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與真相條幅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月十二日】中秋節過後的一天晚上,學完法,已經八點多了。我給師父行禮、對著師父的法像說:「弟子要出去救人了,全靠師父加持和安排。」我帶上「法輪大法好」、「世界需要真善忍」、「起訴江澤民」、「天滅中共退黨保平安」的真相條幅出去了。
  
車開到一個地方,幾十米遠的地方就是一排一排的人家,我想這是一條主通道,來來往往的人應該很多,每個人只要經過都會看到真相條幅,於是我把車停好,拿了一幅「法輪大法好」的條幅剛準備掛上去,突然看到路上有一個人朝我這邊走來。這麼晚了,誰還會出來啊?掛還是不掛呢?還是等等吧,等他過去了再掛。

不一會兒,這個人就到了我身邊,原來是一個騎著三輪車的爺爺。我想等他走過去我再掛。可是這位老人就把三輪車停在這裏不走了,嘴裏還用那種嚴肅的口氣對我說「這麼晚,你在這裏幹甚麼?!」我心裏想著,怎麼辦?是保持沉默,還是與他直接交流,大概停在那裏一、兩分鐘,可老人還是沒有要離開的意思。

我把條幅放好,走到老人身邊問到:「老人家,您剛才是在問我在幹甚麼,是嗎?」老人回答:「是的。」「我在這裏掛真相條幅,掛‘起訴江澤民’,‘法輪大法好’‘世界需要真善忍’」「甚麼?起訴江澤民?你快說說,快說說,怎麼起訴他啊?」

我說:「現在貪污腐敗,道德敗壞,空氣污染,大官大貪,小官小貪,大到國家領導人,小到村幹部,都貪,全都是因為江澤民迫害法輪功造成的,他欺騙了十幾億中國人,當時在電視上誹謗我師父,還說法輪功學員自焚,全部是江澤民一手安排的,全是假的,而且最邪惡的是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的器官賣給有錢人,今天的社會做好人都要坐牢,判刑,做壞人可以明目張膽……」

「你怎麼把我要說的都說出來了啊,江澤民是個總壞蛋。」老人激動的說。  

我接著講了更多真相,老人說「你怎麼知道這麼多啊,你說的都對,全都是對的,你有筆嗎?把這些記下來我看,你說的我都記不住了。」「您也不用記太多,您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個字放到心裏就行了。」

我又問老人「這麼晚,您是要去哪兒啊?」「我在家裏沒事做,就想出來溜達溜達。」「您這是等著神佛來救度啊,所以我們相遇了,您入過黨,團,隊嗎?入過的話趕快退出來,天滅中共在即,共產黨做的惡事太多了。」「我只戴過紅領巾,那都是幾十年前的事了,我心裏知道就行了。」「那不行,一定要退出來,神佛才好救度的,我給您取個化名退了,退了就有神佛管那多好啊。」「取化名?我怕自己到時候不記得,還是用我自己的真名退吧!」「您能做出這麼明智的選擇,我真的好高興,替您高興。」「我也是,我心裏也很高興,說不出來,就是高興。」

老人說完走到我的車旁邊看著我的袋子滿滿的又對我說:「你能不能拿出來我看看啊?」我就把「法輪大法好」的條幅拿出來給老人看,在淡淡的月光下,「法輪大法好」的每個字體都是那麼的明亮耀眼,我讓老人念了一遍,然後站在車上把條幅高高的掛好,老人抬起頭仰望著。

老人讓再拿一幅出來,我隨手拿了一幅起訴江澤民的條幅,老人一看,馬上說:「這幅給我吧。」「不行啊,爺爺,這是救人用的,不能送給您。」「我不是自己用,我明天到村裏頭人最多的地方去掛,我告訴他們,江澤民被起訴了,他們肯定都願意看,都願意聽。」「看來您緣分不淺啊,好吧給您一幅,還給您一幅‘世界需要真善忍’吧,您想辦法掛高一點,讓人人都看的到。」

我對老人說:「我得走了,還要去救度其它地方的人。」老人說:「去吧,早點回家。」

這是師父給我安排的緣份,讓我更加有信心和勇氣走出去救人,真的就是師父說的「好壞出自一念」[1],如果我當時被怕心擋住了,可能也就沒有後來這一段緣分了。感恩師父!

在這件事情上我還悟到,現在的人都是在渴望著被救度,只等著我們更多的大法弟子走出去,面對面堂堂正正的給他們講真相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