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師父偉大 法偉大(2)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一日】(接上文)

開車救人的故事

半個月後,我開車救人去了。別人說:「你膽真大。」我沒有怕,我覺得就應該這麼走,想別的都沒有用。第一天出去離家不遠就拉了倆個小女孩,十七、八歲的樣子,價錢是五元錢。可車開出去就不太穩當,不靈活,走到半道就不動了。小女孩說:「阿姨,我打別的車吧!」同時給我拿出五元錢。我說:「我沒拉到地方,阿姨不能要錢,因為我是修法輪大法的,要為別人著想。」她們很感動。我問:「你們聽說過三退嗎?」她們說:「沒有。」我為她們做了三退,又講了天安門自焚是騙局,她們很高興的走了。她們走後我長出一口氣,高興的想:「我沒白學呀,這就是我救眾生的路呀,我能救人了。」雖然錢沒掙著,我有救人的路了。這車又能開起來了。

第二天我又出發了。這次出去很遠,拉了一個男青年。我又向他講了真相,他非常認可大法。他聽明白真相後,下車時又給我找了一個乘客,我又拉回來了。當然我又給這個乘客講了真相,我的信心更足了。就這樣,我走上了拉乘客講真相的救人路,過程中有很多體會與大家分享。

有一次我拉了一個四十來歲、很有風度的男士。他上車後我問:「小伙子,你聽說過法輪大法嗎?」他說:「聽說過。」我問:「你三退了嗎?」他說:「沒有。」我就講了大法是修真、善、忍的,講了為甚麼三退和中共的迫害。過程中他靜靜的聽著,告訴我他是黨員。等拉到地方時,他站在車門口堅定的說:「我退!」本來講好了車費是五元錢,可他卻拿出了二十元錢給我。我說:「我是修真、善、忍的,不能多要別人錢的。」可他站在那裏,表情感激的、深沉的一定要給。我沒辦法就對他說:「你明真相,我就把這錢用在最正的地方吧!」他感謝的走了。

還有一次,一個三十多歲的女士,在上車前和我講價錢。我為了救她,就不和她計較,同意少要錢。她上車後我問:「你聽說過三退嗎?」她說:「沒聽說,是啥意思?」我說:「三退就是退出中共的黨、團、隊。國家現在這麼腐敗,就是這個黨不行了,層層都這樣,都貪污,都壞。所以社會就滑到這地步了,起因就是這個黨壞了。天就要滅這個黨了,誰要參加了它這個組織,誰就和它一同去了,所以咱們就要退出來。到有甚麼災難時你就念法輪大法好,真的有神助啊!」她很認可並很感謝。在我給她講完真相她下車時,她卻要多給錢。不但不按講完的低價錢給,還比正常價錢多出十五元錢。像這樣聽完真相多給錢的人很多,昨天還有一個小伙子,他的車費是五元錢。等我講完真相他下車時,非要給我十元錢。我不要不行。像這樣多的錢我就送到資料點救人去了。這樣例子很多。

還有一個小伙子,他去的地方車費是十元錢。可他還要坐大客車,大客車的車費是五十元錢,但他只有五十元錢。這樣他給了我的車費,就沒錢坐大客車了。他有事非常著急,當時又沒有更多的錢,非常為難。我告訴他:「我不要你錢了,能幫助別人是做善事,我願意幫你。」他沒見過這樣的好人,不知怎麼感謝了。我告訴他我是修真、善、忍,是為別人著想的,他非常感激的聽明白真相了。

還有一次,有三個民工坐我的車。我向他們講真相、勸三退。有兩個人同意三退了,還有一個人就是不吱聲,不同意退。拉到地方後他們下車了。等他們走後,我回頭一看座位上有一個錢包。打開一看裏面有很厚一摞錢。我知道是那三個民工的,但他們已經走遠了。怎麼辦?我立刻求師父,請師父幫助讓他們回來找錢,他們一定很著急。然後我就在原地等他們。過了一會兒,他們真的回來了,他們大老遠就急匆匆的往這邊跑。我說你們別著急,是回來找錢的吧?我等你們半天了。他們怎麼都想不到,我真能在這裏等他們,都不知道怎麼感謝我了,非要拿出一些錢給我作酬謝。我當然不能要。這時那個沒做三退的小伙子,卻主動求我做了三退。

講真相的過程中會遇到各種人,也有不聽反對的。有一次遇到一個老頭,有六、七十歲了。我剛一講他就說:「你別說了,是不是法輪功?」 我說:「大爺呀,你好像不認可是不是呀?哪裏不明白我給你講講。」沒等我說完,他搶過話就亂七八糟的說一通,都是些謗佛謗法的話。無論我怎樣講他都不聽。剛遇到這樣人時,我心裏真有點空落落的,不是滋味。

還有一次我給一個人講真相。他上車後聽我講時,表情很難看的兩眼盯著我。不說話,也不搭理我,就是表情很複雜的瞅著我。下車後也一直盯著我。我心裏有顧慮了,再遇到這種人不願意張口了。

好一段時間就覺得自己不對勁。學法向內找,為甚麼不願意說?看他不高興了就不說了嗎?能盡挑高興的講嗎?這不是人心嗎?這怎麼能行呢?這個念頭不能要,排斥它,繼續講。

又有一次,一個人上車後我就給他講。剛一講他就說:「你是學法輪功的?」我說:「是」。他說:「國家不是不讓學嗎?」我說:「你琢磨琢磨國家讓咱們幹甚麼?賣淫嫖娼、貪污腐敗,他們不管。老百姓做點買賣他們連搶帶奪的。法輪功是修真、善、忍的,有百利無一害,有這麼多的人受益,它不讓學能對嗎?」他又說:「那國家不讓學,就不能學。」我說:「那不對呀!那得看不讓幹的是好事還是壞事。那好事不讓幹,那讓幹啥呀?幹壞事?幹壞事可不行啊!是有報應的呀!咱可不能幹壞事呀!」他不再吱聲了,但到下車時也沒三退。這時我就告訴他:「你現在沒聽明白,回去再琢磨琢磨,為甚麼有這麼多人煉法輪功。中共這麼迫害還有這麼多人學煉是為甚麼?如果以後再有人給你做三退,你一定要退呀!」

漸漸的我的心平靜了,不被帶動了。又一次拉一個女士,是信甚麼教的。她上車我給她講真相時,她這一路就一直說著不好聽的話。我就慢慢的、平和的給她講。她下車時我說:「姐妹呀!不知道的事別啥都說呀!對你沒有好處。你要想知道就看一看法輪功的書,看看和中共說的是不是一樣,真的對你好啊!」我的心沒有甚麼波動,也沒有甚麼怕、怨的,有的就是對她的惋惜和希望了。

向內找

剛開始我不太會向內找。有一次別人撞我車了,我說:「不要緊,你走吧,你也不是故意的。」一次,我撞別人車了,他讓我給他錢,我就給他錢。又一次,別人撞我車了,卻還讓我給他錢,那我也給。我就想:「為別人著想吧!」我給我的小車起名叫善緣。我對我的小車說:「善緣哪,你受委屈了,別難過!咱們就是為了救人。別人欠咱們的,咱不要。咱們欠別人的,咱就還。你看眾生要被淘汰了,你不著急嗎?咱們甚麼都別想了啊!」

可是有一次剛出門,就有一個人罵我,我也沒想明白為甚麼。沒走多遠又一個人罵我了,這回我覺得有點不對勁了。為甚麼呢?認真的向內找,我找到了:我的急躁心始終很強,我一直想去掉它,可是一直沒去掉。一著急,又出來了。這回我下決心去掉它,後來這些事就真的很少了。

我注意主動向內找,時時向內找。在馬路上看到別人打架,我看看我有沒有爭鬥心,去掉它。特別是講真相時,我的心態、語氣是否平和?是不是被帶動?在一個廣場上,看到一對青年男女做著很不文明的親熱舉動,我找到了我還有對美好生活的貪戀和嚮往。我猛然一驚,這個東西可不能要它,一定去掉它。注意向內找後,發現我遇到的麻煩少了。這都是師父的點化啊!

師父偉大 法偉大

修煉的路不是一帆風順的。我在開小車講真相的路上,遇到過很多艱難和危險,都是在師父的加持保護下走過來了。以前我行動不便,沒出過遠門,不認識路。開小車後,乘客去哪裏,我就得開到哪裏。因對路況不了解和行動不便等多種因素,遇到了很多意想不到的事。

一天,我正信心十足的開車救人的時候,車陷在一個不平的路上出不來了,怎麼也開不動了。這時一個男士幫我把車推出來了。我正要謝謝他,他卻和我講起了真相。我這個高興啊,看到同修了呀!還沒等高興完呢,同修話鋒一轉:「就你這個身體怎麼能開車呢?這可真不行,你可趕快別開了。就你這身體根本就不能開車,趕快去幹別的吧。我對開車太了解了,因為我就是修車的。」一盆涼水從頭潑下,我心裏真的很不是滋味。我悟不出太高的法理,就覺得不能聽他的話,雖然他是修車的,有經驗,可我是大法弟子,這就是我救人的路,我就是不回頭,繼續開。這條路我走定了!

有一次我正在開車,突然下起雨來,狂風捲著暴雨像瓢潑似的打在車上,一時間車窗外甚麼都看不見了。我正走在一條很窄的路上。而這條路上車、人很多。人們為了避雨四處奔跑,別人的車怕被堵住,瘋狂的搶道,只見身邊的車像射箭一樣貼著我的車「嗖嗖」而過,那架勢我的車隨時都可能被撞翻。路很窄不能停,往前開又看不見路,我又是個新手,我一下子蒙了:如果真的被撞翻了,我甚麼能力都沒有,後果真的不敢想啊!

這時我的腦海裏突然出現了師父的一段法,不是我特意想出來的,是腦海裏自然返出來的:「馳騁萬里破妖陣 斬盡黑手除惡神 管你大霧狂風舞 一路山雨洗征塵」[2]。我一下來精神了,啊!師父就在我身邊。我背著這段法,往前開,我衝出來了。我真是無法言表對師父的感激。後來我在遇到艱難的時候,我很自然的就想到了這段法,這段法加持我走過了很多關難。從此後我更加認識到了學法的重要性。

又一次,我走到了一個地方,前邊正在修路,路兩邊是大土包,中間只有一個高低不平的泥濘路。過了這個泥濘路的前邊,就是一個很高的大陡坡。我平時開車時,道路不好我都不敢開,特別是前邊的大陡坡,如果我的車衝不上去,就會連人帶車滾落下來,後果真的不敢想。我本來還不會上坡。天已經黑了,我來的路又退不回去了,也就是說沒有退路了。

怎麼辦?就在這時師父的那段講法又出現在我的腦海:「馳騁萬里破妖陣 斬盡黑手除惡神 管你大霧狂風舞 一路山雨洗征塵」[2]。衝!甚麼都不想,我背著師父的法,在不平的泥濘路上,加大油門,闖!在陡坡前,加大油門,上!一陣猛開,我過來了,回頭一看那個陡坡,好險啊!現在一想都有點後怕哪!我激動的想:大法弟子沒有師父的保護,別說是救別人哪,就連自己的命能不能保住都是個問題呀!我的師父太偉大了!

像這樣有驚無險的事太多了。一次,我不知怎麼的就把車開到馬路牙上面了。只覺得「銧當」一下這車要翻了,但馬上又正過來了。回頭一看,是從馬路牙上摔下來了,這馬路牙還挺高。師父又一次保護了我。

還一次我開著車,覺得這車怎麼有點歪呢?因我不能動,下不去車看個究竟,只能繼續開。到家後一看:一個車胎癟了,就這樣我也開回來了。

有時車在馬路上陷住,就有人幫我推車。我想:「這是師父派人來幫我呢!」師父給我的太多了,我真的說不完了。我能做的就是多救人。

風霜雪雨,怎樣艱難,我都儘量的堅持著開車出去講真相。一次大雪下的很厚,路面很滑,又高低不平。我又開車救人去了。丈夫不放心,說:「這樣大的雪,你還出去幹啥?」我說:「救人啊,不能耽誤呀!」等我回家後我高興的想:「今天又沒白出去,又救了好幾個人。」

我五十四歲學開車,今年五十九歲,開車五年了。這些年我講了多少真相,救了多少人,我也記不得了。師父的保護有多少次,我也記不得了。我就記住師父偉大、法偉大,我就記住要多救人呀!

快樂救人忙

我這樣的人能得到大法,我有師父保護,我能救人啦,我的心這個快樂呀!一次一位同修的母親,看見我行動的艱難,露出難過的表情說:「你真苦呀!我就看你可憐。」我高興的說:「我不苦呀!全世界七十億人,只有一億人得大法,其中就有我一個。我是多麼幸福的人呀!」「人都不知道怎麼活,要知道應該怎麼活了,就不苦了。」我接著講了大法在我身上的超常體現。她感慨的說:「你真幸運呀!」

有很多人說我:「這老太太總是樂。」一次拉一位五十多歲的女士,她做買賣很有錢,卻滿臉愁容。看我樂呵呵的講真相,就把她的愁事和我說了。原來她兒子是吸毒的。我就把我的親身經歷講給她,只要修大法甚麼都會變。我甚麼都沒有,身體都是殘疾的,可我就是快樂,因為我修大法了。希望她也能學大法。她當時非常認可我說的。

還有很多人佩服我。有一個老頭,用手指著我說:「你?」又指著車說:「開這個車?」我說:「是。」他又問一遍:「你?開這個車?」我又答:「對呀!」他睜大眼睛,張著嘴,突然豎起大拇指衝著我,停在那裏半天沒動。每到這時我都用我的親身經歷講真相。眾生在驚嘆、敬佩中得救了。

我一天學沒上,二十八歲前沒出過大門,不知道外面甚麼樣?結婚後就是從家到賣地瓜的市場,別人說我是兩點一線。當我想出去救眾生時,別人又說我:「你能找著道嗎?」今天我向所有的人說:「我找著道了!師父給我一條通天大道,能滿世界跑,能去救人。」我的身體從衰竭的地步,到現在一片藥不吃,卻精神十足。這其中的感激,是人類的語言能說得出來的嗎?人能做到嗎?是法再造了我,師父給了我新的生命。

我是二零零二年得法,沒趕上一九九九年以前大法洪傳的盛況。我非常羨慕那時得法的同修,我想他們一定很精進。師父講法中一再講要勇猛精進,抓緊救人。我也要注意時時向內找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在救人上,儘量克服困難走出家門,講真相時努力抑制人心,張嘴救人。在生活上行動不便,就盡最大限度減少行動。睡覺不脫衣服,這樣能節省時間。為了少去廁所,就少吃、少喝,餓了渴了就挺著。現在少吃少喝也不渴不餓了,是師父加持了。

我得法快十四年了,沒耽誤過一天學法,沒耽誤過一天煉功,無論咋難都堅持著。在保證每天通讀一講《轉法輪》的情況下,《轉法輪》已經背過無數遍了。從第一講到第六講可以背著學了,基本背錯的很少。我遇到愁事時就反過來看問題,我就想:這個關我一定要過,一定要過好。找出人心都放下,就是過!同時請師父加持!記住師父的話:「修煉如初,必成。」[3]跟著師父走,永不放棄!

我心裏有許多對師父感謝的話要說,可我沒文化說不出來,我就雙手合十向師父說:「感謝師父呀!」

同修們對我幫助很大,真是無私奉獻。無論從生活上還是在修煉中,我真看到大法弟子是一家。我向大家說聲:辛苦了!感謝呀!

合十

註﹕

[1]李洪志師父經文:《美國法會講法》〈紐約座談會講法〉
[2]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征〉
[3]李洪志師父經文:《世界法輪大法日講法》

明慧網第十三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