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居士走入大法修煉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三日】我今年九十一歲,修煉法輪大法近二十年。在師父保護下,跟隨師父堅定的走在講真相、救度眾生的正法路上。十幾年來感悟很多,今天說出點滴,與同修分享,以感恩師父的慈悲苦度。

從佛教居士走入大法修煉

我曾是佛教中的居士,皈依了十多年。學大法後我如夢初醒,明白了人生的真實意義是返本歸真,通過修煉返回自己真正的家園。

有大法指導我修煉,我心明如鏡,懂得了要如何重德,如何提高心性。實修中,我的身體發生了意想不到的變化。我有頑固的牛皮癬、腎盂腎炎、皮膚炎,還有貧血、風濕心臟病、風濕關節炎等等,這些疾病折磨了我幾十年,修大法不久全都好了。這是過去皈依、信教十幾年從未有過的事。以前進廟燒香拜佛,為廟捐資出力,都是有為之事,不是修煉,也代替不了修煉,所以生命的狀態不可能發生本質上的改變。

修大法從根本上改變著我,在近二十年的修煉中,我再也不用吃藥,手足骨折都在修煉中很快就痊癒了。這超常的事,就是法輪佛法的威力在修煉人身上的展現。現在我九十一高齡了,上七、八層樓一身輕,連粗氣都不喘。

人們簇擁著踴躍三退

學法修煉中,我明白了作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使命就是多救人。所以救人的事,我沒有因為我年高就懈怠。這些年我勸退得救的人各階層、各行業的都有,地方高官、局級幹部、部隊師級幹部、現役軍人、武警、退休老公安局長、百姓,大、中、小學的學生等等,外地人也勸退了許多。人在哪裏,三退的事做到哪裏,每天穿街過巷,不辭勞苦,又廣結善緣。

聽我講真相而三退的人,很多都對我表示感激:在茶館裏的人非要給我泡茶,在麵館裏的人要給我買麵吃,同乘出租車的人要給我開車費……更有趣的是,有些人多年後見到我就像老朋友一樣,見面就呼:「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有個好久不見的賣菜農婦見面就愉快的對我說:「你給我的護身符我供起來了,每天上香、供水。」有次,我在一個公交車站講真相、勸三退,等車的、過路的人們簇擁著我踴躍三退,我登記都忙不過來。

訴江是救人的天賜良機

《九評共產黨》橫空問世,周永康、李東生、薄熙來、王立軍等落馬,正法進程步步向前,每一步都是我們救人的良機。目前訴江大潮的到來,在訴江潮中救人,是又一次難得的天賜良機。我悟到,訴江給我們提供了更廣泛、更深入救人的機緣,我們不能放過身邊的每一個人,一定不要貽誤了這個歷史的機緣。

我在講真相時,首先就告訴對方全球訴江的重大信息,藉機大量揭露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種種罪惡,許多人從中受到鼓舞,正義感出來了,痛痛快快的就做了三退。

一天,在濱江路茶園,我坐下來與一位喝茶的男士講真相,首先告訴他全民訴江,全世界訴江的重大事情,歷數江澤民的罪惡,如江澤民搞「自焚」欺騙民眾,造成人們敵視法輪功。仇視佛法的人危難來時得不到神佛的護佑。斷百姓的命,斷百姓的未來,就是江澤民的目地。

我又講江澤民犯罪集團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倒賣,全球公憤,全球追討;講貴州藏字石,天滅中共顯天機,三退才能保平安,人在關鍵時刻保住生命走向未來才是最可貴的……周圍的人也不由自主的靠攏來聽。真相顯天機,昭告世人,啟迪本性,有個男士很乾脆的就退了,高高興興的接過護身符和真相資料。第二天他碰到我,就指著旁邊的一個人說,你快給他也講講吧。這個被介紹來聽真相的人也順利的退了。我又給了他翻牆軟件,告訴他回家幫助家裏的人也三退,可直接上網退,他答應了;我給他護身符和真相資料,叫他看完後給別人看,真相資料要珍惜,很珍貴,不要丟了。他直說:不得丟,不得!

這時,我見旁邊一位女士,就上前給她講真相,她不僅自己退了,還請求我把她丈夫、孩子也退了。聽明白真相後一人三退,請求幫全家三退的也不少。我告訴他們,家人同意才有效。

二零一五年八月一日,我看見一位廟裏的住持在江邊放生,我以前與他熟悉,他是佛學院畢業的專職神職人員,又是本地的政協委員。我想,如果他明白了大法真相,對救度宗教界人士很有好處。於是,我主動向他講真相,首先告訴他訴江的重要信息,並把我的訴江狀拿給他看。我說,善惡有報是天理,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壞事做絕,就要遭惡報,被天懲罰了。我勸他三退,他很樂意的退了,還收下我的訴狀和一些真相資料。可見訴江大潮也震撼了宗教界人士。

我投遞了訴江狀,並把訴狀拿給我的兒女、兒孫們看,讓他們看清江澤民不僅迫害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的家人也深受其害。我的兒女們因我修煉法輪功向人講真相,他們擔驚受怕,怕受株連失去工作,怕孩子參不了軍,上不了學,工作受阻等等。感謝師父正法中安排了訴江的步驟,再次給了我兒女、兒孫們,及廣大眾生進一步明真相、得救度的寶貴機緣。

訴江中向內找 闖過生死關

感謝師尊的訴江安排,給了我一次向內找、提高心性歸正自己的好機會,我因此闖過了生死關。

動筆寫訴江狀前一段時間,我身體出現不適,心口痛,東西越吃越少,人越來越瘦,腿越來越沒有力,眼睛也昏花,看書不到一小時就睏。從常人眼光看,我畢竟九十一歲了,天年到了,不能進食了,身體衰弱而亡也是正常的。而我想到的是,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與師同在,與正法同在,我救人的使命沒完成怎麼就能走了呢?舊勢力要我走,要我的命,我要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於是我苦苦向內找,看我有甚麼執著,有甚麼漏被舊勢力鑽了空子,邪惡來要我的命。

在寫訴江狀回憶以前被迫害的情況時,我回憶起在洗腦班被非法關押三個月的日子裏,邪惡給你吃好、睡好,讓你舒服。我當時沒認識到這是江澤民、中共邪黨用軟刀子來「轉化」法輪功學員的邪惡手段;認識不到中共邪黨、江澤民對法輪功學員非法拘禁,非法剝奪人身自由、強制剝奪信仰自由均是在違法犯罪,是在迫害;當時我沒有大法弟子反迫害的意識,把這「溫柔」的迫害看作是「療養」;法輪功學員絕食反迫害,我也理解不了。我沒有和大家一起反迫害,還聽洗腦班的,勸大家停止絕食,無意中協助了迫害。

其實洗腦班在這段時間的「溫柔」過後,露出了邪惡猙獰的面目。一些信仰堅定的法輪功學員洗腦班輾轉關押了兩年多,生活虐待,精神高壓,使法輪功學員受盡魔難。

更嚴重的一件事是,在洗腦班裏,我沒弄明白「三書」是怎麼回事就糊裏糊塗的叫人家也幫我寫。過後也沒追究寫三書意味著甚麼,也沒有寫嚴正聲明。這次寫訴江狀,在同修的幫助下,我才認識到「三書」的惡劣性質。大法弟子怎麼可以寫「三書」向邪惡低頭,背叛師父、背叛大法呢?我為自己的錯誤痛悔不已。

在寫訴江狀過程中,回頭看自己走過的路,把十多年前犯過的錯,沒做好的地方都找出來了。我看到了自己的過失,悟到了過失之所在。心性提高上來了,身體的衰亡狀態就消失了,人一天天硬朗起來,精神起來,吃的飽,睡得香,出去講真相神清氣爽。

我悟到,大法弟子訴江,是師尊給予大法弟子的一次回首魔難、重新審視自己、深刻向內找提高心性的好機會。我萬分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無微不至的呵護弟子,讓我在訴江中歸正了不正的,闖過了舊勢力設下的生死關。

以上是我修煉心得的點滴,如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