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法輪大法好」真能救命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六日】我從小愛跳愛鬧,大人們都叫我「蛐蛐」。當我讀初中時,母親開始修煉法輪功。一天,母親把有大法師父講法的mp3拿給我聽。從不安靜的我居然規規矩矩坐著聽了一下午。雖然由於種種原因,我沒走入大法修煉中,可大法的美好在我心裏紮下了根,我也按「真、善、忍」的標準去做一個好人。

沒過多久,江澤民開始迫害法輪功,母親因到北京去為大法和師父講句公道話,被誣判勞教。從此,家裏就籠罩在愁雲慘霧中不得安寧。由於勞教所不讓見人,大人們想盡一切辦法才見到母親。短短三個月不見,母親那麼瘦,那麼憔悴,頭髮花白,幾乎認不出來了,這是原來的面色紅潤、一頭烏髮、健康的我的母親嗎?我忍不住抱著母親放聲大哭。警察們在一旁數落著母親:甚麼頑固呀、絕食呀、不配合獄警、不幹活等等。外婆氣得舉起手要打母親,可看著脫了人形的女兒手怎麼也打不下來,於是哭著求母親:「兒啊,你要吃飯啊!」一家人哭成一團。母親始終微笑著不說一句話。臨分別時,母親抱著我說了一句:「蛐蛐,記住媽媽是好人,媽媽沒犯罪。」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心痛,第一次痛哭。

後來,家裏經常有警察和母親單位的人來騷擾,他們還逼著我簽監視母親的責任書,還威脅說:「不簽就還要抓母親,還要開除我的工作。」他們經常打電話來了解母親的情況,弄得我很痛苦;單位的同事譏笑我母親;朋友們也要我去勸母親。那段時間壓力特別大,我脾氣也變得格外暴躁,常和母親鬧,還背著母親把上門來的煉功人趕走,並警告他們不准再來;當著母親的面我也會找碴把與她同來的煉功人亂吼一通;母親給我的真相小冊子我也不看扔到一邊,不管我怎麼鬧母親總是平靜的看著我,一有機會就給我講大法如何如何好,她讓我自始至終要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所以不管我鬧得再兇,印有「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的護身符我還是悄悄放在身上。

母親雖然不問我,卻好像甚麼都知道,我看到她給警察和單位領導寄信,那段時間,每天都會冒著烈日給我送午飯,菜總是又多又豐富,她讓我的同事一起吃;朋友們來家玩,她總是熱情接待,親切交談,逐漸的,朋友和同事都開始誇我有個好母親,我的壓力明顯減少了。

在二零一零年六月的一天,我騎著摩托車去上班,突然我想起一件事,就忙把車停在路邊,剛下車走了兩步,一輛轎車直衝過來,把我的摩托車撞得稀爛,開車的人一身酒氣,他沒耍酒瘋,也沒逃逸,很清醒的查看我受沒受傷,然後領著我去買了一輛嶄新的摩托車。事後,我摸著口袋裏的護身符暗自慶幸,好在自己在惡劣的環境中還有一點良知,除了身上藏有「法輪大法好」的護身符外,在母親的勸說下我還作了三退(退黨、退團、退隊),這樣真的保了性命,財產也沒受到損失。

若說這一次是偶然的,那另一次經歷就絕不是偶然的了。在二零一一年二月,我胸部劇烈疼痛,在本地住院治療一個月不見好轉,又轉院到重慶市去治療,醫生診斷:膽道總管瘤,百分之九十是惡性,叫準備八、九萬元錢做手術。這時外婆又因肝硬化晚期在本地住院。母親奔波於兩地之間,為我辦理一些相關手續。她一再叮囑我要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點頭答應。看著一身疲憊,聲音嘶啞的母親,我心疼的叫她回家休息。母親帶著我一歲多的兒子走後,我就誠心誠意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手術前一天,我得到一個好消息:病情變了,不是甚麼惡性瘤,只是個一般的結石。手術順利做完,前後只花了一萬多元。我知道是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起了作用,是大法師父又一次保護了我。

就在我做手術時,剛回家兩天的母親帶著我一歲多的兒子去探望住院的外婆時,在醫院被公安局「六一零」的人帶走了,在公安局關了一天後,就被送到市法制中心去洗腦去了。一歲多的兒子被親戚送到醫院來,整日與病人為伴,直到我出院。我感到憤怒,家裏這種情況,還把做好人的母親抓走,到底還有沒有天地良心,還有人性沒有?共產黨就是這樣迫害婦女兒童嗎?

母親這一去就去了八個月,回家時,頭髮幾乎全白了,沒有了笑容,變得沉默了。我不知道她經歷了甚麼,只聽她喃喃自語:「修煉太嚴肅了,容不得一絲疏忽大意和人心,損失太大了。」看到善良的母親這樣,我真是又氣憤又難過。我要控告迫害法輪功的罪魁禍首江澤民,把他送上正義的審判台,讓這個禍害看看自己幹的這些醜事、惡事、骯髒事,還大法師父的清白,還大法弟子的公道,還我們老百姓一個安寧的日子。

二零一五年六月,我被過去的一個同事以找工作為名騙到外地一個傳銷窩點去了,一撥接一撥的人拿著手提電腦來給我洗腦,利用這機會,我理直氣壯告訴他們大法真相。例如:大法弘揚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的人都在修煉法輪功,平塘縣的藏字石,大法弟子都是按「真善忍」做的好人,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真能救命等等,我把從母親那兒了解到的真相和親身經歷講給他們聽,聽得他們直點頭。然後我提著行李堂堂正正的離開傳銷點,平平安安的回到家。朋友們都驚奇的說:「許多人為了逃出傳銷窩點,跳樓的、挨打的、自殺的、分文沒有到處流浪的、搞得人死殘廢的,你倒好,毫髮無損連行李都提回來了。」我笑著說:「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真的能救命。」

現在,我經常使用印有大法真相的錢幣,有不接受的人我就給他講真相。只要有大法弟子來我家,我會熱情接待。天氣熱了,我給他們搬電扇、開空調、端茶倒水,天氣冷了,我會把暖和的房間騰出來讓他們坐,他們帶來的小孩我會帶出去玩呀、游泳呀,讓他們能安心學習。他們直誇我懂事。我知道他們是按「真善忍」做到好人啦,同時我也為過去做的對不起他們的事感到愧疚呀,大法師父幾次三番的救我的命,我也不是不知好歹的人啊!

最後,我誠心誠意感謝大法師父的救命之恩!我還要大聲告訴別人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真的能救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