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省青島市政協副主席李學海遭惡報落馬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月七日】山東省青島市政協副主席李學海涉嫌嚴重違紀被「雙開」調查。據悉,2016年5月7日,李學海在青島市政協一會議上被帶走。李學海落馬消息公布後,其曾任職的城陽區、市南區有民眾放鞭炮以示慶祝。

「善惡有報」的天理千古以來就是不拘形式的在世彰顯著。李學海的落馬之因絕非僅是貪腐,而是其殘害法輪功學員的行徑遭到了天懲。

李學海曾歷任城陽區委副書記、區政府區長,區委書記、黨校校長、青島出口加工區工委書記;中共青島市市南區委書記、黨校校長;青島市政協副主席。其中1997.12-2008.03在青島市城陽區擔任政法主要負責人11年間的後9年,正是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最為瘋狂的階段。李學海在這9年期間首當其衝地迎合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滅絕政策,李曾於2007年電視講話實況中對法輪功創始人和法輪功進行人身攻擊與污衊抹黑,並揚言:對法輪功修煉者輕者判3年,重者7年。

早在迫害法輪功的初期,李學海就作為背後推手,唆使城陽鎮新上任的政法委書記辛諾明去過馬三家勞動教養所「學習」如何殘忍地對付法輪功學員。隨著李學海的十年「出色政績」,城陽地區的法輪功學員經歷了十年漫長黑夜,被非法抓捕、勞教、判刑、酷刑、關進精神病院、打毒針、扒房、抄家、勒索,血跡斑斑……

▼城陽小「馬三家」──鑫源旅館

「遼寧馬三家勞教所」為中共邪黨中央一級迫害法輪功的重點場所,中共法西斯勞教制度的示範標本,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黑令下,其創制滅絕人性的迫害模式與罪惡手段,被迅速推廣到全國。馬三家的罪惡表現在精神、肉體、經濟上的三重殘酷迫害。這個鑫源旅館就是李學海率領的城陽政法幫一手打造的小「馬三家」。

'鑫源旅館外貌'
鑫源旅館外貌
'鑫源旅館地下室入口'
鑫源旅館地下室入口

鑫源旅館位於青島市城陽區城子村城陽高架橋東側,老闆王田吉(音譯,時任城陽鎮政府鎮長司機)後台是城陽鎮政府。從99年7?20─2001年期間,鑫源旅館地下室就淪為關押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窩。當時以青島為中心的周邊縣市:黃島、青島、即墨、平度、萊西……凡是去北京上訪的法輪功學員在遣返途中多數都被扣押在此地下室,只要在此處滯留過,哪怕幾分鐘時間,每人至少被敲詐100-120元錢不等。城陽610組織對關押在此的法輪功學員處以巨額罰款當成他們的第二謀財手段。

2000年左右,城陽區幾十位法輪功學員曾被長期羈押在此地下室遭受摧殘。曾一度把非法抓來的法輪功學員,不分男女關在一起,到了寒冷的冬天,看管人員扯掉了他們身上的棉衣,只許他們穿一身單衣,還被剋扣飯菜,吃喝拉撒睡在同一房間裏。這些法輪功學員被長期罰軍蹲、遭毒打,一關就是8、9個月,長期遭受精神與肉體的雙重摧殘不見天日,被「挖心洗腦」逼迫放棄信仰。

最為眾所周知的就是城陽大周村的殘疾女青年法輪功學員江靜,其曾被反覆非法關押於此地5次。其中2000年3月份兩會期間這一次江靜就被城陽區「610」關押在此長達6個月之久。地下室內陰暗潮濕,沒有被褥、床鋪,警察受上級指使讓她只能蹲著、不許坐,如此長達20天。她的衣服被警察強行奪走,身穿單薄衣服只能蹲在冰冷的水泥地上,稍一坐下,就會招來警察的呵斥與辱罵。每頓飯只給一個火燒、一片鹹菜,不准洗漱,大小便都在室內。這種不見天日的地下室生活如同地獄般苦不堪言。

江靜在一週歲時不幸患上了小兒麻痺症,從此落下腿部殘疾,走路困難。自從修煉以來,短短的時間裏,她的身心發生了根本的改變,她變得開朗、豁達、做事能先想到別人。腿也不像以前那樣走路費勁、困難,一身輕,並且越來越正常。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僅僅因為她履行憲法賦予一個公民的信仰權而遭到滅頂之災。

▼關精神病院藥物迫害

城陽區政法幫為了達到迫害法輪功的預期目的,對於那些不願意屈從中共的淫威的法輪功學員終於下了毒手。

2000年9月底,江靜與其他法輪功學員被關押在鑫源旅館地下室臨近第6個月的時候,610組織對始終堅持自己信仰的法輪功學員痛下毒手。原政法委書記王健指示辛諾明以城陽鎮綜合治理辦公室主任張忠凱為首的一行六七人(其中有兩名女政府工作人員)將法輪功學員江靜、非法綁架到青島市嶗山區中韓精神病院。辛曾揚言:我就不信治不了她,她要不轉化就別想出來了。法輪功學員紀學在江靜之前已被關押在裏面強行服藥。

在中韓精神病院,他們用約束帶把江靜的手、腳、身子固定捆綁在鐵床上,強行給她注射了一支毒針。幾分鐘後藥物在江靜的體內開始發作,江靜突感身體不適,內心一片恐慌不安,心跳開始加速,視線開始模糊,繼而口乾舌燥,眼前一片漆黑,幾乎窒息而死。(據醫學人士透露,此藥屬國家禁品,只有醫生實習時給兔子做實驗打過,藥量大時,兔子當場死去)在以後的幾天時間裏,江靜不能吃飯喝水,根本無法行走,身體極度虛弱。精神恍恍惚惚,很難找回自己的主意識。

'嶗山區中韓精神病院'
嶗山區中韓精神病院
'綁在床上強迫注射毒針(演示圖)'
綁在床上強迫注射毒針(演示圖)

當藥力減弱後,江靜強撐著極度虛弱的身體走到鐵門前,隔著門洞問值班護士:「你們給我打的甚麼針怎麼這麼難受?」護士起初還在掩蓋地回答說是安定針,江靜就把身體的極度痛苦告訴她。最後也許護士覺得有一個龐大的邪惡政府在撐腰,也就沒有隱瞞實情的必要,坦言道:「你想一想,你們政府送你來的,你能好受嗎?!」

幾天後,他們不顧江靜身體的虛弱,在她痛苦不堪的情況下護士又第二次給江靜注射了毒針。母親去看望江靜時,恰巧碰到人面獸心的護士要給江靜打毒針,見江靜母親在場,就急忙將毒針偷偷地藏了起來,當母親找到醫護人員追問打針之事,他們慌忙掩蓋說「不打針,不打針。」

母親走後的第二天,進來一名護士和一名男打手,說要給江靜打針,在遭到江靜的極力反對後,女護士問男打手:「怎麼辦,她不同意?」男打手遞了一個眼色說:「不用管。」接著就喪心病狂的強行將江靜摁倒在地,手腳併用揪住她的頭髮,膝蓋和腿緊緊地頂壓住她的身子,任憑江靜奮力反抗也無濟於事,她的身體已被擠壓在牆邊不能動彈,無能為力地被注射了第三次毒針。

'江靜第三次被注射毒針(演示圖)'
江靜第三次被注射毒針(演示圖)

事後,江靜的母親看到女兒被他們折磨得那個痛苦的樣子,放聲大哭!

城陽區流亭鎮雙埠村的劉秀芳也同樣落入這種厄運。2000年農曆12月23,流亭邊防派出所人員陳文、胡乃經、趙××三人上午10點多鐘,把劉秀芳綁架到李村中韓精神病院。去精神病院的途中,派出所惡警趙××謊說:給你去上上心理學。到了精神病院後,劉秀芳跟著護士進了一個房間,發現和她認識的法輪功學員周嚴玲雖已懷孕但也早已被關進了精神病院。劉秀芳問她這是甚麼地方,她說:把咱倆當精神病人了。

第二天早晨大夫、護士來了七八個人,強行給劉秀芳輸破壞中樞神經的吊瓶,劉秀芳堅決抵制。劉秀芳說:我沒有病。一位年齡不足40歲,長方臉,身高1米72左右的男大夫說:到這裏就得接受治療,政府壓下來的任務我們就得完成。有一位男大夫揪著劉秀芳的頭髮把她拖上床,身體呈「大」字形捆綁著。在捆綁過程中,有位年齡40歲以下,偏瘦,約1米70的男大夫用膝蓋頂住劉秀芳的心口窩,並用拳頭猛擊太陽穴。劉秀芳終於無力掙脫,就這樣被綁在床上輸了7天破壞中樞神經的藥劑。已懷孕的周嚴玲也遭受7天的強迫注射。

中共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學員的滅絕政策下,對法輪功學員濫用藥物的迫害,是一個有計劃的、自上而下系統實施的迫害政策,在其人手一冊的所謂《反邪教內部參考資料》(中共是真正的邪教、人類最大的邪教組織)有關「轉化的實施方法」中,毫不掩蓋的宣稱:「必要時可用藥物介入,採用醫藥方式和臨床實驗方針達到科學轉化之目的」,中共政法委把用藥物殘害、毒殺法輪功學員的手段直接告訴了所有的610、國保、監獄、勞教所、精神病院、洗腦班的惡徒。

據明慧網報導,對不肯放棄信仰的法輪功學員,馬三家教養院誣陷他們得了精神病,強行注射和灌食破壞神經系統的藥物。前13年中,據不完全統計,在馬三家女子勞教所被採用藥物迫害,致死、致瘋或精神失常、失去記憶的法輪功學員有34名。 馬三家的毒針由而在城陽區也被得以「廣泛應用」。

▼殘民害物 敲詐勒索

法輪功學員劉秀芳,幾年來累次遭受政府與公檢法司不法人員的迫害,被關押、勒索、非法拘留、非法勞教,被綁架到精神病院,幾經被迫害得流離失所。期間,新蓋房子加上院牆也被推倒。

2000年的11月14日劉秀芳被非法送入王村勞教所,在體檢時查出有心臟病,勞教所拒收被拉回當地派出所。當晚流亭鎮政府人員嬌春紅與雙埠村人員利用欺騙手段告訴劉秀芳的婆婆「你兒媳有病」,讓她婆婆交出1萬元錢就放人。

'劉秀芳家被推倒的房子'
劉秀芳家被推倒的房子

那天只有婆婆一人在家,年邁70多歲的老人被迫冒著傾盆大雨湊齊錢交到了大隊。這時雙埠村村書記張訓貴恐嚇老人說:劉秀芳家翻新的房子沒交地皮錢,趕快交上地皮錢,否則把房子鏟倒。嚇得老人都跪下了,即使這樣他們也沒有心軟,逼的老人又借了3200元錢交上。這樣仍沒善罷甘休,12月,張訓貴下令讓一位叫江崇金的人帶領鏟車把劉秀芳家新蓋的剛裝修好的兩間房子加上院牆全部推倒,又強制給劉秀芳家停電近2年。

明慧網2000年7月18日消息,城陽區紅島鎮西大洋村的法輪功學員因上訪,分別被罰款5千、6千、7千、2萬、3萬不等,一次比一次重。據說最後這一次每人將被罰款6萬元。上訪回來後,學員被關在鎮上的治安聯防派出所,交上罰款後才可放人,如無錢便到家中把值錢的東西全部拉走。春節前有大約20個左右的學員被關在山上的一間房子裏,被脫光衣服,並讓其家人跪在地上哭求他們寫所謂的保證書…… 在紅島鎮,只要是法輪功學員,其家人親朋好友都被株連,小孩不准上學、大人不准工作、青年不准當兵……

這一次回來後,他們被關在了李滄區的一所破舊的樓房的二層上,還有其他的紅島鎮學員,共30人左右,其中既有2個月的嬰兒也有70多歲的老人。學員們先是被關在一間大屋子裏,不准說話,不准煉功。只准按他們的要求整天坐在那裏,哪怕動動嘴都被立刻用膠帶封住,保安甚至買了錄音機,播放流行歌曲讓學員們跟著唱,誰不唱就打。有的學員絕食抗議,則被強行灌食。 保安看到即使這樣摧殘學員們仍很堅定,非常惱火,每天晚上酒足飯飽後就把學員拖到一個房間裏瘋狂地毆打,一個學員從腰帶以下全部被打成青紫色,學員講是用直徑10幾釐米的方木打的,甚至70多歲的老人也不放過,身上到處是傷。還有兩個女學員被送進精神病院,七八個保安野蠻地扒下她們的褲子,強行打針,打針後她們就像植物人似的,大腦沒有思維,甚麼也想不起來……

那裏的保安囂張地說:「這裏就是人間的活地獄,因為你們是煉法輪功的,即使把你們打死也沒人管。」

▼中醫邵承洛被迫害得九死一生

趙村61歲的中醫邵承洛,僅因為修煉法輪功(法輪大法),在過去16年中,在勞教所、監獄遭受非人酷刑,被迫害得九死一生。邵承洛於2015年8月14日向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前中共頭目江澤民,要求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追究、公布江澤民的刑事罪責,讓世人看清這場迫害。

以下是邵承洛在《刑事控告書》中敘述的事實: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16年中,我曾多次被非法關押,曾被非法勞教3年,被非法判刑7年,10年中在山東王村勞教所、山東省男子監獄受盡非人折磨,我的手指被強行折斷,左腳大趾被砸斷,頸椎三次被嚴重創傷,我的頸腰椎至今留有傷殘後遺症。在獄中參與迫害我的人超過「800」人,我一個按照「真、善、忍」修煉的人,一個受家鄉人尊敬的老中醫,被這些人用種種酷刑打傷打殘。

邵承洛2001年被非法關押在青島勞教所3年多,其間被非法劫持到王村勞教所,遭受了比日本731還殘酷的酷刑,九死一生。2006年5月,邵承洛又遭綁架,之後被非法判刑7年。在山東省監獄遭受了150多種方式的迫害和酷刑折磨。邵承洛還曾經被城陽紅島邊防派出所綁架,當即被公安、聯防的不法人員打殘,並搶去身上帶的錢財和摩托車等私人物品,被搶劫去的財物不給清單,也沒有歸還。邵承洛2次遭洗腦班迫害,3次遭非法抄家。還曾經被城陽流亭政府人員和民兵,長期在其家中監視居住。

江澤民在發動和維持的這場對法輪功學員的群體滅絕性的迫害,給上億法輪功修煉者個人與家庭帶來了巨痛和創傷。同時也引發了中國自文革後前所未有的司法黑暗與道德淪喪,是一場對中國司法基石與道德基石的徹底毀壞。

自古以來「天理昭昭,善惡有報」,即便皇權至尊也概莫能外。北魏太武帝拓跋燾,拆毀寺院,焚燒佛經,搗毀佛像,活埋僧侶, 452年便被宦官謀殺,年僅44歲,兩兒子也相繼死於宦官之手。

北周武帝宇文邕,揚言不怕下地獄,下詔「禁佛、道二教,經書、佛像盡毀,並令沙門、道士還俗為民。578年,武帝即身患惡疾,全身糜爛而死,年僅35歲。3年後,國破家亡,宇文皇族子孫43口被滅。唐武宗李炎,26歲登基後大毀佛寺, 焚燒佛經,強迫僧尼還俗, 毀佛鑄幣, 稱「會昌滅佛」。次年,為丹毒引亡,年僅32歲。

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主要幫兇周永康、薄熙來、李東生、王立軍、令計劃、蘇榮、徐才厚、郭伯雄……這些黨政軍要員紛紛落馬。昔日,李學海在推行江澤民對法輪的滅絕政策中,成為青島市城陽區官員中打響第一槍的人,現在也成了城陽區官員中第一個應聲倒下的人。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