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學員:放下執著 多救眾生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九月十九日】在修煉法輪功的過程中,我逐漸意識到自己的執著心很多。我最大的執著就是怕心和親情。經過十幾年的修煉,我的怕心和其它執著心修掉了很多,親情也修掉了很多。可是,把我還存在的各種執著心放在一起比較,還是親情比較重。尤其是對兒子、媳婦和孫子的親情總是掛在我的心上,困擾著我。去年十月至今年一月,我過了一次親情關。歷經四個月,重點四十天。過程中我體會到了執著親情時的痛苦糾結與放下親情後的輕鬆愉悅。講出來向師父彙報並與同修分享:

我的兒子、媳婦本來就有工作,可是去年夏天他們又接手了一個生意店。這個店正常運作起來除了自己幹還得雇佣人工。工人們可以按時上下班,每週還可以休息一天。可是有很多的活兒還得自己幹,每天付出十多個小時,還沒有節假日。剛開始運作沒有經驗,自己和雇佣的人工都是學著幹。搞的精疲力竭,天天忙生意。這樣的日子過不了多久,家庭關係就失去了和諧,孫子的學習成績也下降了。我深深知道:當老師的最怕遇見父母做生意的學生,還最怕遇見父母離異的學生。這兩種家庭的學生需要老師很多的付出。我家的情況就給老師們出了難題,添了麻煩。這一個班有七十五個學生,老師關顧全班學生已經夠勞累了。

我幫不上忙,心裏非常難受,坐立不安,晚上難以入睡。剜心透骨的一刻不停惦記著孩子們。我向內找,找到了自己對親情的執著,我知道這是在過親情關。可是自己解脫不了,找過幾位同修交流。同修們都從師父的法理上和我交流並告訴我要多學法。其中有一位同修還向我推薦了一篇美國同修的交流文章。

我每天讀一至三講《轉法輪》還學新經文。我一遍又一遍的背師父的《論語》,我還背師父的相關講法:「你要想修煉,人的情就要往下放。」[1]「人要跳出這個情,誰也動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帶動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東西。」[1]「地球要沒有情那很可怕!可是作為修煉人有情又是執著。從情中走出來,是給修煉人安排的難度,也是為了人修煉中能消業去人心,也是為了人類的生存狀態。」[2]

我學了師父的法,背了師父的法,讀了同修的交流文章,我的心裏就平靜了。有時在街上救人沒有問題;有時講著真相,心裏就難受起來了,我想:孫子年齡小是需要家長關照的,有時放學後還得自己步行回家。有時回家後見不到父母,等見到父母的時候就很晚了。父母很累了,孩子也疲乏了,家庭作業可能還沒有完成。再趕上節假日,孫子到哪裏去?再說人類的道德急速的下滑,世風日下,有的人為了自己的利益做出的壞事五花八門兒。我惦記著孫子的生活、學習,惦記著孫子的安危。那種難受可能就叫剜心透骨!我不敢再往下想,可是我控制不住自己,不想不行,不由自主的繼續往下想,想得我心裏非常恐懼:不知道又發生了甚麼,會有甚麼後果?我恨不得一眼看見孫子,但又不能實現,真的不敢再往下想了,難受的我全身心一點兒正念都沒有了,真的救不了人了,就得趕快回家找同修交流。這樣的情況發生過多次。

和同修交流後我就明白了,心裏舒服了,可過不了多長時間又糊塗了。這樣的事情反覆過多次。我問同修,我說:「我是不是老是黏在一個地方修不上去?」同修就又在師父的法理上和我交流。

師父說:「我告訴你們,大家在修煉中為了最大限度適應常人社會的狀態,你修好的那一部份是從微觀上給你隔開了。沒做好的這一部份它可能也同樣存在著同樣的問題,還得這樣修,修好了再隔開。」[3]

聽了同修的交流,理解了師父的法理,我就又明白了。我想快點兒過了這次親情關,可是總是出現反復。有時我想:過去師父多次幫我去親情,我去的都比較輕鬆,沒有這麼難受。可能是正法進入了尾聲,師父看我的親情還這麼重,就給我推出了很多讓我修掉,提高上來。我明白了這些,師父就鼓勵我,讓我聽到另外空間的大法音樂。

白天除了做好三件事之外還有很多事需要做,有時心裏還好過點兒,晚上的時間最難過,睏了也躺不下,躺下也睡不著,就是讓親情攪的心裏非常難受。我就再學法、背法、讀同修的交流文章,不受親情的干擾了才能入睡。就這樣度過了好多個夜晚。

有一天晚上,我覺的自己不受親情的干擾了,睡的很香。在入睡中我做了個夢,記的清清楚楚:那是個白天,天上沒有太陽,也沒有颳風下雨。……我看見好大的一片水面,水面比地面高出一米多,可是水不往別處流。在風平浪靜的水面上仰面朝天的躺著很多的男男女女。其中一個二十歲左右的中國女孩本來仰面朝天躺著的身體突然坐起來,隨即又仰面朝天的躺下了。這時水面上泛起了波浪,瞬間那些人都被大水淹沒了,都死了,過程中沒有任何動靜。

我被夢驚醒後閉著眼睛回憶這個夢的全過程。我悟到師父點化我:放下親情,多救眾生。那時我的心情很平靜,沒有親情干擾。

沒過幾天,我在街上救人時心裏又剜心透骨的難受。因為我對兒子、媳婦、孫子的親情又上來了,又攪的我全身心的難受,難受的又救不了人了。趕快回家和同修交流,我明白了師父的法理,心裏就舒服了。晚上我心裏又難受的難以控制,就跟老伴兒說了很多重複的話。老伴兒一聲沒吭就走了。到了他的房子給我來了電話大聲音的說我。我說你這樣說我就更難受了,這哪裏是勸我呀?千萬別說了,快發正念了,停下來吧!他還是說個不停。我沒辦法阻止他,聽的心裏更難受了,內心還埋怨他不理解我。

電話停了,我心裏「唰」的一下子好像過電一樣瞬間明白了,心裏豁然開朗輕鬆愉快。我想起了師父的法:「我會經常借用別人的口,你家裏的親人的口,甚至不管是誰的口,我都可以借用他的口來說你幾句,點化點化你,這是有的。」[3]

這時我明白了師父的法理,心胸開闊思維正常,不受親情的困擾了。我立刻回憶起這次過親情關的過程。曾經有三位和我年齡相仿的同修在法理上跟我交流。當時我聽了很明白,隨後又糊塗,老是過不了這一關。可能是師父安排了三次人來點化我,見我還不悟,師父又借用我老伴兒的嘴來點化我。當我悟到這一點,感到渾身很輕鬆,心裏很平靜,同時我非常感謝師父給我消業去人心。

緊接著就是晚上十點發正念的時間。我感謝師父幫我修掉了這麼多根深蒂固的親情。一夜我沒怎麼睡覺,發了好多次正念,以上師父幾段有關去親情的法、還有《論語》,我背了一遍又一遍。我還請師父加持我把親情修掉後,不能再反覆,把還沒出來而快要出來的親情也修掉。

從那天起,我的心裏特別平靜。我想世界上每個人都是師父的親人,我不能只看重自己這一世的親人,我就應該放下親情多救眾生。我的心放下了,孫子得到了班主任、科任和兩位退休老師的正確引導、真誠的幫助和鼓勵。時間不長,孫子的精神狀況、學習環境、學習態度都變好了,學習成績也好了。我們全家人還想儘快的把生意店轉讓出去,走好師父安排的路。我知道這一切都是師父在做,我衷心的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

從那天起我放下了親情,高高興興的走在街上救眾生。當我正念很強的時候,我看到街上的人都是我的親人,都得救他們。為了進一步去掉自己的親情同時也讓還有親情的同修從中受益,我寫了一篇交流稿,之後,我徵簽的效果好了很多。過去我每月徵簽兩千至三千多人,現在每月徵簽三千至四千多人。有時一天就能徵簽五百多人甚至六百多人。同時也使我增加了在街上多救人的恆心和毅力。從二零一二年十月中旬至二零一六年七月下旬我在英國社會徵簽了十萬人,還勸三千中國人退出了黨團隊。有時偶爾又出現了親情的表象,我就立刻排斥它修掉它。當我真正放下親情時,我的兒子、孫子又走正了師父安排的路。

感謝師父一次又一次的幫我去親情,去各種執著心。也感謝師父加持我多救眾生!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以上是我個人的親身經歷和見解,如有不當之處,敬請同修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