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監獄「限制家人接見」的一點看法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月十九日】在監獄裏,惡警為了「轉化」迫害法輪功學員無所不用,其中「限制家人接見」是一種方法。我想結合自己的修煉體會談談看法。

我被非法關到監區,惡警安排的包夾犯人告訴我只有「轉化」了才可以和家人見面。本來和家人見面是監獄法規定的服刑人員的合法權利,一般的服刑人員一個月可以和家人見一次面,而在這裏卻成了一種脅迫「轉化」的手段。

我知道和我被非法關押在同一監獄的同修有好幾個就是因為放不下親情,被迫寫了「三書」,才得以和家人見面的。有一位被判重刑的同修堅定信仰不屈服,然而卻在快滿刑的時候被「轉化」了。我開始不相信,想這麼久都過來了,怎麼可能在最後出問題,後來別人告訴我,他自己說因為他家人重病,快去世了,他不「轉化」就無法減刑,將刑期服滿再出去,很可能就見不到家人了,實在令人遺憾。我相信這種情況不在少數。

我認為這固然體現出中共的邪惡,但是另外一方面,學員自己是不是對親情的執著沒有放下而被邪惡鑽了空子?當你真正放下這顆心的時候,情況就會起變化。

我在這個問題上修的還行,我認識到親人和我只是一種宿世的因緣,不要為此起執著,所以對此根本不在意,明確表示不見就不見,結果惡警反而主動要求家人來監獄見我。而且每到接見日,都主動問我見不見家人,甚至要求我給家人打親情電話(監獄每到一定的時間,都可以給家人打電話)。我被非法關押的監獄另外幾位同修也是這樣,所以在這個問題上,一定要放得下,真的放下,就不會有問題。

修大法是有福份的,這種福份也是可以影響家人的。我在冤獄期間,父母多次出去旅遊,經常能碰到非常好的人,有幾個還認他們為義父義母,父親多次得重病,有幾次似乎要不行了,而每次都能得到其他人的照顧,化險為夷,總之,他們並沒有因為我不在而得不到照顧。我悟到這是我真正放下這顆心後師父的安排。

當然每個被非法關入監獄的同修的情況不一樣,會真的出現服刑期間親人去世的情況,對此作為修煉人也應該放得下,有包夾犯人問我,如果你在坐牢,你父母去世了,他們沒有等到和你團聚,會很難過遺憾,你怎麼看?我說,我會很平靜,因為我不是因為真正的犯罪而坐牢的,我是因為維護道義而坐牢,我是在為道義付出,我的父母也是如此,他們會得到很好的福報。我又給他講莊子對亡妻「鼓盆而歌」的故事,他不理解,但也表示欽佩。

惡警的任何一種「轉化」手段都是針對我們沒有修好的心來的,你沒有那顆心,他們知道那種手段對你不起作用,也就不會拿出來了。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