知無覺中麻木的在執行迫害政策,不知道給自己帶來甚麼。我們在警醒當事人也是在告訴所有人不要知法犯法。對於這一點,我們感到焦慮!我們想以控告的這種形式請他們懸崖勒馬。

我們的師父一再告訴我們,除了江澤民那些魁首以外的中下層司法人員都是被矇蔽的,捲入這場共同犯罪的。所以我們這次不想控告,想向你們反映一下情況,請你們給予答覆。想引起你們的正視,不要以巧立名目的形式來破壞法律的公正,破壞公民的權利。實在不能理解你們這樣是幹甚麼?

按照二零一六年四月最高法院新修訂的《法庭規則》規定:公民對公開庭審活動可以自由旁聽,特別強調當事人的近親屬或其他與案件有利害關係的人要優先安排。可是此次開庭旁聽席只有十六個座位,家屬只許四人旁聽,其它座位被不明身份的人佔滿。聽律師說那些人都是公檢法、六一零的人。我還聽說參加旁聽的是被上級領導安排的,目的是限制法輪功學員的親友進來旁聽的人數,這樣的話,法院的工作人員,特別是安排這件事的領導就違法了。

我的兒子周向陽是造價工程師,是個優秀的孩子,單位領導對他的評價都很高,只因按照法輪功真誠、善良、忍讓、寬容的理念指導自己的思想行為,就遭受了十四年的迫害。我已經一年半沒有見到他,很想看看我的兒子,聽說他在絕食抗議對他的這種不公正的對待。我七十多歲了,出於對兒子的擔心,我從六、七百里的老家趕來,因為耳朵的原因我聽不到律師為他的辯護,就是想看看我的兒子。

我這個歲數的人經歷了很多很多的運動,對這個黨的一貫做法已經很了解了。打壓法輪功已經失敗了,當前的走向和趨勢對那些仍對那些追隨江澤民打壓法輪功的人來說已經路不長了。如果工作成為陷害好人的過程;成為了另一場文革中的運動工具。或許,你們很快就要後悔了!

聽說律師當庭的辯護,不僅講清法輪功合法,還講清執法者在犯罪。俗話說,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其實如果那些旁聽的人真的能認真聽聽律師是怎樣為大法弟子辯護的,對他們有好處,我相信他們都會好好想想的。繼續作惡,只會落個眾叛親離的下場。希望你們改進,真正的按照法律辦事,別自己想幹甚麼就幹甚麼。

我們暫不走控告程序,但保留自己的控告權,希望一切能在人心的改變中,善念的選擇中得到善解。你們能改進,為別人也為自己。不做傷人害己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