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種形式證實法 在救人中修心昇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日】我是二零零四年八月份得法的大法弟子。得法兩年後,聽到老學員說,師尊要求大法弟子做「三件事」。當時我還沒學新經文,也不知道啥叫「三件事」。同修在法上一起交流時,我就聽不懂了,好羨慕他們能在一起談如何在大法中修煉。

我努力地溶入他們之中。十幾年過去了,正法修煉走到今天,我很慶幸自己能成為一名正法時期助師正法的大法弟子,跟上正法進程。在此向師尊彙報,與同修交流,我是怎樣在救度眾生中修心昇華,從面對面講真相,到做其它項目,再到面對面講真相的修煉過程。

一、師尊的「棒喝」驚醒我走出家門講真相

二零零八年四月份,我從同修那裏得到一些新經文,其中一眼就看到了師尊的經文《也棒喝》,便毫不猶豫的走出家門,開始了向世人面對面的講真相。第一次出去就退了十六個人。從此便天天出去講真相救人。無論是酷暑嚴寒,暴雨風雪,幾乎天天都做著證實大法的事。常常是早市和上午出去講真相,下午學法,寫真相信,晚間發資料,幾年下來「三退」中,處級幹部就有三十多名,各行業的世人共有三千多名。

一次,我向一個二十多年沒見過面的工友講真相,講了近半個小時,他同意退出邪黨的團隊組織。臨走,我送給他一個破網軟件,他臉通紅,表情很不自然的不接受。我知道他受邪黨的灌輸中毒太深,沒有真正從內心接受真相。後來我遇到他妻子,我剛一打招呼,還沒等我張口講,她就「哎,哎,我事著急。」就匆匆的離開了。

這件事對我觸動很大。經過一番思考,我決定:以後大量的發破網軟件,只有世人能明白真相,才能得救,無論他們在哪個同修那「三退」或自己上網「三退」都無所謂,我可以起鋪墊作用。我認為,只「三退」而不認同法輪功真相,那不算真正得救。從此,我從面對面講真相為主,轉為隨意講真相,以發破網軟件為主。

二、面對面發破網軟件

在向世人發破網軟件中,我發現他們不但徹底的明白了真相,而且一些世人相繼得法。從二零零四年至今,就因發放破網軟件,從我手中請走《轉法輪》一書的世人有十三名,近幾天,又有四名要請《轉法輪》,準備修煉的。還有一些向我詢問:法輪功怎麼煉?表示要修大法的。我便告訴他們上明慧網,免費下載《轉法輪》和煉功帶,還有師父的新經文。這些人有一部份是通過發放破網軟件認識的。

我發破網軟件不但給路上遇到的人,也有在商場或門市做生意的。在這個中小城市,每個商場、市場、菜市場、銀行、證券公司,每個大街小巷,都有接過我發的破網軟件的人。這些得到過破網軟件的人有教授、大學老師和大學生、高幹、軍、師級幹部,甚至有「四二五」大法弟子萬人北京上訪時維持秩序的警察。有的破網軟件給了孩子,他們的家長有在解放軍總參謀部、省軍區、總政歌舞團工作的,等等,各行各業人士,有白領階層,也有農民或平民百姓。這些接到破網軟件上過網的人,再見面幾乎百分之九十九都認同大法,極個別不表態的,一般都是在門市賣服裝鞋帽的,因有怕心不願多說。這些人大部份都是自己上網「三退」,也有再見面讓我給退的。

從零四年至今,面對面向世人發出的破網軟件多達四千張左右。我每天除發破網軟件,還會用一些其它方式證實法。

三、採用多種形式證實法

1、上街救人時,身上不但帶破網軟件,還帶真相粘貼,帶自動語音電話。去年冬天的一個上午,在我們這個城市的主要交通幹道,我走了三站地,拉鋸式的在大道兩側的樓道裏貼真相粘貼。嚴冬季節,不乾膠有時貼不上,我就貼在黑板上,和小區的生活欄板上。遇著人就發破網軟件或發真相資料。最多一個上午和加晚上貼的真相粘貼有七十張左右。

2、郵寄真相信,揭露邪惡。郵寄真相信我已做了五年了。一般都是從《明慧週刊》和明慧網的報導中選取迫害案例作為真相信的材料,採取的真相資料內容都是組合式的,如:王立軍出逃美國大使館這份真相單頁,我加上了執行命令中的選擇、槍口抬高一釐米、納粹集中營死亡護士組被執行絞刑的圖片,寄向全國各地迫害法輪功的惡警、「六一零」人員等,相信能大大的震懾邪惡。明慧期刊多種,我也會利用這些期刊上的故事和資料製作系列組合,破除無神論,揭穿邪黨謊言,制止迫害,也達到了很好的效果。

以往的幾年,每個月寄四、五十封信,最多百八十封。從一五年冬天至今真相信逐步增加到一百封、二百封,自今年五月份以來增加到每月四百封左右。

這兩年中,我選擇了不同證實法的方式講真相,面對面講真相相對來說比前些年就少得多了。有時一想張口講真相,就怕對方一旦不退,就可能失去一個明真相的眾生,轉而發破網軟件。久而久之幾乎形成了一種心理障礙,只發不講了。漸漸發現自己產生了怕心,不敢講真相了。這時我認識到:既發又講,這才是最好的救人方式。於是我下決心既要面對面講真相,也要發軟件,還有用其它方式救人,特別是要加大力度去面對面講真相救人。

那天,我帶著破網軟件去了一個廟會。當我發破網軟件給兩個服務員時,被一個特警拿了過去,他仔細的看著軟件上的字,又看了看我,我向他笑著,他把軟件放到桌子上走了。這時我只發了幾個軟件,勸退了一個人,然後,又繼續發放了十幾個軟件,又退了一個人。這時我悟到:是我自身的修煉出了問題,因為我發破網軟件已有四、五年了,頭回遇到這種場面。

回家後,我馬上學法,加大力度發了一個小時正念。全球四個點正念照發。第二天廟會我退了十四個人,發了二十多個破網軟件。我知道這是師尊看我有救人的心,加持弟子,這是法的力量。兩天救十六個人,發近四十個軟件。

在這之前就有同修提醒我講真相,我說:我有很多的反饋,多人得法是個例子。還有的人怎樣講也不退,給了軟件後再見面馬上退了,或上網自己退了,我居住的一條街的門市,軟件和真相台曆幾乎遍布發到。咋能說沒救人呢?當時我心中產生一種怨氣,就想:你從不發軟件,連一封真相信都不郵,反來說我。等你講真相的數量超過我,你才有資格說我也不晚。因此這次廟會後,我把廟會「三退」名單交給她,以前是不交給她的,當時自己沒覺的有顯示心,可是第二天馬上讓我得到一個很大的教訓。

第二天,上街講真相,很吃力的退了一個。然後又向一個六十多歲的婦女講,當我講到一半時,她就說:「法輪功是×教組織」,「共產黨給你開支你還反對共產黨」。邊走邊喊的走遠去了。這一下把我弄懵了。從面對面講真相以來,還不曾遇到過這種情況。我調整了一下情緒。去買水果,又向賣水果的講真相,剛開始講他還笑瞇瞇的聽,待我讓他「三退」時馬上變了臉,大喊著:「對法輪功,就應該抓著一個槍斃一個,抓一個槍斃一個!」我從來還沒遇到過這種陣勢,那惡相惡語讓我感到很受傷。這一下,我怕心出來了,急轉身去匆匆離開了。

回家後,我找了一下自己的原因:歡喜心、顯示心、證實自我的心,怨恨心、高高在上不讓說的心、看不起同修的心、愛面子的心等等執著心都返出來了。師尊開示:「在修煉的其它方面和過程中也要注意不生歡喜心,這種心很容易被魔利用。」[1]「在它們來看,你要能救了我,你得能到了我這層次才行,你得有這個威德,你才能救了我。」[2]這時,我知道我該提高了。那種怨恨他們,不得救就該死的詛咒是不善的,不在法上。而那些暴露出的人心,正是要修去的。

師尊說:「所以大法弟子走正自己的路你才能救了眾生,才能在救眾生中走過去,就這麼難,救眾生的難度就這麼產生的。」[3]我悟到:不在法上修,走不正修煉路,才是危險的,不安全的。

四、多學法,加大力度發正念,提升救人的力度

師尊告誡我們:「我說大法弟子修煉的好壞,決定了救眾生的力度,也決定了在世間配合正法的成敗。」[3]

現在我每天學一~二講法,在基本保證四次全球發正念之外,有時間隨時隨地發正念。經過近半個月左右的調整之後,現在我又走在面對面講真相救人的路上。每天帶上破網軟件,見人就發,背著真相信,見信筒就郵。雖然每天「三退」的人不多,但是有師在有法在,一定能夠在師尊延續來的時間裏多搶人,多救人。甚麼也不多想,就是圓容師尊所要的。做一個名副其實的助師正法的大法徒。隨師回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3]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十年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