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安局長:煉法輪功的人都很善良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八日】我是一名法輪大法修煉者,通過講大法真相,我身邊的朋友們都非常相信大法,不僅自己退出了黨團隊,還幫助親人三退,有的還在公眾場合傳播大法真相。

公安局長說:煉法輪功的人都很善良

我丈夫的一個朋友是公安局的副局長。一次這位局長招待朋友,介紹到我的時候,這位局長說:「這位是老師,煉法輪功的。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都很善良。」

這位局長在飯桌上還給朋友們講述著法輪功人是如何善良。他說:「我認識一個老太太,煉法輪功,非常善良,自己掏腰包給老人做鞋送鞋,給我媽媽也做過鞋。」

據局長說,這個老太太不分親疏、不分認識不認識,只要是有需要的老人,問好鞋號,一針一線做好了就給送上門。如今老太太做的鞋已經有一千多雙了,周圍十里八鄉的人大都知道她為老人做棉鞋的事,也知道她是煉法輪大法的。有不明真相的人一說法輪功不好,認識老太太的人都會說:法輪功境界很高啊,很善良!

是非面前敢於真言的教師

二零零零年年末,我受當地政法委、「六一零」、教育局等單位的脅迫,被迫停崗,不能給學生講課了。後來我被非法判刑。結束冤獄回到家後,聽到一個令我欣慰的故事。

在我被迫害的時候,我的一個同事公然站出來為我說話,她幾乎跟單位的每個人都這麼說:「法輪功不是政府說的那樣,共產黨說的哪有真的?如果法輪功不好,怎麼有那麼多人煉?被抓、被打被關他們都不放棄,這不就說明法輪功有偉大的力量所在?」

這個同事只要遇到有人從反面說法輪功,認識不認識的她都這麼說上幾句:「別隨便說啊,真假得自己分辨,政府說的不一定是真理,說法輪功不好,那為甚麼有那麼多高級知識分子都煉啊,他們都是傻子啊?」聽她這麼說,周圍的人有的就不再亂說法輪功了。

我的一位朋友,也是一名法輪功修煉者,大約在二零零六年夏季,她被綁架了,我朋友的一位同事,明白大法真相,聽到我的朋友被關進去的消息後,非常焦急,就找到校長,請求校長讓學校出面,把我的朋友接回來。這個校長,受謊言毒害,說了一些不善的話。我朋友的同事一聽就急了,跟校長辯論起來了:「煉法輪功的怎麼了,我看她為人很好,沒偷沒搶,那些偷的搶的都不被抓,抓這些好人?」

在那恐怖和壓力到處瀰漫的環境中,敢為法輪功直言的人,那是怎樣的境界?

國企董事長:「自焚」一定是假的

二零零一年正月初七,邪黨控制的電視,向全球播放事先編製好的所謂「天安門自焚」鬧劇。我們當地規模很大的一位國企董事長,靜靜的看了央視自編自演的整個報導。看完後,跟妻子說:我看這個新聞有問題,一定是假的。給他妻子講出了幾個漏洞百出的破綻。他的妻子跟我說:「好多人都不相信電視說的,一看就是騙人的。」

學校校長:「不要隨便給法輪功下結論」

今年三月初,我們地區某中學校長,與我丈夫等多位過去的同事們相聚,期間有人提到人到中年,甚麼病都找上來了,表示出對病痛的無奈,對命運的難以捉摸;有的呢,還在親人剛剛離世的傷痛中惆悵著。我丈夫就勸他們說:你們有興趣的話,讀讀《轉法輪》,祛病真是有奇效。

這幾個老師,有的是領導,被謊言毒害,支支吾吾的,礙於面子,還不敢表態,就推辭說:沒有時間,沒有毅力等。就在這時候,這個校長非常認真的講了這麼一段話:「你們誰都不要隨便給法輪功下定論,法輪功是好的,我的朋友就是煉法輪功,把癌症煉好了。你看某某某(指我)煉法輪功多優秀。」那個房間裏有四張桌的客人,酒桌上的朋友暗示他小聲說,他一點兒都沒有顧慮,像在演說一樣,大聲講著:法輪功好,不要隨便給法輪功下結論。

地區政府領導:不要把抹黑法輪功的言論寫到地方志裏

有一年,當地政府開始召集相關人士,整理編寫地方志。負責人把地方志編寫後交給領導審閱。這個領導發現地方志裏寫進了抹黑法輪功的東西,就跟這個負責人說:「法輪功問題不要寫進地方志,這個反面語言將來對我們地區的民眾非常的不利。因為法輪功早晚會得到認可的,只是早晚的問題。不要把對法輪功的反面宣傳寫到這裏,刪掉這部份。如果有人找你,你就讓他來找我。」地方志編責任人明白後,刪去了誣蔑部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