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私為他 走出霧霾人生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七月三日】我曾經是個厭世的人,整日沉浸在自我灰暗的世界中,旁人說,在我緊鎖的眉頭中找不到一絲快樂,整張臉寫著一個大大的苦字。修煉大法之後,我的世界從暗黑變成了明亮的彩色,我成為了一個快樂的人,一個和藹可親、給人感覺很溫暖的人。是大法引導我走過了內心的寒冬,帶給了我光明、美好的一切,我對師父、對大法有著無盡的感恩。

十年以前,我從沒想到過自己有朝一日會面臨這樣的處境:親愛的弟弟變成陌路;攜手走過人生十年的丈夫將自己視為仇人;親生骨肉兒子,會把心門向自己緊緊的關閉。當這一切猝不及防降臨的時候,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向師父、向大法求救,因為多年的修煉經歷告訴我,除了師父和大法,沒有任何人能把自己從痛苦和不幸中拯救出來。

二零零二年,我從中共的洗腦班出來,單位、社區人員開始不停的上門騷擾,我被迫流離失所,於是他們轉而找我丈夫的麻煩甚至跟蹤他,給他造成了嚴重的心理壓力。加上我不能上班,沒有生活來源,丈夫倍感惱怒,他將這一切壓力怪罪與我,常常對我大發雷霆,最後我們不得不選擇離婚。我將房子讓給了丈夫和孩子,一個人淨身離家。

一瞬間,我變得一無所有,走投無路之際,我回到了娘家,本以為血肉親情是最後的依托,可以給自己提供一個遮風擋雨的棲息地,可是誰曾想到,娘家從此也不再安寧。

我和母親一起住在父母的舊房子裏,那時母親已經七十多歲,正需要人照顧,我便承擔了照顧母親的責任。母親雖然不修煉,但我常常把大法的資料讀給她聽,她受益於大法,她的身體比年輕時還健康。我和姐姐(同修)負擔了母親所有的生活,母親每月五百元的生活費都自己保留了下來。健康的身體、被女兒悉心照料、良好的生活保障,我的母親成了我們那個家屬院最幸福的老人,大家都羨慕她。

然而,我的兩個弟弟因為害怕我佔有了住房,對我產生了很大的怨氣。好些年,大弟弟根本不理我,後來雖然理我了,但對我態度很不好,說話總不客氣。小弟弟全家在外地,每年回來兩次,表面客客氣氣,實際卻也心中含怨。我也忍不住在心裏抱怨,你們不應該這樣對待我,我把母親照顧的這麼好,沒讓你們操心,沒找過你們麻煩,沒要過你們的錢,你們卻不僅不感謝我,還這樣對我,何況你們每人都有住房,並不缺這一套房,為此心裏總是感到委屈、不平衡。

二零一四年大年初一,吃午飯的時候,為了一句不相干的話,小弟弟突然暴跳如雷,對著我砰的一聲把碗摔了,把母親的手機也摔碎了。大年初二他就氣呼呼的走了。我被他突如其來的憤怒驚呆了,心裏面的委屈更是像野草一樣瘋漲,想我從小就對他們很好,處處關心他們。在我內心深處,他們是我在這個世界上的血緣至親,我心甘情願為他們付出所有。沒想到在自己最困難的時候,兩個弟弟卻毫不念及親情,如此冷酷的對待自己,想到這些,我忍不住眼淚水直流。

不過我很快清醒過來,他們對我這樣,根源還是擔心我會佔著房子不走,雖然我從來沒有想過獨佔房子,只是想在最困難的時候暫住,但我想,我是個修煉人,發生矛盾應該找自己的不是,用大法的法理來善解這一切。我默默告訴自己,從現在開始,我要拋開自我,處處為他人著想,更不應該計較他們對我的態度。我用大法的要求對照自己,發現我以前對他們的好,是想得到回報的好,是為私的,只有放下為私的心,無條件的對對方好,才是真的好。我漸漸把心放下了,怨氣也消了。我做好了第二次淨身離家的準備。

小弟弟說小孩要回來讀書,我決定馬上離開,讓他們放心,不要因為擔心房子而不愉快。我告訴他們,我準備找一個偏僻點的地方,買個小點的便宜點的房子,把房子讓出來。沒想到,當我把想法一說出來,事情馬上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大弟弟說他新買的房子我現在可以去住。小弟弟對我的態度也發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幾年來那塊橫在我們之間的冰山一下子融化了。從此我們一家人的關係和睦如初,我的住房條件也越來越好。

再說我那個前夫。離婚時,他對我把話說絕,把事做絕,離婚後,他很快再婚,我都沒恨過他。我把房子讓給他,自己淨身離家。我時時記著師父的教導,要做個好人,做個無私無我、為別人著想的人。只有自己無條件的向內找、同化大法的份,不能夠去指責別人。我一直抱著善念對待他,他終於被我的善心所感動。幾年後他對我懺悔,說不知道那個時候怎麼會對我那樣,他想給我買東西來彌補自己的過失,減輕內心的愧疚。就這樣,我從他的親人變成仇人,最後變成了他的朋友。這幾年,他有甚麼事都願意和我講,我用在大法中學到的法理去寬慰他,講道理給他聽,教他學會寬容忍讓,他因此發生了很大的變化,脾氣變好了,開始體諒、寬容別人。他說以前不懂這些,現在都懂了。周圍的朋友都為他的變化感到高興。去年,他把房子過戶給了兒子,兒子今後的生活有了著落,我和兒子都倍感欣慰。

再來說說我兒子。兒子因為我們的離婚,產生了心理陰影,他的心遠遠的離開了我,對我很冷漠。兒子其實從小很粘我,學過大法,我和他爸爸離婚時他才十歲,他要跟我一起過,現實卻是不得不跟他爸爸和後媽過。他爸爸想讓他和後媽培養感情,總在他面前挑唆,導致他很恨我。他不跟我說話,開口就是吼。我的處境也讓他感到不舒服,沒有住房、沒有著落,一無所有。我用修煉人的心態對待這一切,處處理解他、關心他,用我理解的大法的法理教育他,用善念默默的感化他,培養他的豁達和樂觀,漸漸的,他的心回到了我的身邊,有甚麼想法都樂意和我溝通,精神頭也好了,我每天在家開開心心的哼唱著歌曲,他也樂呵呵的,以前因為心情不好導致的脾胃不好也好了,他終於有了個健康的心態和身體。

現在我們一家人在一起其樂融融,再也沒有隔閡。我想如果我不修煉大法,決不會有今天幸福的一切。如果不修煉,對於弟弟們和我前夫,我肯定做不到這樣忍讓,你讓我不好,我也不會讓你好過,但大法改變了我,也改變了我周圍的人和事,所有的人都受益了。我也深深體會到了師父講過的「相由心生」[1]的法理,我的心轉變了,一切也就隨之變化。回想我和兒子相處的經歷,更是如此,我覺得苦,他也覺得苦;我輕鬆,他也輕鬆;我快樂,他也快樂。大法修煉能給修煉者個人、家庭、乃至整個社會帶來祥和與美好,我身邊發生的這一切就是見證。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