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被震撼後鄭重聲明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四日】「我發生一場意外車禍,無奈的我在醫療期間,內心開始對自己這麼多年的所言所行深思,終於明白人生為何而來,我迷途知返了。過去因長期聽信了中共邪黨的妖言惑眾,我非常頑固抵制大法,經常理智不清,說了言不由衷、對不起法輪功及師父的話,我錯了。」這是我丈夫不久前的鄭重聲明,是他內心最近被大法一次次震撼後的心聲。

平時我要想帶丈夫出門,他總是找出諸多理由拒絕,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三日,丈夫主動要一同外出辦事。可能是因家裏的大事要處理,出門前我就有不祥的預感,我就說:「你別跟我去了,遇事你不冷靜、愛跟人家爭吵,事沒辦成就被你給吵黃了。」丈夫沒聽我的勸阻,還是騎上電瓶車,我們只好一同出門了。

就在我們離辦事地點很近的地方,路上也沒有甚麼人往來,前面路況一切很好,就在這時,不知咋回事,丈夫連人帶車突然倒地(丈夫近來身體一直也不錯),鮮血順著腦部傷口流出,這時耳朵裏也在往外冒血,更嚴重的是人已昏迷不省了。我立馬想起求師父,我心裏開始不停念 「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我心很穩,一邊跟丈夫說話,我開始大聲對著丈夫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可丈夫還是昏迷著,我開始向路人求助,人家開車一看這麼嚴重,連靠近都不敢就開車走了,我接著給120打電話,也沒及時來車,我這時心裏還是不停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求師父救救丈夫。這時附近不遠處看到一部警車停著,我趕忙上前求得他們幫忙,他們商量一會就同意了,把我丈夫送到附近醫院。

做了簡單止血包紮後,接著又把丈夫送到重病監護室,經拍片發現丈夫是腦外傷,腦內還有一個小拇指大的出血口,順耳朵冒的血就是腦部內傷造成的,丈夫的右肩胛骨也出現粉碎性骨折。人慢慢甦醒了,可醫生最擔心的是丈夫的腦內出血問題,這時一起來的臨床病人,也是因腦內出血嚴重,那人的頭越腫越大,變形都跟皮球似的了,不得不手術了,我這時抓緊跟臨床病人的妻子講真相,讓她快念「法輪大法好」救親人,臨床病人的妻子欣然的接受並相信了,臨床病人很快被推進手術室,她就在外面內心不停的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結果手術真就非常的順利,醫生自己都說:很成功!

而我丈夫這時只在重病監護室待一天,奇蹟跟著出現了,腦內出血口還沒動手術就自動止血了,我心裏非常清楚明白,眼前發生一切都是慈悲偉大師父才能救了他們。我提出要求轉院,到離自己家門口近的醫院住下,好方便照顧丈夫起居。醫生很理解我的難處,同意我的想法很快給辦了轉院手續,一般轉院是要從門診再到住院部,可我們很順利的直接就到住院部住下。

不久又有奇蹟出現了,醫生首先看病歷,在根據病歷上寫的:其中有腦外傷,一個四公分左右的傷口,正準備給丈夫換藥時,竟找不到該傷口。所有在場的知情人都驚嘆了!

要不是病歷上白紙黑字上寫著,還有拍片及手機照相(證明資料保存下來了),眼前這一幕誰都不敢相信。來時包紮外套血跡還在,可傷口真不見了,又一次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接下來就是留院要做肩胛骨的複合手術,同類病情的人都疼的哼哼嘰嘰的要止痛藥,丈夫從受傷後一直就沒有疼過,丈夫的肩胛骨的複合手術也做的非常順利。這期間正趕上三伏天,丈夫的生活起居樣樣都不能自理,而我不能因丈夫的事而耽誤弟子必做的三件事。這麼多天從早到晚三餐飯,擦身、換洗、端尿都在床上,樣樣離不開我,誰能一個人堅持的扛下來?正因我是一個修煉人,我做到了,處處善待丈夫、關心丈夫了,我告訴丈夫:「我一人煉功,全家都會受益的,一切順利!你這次是親身經歷整個事件的前前後後,手術也成功,你是真正在大法中受益了。」

丈夫前後不到一個月就出院了,現在都能正常上班了。

發生這要命的事後,丈夫已改變了對大法和我的態度,我再跟丈夫說大法好,跟丈夫相鄰病床的人講真相,丈夫都不反對了。我還把丈夫發生的事當成我去對周圍人講真相的事例,效果特別好。

我現在聽師父講法錄音或同修交流錄音,丈夫也跟著聽。正如他在鄭重聲明中說:我妻子修煉法輪功後,有病的身體不治而癒,孩子相信大法,也受益於了大法恩澤,如今成為眾人誇獎的好孩子,很優秀。如果不是法輪功,妻子這麼多年怎麼能忍受我的長期幾乎天天的辱罵,還不離不棄,給我和睦的家庭。我真心感謝法輪功及師父,我再也不會反對妻子修煉法輪功了。鄭重聲明:一切不利於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支持大法,相信法輪大法好。

謝謝師父的慈悲救度!