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惡報會降臨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九月三十日】古訓道:「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辰未到。」「善惡到頭終有報,只爭來早與來遲。」「人在做,天在看。」這些流傳幾百年、幾千年的古訓,都是我們的祖先善勸人們別做壞事,以免遭惡報。

而惡報既可報應自己,也會報應到家人身上。那為甚麼自己作惡,還能禍殃子孫呢?因為每個人的子孫就是每個人的血脈傳承、生命的延續,也就會帶有部份他生命的信息。一個人做了壞事,就首先從他自己的福分上扣,從官祿上削,從壽命上減。人間還有父債子還的倫理,如果一個人做的壞事太大了,就會從其親人的福祿壽上消減。也就是俗語說的「遠報兒孫近報身」。

近年來,中共許多官員紛紛遭惡報,表面上的原因或是貪污腐敗、或違紀違法,或是生活腐化、或是權力爭鬥,等等。但是如果查一下這些人迫害法輪功的所作所為,就不難發現,他們幾乎都是在江氏集團長達近十七年對法輪功的迫害中的積極參與者。

當年,他們自以為有中共為他們撐腰,就可以通過迫害法輪功而得到中共的嘉獎,領導的賞識,然後步步高升,飛黃騰達。可是,在他們詆毀佛法、欺壓、迫害修煉人之後,不但沒有好運相伴,反而卻惡報連連。或惡疾纏身、或猝死、或自殺、或被調查撤職等。

李兵山作惡禍及妻兒

李兵山,原河北省平山縣化肥廠邪黨書記。追隨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一九九九年,給本廠大法弟子辦洗腦班,不讓上班。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九日,把本廠堅定不寫放棄修煉的所謂「保證書」的法輪功學員康瑞竹、安三慶、王樹全三位職工非法開除,還將王樹全、安三慶綁架到公安局,投入看守所非法關押。

二零零二年十月十五日,法輪功學員康瑞竹在路上遭綁架,戴著手銬被非法關押在東回舍鎮政府辦公樓一樓東頭的房間內。東回舍鎮邪黨書記齊廣和回舍派出所所長指派政府工作人員李玉書、李聯懷、邢素雲等和派出所警察李清亮、魏亞傑、李革平、仝文勇、崔振亞、吳鎖廷等數名警察全天候輪流看押。康瑞竹絕食抗議。十月二十七日早,突然傳出消息:康瑞竹死在距東回舍鎮政府以西約一公里磁選廠水泵房大口井內(康瑞竹要走出東回舍鎮政府大院,必須經過三道門──1、被非法關押的屋門,2、樓道門,3、回舍鎮政府大院門)。公安局、派出所聲稱「打死也是自殺,不管怎麼樣死的都是自殺」,這是上邊的命令。在家屬完全不知情的情況下,李兵山卻秉承六一零的邪惡之意,代表化肥廠(此時康瑞竹已經被非法開除兩年多),當天將康瑞竹遺體強行火化。

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四日,李兵山最疼愛的小兒子李建新因患胃癌死亡,年三十九歲。李兵山尚在老年喪子的痛苦中熬煎,誰料禍不單行,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三日,其妻李五妮被摩托車撞死。李兵山迫害法輪功學員,最終禍及家人。

曹雪雲中年喪妻 人財兩空

曹雪雲,男,今年五十二歲,二零零一年十一月調任平山縣防疫站站長。

二零零二年一月,平山縣防疫站副站長任銀海因修煉法輪功而遭警察綁架、抄家、酷刑折磨、敲詐勒索;非法關押等迫害。期間,六一零人員又強行從防疫站把他一至三月的工資掠走。任銀海被非法關押近三個月之後回單位上班,曹雪雲落井下石,以他三個月沒有上班為由,將六一零敲詐防疫站的三千六百多元錢從任銀海上班後的工資中強行扣除,致任銀海生活雪上加霜,半年多無生活費來源。

曹雪雲迫害修煉人的惡行,最終殃及其家人。當年冬天,他的妻子康愛萍突患肺癌,在當地及北京等地住院治療,花費數萬元後仍不治,於二零零三年死亡,死時還不到四十歲。二零一六年,曹雪雲參與販賣山東毒疫苗案發,被紀檢委調查,八月被宣布撤銷平山縣疾控中心主任職務,行政降一級處分。

曹雪雲中年喪妻,落得人財兩空;十年後又被撤銷一切職務,甚麼名啊、利啊等已是灰飛煙滅了。

趕快醒悟 彌補罪過

法輪大法是佛法,大法弟子是修煉人。神佛是慈悲的,但威嚴是同在的。一般說來,一個人做了不好的事,神會給其一點警示,讓其醒悟,迷途知返,彌補罪過,免得再有不幸降臨。可是,中共統治中國幾十年,將五千年傳統文化破壞,對國人從娃娃起就灌輸「無神論」,不相信善惡有報的天理,對大法弟子的忠告當成耳旁風。致惡報降臨。

緊跟中共迫害法輪功的人,可以為虎作倀,心狠手辣,可以羅織罪名、構陷良善,可以逞兇一時,威風一陣。最終等待他們的不僅僅有自己的狼狽下場,更有結髮夫妻的悲慘,親生骨肉的厄運。真是一人造孽,全家遭殃啊。當親人們明白過來時,作惡之人將要面對的將是整個家族的抱怨、唾棄與仇恨。

法辦江澤民,指日可待。凡是參與過迫害法輪功之人,趕快醒悟,彌補罪過,不要讓李兵山、曹雪雲的家庭悲劇成為自己的悲劇,就要吸取他們的教訓。棄惡從善,不參與迫害,就不會使子孫背上深重的業債,把親人拉入深淵,讓家族衰敗覆滅;明辨是非,不仇視佛法,善待修煉者,彌補自己的惡債,善行就會得到上天的認可,親朋的諒解,更會有福報降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