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周向陽夫婦被冤判談起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月三十一日】據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八日消息,二零一六年十月十二日,被非法關押的天津法輪功學員周向陽、李珊珊夫婦的辯護律師,分別接到了天津東麗區法院法官張亞玲的電話通知,稱已對周向陽、李珊珊下達了刑事判決書,判決周向陽七年,李珊珊六年。並稱已將刑事判決書分別郵寄給周向陽、李珊珊的家人。

對此周向陽、李珊珊夫婦和他們的家人,不服東麗法院的非法判決,決意上訴。周向陽隨即寫下了上訴狀,遞交天津第二中級法院。

李珊珊也寫了上訴狀,她在上訴狀中,對公訴人在起訴書中提到的十位證人,本著善良的願望,勸告他們:莫要被強權裹挾,助紂為虐,傷害無辜,殃及自身。

周向陽是全國首批60位造價工程師之一,因修煉法輪功,多次被中共非法抓捕關押、勞教、判刑,判刑時間長達九年。李珊珊因堅持為丈夫周向陽申冤,曾遭到監獄的報復,兩次被非法勞教共計三年多。二零一五年三月二日,周向陽、李珊珊雙雙被綁架,非法關押至今。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三十日,天津東麗法院對周向陽、李珊珊夫婦非法庭審。

二零一六年九月十三日上午九時許,周向陽、李珊珊案在時隔十個半月後在天津東麗法院再次開庭。

庭審當天天津東麗法院警戒森嚴,天津當局動用了百十號的警員和便衣,三步一崗五步一哨,還有警察來回巡邏,法院外面至少停著十輛警車和特警的車輛。

法庭外,許多人趕來關注、聲援。有的從張家口、滄州及周向陽、李珊珊家鄉秦皇島、唐山驅車趕來。但是除了四位家屬被允許進入法庭,其他的旁聽者都被擋在了法院門外,其中還有周向陽的父親。

庭審開始,四位律師余文生、張科科、張讚寧、常伯陽為周向陽、李珊珊做了有理有據的無罪辯護。在下午的開庭中,余文生、張讚寧兩位律師均做了長達一個多小時的陳述。

周向陽夫婦被中共迫害的經歷曾經在海外明慧網、大紀元等媒體多次報導,二零一六年九月十三日天津東麗區法院庭審時,余文生、張讚寧、張科科、常伯陽四位律師為周向陽、李珊珊所做的無罪辯護,引起國際社會廣泛關注,震撼著整個人類社會。事隔不足一月,天津東麗區法院對二位無辜好人竟然做出了七年、六年的重判!

所有維權律師在為法輪功學員所做的無罪辯護中,都會指出刑法第三百條及其解釋完全不適用於法輪功信仰者,是違反憲法和法律的違法判決。「所謂依法打擊實際上完全是蓄意錯用法律的枉法強加罪名,是對法輪功真善忍的信仰者的陷害,是假法律之名,行犯罪之實。」

現政府看到中國司法混亂的局面,提出「以憲治國」、「依法治國」的治國策略,不斷頒布新的法律和政策。如:廢除非法的勞教制度、立案制度改革(規定「有案必立、有訴必理」)、重大決策終身責任追究制度及責任倒查機制,中國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在去年九月份分別出台的對法官、檢察官辦的冤假錯案進行終身追責;同時,還頒布了《領導幹部幹預司法活動、插手具體案件處理的記錄、通報和責任追究規定》,禁止用權力干預司法案件。

這些舉措引發了中共江澤民集團「血債幫」的恐慌,企圖用延續迫害的手段把迫害法輪功的罪惡捆綁在習近平等人身上,以逃避清算,延緩滅亡的命運。對周向陽、李珊珊夫婦的非法判決,就是對千千萬萬法輪功學員施以冤判之一。

明慧網報導,自二零一五年起訴江澤民大潮開始後,天津市公檢法迫害訴江民眾的事件一直持續不斷,天津市公安局長趙飛竟公然叫囂訴江違法,並下抓捕令:抓一個法輪功學員賞一萬。

據不完全統計,天津市因訴江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及家屬共計三百九十三人次,遍及所有區縣,甚至連八十四歲的老人也不放過。其中:迫害致死兩人,非法判刑一人(法輪功家屬),非法庭審六人,非法批捕十二人,失蹤一人,流離失所一人,綁架抄家一百七十七人次,非法拘留一百人,非法騷擾九十六人次。在全國同比非法迫害訴江民眾力度相對最大。天津市因訴江被非法批捕的法輪功學員十二人,非法庭審增至六人,非法判刑四人。

天津市是江派的黑窩之一,盤踞在天津市的江派餘孽一直試圖以迫害法輪功進行攪局。從對周向陽、李珊珊夫婦的迫害,我們看到有人明顯有意借重判此案在國際社會造成惡劣影響,與現政府「依法治國」策略進行對抗攪局。從周向陽夫婦再次被冤判看清了中共的邪惡本質,只要中共存在一天,中共江澤民集團不被解體摧毀,它的餘孽就會出來攪局。從這一點來看,抓捕江澤民,解體中共是真正實現「依法治國」必走的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