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讓我心存光明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一日】我從二十歲開始修煉法輪大法,至今已有十九年了。

我是家裏的獨生女,父母的工作都不錯,在我們這個小縣城裏,我的大家族也是屬於那種「辦事好使」的家族。我的學習成績在學校裏一直名列前茅,人也聰明伶俐,所以親朋好友都很喜歡我,一直是集「萬千寵愛」於一身,從小到大聽的都是大家對我的讚美。

一九七八年出生的我成長於八十年代,在我青春期的時候,正是中國從幾十年的閉塞轉向開放的時刻,學校裏因為受當時電影、電視劇等的影響,校園風氣不是很好,我染上了很多不良習氣,抽煙、喝酒、混幫派,有的時候還打群架,父母對我沒少操心,強行管教甚至打罵都不起作用,那時我個性叛逆,既不服管又無拘無束,所以,誰也管不住我。

那時有很多同齡人崇拜我,因為我既是「學霸」,又在幫派中佔有一定地位,家裏經濟條件不錯,還有一個「辦事好使」的爸爸,這讓當時的我有點飄飄然,很享受那種眾星捧月的感覺。可是不知為甚麼,我被捧得越高,就越覺得空虛。我時常仰望著夜空,任思緒穿過深邃的蒼穹去探究、詢問,我想知道生命的意義到底是甚麼?人的一生難道就只為這些浮華而存在嗎?

直到我二十歲那年,有一天,無意間看到了《轉法輪》這本書,書中的內容解答了我那時想知道的一切問題,我的身心彷彿一下子被喚醒。我不知道這個世界上除了「真、善、忍」還有甚麼能如此觸動我,我當時就像觸電一樣,電流從頭穿到腳,那種生命內在的震撼感受我無法形容,我只有一個想法,我不能再像以前那麼活了,我決定修煉法輪大法,從此,任誰也無法管教的我,就這樣心甘情願的開始按照法輪大法的教導做人、修煉。

然而,修煉的路並不平坦,一九九九年之後,中華大地更是血雨腥風,這場由江澤民邪惡集團發動的迫害法輪功的錯誤決定,在法輪功學員身上發生了無數慘案,也讓那些參與迫害者在道德與良知的拷問下淪陷於罪惡的深淵。

這期間,我被恐嚇過、威脅過、也被人舉報過,我雖然心存憂慮,有時也怕的膽戰心驚,但是最終都憑著堅定的信念走了過來。二零零五年六月,因為我的原因,爸爸受到派出所的威脅、恐嚇,之後他的心情一直很壓抑,十月份的一天,突然患心梗去世了。二零一三年,不修煉的丈夫也因為承受不住壓力與我離婚。二零一五年,媽媽因為一次當地不法警察對法輪功學員的恐怖大綁架而受到驚嚇,不久癌症復發也去世了。

那時,我雖然年近四十,但因為從小嬌生慣養,生活能力極差,工作也不穩定。有時候,我意志消沉,抑制著對父母的思念,不知道明天該怎麼走下去。父親去世後,家業衰落,從前的門庭若市已變成了冷冷清清。昔日那些恭維我的人,很多都在等著看我的笑話,有的人奚落我,有的人嘲笑我,有的人挖苦我。

深夜裏,睡不著覺的時候,我流著眼淚,覺得自己的承受力已經到達極限了,我哭著哭著,想起了師父的一句話,「難忍能忍,難行能行」[1],我在心裏默默的念動這句話,念著念著,就覺得好像也沒甚麼過不去的。父母去世了,世緣已盡,我再難過也於事無補;婚姻沒有了,也成為過去,緣聚緣散,應該想開看開;至於別人的眼光,我為甚麼要在意?我還有很多事情沒做,有胡思亂想的時間不如想想怎樣把那些沒做好的事情做好。

我又想起了師父的話:「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話,你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1]想到這,我的心裏忽然間就放出了無限的光明,不再為那些放不下的執著而糾結,我感到《轉法輪》裏的每一句話都會讓生命充滿希望,無論你碰到了怎樣的境遇,你都會在《轉法輪》中得到最好的開示,你的那些憂傷、難過與不解,就在師父那如春風般的話語中被消溶了。

經歷了這麼多的生離死別,又經歷了人世間的起起落落與世態炎涼,我終於看清人世間的一切都不是永恆的,無論是金錢、地位、還是幸福的家庭,都有可能在你不經意間就悄然失去,沒有誰能保證自己的一生是一帆風順的。人世間真正的幸福在於榮辱不驚的悠閒,在於去留無意的從容,對於修煉人來說,更在於風起雲湧之中依然還能手持《轉法輪》靜心修煉的堅定。

有人問過我,你為甚麼要相信法輪大法?我也這樣問過自己,但始終沒有找到一個合適的答案,因為這對我來說,就像是在問你為甚麼要呼吸一樣,或許,這就是生命的本能吧,生命那種嚮往真、善、忍的本能。

我的人生境遇或許有些大起大落,但是法輪大法將我從無明中解救出來,並賦予了我一顆堅忍樂觀的心,讓我能積極地去走以後的路,我相信,經過苦難的洗禮之後,迎接我的一定是美好的未來。法輪大法讓我心存光明!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