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新學員:在求職過程中修煉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月七日】二零一四年七月,我終於走入了大法修煉。在近一年多的求職路上,我感受到自己的很多執著心被不斷暴露,也感受到師尊一次又一次的慈悲呵護。我覺得自己修得很差勁,不敢向明慧投稿。爸爸鼓勵我把求職這段修煉過程寫出來,證實大法,而不是證實自己。

去年上半年,爸媽把一條從親戚處得知有關銀行招聘考試的消息告訴了我。那時的我,還處於擇業迷茫期,對於是否選擇轉行也有猶豫與畏難情緒。後來,在忙完實習事務後,我購回銀行招聘考試備考用書,開始學習。這一學就是好幾個月,從畢業前持續至畢業後幾個月。在這期間,求名求利的心、怕吃苦的心、妒嫉心、自卑心、情、色慾心等各種人心時不時冒出來,加上中途得知有人打算幫我走後門以通過此次考試的面試,而且還提供了另外一條走後門的路。我的內心更加不安,我想著我不能走後門啊,不然在以後的工作中都得惶恐不安,還給大法抹黑。

備考期間,我遇到了兩次報名機會。第一次報了名但未通過審核,第二次連報名的資格都沒有,我反倒很高興,但其中卻夾雜著些許失落,高興的是終於斷了這不正之路,失落的是為失去了一份所謂好工作的機會而有點惋惜。至於另一條不正之路,我也想儘快謝絕人家。但爸爸叫我緩一緩,我有些不高興,沒做到善、也沒做到忍,又吼又叫的。經爸爸一說,我意識到自己的幼稚,可心裏還是有疙瘩,覺得心還是要擺正,就求師父加持自己走正路。後來,我婉拒了親戚的好意,把兩條不正之路都斷掉了。

在接下來的幾次求職中,還是有人提起過走後門,我依然選擇走正路。然而,我又失去了兩次工作機會,我知道走正路是沒有錯的,只是自己的執著太重,讓我摔了跟頭。那時,我抱著求考試通過、求找到工作、放不下面子等人心執著去應試,結果是有求不得。期間,一個親戚曾說:有人還是守株待兔的舊觀念,腦子不肯活動。我知道這是在說我。也就是在看到那句話不久,我看到了明慧期刊上的一句話:堅守做人的良知,也許會被人嘲笑為不識時務,甚至面臨生死威脅;雖然做好人,走正道很難,但卻能成就無悔人生。我一驚,很感動,也更加堅定了走正路的信念。

一次爸爸外出,碰到一位有緣人,給了他一張翻牆軟件,對方也告訴了爸爸一個項目。傍晚時分,爸爸打算上網來查看這個項目,心裏卻突然想起去看看人力資源網(後來想想這是師父在點化啊),結果就發現了一則事業單位的招考消息,而當天已是報名截止的最後一天了。我得知消息時,還在醫院裏上夜班,由於報名所需資料不全,當晚未報名,等到第二天下班回家後,才報了名。報完名已是十點,離截止時間只剩二小時。

對於報考崗位的選擇,起初我也是拿不定主意,在可選的兩個崗位中猶豫。而媽媽一點也不猶豫,覺得就是要選某一個,說這個不用上夜班,還可以保證良好的煉功環境。當晚她煉靜功時感覺非常舒服,而且感到心裏有塊石頭落了地。聽到這個,我也很高興,感動,感激師尊的又一次點化。第二天,我按媽媽的選擇報考。而後來的事實也證明,崗位的選擇是對的。如果我報考另一個崗位,那麼我就又會落選了,因為此崗位入選人員的成績比我高。

筆試後,我以第二名的成績進入面試。面試前,師父給我安排了近二十天的充足時間備考。面試當天,我又驚訝的發現,在面試名單中竟然沒有第一名的名字,這無疑又減輕了我的壓力。面試的順序由考生抽籤決定,我所抽的號位於倒數幾個之列,所以等待時間很長。我開始默背師父的《論語》,可是背著背著,卻記不清了。我暫停了背誦,開始發正念,清除眾生頭腦中對大法不好的思想,然後一遍又一遍地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大法賜予我平靜的內心,使我能夠沉著應考,沒有了修煉前一遇到考試就焦慮緊張的狀態。

在這之前,我還參加過一次類似的考試,當時的名利心太重,老是希望著自己能考上,對於結果太過執著。面試前我有些緊張,腦袋空白,就只有師父的一句詩在腦裏呈現:「功名利祿帶不走 爭來鬥去苦與愁」[1]結果,我沒有通過那次面試。前後兩次類似的面試,出現的卻是截然不同的結果。我體會到:有求不得,無求自得。

回首這一年多的求職工作路,師父給了我太多呵護,父母給了我很多照顧,明慧網上的交流文章也給了我很多幫助。謝謝師父,也謝謝各位同修。然而,現身為上班族一員的我,近段時間來疲於忙碌在工作事務上,沒合理安排時間,每天學法太少,感覺自己狀態很不好。我應該靜下來,多學法,深挖內心,儘快改變不精進的狀態,真正地去精進實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清醒〉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